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逆凤之邪女傲天》作者:流着水的眼(11)

王者荣耀电竞竞猜网址注册领888奖金:www.allnew366.com

AG捕鱼王刷金币赚钱,打鱼赚钱就来捕鱼王,注册领888奖金

所以这下有些人不由得深思,这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那些原本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子弟们竟然打败了学府的精英子弟进入帝国学府内府的?

而最终他们得到的答案就是,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新来的小丫头凤七邪身上,当下望向凤七邪的目光中,深索意味更浓了!

“你们不用谢我,能够得到这样的成绩,都是你们自己努力的结果。”看到一张张满含感激的脸,凤七邪笑意深深,眉眼弯弯的道。

并且就连凤间他们三人和九煞都在前百名之风,她感觉非常满意。

对于凤七邪的谦虚之言,整个黄班的学子都不认同,因为他们自己知道得非常清楚,如果不是在这一个月里,凤七邪无条件的为他们提供丹药和往死里特训他们,他们根本就没有今天。

只是,感激的话还未出口,就听到二长老的声音高声道:“进入排名赛前百名的学子,赶快到这边来集合,不然过时除名,由101名替补。”

一句过时除名,让原本叽叽喳喳的学子们立时禁了声,赶紧冲到二长老身前立正站好,速度那叫一个迅速。

开玩笑,好不容易拼死拼活拼来的名次,怎么可能为了一点儿小原因,就便宜了别人。

凤七邪也很乖巧的过去站好,毕竟还要在帝国学府上学,她也不能太出格不是。凤飞等人很自然的排在凤七邪身后,后面就是整个黄班的学子。

二长老望着乖巧站好的她深味深长的笑了!

他果然没看错人,这个凤七邪果然不是凡人,做事总会创造奇迹,让人大跌眼境。并且连带着整个黄班都让她给训练成了人才,这在帝国学府史上可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事。

这种人,天生就要领袖风范,可不是那种有修炼天赋的天才就能做到的。

想不到一段时间没见,她竟然成长至此,连身为二品王座的火夕都不是她的对手,她真正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啊?

不可否认,昨天那一战,真是连他都给震惊到了!直到现在,他也同其他长老导师一样,不明白她究竟是使用了何种方法,将火夕毫不留情给击败的?

所以二长老望着凤七邪目光灼灼,充满了探索。要不是场合和身份都不允许,他真想扑上前来抓住凤七邪逼她将如何击败火夕的秘密说出来不可。

凤七邪被二长老那样的目光盯得打了个寒碜,有些不明所以的望着他。随即她发现曾败于她手的皇甫青颜和战雷都陆续到来,她当即转移了注意力,也没理会二长老看着她奇怪的目光。

只是当他们到来看到凤七邪时,明显的怔了一怔。随即在一旁站好,再也不肯往凤七邪这边挪动一步。

战雷看到她时,目光复杂,倒也没有向先前那般口出恶言。

只是皇甫青颜望着她的目光中,充满了仇恨与怨毒,那种深入骨髓般的恨意,哪怕她再努力克制,还是让凤七邪感觉到了!

凤七邪,哪怕皇兄告诉我你有可能是那个身份神秘的炼丹天才邪少,本公主也一样不会放过你。

敢得罪本公主的人,一个也活不了!

你以为进入帝国学府内府之后就万事大吉了吗?呵呵!我告诉你,那才只是一个苦难的开始,在训练或是历炼中意外的死掉些人,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凤七邪微微眯了眯眼睛,看来排名赛上给她的侮辱不但没有让她长记心,反而让她更加刻骨的记恨上她。

不过……

凤七邪眸中的冷意一闪而逝,昨日当着全帝国学府的面她不好下杀手,可如果她还不识趣的要招惹她的话,哼哼……下一次就不是打她一顿,逼她丢脸那般简单了!

“邪……”

正当凤七邪对皇甫青颜杀机暗藏之际,突然响起一声“深情”的呼唤,凤七邪身子一颤,全身寒毛竟然齐齐竖起站岗。

回眸的瞬间,只见一身火色纱衣飞扬的火夕踏光而来,昨天那么重的伤势和被魔音踩肿的脸和掉落的牙齿,也不知用何种灵药恢复如初?如果不是昨天那惨烈的场面还历历在目,连凤七邪都不得不怀疑那场战斗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望着缓步走来,笑得一脸温润,友好,无害的火夕,凤七邪不由心中一凛,前所未有的防备心理升起,盯着火夕满是警惕。

生平第一次,她感觉到一个人的心机深沉到可怕。

试问换一个人,哪怕就是她自己,昨天在承受了那样战败和非人的对待之后,第二天相见还会对人笑脸相迎,语音亲热得跟没事人一样吗?

不会!

她可以很肯定的回答,再次相见不怨毒仇恨的瞪着对方就不错了!哪里还会笑脸相对,亲热得跟一家人似的?

所以对于凤七邪来说,皇甫青颜的反应很正常,但是火夕对她的态度就太过反常,想不让她心生防备都不成。不然与他这样心机深沉的人对上,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她并不后悔那么对他,精神类战技她是一定要得到的,虽然那本战技好像是本垃圾,但是昨夜苦苦参悟一夜之后她又好似似有所悟,是不是本垃圾战技此时还言之过早。

但是她发觉昨天那样对他也不是没有好处,听他刚才对她的称呼就知道,虽然语气依然不对,但是好歹他还记得魔音对他的警告,没有再张嘴就轻挑的叫她媳妇儿。

果然,有些人好好的跟他说话不听,还是暴力才能解决问题啊!一向对于魔音霸道无礼狂暴的做事风格很不满意的她,此时竟然觉得他做了件好事。

“你的伤,好得可真快啊!”

——题外话——

推荐眼泪已完结文:《妖孽个个很欠抽》《三戏酷郎君》《哑巴皇后要训夫》《别动我妈咪》《前夫,滚!》 第114章 是,班长!

凤七邪语音里带着嘲讽,满是挑衅的开口说道。

但是火夕恍若未觉,好似听不出她话语里的嘲讽似的,三两步冲到她面前,一脸欢颜的道:“是啊!还好你当时手下留情没有当场打死我,真是谢谢你啊!邪,你真是对我太好了!”

凤七邪:“……”

人的脸皮,究竟要厚到何种程度?才能在那样狠辣的对待他之后,此时见她还一脸欢颜的向她真诚道谢,那语气真诚得连凤七邪自己都忍不住心生错觉,认为当时她真的对他手下留情?对他很好了!

