父亲帮我生孩子 我的幸福人生

澳门博狗公司官方网址,博狗网站网址是多少:www.xbgwz.com

王者荣耀电竞竞猜网址注册领888奖金:www.allnew366.com

AG捕鱼王刷金币赚钱,打鱼赚钱就来捕鱼王,注册领888奖金

父亲帮我生孩子 我的幸福人生

作者有话要说:

预告:言情的部分终于来了!(都那么多章了说……汗!)

最近家里的网络线怪怪地,老是断。

26/6/08 5555555,好想哭,言情的部分好难写啊!脑中是有了好几个情景,就是写不出!郁闷死我了……

27/6/08 我投降了……

29/6/08 稍微修了点。

—————————————————————————

最近我的脑又抽了,突发奇想要改书名,可是有些犹豫不决。

是改名好,还是保留好,改名,保留,改,留……

大家觉得呢?  若有,预言在穿越中,通常都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之一:预言之人。(怎么说呢,有些事情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但是,为什么是我?!)

一睁开眼,看到的是陌生的床,陌生的房间,陌生的人……

“嘶……痛!”刺痛频频从胸口传来,唉……果然还是太勉强了。

回忆起自己倒下前的状况,不免皱起眉头,希望自己那时使展的传送魔法没失败。

四处张望,寻找着熟悉的身影。

“小姐您醒来了!真是太好了!”一位中年妇女拿着托盘向我这走过来,见到东张西望的我,惊喜地说道,“来人!快去通报城主和郡主!说小姐终于清醒了。”

“是!”

“小姐,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啊?”

“咳……我想……喝水……咳咳!”多日没进水的喉咙干涩的发疼。

“瞧我真是的!”说完,从托盘的瓶子倒了杯水给我,“来,慢慢喝,别呛着了。”那双满是慈爱的眼让我想起了布拉婶。

“请问,这里是那里?还有,我昏睡了多久?”

“这里是布尼亚烈城的主城,我是西厢的女管事利利卡。”接过空杯子,“小姐,您已经昏迷整整六天有余了!”

“六天?”才六天啊,我还以为会更久。嗯,看来我身上的魔力似乎又增加了,搞不好还可以破解封魔耳环上的时间结界。

不过,至少传送魔法成功了。我那些试验性的魔力水晶,可以继续研究。

“是啊,当一直昏迷不醒,脸色惨白的您被送进来这的时候,真是把我吓了一大跳呢!不过,小姐您现在没事真是太好了!”

“让你担心了利利卡管事,谢谢你。” 利利卡管事的热情让我有点过意不去。

其实,我预计自己没晕个十多天二十天是不会醒的,这也包括把米洛在我倒下时,立马用上里头封有高级治愈魔法的魔力水晶算在内。如果当时没做这个紧急处理,强力施展高出自己很多级的魔法的后果……只有三个。

一个是,一直沉睡不醒,直到魔力恢复(前提是你的身体在那时还是完好无损的,因为实在说不准会在何年何月恢复。);另一个是,一段时间后醒来,但魔力全失且体质会变得弱不禁风(如果你敌人不少的话,那,只有自求多福了);最后一个,这个就简单多了,直接灰飞烟灭,成为大地的一份子。

当然我不会真那么傻去冒这个险,至少我知道自己的承受极限在哪。

“我知道当时我太鲁莽了,对不起……”这个时候,除了老实地道歉,还要虚弱地,有气无力地,然后一付如果受到些什么刺激就会晕倒的,病恹恹地笑着!还有一点,这点特重要!就是眼神一定要无比诚恳!

“我知道!我们都知道!醒来了就好!醒来了就好!”看着妮娜眼里含着泪花的样子,犹如梨花带雨,紧握着我的手,关爱地看着我,“是我该说对不起才是,让你受苦了!”

嗯!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你看看,因为妮娜,周围的人满是无奈地硬是把满腹的疑问吞回肚子,那消化不良般的表情,看得我在心里举起了个大大的‘V’。

在医师宣布我还需要休息不好再打扰,把众人赶走时,他们带着‘这次就先放过你,来日方长!’的眼神看着我,我就知道这次是给我混过去了,过下来的日子可能就不那么好过了。

唉……当你开始一个谎言的时候,你不得不再讲一个谎言来圆上一个。不过,现在还不是坦白的时候,我才离开地底不到一个月,这个大陆上的局势我还不清楚呢!

看来得和米洛在对对剧本了,虽然我不担心他会在我昏迷的时候被逼供。噢!对了,怎么刚才没看到米洛呢?跑哪去了?

