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请自重h 手掌中间发硬痒

澳门博狗公司官方网址,博狗网站网址是多少:www.xbgwz.com

王者荣耀电竞竞猜网址注册领888奖金:www.allnew366.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将军请自重h 手掌中间发硬痒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码了好久呢~蠢作者要留言!要收藏!〔可怜.jpg〕

下一章可能会有小剧场哦~留言超过十个就会有哒~~蠢作者说话算话哦!  人生苦恼事之一,快下班时又接到工作。因为接到紧急报案,闵泰延和李妍智取消了下班去罗老板酒吧的计划,和俞静仁,黄顺范兵分两头,一组追捕逃跑的嫌疑人,一组赶往现场。

案发现场已经全面戒严,鉴定人员尽职尽责地在现场忙碌着。客厅里,报案的尹世华在接受刑警的询问,见到有人来,转头看向两人。

不得不说尹世华长得很美,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气质,特别是刚刚才经历了不好的事情,泫然欲泣,令坐在对面的刑警都柔和了语气。

不过闵泰延自是面不改色。在他的心目中,没有人能美过自己的妍智,更何况妍智本就比尹世华优秀不止一个程度。于是瞄了一眼,知晓了报案人是谁后,便走向死者所在的房间。

李妍智紧随其后,仔细看了看尹世华,不由感叹:“尹小姐长得可真漂亮。”那种清纯的美,作为九尾狐一族,就算是千狐之中也找不到一张这样的面孔。

“咳咳,妍智,好好看现场,不要分心,”闵泰延右手握拳,轻抵双唇,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你比尹小姐更美。”这话一出口,他的耳根慢慢袭上一抹淡粉色。眼神也有些飘移。自从上次被妍智“强吻”,闵泰延就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那种异样的感觉在不断的加深。

李妍智一愣,被最亲近的人夸赞美,还真是头一次。对闵泰延甜甜一笑,“偶吧,你也是我心中最最帅哥哥的哦。”

有种既高兴又无奈的感觉,闵泰延收了心思,开始运用能力,追溯死者死亡的过程。

死者坐在椅子上,手脚被绳子绑的牢牢的,右大腿被利器割了又深又长的一道口子,血液从头部流到颈部又滴落到了地面上,更有些溅落在已经成为碎片的酒瓶上。尸体面向的右前方是保险柜,已经被打开,里面空无一物。

“被拷问……”闵泰延道。

“应该是为了问出保险柜的密码吧。”轻叹口气。

回到客厅,听着尹世华的口供,总感觉有些不对。

“犯人把你的男朋友带走了,这是猜测吗?”刑警自动让出位置,好让闵泰延进行讯问。

“是的,分明是在我身边的。等我醒来就不见了。”尹世华梨花带泪。

当闵泰延问及当时是被关在哪里,得到了壁橱这个回答。可是房间里根本没有壁橱。几次三番,尹世华自己也搞不清楚,只是说感觉自己被关了起来而已。

“尹世华小姐,先把你身上的裙子换下来吧。详细的事情,稍后再说。”尹世华身穿白色的睡裙,上面沾着血迹,并且一看就是近距离靠近出血点而喷溅上去的。

刑警将尹世华带走,正好迎面碰上铩羽而归的黄顺范和俞静仁。

“黄警官,俞检察官,怎么样,抓到了吗?”李妍智问。

“啊,本来都抓到了,都是……”被俞静仁一个眼刀,咽下那句埋怨,“最终结果是跑掉了。”

“不过,那辆车是死者金在英的。”

俞静仁检察官又开始发挥她的想象力,“仁寺洞的有名画家,发生了抢劫杀人事件,这事情一下就有什么感觉。”