但是凤七邪清楚的知道,自己当时并未对他留情,如果不是在学府排名赛上杀人不太好,她恐怕都已将他轰残成渣。

更何况,当时他也对那本精神类战技志在必得,可在被她抢去之后,他不但没有怒发冲冠,仇怨相向,反而对她笑颜相向,这让凤七邪心中对他的防备更浓。

“我哥呢!怎么今天他没有一起来?”左右张望了一下,火夕没有看到火醉的身影,不由好奇的问道。

哥?

听到这个称呼,凤七邪眼角狠狠的抽了抽,随即一脸探索与怀疑的望着火夕。

昨天还是野种野种的叫骂,今天就亲热的开口叫哥,这火夕他不会是昨天被魔音踩着脑袋,将脑子给踩坏了吧!不然怎么会这么反常?

但是不管她怎么看,都觉得火夕眼神清澈坦荡无比,看不出丝毫异样。他究竟又要使何诡计,凤七邪的心不由提了起来。

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之后,凤七邪发现对于这货还是保持沉默的好,什么也不说最稳妥了!不然指不定他还要说出什么更不要脸的话来。

眼眸一转,凤七邪移开了目光,不再看他,将他忽视了个彻底。

凤飞等人更是很有默契的踏步上前,恶劣的将他挤了开去。一个一个的瞬间将火夕挤出了人群,如此明显的动作,原本以火夕向来火暴的x_ing子还以为他会当场发飙,可令人意外的是,他依然笑意深深的任凭凤飞他们将他挤走,脸上的神情竟然没有丝毫变化。

此时此刻,连凤飞与整个黄班的学子看向他的目光都变得不同起来。

“咳咳!”而正在这时,台上的二长老清了清喉咙,高声说道:“这一次,我们帝国学府有个班级创造了奇迹,那就是我们学府上的黄班,竟然全班进入了排名赛的前百名,请让我们大家给予最热烈的掌声,送给我们黄班的学子。”

二长老话东声的同时,带头啪啪啪的鼓起掌来。

其他班级的学子们虽然不大愿意给这些他们向来看不起的废物们鼓掌,但当着二长老的面,他们却不好意思不懒懒散散的拍他几声。

但是整个黄班的学子们却拼命的鼓掌,直拍得巴掌泛红。但他们都顾不得疼痛,只是拼命的鼓掌,个个眼含热泪,激动得小脸都红扑扑的。

这一刻,他们感觉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回报。

向来被人骂声废物的他们,终于得到了学府的承认,得到了堂堂学府二长老的夸赞,这在他们的生命中可是史无前例的事,所以个个心情激动不已。

因为,他们不再是人人都看不起的废物了!而这一切,全都是前面那个纤细的身影带给他们的,他们心中对凤七邪的感激,无无以复加。

凤七邪倒是无所谓,别人有什么看法她向来并不在意,但是见整个黄班的学子们个个如此激动,她也替他们高兴。

重力殿一月苦修,她将这些学子们的努力全都看在眼里,虽然她付出丹药和特训,但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坚持,他们依然得不到今日的荣誉。此时他们终于得到应有的回报,得到学府长老同学的肯定,这一切都与他们自己的努力脱不开关系。但是,他们接下来的举动却让凤七邪发现,或许在他们心中,并不是那样想的。

这一次,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在燕野的带领下,他们神情凝重的齐齐给凤七邪深鞠了一躬,并且久久没有直起身来。

如此举动,倒是让凤七邪怔了一怔,随之有些心虚。

毕竟当初收下他们,她也是存有私心,他们在大家族里虽然是些庶子庶女,地位不是很高,但他们来自各大家族,如果将他们培养出来对于她来说很有利。可如今面对他们真诚的感谢,多少让凤七邪有点儿心虚。

但想她凤七邪是什么人,脸皮厚度虽然赶不上火夕那货,但也不逞多让。心虚了不过一秒,就坦然的接受了!因为不管出发点如何,她带给他们的结果却是好的不是吗?随之道貌岸然的朗声说道:“今天的一切,都是你们自己努力的结果,不用谢我。如果真的要谢,那就继续努力,因为我希望有一天,在强者的路上,我们能并肩随行,一起前进。”

“是,班长……”

众人齐齐吼叫,个个眼眸晶亮,闪着前所未有的希望光芒。

(咳!一不小心睡着了!到了时间竟然还差点字,眼泪正在努力,一会补上。)

向来被人骂声废物的他们,终于得到了学府的承认,得到了堂堂学府二长老的夸赞,这在他们的生命中可是史无前例的事,所以个个心情激动不已。

因为,他们不再是人人都看不起的废物了!而这一切,全都是前面那个纤细的身影带给他们的,他们心中对凤七邪的感激,无无以复加。

凤七邪倒是无所谓,别人有什么看法她向来并不在意,但是见整个黄班的学子们个个如此激动,她也替他们高兴。

重力殿一月苦修,她将这些学子们的努力全都看在眼里,虽然她付出丹药和特训,但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坚持,他们依然得不到今日的荣誉。此时他们终于得到应有的回报,得到学府长老同学的肯定,这一切都与他们自己的努力脱不开关系。但是,他们接下来的举动却让凤七邪发现,或许在他们心中,并不是那样想的。

这一次,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在燕野的带领下,他们神情凝重的齐齐给凤七邪深鞠了一躬,并且久久没有直起身来。

如此举动,倒是让凤七邪怔了一怔,随之有些心虚。

毕竟当初收下他们,她也是存有私心,他们在大家族里虽然是些庶子庶女,地位不是很高,但他们来自各大家族,如果将他们培养出来对于她来说很有利。可如今面对他们真诚的感谢,多少让凤七邪有点儿心虚。

但想她凤七邪是什么人,脸皮厚度虽然赶不上火夕那货,但也不逞多让。心虚了不过一秒,就坦然的接受了!因为不管出发点如何,她带给他们的结果却是好的不是吗?随之道貌岸然的朗声说道:“今天的一切,都是你们自己努力的结果,不用谢我。如果真的要谢,那就继续努力,因为我希望有一天,在强者的路上,我们能并肩随行,一起前进。”

“是,班长……”

众人齐齐吼叫,个个眼眸晶亮,闪着前所未有的希望光芒。

(咳!一不小主睡着了!到了时间竟然还差点字,眼泪正在努力,一会补上。)

向来被人骂声废物的他们,终于得到了学府的承认,得到了堂堂学府二长老的夸赞,这在他们的生命中可是史无前例的事,所以个个心情激动不已。

因为,他们不再是人人都看不起的废物了!而这一切,全都是前面那个纤细的身影带给他们的,他们心中对凤七邪的感激,无无以复加。

凤七邪倒是无所谓,别人有什么看法她向来并不在意,但是见整个黄班的学子们个个如此激动,她也替他们高兴。

重力殿一月苦修,她将这些学子们的努力全都看在眼里,虽然她付出丹药和特训,但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坚持,他们依然得不到今日的荣誉。此时他们终于得到应有的回报,得到学府长老同学的肯定,这一切都与他们自己的努力脱不开关系。但是,他们接下来的举动却让凤七邪发现,或许在他们心中,并不是那样想的。

