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那点事 腹黑总裁的冷漠男妻

澳门博狗公司官方网址,博狗网站网址是多少:www.xbgwz.com

王者荣耀电竞竞猜网址注册领888奖金:www.allnew366.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男女那点事 腹黑总裁的冷漠男妻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收藏啦~~~跪求~~~

PS:开篇的部分就要告一段落了(从追忆到最早最早的时候的他们,写到了开篇的拜堂,故事是不是才要开始呢~~~)开头这部分有些枯燥,慢热,是我两年前写的开头,这次开坑就是为了把这个放了很久的长孙的故事给写完整,无论喜欢的人多寡,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段时期,无关历史的故事如何描述,我只想把我臆想出的那一段段给记录下来。故事,即将开始~~~  长孙嘉敏听着高宛如所言,站的重心有些不稳,才被她扶起的红绣立马反过来搀扶住她。

戴胄走了……

长孙嘉敏脑中来回的播放着这样同一个信息,就这样走了吗?

“你说话啊!”高宛如不依不饶的拉扯着她还细小的手腕,嘉敏任由她对自己撒着气,仍旧无法消化这个消息。

“长孙嘉敏!要不是你,不会这样的!我不会原谅你的!”说完,高宛如瞪着她们主仆二人,摔门而出。

嘉敏愣愣的踱步到茶几边落座,久久都说不出一句话。

“小姐。”红绣见她失神的模样,倒了杯水搁在她的面前,“您先喝杯水吧。”

长孙嘉敏一动不动的坐着,只是开口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应该是昨个儿夜里的事情。”

“知道为何这么突然吗?”

红绣摇了摇头,“奴婢只是听那些家丁说,今个儿天还没亮的时候,戴府就派人送来了封信给老爷。之后,就听到大小姐在房里大吼大叫……”她说着话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小。

是她害的吗?令戴胄只能远走他乡?这样他就能够躲过这一次了?

原本还红布匹匹,府中人人喜气洋洋的高府,突然间变得比先前还要静谧起来。家中的下人,没有一个敢乱说话,都是紧闭双唇,默默做事。

长孙嘉敏因为戴胄的离开,高宛如的婚事作罢,她也不再去私塾了。整日呆在自己的屋子里,自顾自的看着书,一本又一本,不让自己的思绪有片刻停歇,就怕又会牵记起那个人。

而高宛如,未在踏出过房门一步,整日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吃饭都不出来。高士廉也未勉强,每晚都和自己夫人笑着依旧同嘉敏、无忌和自己妹子同桌而食,不曾提起过高宛如和戴胄之事。

压抑气氛下,谁都不愿去打破这已经失衡的氛围。

这日,长孙嘉敏正在案前阅读着书卷,红绣突然喊着跑了进来。

她两眼通红,面色失常的喘着气,急着要说什么,可对着长孙嘉敏却又像是语塞了一般。

“你这是怎么了?”嘉敏看她举止异样,问着。

“小姐。夫人她不行了……”红绣说完,即刻哭泣了起来。

“舅母她怎么了?”长孙嘉敏立即站起了身。

红绣摇头,咬着下唇继续道,“是小姐的娘亲。”

“是我娘!?”

说着就冲了出去。

才到母亲房中,就看到长孙无忌已经赶到,正坐在床头边,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

“娘!”颤着声音,嘉敏走了过去。

高氏拖着其实早已孱弱的身子,拉高了声音对他们俩嘱咐着,“别难过,娘不想你们难过。”

“孩儿知道,孩儿不哭。”无忌立马抹起了脸上的泪,“娘,你别扔下我们。”

“无忌,你最乖了。你会好好照顾妹妹的是不是?”高氏深深的望着长孙嘉敏,她太小,太小就已经承受了太多了。

长孙无忌毫不犹豫的冲着高氏点头承诺。

“娘……”长孙嘉敏不敢看,她不敢相信,平日不太出屋子的娘会突然病危。她从不知道娘亲有什么恶疾,怎么会突然……

“乖。”高氏伸手握住了嘉敏的小手,“娘知道敏儿最懂事了,你快要成亲了。娘,娘本来还想看着你穿上嫁衣的。可……”

“不会的娘,你会看到的,你会好起来的。”

“娘也想看到。”高氏说着,双眼还是湿润了,“你要好好和那李世民过日子,好好帮衬着他,他是你爹爹亲自选的,是你爹爹……”

“我知道了,娘,我知道了,我会的。”想着,自己在这里最亲的娘又要离自己而去,虽然自己跟这个娘亲一起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并不多,但仿佛那继存在自己身体中的血液,也让自己无法漠视她即将离去。

最后,高氏在自己最爱的儿子怀中合上了双眼。

长孙无忌和长孙嘉敏两人,在这高府中的一处院落中失声痛哭。

高士廉办完了妹妹的丧事后,找来了无忌和嘉敏二人,望着这两个可怜的孩子,想着自己早逝的妹妹,老人深深的叹了口气。

“嘉敏。”

“是。”

“你同那李家二郎的成亲的日子,今日已定下了,就在下月初二。”

“那么快?”长孙嘉敏有些无措,怎么说成亲就成亲了呢?