这一次黄顺范显然有同感,在接话时不忘讽刺的夸那个盗了画的小偷有头脑。

“这样一来,有可能是为了盗窃而杀人啊。有人为了不想再看到金在英画画,就杀了她。”俞静仁分析的头头是道。

“我们不如坐着好好谈谈,一步步推测吧。吃着鸡肝,和谐一点。”黄顺范再次开始和她对着干,“为什么和我在一起,就得分开坐呢?”顺带发泄一下不知名的怨念。

“不管怎样,根据目击者尹世华所说的来分析,现场犯人有两个,男人和女人。”闵泰延分析道。

“她的姨妈那边更像是女人所为,从后面用瓶子砸下去的是男人。”李妍智补充。

“啊,那就是一起做的案。”黄顺范领悟。

可问题是,尹世华的口供模模糊糊,使得众人对具体的作案人数产生了疑惑。并且,犯人挟持了尹世华的男朋友作为人质,这一点更加可疑。

“这么一说,那女人真的很奇怪啊,”黄顺范转头看向换好衣服出来的尹世华,“过于不现实的漂亮啊,虽然比不上我们李检……”

一旁一脸迷茫的尹世华和看着她的俞静仁对上视线。

无论如何,还是先把尹世华带回检察厅细细讯问为上。只是天色已晚,只好告诉尹世华第二天别忘了去检察厅,众人解散下班了。

第二天一早,特检组成员便集体先去验尸房。路上,黄顺范不禁感叹,“你看看啊,就那种类型的的脸,才会犯案呢。面相对于破案来说,有着多么重要的作用啊!”

“要说面相啊,那黄警官您就是杀人、抢劫、强/奸,完全就是个犯罪嫌疑人啊!再说李检察官比人家还美,难道也是犯案人?”崔东万不甘寂寞开始和黄顺范顶嘴,结果是被黄顺范按到旁边墙壁上,举起拳头作势要揍他。

“你,你再跟上来,小心害死你啊!”吓唬接着跟上来的崔东万,却得到东万的胳膊揽一个。

崔东万却不像刚进特检部时那般拘谨,笑嘻嘻道:“您也知道的~”

紧跟在闵泰延左边,黄顺范煞有其事地抱怨,“这小子太孤高了。”

完全就是在看笑话的李妍智轻轻撞了一下闵泰延的右肩膀,在他带着笑意看过来时,眨巴一下她那双凤眼,左手轻轻钩一下他的右手心。

在黄顺范和崔东万抢着跑进验尸房时,跟在后面的三人倒是不紧不慢。围观了二人被穿着性感撩人的徐博士撩的不要不要的场面。

死者果然是被红酒瓶袭击致死,而腿上的伤口,里面有着蓝色的颜料残留,是画家常用到的群青。

“你说的,也许是,漆刀?”俞静仁问。

“这个就是俞检察官你要调查的了。”

黄顺范开始回忆现场,“这么说,红酒瓶子在现场,可是漆刀……”

“除此之外,红酒瓶少了一部分。”李妍智插话。

众人转头,看向她。“凶手握着的,留有凶手指纹的那一部分,和漆刀一样,都没有留在现场。”

“俞静仁,一会你去检查一下金在英的画室。”闵泰延发话。

“是,他们用的是现场凶器,又坐着被害者的车逃走了,这是两个人作案呢,还是四个人作案呢,我大概知道点什么了。”

对尹世华的审讯,由李妍智来进行。将资料放在桌子上,坐在她的对面。

“尹世华小姐,可以将你的手腕给我看看吗?”

尹世华默默点头,将袖子卷起,露出皮肤,然后把手腕向前伸了伸。上面什么痕迹也没有。

微微皱眉,“尹世华小姐,根据你和刑警的陈述,你是被拖出房间后,在金在英的房间角落里绑上了手脚。可是,你的手腕上却并没有任何捆绑的伤痕。”

“伤痕?”尹世华看着自己的手腕,没有再回答。

“尹世华小姐,你的男朋友闵正宇在哪里?”

“诶?为什么问我呢?”

“尹小姐的手脚都没有被捆绑,这说明,你知道闵正宇的下落,只是在给他打掩护?”