这一次,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在燕野的带领下,他们神情凝重的齐齐给凤七邪深鞠了一躬,并且久久没有直起身来。

如此举动,倒是让凤七邪怔了一怔,随之有些心虚。

毕竟当初收下他们,她也是存有私心,他们在大家族里虽然是些庶子庶女,地位不是很高,但他们来自各大家族,如果将他们培养出来对于她来说很有利。可如今面对他们真诚的感谢,多少让凤七邪有点儿心虚。

但想她凤七邪是什么人,脸皮厚度虽然赶不上火夕那货,但也不逞多让。心虚了不过一秒,就坦然的接受了:“今天的一切,都是你们自己努力的结果,不用谢我。如果真的要谢,那就继续努力,因为我希望有一天,在强者的路上,我们能并肩随行,一起前进。”

第115章 不怀好意

对于这个x_ing子有些懦弱的导师,其实凤七邪是有好感的。

不管他有没有将黄班的学子教成天才,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教得很认真,是个好导师,从他讲课时认真的态度与详细的程度就可窥探一二。

“亚询导师好……”

凤七邪乖乖牌的向他行了一礼,完全没有在其他人面前的嚣张与狂妄,倒是让众人吃惊不已。

“亚询导师好……”

自家班长都行礼了!他们没有道理不行礼。所以一时间,往日里从未将他放在眼里的整个黄班学子齐齐向亚询行礼,震得亚询一惊,随即激动得眼眶都红了!

“好,好,你们都是好孩子,记得进入帝国学府内府之后一定要好好学习,为自己争得个好前程,知道吗?”

“是,导师!”众黄班学子齐齐答应,前所未有的乖巧。

导师亚询努力深吸了几大口气,这才稍稍平复了自己激动不已的心情。转眸望着一脸含笑的凤七邪,星眸中满是欣慰。

他没做到的事,竟然让一个小小的少女给做到了!

“来,这是导师送给你的礼物。”话落声的同时,他将一大红花窜套上了凤七邪的脖子。

凤七邪不由一怔,微微低首,当她看到自己脖子上被套着的大红花窜,嘴角不由狠狠的抽了抽。

她突然有种被表彰成劳动模范的感觉,让她心里说不出的怪异。

凤七邪囧!

“导师,这……这个就不需要了吧!”她又不是花痴,戴着这些大红花干什么?

“怎么?你你不喜……欢?”

导师亚询一脸的受伤,看得凤七邪都心生不忍了!好似自己做了什么残忍的事情似的。可她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就只闻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c-h-a了进来:“学妹,恭喜啊!这花戴着真漂亮。”

漂亮吗?

凤七邪顿时一脸的黑线,回眸的瞬间,只见一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缓步而来,当然看在凤七邪眼中,这货就是一个腹黑无耻的伪君子,她可没有忘记这货当着魔音那个大魔头的面说出的那些差点害死她的话,当即狠狠的白了那对她笑得一脸温润的燕玉一眼,冷冷一哼,别开了脸。

这货在对魔音那个大魔头说出那些暧昧不清的话语之后,竟然还敢若无其事的出现,她不得不佩服他的胆量。

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娃儿悲剧了!

见凤七邪不给他好脸色,燕玉也不以为意,转眸对着她身后一见到他到来,脊背有些僵直的燕野说道:“野,没想到你竟然能进入排名赛的前百名,很不错!父亲叫我让你有空回家,一家人聚聚,为你庆祝。”

回家?庆……庆祝?

燕野闻言,满脸的惊愕,他不敢置信的瞪着燕玉,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

可是燕玉就在他面前,那些话他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又怎么会错?

只是怎么可能?那个眼中只有他这个天才哥哥燕玉,从来没有过他的父亲,怎么可能会有空关注他?

而且还说让他回家,说为他庆祝?这……这……

“有时间再说吧!”虽然心中激动,震撼,狂喜得难以自己,但燕野表面上却满脸骄傲,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淡然说道,装逼装得非常地道。

凤七邪看着暗笑在心,她新收的这些小弟真是太可爱了!不过随即心中又生起股酸楚,这些庶出子弟,恐怕最想得到的就是自己父母亲人的认可吧!

她身长在现代,其实如非必要,她并不会将什么嫡出和庶出的身份分得那么清楚,但是土生土长在这个时代的人,那就不一样了!

“从现在开始,恭喜你们成功进入帝国学府内府学习,那么现在就由本长老来介绍一下以后将负责你们一切学习的导师,他可是我们学府最为年轻有为的导师了!大家可一定要向他多多学习。”二长老笑得老眼眯成一道弯月,随即朗声说道:“下面有请樱棠导师,大家欢迎。”

话落声的同时,他带头鼓掌,众学子闻言,一片欢腾,女生们更是眼眸晶亮,闪着朵朵桃花。

樱棠导师啊!长得俊美不凡不说,实力也是强大无比,更何况他还有那一层身份存在,简直就是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啊!她们真是走了狗屎运,不然怎么会碰到从未负责过内府事务的樱棠导师做她们的训练导师呢?

但是,很显然,并非人人都希望樱棠来做她们的导师,这其中就有人一听到樱棠的大名,当即黑了脸。

什么?樱棠?

凤七邪瞳孔猛地一缩,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进入帝国学府内府之后,竟然还脱不了樱棠那厮的魔爪,真是太可恨了!

自那厮在莫塞尔雅城的报名赛上置哥哥们于不顾,让哥哥们受伤之后,她就对那厮一点儿好感都没有了!后来是出于某种直觉,她总感觉那厮出现在她们凤族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而且他身上的气息总让她有些熟悉的感觉,可是正当她要想到什么时,她又有些抓不住。

凤七邪一双秀眉,不上紧紧的蹙了起来。

听到这个消息,凤飞等人听说入内府之后将是樱棠导师负责教导师训练他们的学习,他们也是心喜不已。与其跟一个不熟悉的人学习,还不如跟着从在凤族开始就一直教导他们的樱棠导师学习。

个个难掩心喜,只是在看到十妹铁清的脸色,他们赶紧的将那份心喜给收了起来,目光且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脸色不愉的凤七邪。

不知为何?十妹与导师樱棠一直很不对盘,并且再次相见,他们隐隐的感觉到他们之间流动着一种莫名的怨怼,这让一直敬他为师的他们很为难。

所以有一些话,他们这些做哥哥的已不得不说,因为以后还会一直相处,进入帝国学府内府之后,一旦十妹还拿以前那种态度对导师樱棠,万一他生气了!那吃亏的只能是十妹,所以他们不能让那样的情况发生。

凤飞上前,悄悄的拉了凤七邪的衣袖一下,小声的道:“邪儿,其实樱棠导师是名很好的导师,你不要对他有偏见,以后好好的听他的话好不好?”