不过我还真的有点困了,先睡了再说吧!

梦里,我站在一片白雾中,望着前方唯一的一点亮光。

亮光中,‘播放’着我从前的记忆,那是我毕生难忘,却也是我最不想记得的一天。

那一天,是我的五十岁生日。

在族里,这个年纪相等于一般人类的五岁小孩,每个族里的小孩到了这个岁数,在生日那天,都会得到一个关于他的未来会如何的预言。

这一天,全族的人都来为我庆生,其实,主要是想知道关于我的预言,因为这也影响着整个族里的未来。

净身后,我被带到预言池,照指示走到池中央的一个魔法阵中,然后念诵着咒语。

忽地,一阵强光渐渐笼罩着我,持续着几秒后又慢慢退去,关于我的预言将显示在这池子上。然而随着嘘声四起,我赶紧环顾四周,发现在池子外的大人们都神色不一,而我的父母更是一脸惨白地看着我,低头看向池子,一会儿红,一会儿黑,一会儿白,不同的颜色不停闪烁,不安以及不祥的感觉自心里缓缓升起。

由于这个情况前所未有,族里的人一致认为是不祥的预兆,虽然我的父母想尽办法,费尽心思地查明真相,仍徒劳无功。

后来,我拒绝长大,再后来,我遭到了追杀,都是因为这该死的莫名预言!(咳咳!请原谅我的粗言粗语,只是如果你因为这个xx的预言,而被旁边的人精神折磨了一百年……)

唉……真不想醒来……

—————————————————————————

我懒懒地靠坐在露台的围柱上晒着清晨的太阳,任轻风吹拂披散着的长发。

“呼哈……”打了个哈欠,无所事事,我在露台上对着天空发呆。当有人在你身边时,就嫌太吵,不在的时候,又嫌太安静。

“呼哈……”不过,好久没那么清闲了,天气又好暖和呀……缓缓地闭上眼,我开始打起盹来,身子摇摇欲坠。

但看在因在房间找不到人而来到露台的人的眼里,似乎就不是那回事了。

“安杰儿?安杰儿?”谁啊?不要再拍我的脸了啦!知不知会疼啊?哦,疼的是我当然不知了。

“是谁……呜”还来不及看清是谁,就被人一把抱个满怀。散落在我面前的淡紫色头发,让我知道这个把我抱得透不过气来的是‘露露’。

“我还以为你又……”后头的话便成细小的呢喃,消失在我的勃颈间。

喂喂喂!干嘛那么小题大做?我只不过是又再昏睡了个三天不醒嘛,这次不会再昏睡了啦。还有!你这样抱着我很热呀,还在我的脖子上喷气,什么意思啊你?!

一想起昨晚醒来的时候,那双会说话的紫色眼眸,因为熬夜加上输魔力给我而布满了红色血丝,心里顿时内疚万分。

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伸手回抱他,“让你担心了。”

结果是,他越抱越紧,那恨不得把我融进他的身体里的架势,已经不是我能不能呼吸的问题了,这简直就是谋杀!

“露……露……快……放……放手……”不行了不行了,我的腰快断了!“我……辛……苦!”

再不放手,你担心的事就要发生啦!

当我开始隐约看到星星的时候,突然身体一松,脱离了那怀抱,却又因为被抱的无力而脚软下滑,最后,我又被捞了回去。只是这次,他极其轻柔地抱着我。

“咳咳咳!露露,你是想杀了我吗?”一阵咳,得到解放的我感动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同时将双手抵在罪魁祸首的胸前抱怨着。

“卢克斯。”耳边传来的是当时听到的天籁之音。

“啊?”卢克斯?卢克斯,卢……卢,露露?“你的名字?”

“嗯,我的名字。”

“你接近我的理由?”我和那双紫眸对视着,打了个直球抛过去。

似乎没料到我会那么直接,卢克斯愣了一下。但很快地又恢复,嘴角稍稍上扬。

“这和一个预言有关。” 紫色的眼眸开始亮了起来,看得我不寒而栗。“一个我开始不相信,现在却深信不疑的预言,一个关系着我和你的未来的预言。”

“你说什么?!”我紧张地揪住卢克斯胸前的衣袍,瞪大眼睛看着他。

又是什么该死的预言?这里的人怎么那么迷信啊!

预言这东西还真是害人不浅呐!

6UP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6updh.com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GG扑克官方注册网址:www.ggp666.com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