尹世华欲辩解,却被李妍智打断,“你衣服上的血迹,并不是后期蹭上去的,而是站在离金在英极近的地方,所以喷溅上去的。”拿起照片递给她。

“血迹什么的,我不知道,但是,我是真的被关着的。”

“尹小姐,为了能早些抓住杀害你的姨母,并且偷走了画的犯人,请你仔细回想一下,你姨母出事时,你到底处在什么状态。不论是未被捆住的手脚,还是你衣服上的血迹。”看人的眼光,李妍智自认还是不错的,尹世华确确实实在为金在英的死而伤心着。

“那是,我以为我被捆住了。如果说不是,那分明是……我睡着了。”在李妍智鼓励的眼神下,继续道:“其实,我有发作性瞌睡症。”

“所以,在那个时候,你睡着了?”

尹世华点头。

发作性瞌睡症,这也就不难理解,尹世华在感到自己被困住的同时,又能够听到犯人的声音了,对这方面的东西,李妍智也略有涉及。

“你睡着时听到那些人说话,那么,你认识那些人么?”

“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女声,好像是金女士的,她经常来找姨母一起画画,只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她。只在睡觉时听见过声音。还有那个男人,好像叫做Kay。”

————————————我是分割线——————————————

“什么?放了她?我们一定要有证据才抓人吗?尹世华一看就有嫌疑啊!”俞静仁对闵泰延和李妍智共同做出的决定不满极了,直觉告诉她,尹世华绝对和犯人有些很大的关系。

“俞检察官,现在重要的不是放不放尹世华,而是怎么拯救被挟持的闵正宇。那才是着急之处啊。”黄顺范一向力挺闵泰延和李妍智。

“如果尹世华是犯人,那闵正宇就是同伙,救他干嘛!”俞静仁激动。

“俞静仁,干嘛这么兴奋。”一向话少却又常常一针见血的闵泰延开口。

“三位为什么突然对这个女人宽大处理啊?”看着三人目光转向在审讯室里走来走去的尹世华,“是啊,这女人不是一般的漂亮,越是这样也越该严厉啊!”

“俞检察官,你想岔了。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是我再三考虑过的。之后俞检会明白的。并且我还发现了一些事情,只是需要去验证一下。只要派人跟好她,就不会有问题的。”李妍智道出自己同意放走尹世华的理由。

三比一,俞静仁败下阵来。

会议室,每个人都被分配了任务,俞静仁还是不满于尹世华被放走一事,放言自己一定会调查出金在英,闵正宇,尹世华三人之间的各种关系,然后就气哼哼地离开了。

李妍智捏了捏眉间,有点不耐烦。

总之还是调查重要,“哥,你去通过人事部联系金女士和Kay。”闵泰延道。对于妍智以外的人,闵泰延一向忽视之,只是好歹是自己的组员,所以还是为俞静仁头疼了一丢丢。

————————————我是分割线哈哈——————————————

“偶吧,我怀疑,尹世华患有多重人格症。”两人在尹世华家不远处的小公园里走访,可以看到很多自由画家在这里。

“怎么说?”

“‘在醒不过来的梦里有感觉,’吴多芬说过的,不是么。”

拿出自己打印的尹世华的照片,李妍智拉着闵泰延上前去,问了多个画家,都认出了尹世华,并且还有一副尹世华的素描画挂在一块木板上。问及闵正宇,倒是鲜少有人知道,不过却也有人见过的。

接着他们又去了金女士购买颜料的商店。商店老板是个中年男子,戴着鸭舌帽和眼镜,看起来有种艺术家的风范。问及金女士,这位老板不免感叹其出手阔绰,买的东西都是最好的。

当他看到尹世华的照片,一眼就认出她是金女士。剩下的,李妍智打电话给黄顺范,让他来细细调查。

最后一处,他们来到了一个地下赌场。里面是一团混乱,几个人正按着一个男子,其中一人拿着一把斧头作势要剁下他的一只手。哀嚎求饶声不断……

闵泰延上前一脚踹开欲行凶的人,“喂,你们认识Kay吗?”