偏见?

凤七邪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她还真希望一切只是她对他的偏见,不然的话……凤七邪危险的眯起了眼睛,敢算计她和凤族的人,她都不会让他有好下场,才不管他是什么身份。

但是,面对哥哥们担忧凝重的眼神,她知道哥哥们在担忧些什么?所以当下她拉着凤飞的手,摇了摇一脸纯真的笑道:“哥哥放心,既然以后他是我们的导师,我当然会尊重他的。”

不想让哥哥们为难,所以凤七邪掩去了内心真实的想法,向他保证。

不过凤飞闻言却一脸怀疑的望着她,以他对自己妹妹的了解,她会那么好说话?他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还未开口呢!她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

对上凤飞那明显怀疑的眼神,凤七邪顿时不悦的嘟起了小嘴:“怎么?哥哥连你自家妹妹都不相信了吗?真让妹妹我伤心。”

话落声的同时,她黯然的垂下了眸子,显得心伤非常。

虽然怀疑这坏丫头在跟他装可怜,搏同情。但看到“黯然心伤”的妹妹凤飞还是忍不住心中一紧,抬手抚着她的小脑袋,凤飞语重心肠的道:“邪儿,哥哥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樱棠导师对我们有授业之恩,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在凤院里时如果没有他的悉心教导根本就没有我们今天的成就。所以如果可以,哥哥真的不希望你与樱棠导师站在敌对的立场上,知道吗?当然,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哥哥们也会无条件的站在你这一边的。”

虽然师生情也难以割舍,但是在这世间,真到不得不选择的那一天,有什么比他们的妹妹更为重要的呢?

凤九等人赶紧连连点头,表示他们与凤飞一样的诚意。

凤七邪眸光闪动,有种一名为感动的情绪涌上心头。

唉!哥哥们啊!就是太过重情生义。虽然有时候显得有些迂腐,但不得不说她很喜欢这样重情重义的哥哥们,因为只有重情重义的人,才不会轻言背叛。

“哥哥你放心,我答应你,不管如何我都不会找他麻烦的。”

当然,如果樱棠要找她麻烦的话,那就另当别论。瞅瞅樱棠那不时瞟向她显得有些意味深长不怀好意的不善眼神,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将他得罪得狠了!但是他显然没有打算轻易放过她。

看来哥哥们的一片好心,是白费了!

当然,这些话她是不能告诉哥哥们的,一切顺其自然,走一步算一步吧!只希望,樱棠那厮不要让哥哥们失望才好。

“进入内府学习的学生全部跟本导师来。”

樱棠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之后,转身就走。那干脆利落的办事风格,让凤七邪很难将他在凤院时笑得一脸玩世不恭的他联系点一起。

——题外话——

推荐眼泪已完结文:《妖孽个个很欠抽》《三戏酷郎君》《哑巴皇后要训夫》《别动我妈咪》《前夫,滚!》 第116章 死亡之渊

难道?环境真能改变一个人吗?

还是她对樱棠真的一点儿也不了解,这样冷漠淡然的办事风格才是他的本x_ing,往日的玩世不恭没个正形只是他的伪装?

“走吧!邪儿,听说进入帝国学府内府之后危险万分,你可得多加小心。”凤飞牵起凤七邪的手,跟着导师樱棠向帝国学府内府的入口处走去。

危险万分?

是啊!

如今有樱棠这厮在,原本没什么顾虑的她,可就真的危险万分了!

“放心吧!哥哥,不管何种情况我都会照顾好自己。你们也是,不管以后会发生何种情况,你们一定要记住保住x_ing命就是最为重要的事,记住了吗?”她很怕,对她仇恨的人不会直接对她下手,要是从她身边的亲人朋友下手,那可就糟了!

凤飞等人很认真的点头答应,目光不由自主的瞟向眼中不时闪过怨毒之色的皇甫青颜。还有居心叵测的火夕等人。

在经历了各种磨炼与生死之后,他们早就不是当初那什么也不知的单纯孩子,所以那个女人心中在想什么和火夕那货不明的盘算,十妹心中又在担心什么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十妹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一向成熟稳重又聪明的凤三,向她保证道。

凤七邪双眼一弯,这才满意。

不知不觉间,在樱棠的带领下,众人已走到一个古老而又散发着庄严气息的大门前,回眸一脸严肃的对众学子道:“进去吧!从现在开始,进入内府学习的时间就开始了!本导师现在将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胆小,怕死又怕苦的人就不用进入帝国学府内府学习了!现在就转身离开吧!”

离开?

众人闻言,顿时心中一紧挺直了背脊,开什么玩笑,他们拼死拼活的挤入前百名,为的就是能够进入内府学习,提高自己的修为,怎么能够因为胆小怕死怕苦而放弃这个人人都挤破脑袋也想得到的机会?

“我们不怕。”众学子很有默契的大声回道,双目中充满了坚定与勇往直前绝不退缩的绝心。

哪怕前方是万丈悬崖,他们也跳了!

看到众学子的反应,一脸淡漠的樱棠终于几不可察的笑了!但说出来的话还是那般冰冷无情:“要想在帝国学府内府学习,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既然你们都不怕苦不怕死,那么现在给你们上的第一课就是如何在险恶的环境下学会生存,如果想要做强者,那就从死亡之渊里活着走出来吧!记住,时间只有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如果还没有见到你们的身影,那么本导师只好说一句,你们不但进不了帝国学府内府学习,而且连小命都难保,回不来了!”

话落声的同时,樱棠随后一挥,霎时一道庞大的力量袭卷而来,瞬间就将站在门口的一百名听了他的话之后脸色有些发白的学子们一齐推入了那个古老而又散发着庄严气息的大门里。

就在凤七邪也被推入那个古老而又散发着庄严气息的大门里的瞬间,突然看到樱棠唇边突然勾起的邪笑与星眸中闪动着的异样光芒,凤七邪不由心中一惊,赶紧的要去拉凤飞的手。可正在这时,就在她们被推入大门里的瞬间,一股宠大的吸力却突然袭来,将她一瞬间就拉入了黑暗里。

“啊……”

凤七邪一声惊呼,刚要拉到凤飞袖角的她就那样擦袖而过。差那么一点儿,就差那么一点儿她就抓住哥哥了!但是就差那么一点儿,让她眼前一花,瞬间就失去了哥哥的踪迹,陷入了一个黑色的旋窝里。

身体旋转着不停往下掉,直转得她头昏眼花,连隔夜饭都想吐出来的感觉。

此时凤七邪猜想,在那大门后肯定有个传送阵,她们被樱棠推入门之后就直接让传送阵给传送走了!只是不知道她跟哥哥们会不会传送到一个地方,不然她怎么去找他们啊!