“敏儿,你可否听闻李家三郎李玄霸的事?”这时,长孙无忌开口问道。

李玄霸……那日之后,就再无人提起过这个人,哥哥现下一提,她脑中清晰的浮现出那日他口喷鲜血之后的模样,还有那坠入山谷时的叫声。

她低下了头,摇了摇。

“李玄霸在上个月突然失踪了,李家上上下下找了数百人出去寻,可都没有找到。世民他们几兄弟也一同出去找,几天几夜没有合过眼,可愣是没有找到。”长孙无忌顿了顿,“怕是,已经遭遇不测了。”

闻言,她心底不住咯噔了一下,放在身侧的小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高士廉清了清喉头,叹道,“近来,我们两家不如意的事还真是一件接着一件啊!”

高士廉想着,先是李渊的夫人去年过世了,然后是自己女儿定下的亲事,突然被那戴老给作罢了,这戴家还举家迁出了河东回到了洛阳。才过了没多久,这先是李家老三失踪寻不到下落,接着就是他的妹子辞世。

这李渊想来心中也很是落寞才是。

回想起今日李老儿来府上定下日子的模样,不像是很上心的样子才是。这档口,说是为了冲喜的话,合该是合情合理的,但他的表情又不是这么一回事。自己府里进进出出的家丁丫头,看到了听到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倒好像是长舒了口气的感觉。

其实,这李渊原本是动了想要另攀一门高亲的念想,但却被李世民不巧知晓听闻到了,他拖着几夜寻找弟弟未寐的身子,跪在了李渊和他母亲窦氏的跟前,请爹爹打消此念头,希望可以尽早成婚,将长孙嘉敏给迎过门。拗不过自己的儿子,想着李玄霸已经不知所踪,不想要自己的骨肉再有什么事情发生,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了。

这才来了高府定下了成亲的日子。

当然,这些高士廉自是不会知道的。

隋大业十年一日,火红的灯笼高挂在唐公府邸内外,艳红的绸缎彩带条条根根交错有致的一路向前,围拉出的是多方帷幕,走过迂回曲折的回廊之后,隐隐约约在那栽种着竹林的一侧屋苑门口,多位衣着喜气的丫鬟站了一直溜。随着呼呼喝喝,笑闹声肆意许久之后,已时过亥时许久。

被兄弟姐妹闹了许久的李世民,微眯着醉意尽显的眸,一步步的往竹林方向走去。站在最外面的丫鬟一看到来人的脚步,立即朝里屋传了话。

厢房内,红烛早已燃了仅盛半根而已,烛火光影透过那精致的屏风,将今晚的可人儿的身影也给拉长了少许。一旁西窗下的桌上丫鬟张罗着,早已下依次放好了豆、笾、簋、篮、俎。坐在床沿身着凤冠霞披的新娘被嫣红的喜帕给遮住了,让人辨看不清那小巧的脸蛋上是何等瑰丽面容。

不一会儿,李世民的脚步已至此屋苑跟前,站在门口整了整衣衫之后,大踏步走了进去。丫鬟们注意保持着行走的距离,也纷纷跟入伺候。新郎官接过喜秤,满心欢喜的挑起了喜帕,只见他的娘子目光不偏不倚,直落在自己脚边的地面上,未敢抬起头。

他看着时才年方十三的长孙嘉敏,此刻正坐在自己的床沿,不禁胸口一阵激荡。他们在丫鬟们的伺候下,依次祭拜了神灵,在向天、地、祖宗表达敬意后,一起移步至西窗下落座,同食一桌。是年,年仅十六的李世民,在新娘子被丫鬟搀扶着站起身的那一刻,看着她那如画的娇影,惊艳无比。才过了一会儿,方才已经饮了许多酒的李世民抬首授意丫鬟斟酒,站在最前头的是新娘的陪嫁丫鬟红绣,她看着才吃了几口的新郎如此心急,忍不住偷偷掩嘴,替两人斟满酒杯。长孙嘉敏的视线始终未敢落在李世民的身上,侧视一旁的视线中,好似有着别样的意味。两人依例喝完了合卺酒之后,李世民旋即挥手散了一众一直守在原地的丫鬟,一手即触上了坐在桌面一侧长孙嘉敏的纤纤玉手。

原以为这她会羞窘的缩回,没有料想到,却未作挣扎。只是在这个时刻,她在今夜第一次抬首望向了已经成为她相公的男人。

看着他如今刚成年的面容,记忆如同走马灯一般的一圈圈的转了起来,那不算多的岁月中,好像都只是另一个男人留下的痕迹。

6UP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6updh.com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神扑克(Shenpoker)导航:http://www.spkdh.com

博狗最新官方网址:www.xbgwz.com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