“你,初中没毕业吧,K不就在J和L中间吗?”一挥手,身后的小弟便上前来。

要说打架,从来都不是闵泰延的苦手,不过几个照面,几个混混就被打趴下。只是有个卑鄙的人意图偷袭,李妍智“啧”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耻,直接大力握住那人的手腕,猛地一拧。

“嗷!”那人松了手,铁棍掉了下来。

这还没完,李妍智一个手刀砍在他颈侧,顿时地上多了一个人躺尸。

被打怕的几人跪倒一地,老老实实地有问必答。

如此一来,倒是完全弄明白了案情。金女士和Kay果然就是尹世华的副人格。

并且Kay还欠着赌场的债,如果时限到了还没有还上钱,就会付出代价。混混头眉飞色舞地炫耀自己老大多么有本事,声称不管Kay在哪里都会把他找出来。

为了这件事,闵泰延和赌场混混交涉后,他们放宽了期限。

时间倒是还早,叫来了尹世华,告诉了她自己的实际情况。果不其然,尹世华的副人格出现了。只是,金女士还算平静,而Kay则完全是歇斯底里。他们揭露了金在英是怎么将尹世华的瞌睡症治疗药换成了别的药,并且因此他们都变得十分痛苦。

这已经相当于认罪了,除了凶器还未找到。不过更加令人出乎意料的是,闵正宇来自首了。声称是自己用酒瓶给了金在英最致命的一击。黄顺范也在他供出的地点找到了被烧毁大半的画,自己漆刀,还有现场缺失的酒瓶的一部分。经过检验,上面的指纹,确实是闵正宇的。

——————————我是分割线————————————

“世华她多寂寞啊,才会人格分裂呢。检察官,就让我保护世华吧。希望你能帮我。”这是闵正宇在审讯室对闵泰延和李妍智说的唯一一句话。

在给张哲吾部长做报告时,他感叹,“见过很多把自己的罪名加到别人身上,但是替别人抗罪还是第一次见。想怎么办?”

“因为凶器上的指纹已经被检查出来了,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身为组长的闵泰延自然先出头。

“加上他已经供述了所有罪证。”李妍智补充。

“只能缩短刑期了。”

“如果抓得是尹世华也会精神检验的。”

“反正都是无罪,就按照闵检察官的意思去办吧。都有自己的方法,我不会强调什么。”

尹世华的案子结案,特检组松了口气。于是相约一起去罗老板的酒吧喝酒。

“罗老师,上周要是抓住了闵正宇的车,这两天就没必要这么辛苦了!”咂了一口酒,黄顺范开始吐槽,“可是我眼看就要抓到了,俞检察官一下子挡住了路。哎呦!”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你在说是我的错?”

被抓了个现形,黄顺范尴尬起身让座。在俞静仁表示让他继续说时,聪明地转移话题,用一旁盘子里的小点心给俞静仁演示正确的堵截方式,给她补充现场知识。

面对黄顺范讲解后的怨念,俞静仁表示:“知道啦,下次按你说的做。”

“不要那样做。追车的时候要是撞上了,不知道成什么样了。”闵泰延不提倡这种做法。

看热闹看够了的罗老板微笑补充,“会发生不可扭转的情况”

“啊闵检那是很特别的情况……”黄顺范随口又说漏了嘴。看了一眼正专心听的俞静仁,及时停了下来。

不止俞静仁不满,李妍智也对闵泰延的车祸事件很感兴趣。因为闵泰延从没和她说起过自己出车祸的事情。

黄顺范勉强安抚了强烈不满的俞静仁,只是……默不作声的李妍智意有所指地看着闵泰延,在得到罗老板一切都准备好了的点头后,拉着闵泰延走向了包厢。

“偶吧,给我讲讲吧,你出车祸的那段经历,妍智特别想知道呢,嗯?”略带威胁地盯着闵泰延。

闵泰延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顶,拉着她坐到沙发上,贴心地给她倒一杯血液放到她面前,才将一切娓娓道来……

6UP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6updh.com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神扑克(Shenpoker)导航:http://www.spkdh.com

博狗最新官方网址:www.xbgwz.com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