该死的樱棠,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不说门后是传送阵,还故意突然将他们全部推入传送阵里直接传送走,这明显是不想她们被付送到一处嘛!

可恶!该死!

只是,不管此时凤七邪有多恨樱棠,都已改变不了她和哥哥们被分开传送走了的事实,所以这笔帐只能留着以后再算。可她的身体还在不停掉落,但是在半空里掉落了半响还未着陆,这让凤七邪有种掉下万丈悬崖的感觉,让她慌不已。

不由悲呼,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这次就算不死也得摔碎她一身老骨,半残定了!

噗——

只是,预想中的硬地面并没有到来,而是陷入了一阵柔软里,呼吸一窒,但是并没有让她感到半分痛苦。

可是,凤七邪还来不及欢呼庆幸,就被一种夹杂着水Cao和动物尸体腐烂的气息袭卷而来,难闻得她几欲呕吐。

想要呼吸,却吸了满嘴满鼻子的烂泥,凤七邪郁闷得想死。

“呸,呸……”

挣扎了半响,终于从烂泥里挣扎着爬出头来,凤七邪一阵狂吐,好不容易吐出了满嘴的泥,可嘴里残留着腐臭味还是薰得她背过气去。并且瞧着自己竟然掉入了散发着腐臭气息的烂泥里,此时浑身狼狈得连鼻子眼睛都分不清楚了!气得她头顶直冒青烟,怨气冲天的当即一阵狂吼:“天杀的樱棠,本小姐诅咒你不得好死,啊啊……啊……”

只是,凤七邪刚仰天咆哮了几声,咆哮声就戛然而止。原因无他,而是突然发现有双超大的眼睛正瞪着她,眨也不眨。

嘿…。嘿!突然被一双眼睛盯着,身为向来很注意自己形象问题的堂堂凤氏集团总裁的她,很不好意思的干干一笑。

只是……呃?等等,眼睛?在这烂泥里怎么会有对超大的眼睛呢?

凤七邪反应慢了一拍,可正是慢这一拍,就差点儿要了她的小命。只见那对瞪着她的超大眼睛突然闪过一种因为饥饿带来的凶残,就在凤七邪愣神间,突地大张一扬,对准凤七邪的脑袋就一口咬来。

“啊!”

凤七邪顿时被吓了一跳,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气息迎面扑来,她出于本能的抬手一挡。

唔!

好痛!这究竟神马东西,力气竟然这般大,她的手都震得疼得有些麻木了!

只是,当她眨眨眼睛看清眼前的不明物体时,不由仰天悲呼。立时又将樱棠那厮诅咒个半死。

不是吧!凤七邪这才发现,这对巨眼的主人竟然是一条身形庞大,长达十米,长相相当丑陋的巨大鳄鱼,此时它张大巨嘴一口咬下,显然是想要吃掉她。还好她本能反应用双手及时搬住了那张咬向她狰狞无比且散发着腥臭气味还不停流着口水的大嘴,死命不让它合上,不敢有丝毫放松。

呜呼哀哉!

那满嘴闪着寒光的牙齿顿时让凤七邪心中发寒,这一嘴要是被它咬上,不立马将她拦腰咬断,撕裂啊!

冷汗,滚滚而下。

当反应过来这是会吃人的鳄鱼之后,凤七邪一阵后怕,还好她刚才反应快,不然就让它给吃掉了!

而那巨大鳄鱼努力合上自己狰狞的大嘴,望着凤七邪的一双兽眼中,满是对食物的贪婪与渴望,令人恶心的口水更是不停的滴滴嗒嗒落下,不多时就将凤七邪顶着它上下嘴的手给打s-hi了。

阵阵腥臭之气扑面而来,差点没将她就地薰倒,凤七邪当即含恨的骂道:“该死的,你多久没刷牙了!这么臭,要薰死人啊!”

鳄鱼:老子要啃了你,你管老子刷不刷牙。

眼看巨大鳄鱼的一张狰狞大嘴正要越合越拢,它的力气太大,她根本就无法抵挡。看来不将这厮干掉,她是没有办法脱身了!当即厉声一叫:“冰蓝,给我砍了它。”

就在她话落声的同时,她手上戴着的生命之戒上突然蓝芒一闪,一把闪着寒光的长剑突然应声而出,对准巨鳄的大嘴里就一剑扎了进去。

吼!

蓝芒一阵闪动,无数剑光滑过,巨鳄突然仰天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接着巨型的身体一颤,轰然一声倒进了烂泥里,溅起无数泥浆,铺天盖地的溅了凤七邪一头一脸。

凤七邪浑身发软,顾不得此处何地,当即跌坐在烂泥里,拼命的喘气。

生死一线,也不过如此。

突然掉到烂泥里还没心理准备就碰到如此凶物,当真是倒霉透顶。耳边,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樱棠将她们推进门里时所说的话来:

现在给她们上的第一课就是如何在险恶的环境下学会生存,如果想要做强者,那就从死亡之渊里活着走出来吧!记住,时间只有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如果还没有见到你们的身影,那么本导师只好说一句,你们不但进不了帝国学府内府学习,而且连小命都难保,回不来了!

小命难保?

是的,如果刚开始她没有将樱棠的话放在心上,那么在经过刚才差点命丧鳄鱼口之后,她相信了!

在险恶的环境下学会如何生存吗?死亡之渊,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第117章 杀!杀!杀!

“主人,你没事吧?”

冰蓝从剑型恢复成小兽形态,飞到一身狼狈的凤七邪面前,关心的问道,语音里满是浓浓的担心,让人不由心中感动。

凤七邪气喘呼呼的摇了摇头,好久没遇到这样惊险的情况,当真是打了她个措手不及,吓出她一身冷汗。

那该死的樱棠,果然是要恶整她。

这才开始第一步而已,往后的危险可以预知,恐怕步步艰险啊!

“不好,主人快离开这里,危险!”

正当凤七邪想多歇口气之时,正飞到她身边的冰蓝突然耳朵一竖,尖声叫道。

危险什么?

冰蓝真是越来越不淡定了!又不是没见过大场面,刚才之所以被条鳄鱼搞得那么狼狈,只是她突然从高空掉下,又对樱棠满腔的愤恨没有注意周围的情况才搞会手忙脚乱。

如果换成平时,她会怕那样一条鳄鱼吗?真是!

凤七邪慢悠悠的抬眸,原本嘲笑冰蓝的不淡定,没见过大场面。但是轮到她时竟然比冰蓝还丢脸,顿时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失声叫道:“妈呀!”

(呵呵!眼泪捂嘴偷笑:你不是说要蛋定吗?这下怎么不蛋定了!嘻……)

(凤七邪:眼泪,该死的你,劳资上辈子是不是欠过工钱啊!要这么折腾劳资,刚刚又惊又险吓死个人,你让劳资多歇会儿会死啊!并且还安排这样吓人的场面,你是嫌劳资死得不够透彻是不是啊!)

一个急跳起身,凤七邪转身就要跑。只是她这一转身,顿时被眼前的一幕给震得呆住了!只见身后也跟前方一样,不,不止前后两方,就连左右两边也是,成千上万条鳄鱼正四方八面的火速朝向这边赶来,她想逃无路啊!

可能是刚才杀了那只巨鳄的血腥味引来了这些巨鳄,但是它们突然闻到生人的气息,瞬间变得更加兴奋,条条目露凶光,全是垂涎之色,爬得更快了!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凤七邪大抹了把汗,看着爬来密密麻麻的鳄鱼群,敢情她这是掉到鳄鱼老窝里来了啊!

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一条两条鳄鱼还好解决,可是突然涌来成千上万条,密密麻麻看得她眼花,并且个头比她前世在动物园里所见的鳄鱼大了不止十倍,这叫她就算杀,也将杀得手软,怎生是好?

“主人,不如叫蛛儿他们出来,一起杀掉这些鳄鱼吧!”好夕蛛儿他们也是圣兽,对这些凶兽好歹有些镇压之力,所以冰蓝才会如此建议。

谁知?冰蓝此言一出,却换来凤七邪的反对,只见她凤眸中戾光一闪:“不,本小姐才不会让樱棠那厮看扁,就算没有别人的帮忙,本小姐也会在危险中生存下去。”

前所未有的战意,齐齐涌让凤七邪的心头,让她凤目越来越红。

在生死战斗中成长,才是王道。不就是进入帝国学府内府学习,上的第一堂课吗?难道她凤七邪还惧了不成?

这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斗,凤七邪决定拼了!

“冰蓝,化剑……”

一声厉喝,冰蓝立马化成长剑被她抓在手中。

而正在此时,那些长相相当丑陋的巨鳄也已奔袭到眼前,有些被浓浓的血腥味吸引,立时奔向血腥味的来源地。

噗——

利齿撕碎血肉的声响瞬间响起,刚才被冰蓝杀死的那条鳄鱼,就在眨眼间就被那些鳄鱼给撕扯分食,场面这叫个血腥残忍。

凤七邪看得头皮一阵发麻。而正在这时,有一群鳄鱼闻到生人的气息,顿时兴奋的一声嘶吼,随之无数张狰狞的巨嘴一张,竟然同时向凤七邪当头咬来。

人肉啊!新鲜的人肉,它们都有多久没吃过如此新鲜的人肉了!条条鳄鱼,口水这叫个横流。

“哼!想要吃本小姐,那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凤七邪讥讽一笑,眸中戾气暴闪,就在无数张狰狞的鳄鱼巨嘴同时咬向她的瞬间,只见她手中的冰蓝剑赤色光芒大闪。

“凤血斩!”

随着一声冷喝,凤七邪横剑一扫,鲜血飞溅中,咬向她的鳄鱼顿时被她斩杀当场。

血腥味,更浓了!

在场鳄鱼们更加兴奋,立时补上前去将那些被凤七邪斩杀死的鳄鱼分食。

这就是动物的世界,永远只有弱肉强食。

而那些鳄鱼在分食了被凤七邪斩杀死的鳄鱼之后,又前赴后继的向凤七邪扑来。新鲜的人肉对他们的吸引力非常之大,大到可以不顾自己的x_ing命。

凤七邪唇角勾着残忍的笑容,长剑急舞,赤色光芒不停闪耀,凤七邪一路追杀,想冲出条道来。

只是这里的鳄鱼实在太多,在砍杀了一个时辰之后,凤七邪就已感觉到手软,体内的玄气更是快速的在消耗,但是鳄鱼们却前赴后继的继续赶来,大有越聚越多的现象。

不行,这样永无休止的砍杀下去,这么多的鳄鱼她也砍杀不完,玄气消耗过大,到时体力不支,到最后非被活活累死不可。

可是,这里抬眸一目望去,一片全是泥潭,她想找个藏身之处都没有,这该如何是好?

难道?老天真的要亡她吗?

这么多的鳄鱼,就让现在叫出蛛儿他们来帮忙,也不一定杀得出去啊!

虽然蛛儿与魂兽有圣兽的威压,但是杀了这么久的鳄鱼,她发现这里的鳄鱼跟她在外面所见的魔兽不一样,它们没有什么灵智,有的只是本能。

只有鲜血能让它们兴奋,你看他们条条血红着眼,巨眼中只有对食物的渴望,眼见一条条鳄鱼在它们面前死去,他们只会兴奋的扑上去分食,没有半分害怕。

所以这样只剩本能的凶兽,真的会怕圣兽的威压吗?

虽然明白自己现在也是在苦苦支撑而已,但是对于渴望力量的她来说,如果不到生死一线,万不得已,她还是不甘心让别人来帮自己,哪怕是她的契约魔兽也不成。

她要成长,她要晋级,一切靠的只能是自己,不能只靠外力,不然何时才能修成玄帝,与魔音那厮抗衡,救出火醉?

对,为了醉,她拼了!

拼命的砍杀,她只为了晋级,与鳄鱼对战,只当成是历炼好了!

心中一定,凤七邪就抛开一切杂念,主动杀入鳄鱼群里,一路过处,全是鳄鱼的残肢断身。

杀!杀!杀!

砍杀到最后,凤七邪血红着眼睛,脑海中只剩下这一个字。玄气消耗过度,体力不支的时候,她从生命之戒里拿出大把大把的回玄丹吞下,又疯了一般扑进鳄鱼群里。

到最后,饶是这些只剩下本能的鳄鱼凶兽,都对她忌惮起来。

但是对于新鲜人肉对它们的诱惑来讲,那一点忌惮根本就不算什么?所以前面的鳄鱼倒下了!后面的鳄鱼依然前赴后继的向凤七邪扑来。

一路冲杀,又过了一个时辰,正当凤七邪以为自己会这样被活活累死的时候,突然在心里听到冰蓝惊喜的叫声:“主人,你快看,那边竟然有颗树,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树?

正杀红了眼的凤七邪闻言顿时眼睛一亮,顺着冰蓝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见到一棵光凸凸的歪脖子大树就那样突兀的长在一片烂泥里,只是大树上连片绿叶子都没有,显然是早就断去了生机。但胜在它实在长得高大,如今四面全都是恨不得将她拆入腹中的凶残鳄鱼,对然不知道那棵断去生机的歪脖子树能不能抵挡得住鳄鱼们的进攻,但有胜于无,如今她都快累为气了!哪还有那个资格挑剔。

使出最后的力气,凤七邪努力的往那棵歪脖子大树靠近。

“去死!”

眼前离那颗歪脖子树不足两米时,凤七邪突然来了个大暴发,横剑一扫,砍死扑向她的鳄鱼之后,凤七邪挺着最后一口气,纵身一跃,然后几个闪身就要爬上了那棵歪脖子树。

只是,因为有些脱力,她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一条鳄鱼实在舍不得到嘴的新鲜人肉就那样飞了!突然飞起一扑,顿时一口就咬上了凤七邪的小腿,就要将她拖下树去。

啊!

还好凤七邪反应够快,反手一剑就劈开了它的脑袋,不然她的小腿非被立时咬断不可。

但就算是这样,她的小腿也受伤非常严重,鲜血淋漓,血肉模糊的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呼呼!

终于爬上了大树,凤七邪坐在树丫上,此时感觉连动动手指都显困难。

冰蓝此时也恢复了兽形,呆在凤七邪身边粗粗喘气,虽然它只是变成了剑给主人使用,但是后来主人力量不侪的时候,它又动用了自己的力量助主人砍杀鳄鱼,所以两个时辰下来,它也累得不行。

但是它知道主人并不喜欢别人帮她,哪怕本是她的契约魔兽也不行,她要的是自身实力的成长,所以它聪明的慢慢进行,并不想让主人知道。

可当它喘过气来之后,却突然闻到一种腥甜的血腥味,抬眸望去时顿时大惊失色:“啊!主人你受伤了!怎么办?怎么办?”

——题外话——

推荐眼泪已完结文:《妖孽个个很欠抽》《三戏酷郎君》《哑巴皇后要训夫》《别动我妈咪》《前夫,滚!》 第118章 怪树,报仇!

它只是只幻形兽而已,不懂这些治伤的事,此时看到凤七邪鲜血淋漓,血肉模糊的小腿顿时急得团团转。

“不要紧,小伤而已。”对上冰蓝那双s-hi漉漉的大眼睛,眼看就要哭了的表情,凤七邪强忍着疼痛,对它轻笑着安慰道。

这还叫小伤吗?

看着那被鳄鱼咬得血肉模糊的小腿,冰蓝急得差点没哭出来。

虽然小腿真的很痛,但是见到冰蓝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凤七邪还是忍不住笑了!抬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放心吧!你主人我没有那么娇弱,腿还没断呢!真的不要紧。”

要是断了还得了!那不什么都完了?冰蓝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这个主人太没什么都好,就是太不将自己放在心上了!

凤七邪柔柔的笑了笑,然后忍着疼痛取出药包扎好伤口,吞下大把丹药之后,就开始运功疗伤。

为了提高实力,她不拼命不行啊!

并且她也决定了!现在就算找到方法离开这个鬼地方,暂时她也不想离开。这里有现成的陪炼对手,她又怎么舍得离开呢!

就这样,凤七邪就将这棵歪脖子大树当成自己临时的居住地,在她的伤势稍微养好之后,她又不顾冰蓝幽怨的目光,再次持剑杀入鳄鱼群里。

立时间,杀声四起,每次在她累得几乎快断气时,这才又重新回到这棵歪脖子树上歇息,如此周而复始,从不停息。

凤七邪这种近乎于自虐的修炼方法让她的兽兽们心疼不已,但是大家都知道她说一不二的个x_ing,劝了也没用,还不如不说。在她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他们也激烈的投入修炼中,那拼命的劲头可不比她小。

如果他们不是这般弱小,那主人应该不用这么拼命的修炼吧!

做为圣兽,他们一直以为自己很强大,但是在那夜他们与那个邪异妖美,霸绝天地的一代魔帝对上时,他们才无比沮丧而又愤恨的发现,他要抓主人去魔界,主人不愿,他们竟然没有那个能力阻止,这让他们无比憋屈。

所以实力啊!实力!他们一定要拥有,只有拥有了绝对的实力,他们才能为主人分担一些吧!

就这样,在她们拼命的修炼中,时间悄然滑过,眨眼间过去了十天。

这十天以来,只要凤七邪还在喘气,那她就一定冲杀在鳄鱼群里。从而死在她手中的鳄鱼已不计其数,但是鳄鱼那么凶残的凶兽也不是那么好杀的,她也为此弄得伤痕累累,好几次险些丢了小命。最后虽然被她险杀,但她也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阶。

只不过她都不在意罢了!

受伤神马的对于她来说真的没什么大不了!只要小命还在就成,面对危险,她就是如此乐观。

但有一点她大感意外,她躲在这棵树上,除了先前那条舍不得到嘴的肥肉就那样飞了跳起来咬到她小腿的鳄鱼之外,其他那些鳄鱼竟然没有扑上前来撞断这棵歪脖子大树从而将她弄下来吃掉,反而离这棵树两米之外不敢靠近,真是奇了怪了!

不过凤七邪并没有多想,它们不扑过来是件好事,她正担心它们要是齐齐冲上来,凭它们那么大个,又那么多鳄鱼,这棵早已失去生机的歪脖子大树承受不住的断了!让她没有容身之地呢!

她不由为此暗暗高兴。

但是十天的冲杀,她就已变得如同叫化子模样,简直惨不忍睹,但是那双眼睛却越来越明亮,因为她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刚刚晋级成为六星大玄师没有多久,经过十天来的自虐式苦修,她感觉自己又要晋级了!

凤七邪顿时心中大喜,当即招出正在修炼中的蛛儿为她护法,她则盘坐在超高大的歪脖子树上,闭上双眸,准备晋级。

看来这十余天的苦修并没有白费,在实战中提升实力,果然才是王道。

浑身的赤色光芒大盛,凤七邪欢喜之后便静下心来,全神投入即将晋级之中。运起体内的赤色玄气游走于身体的各大经脉。

丝丝玄气,像丝线一般,慢慢的在身体的各大经脉开始游走,让那庞大浩瀚的力量充盈着她的经脉。

当凤七邪运用赤色玄气游走了全身一遍之后,就感觉到自己身体原本的匮乏,虚弱和疲惫已经全部消失了!现在她只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充满着力气。

一遍又一遍运行着赤色玄气,不停的冲刷自己的经脉,让经脉逐渐开始变大,这让她感到很是高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凤七邪终于迎来了一个壁障,她知道这是自己晋级的绝佳机会,成功与否,在此一举,她拼了!

凤七邪一咬牙,意念全力催动,持着不成功便成仁的超强意念,运起自己全部的玄气就要直奔壁障冲去……

可正在这时,突变却起。

正当她咬牙运起全部玄气准备冲击壁障之际,她体内运起的玄气竟突然的在快速流逝。

这是怎么回事?

凤七邪不由大惊,反应过来之后,她才发现身下早已失去生机的歪脖子大树内部此时好似突然活了般,竟然拼命的在吸取她的玄气。

不但如此,它好像还在吸取着她体内的勃勃生机。

这个发现,顿时让凤七邪大惊失色,玄气和生机要是被它全部吸走,那她也就会部玩完。她想就此停下,但此时她晋级在即,想停都留不下来。

这可如何是好?

这该死的鬼树,怎么如此邪门,她就说在这光凸凸的一片烂泥潭里,怎么偏偏立着这棵早就失去生机的破树而没有腐烂或是被那些凶残的鳄鱼啃断,原来这棵破树真的有鬼。

怪不得除了刚开始飞起咬她小腿的那条不怕死的鳄鱼外,这十天来那些鳄鱼哪怕对她再垂涎也不靠近这棵破树两米之内,原来原因在这里啊!

只是为何她发现得这么晚?并且这棵破树竟然也如此沉得住气,它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等她在晋级的时候动手,这不是故意的趁人之危嘛!

凤七邪这样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难道一棵树还有灵智,懂得趁人之危腹黑的算计人不成?

一想到这儿,凤七邪不由自主的想起她的血儿,顿时大呼后悔。她怎么就忘记了这早已不是她原来的世界,在这里连根藤缦植物都可以修炼成精充满灵智,她怎么能轻视一颗失去生机的歪脖子大树呢?

凤七邪心中这叫一个悔。

但此时此刻,后悔有什么用?体内的玄气与生机在快速的流逝,再这样下去她非命丧此地不可。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

此时谁也帮不了她,她一定要想办法自救才成。凤七邪强压下心中的不安,运起玄起与身下传来的吸力拼命抵抗,但令人奇怪的是,她不抵抗还好,这一抵抗她的玄气与生机流逝得更快了!

凤七邪的小脸,瞬间变得惨白如此。

此时她想张口叫一旁为她护法的蛛儿帮帮自己,但是她被身下从破树里传来的诡异吸力束缚住,别说是开口说话了!就连她与蛛儿和其他兽兽精神上的联系好似都给切断,此时想睁开眼睛都显困难。

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悄然涌上凤七邪的心头,心中将害她掉到这鬼地方的樱棠更是诅咒了个半死。

她发誓,如果她就此损落在此,她就算变成鬼也会回来找他的。

啊啊啊!

而此时在外界某处正悠闲的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喝着茶,没个正形的与对面那人不时下步棋的樱棠顿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碜,抬眸望着头顶上方的太阳,明明这么大的太阳,他怎么觉得连空气都透着寒意呢?

“怎么?你很冷吗?”

坐在他对面与他下着棋的鹤发童颜的老者看他突然打了个寒碜,顿时轻笑着问道。

樱棠拢了拢衣服,摇了摇头,唇角勾着y-in险的笑容说道:“没有,可能某个丫头正在诅咒我不得好死,连做鬼也不会放过我吧!呵呵呵!”

不得不说,这厮很多自知之明。

坐在他对面,手指正夹着枚棋子深思着的那鹤发童颜老者闻言顿时蹙了蹙眉:“小子,不要玩得太过,如果这小丫头真的是我们一直在等的人,那你以后可有得受了!”

此时他已非常肯定,那小丫头肯定是得罪这小子了!并且得还得罪得不小,不然很难得挑起他这为数不多的小心眼。

“哼!我会怕她。”某棠很不屑的冷哼道。

“那鳄鱼鬼潭可不是一般的地方,你将她弄到那里去,真的没事吗?”如果出了事,那他们多年来的等待就白费了!鹤发童颜的老者不由有些忧心。

“放心吧!那死丫头简直就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就算进去死亡之渊的人全部都死了!她也一定会保住小命的。”话虽然如此说,但某棠却说得咬牙切齿。

那死丫头怎么就不去死,但如果她就是他们一直在等的人,那就可以解释得过去。

但他希望她不要是,不然……他的仇,怎么报? 第119章 密谋,香泉!

“凡事,不要玩太过。”见到他略显y-in霾的神情,鹤发童颜的老者知道说什么现在他也听不进去,只好暗叹了一口气,如此交待道。

某棠扬了扬眉,漂亮的星眸中带着戏谑:“你不是说让我好好的磨炼她吗?我这可是按照你的要求在进行,你现在倒是先说起我来了!校长大人,你还能更无耻点吗?啊……”

“臭小子,你说谁无耻?”鹤发童颜的老者霎时被他的话惹得炸毛,当即不顾形像的动手了!

被狠狠的敲了一记,疼得某棠有些头昏眼花,捂着脑代悲摧的叫道:“我无耻,我无耻行了吧!我说校长大人你怎么可以下这么重的手,要是打傻了怎么办?”

“打傻了更好,这样你就可以永远留在帝国学府担负起你该负的责任,再也不会往外面乱跑了!”

某棠:“……”

其实樱棠很想问,要是我真成了傻子,还有那个能力负起我的责任吗?啊呸!什么他该负的责任,明明他从来就没有承认过好不好。

这个死老头,差点就害得他上当了!y-in险。

樱棠心中无比怨愤。

而正在他无比怨愤的同时,在死亡之渊里的某一处,在离凤七邪所在的鳄鱼鬼潭的百里之外,一个少年却正在望着鳄鱼鬼潭这个方向怔怔出神,随即双拳逐渐紧握,不时闪过y-in霾的目光。

“怎么?在想怎样复仇的事吗?”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娇媚的声音,顿时将沉在自己思绪中的少年吓了一跳,回过身后同时,向来人行了一礼:“轻杨见过青颜公主。”

“免礼。”皇甫青颜一脸高傲的道。随之轻颜一笑,眸中闪过一丝y-in狠:“在想什么呢?在想凤七邪那个丫头在哪里吗?”

胡轻扬心中一凛,随即摇了摇头:“我只是在看那边是什么方向而已,并没有想谁。”

“呵呵!是吗?”皇甫青颜笑得高深莫测,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好似能看穿人心似的,看得胡轻扬心慌不已:“怎么?难道你不想为你的妹妹报仇吗?”

胡轻扬心中一跳,但他也不愧是大家族走出来的弟子,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我不知道公主在说什么?”

扑克之星亚洲版6UP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6UP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6updh.com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GG扑克官方注册网址:www.ggp666.com

博狗最新官方网址:www.xbgwz.com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