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乐天堂】淫靡的一幕【重生和白夜追凶是什么关系】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淫靡的一幕】

      作者:不详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铁惜惜俯在桌上,下颌压着柔滑的小臂,看着桌面
似是自言自语。
「你想提升功力,我就让你提升!」脸色苍白的楚阳无力的趴在铁惜惜背上
,低声说道。
「谁稀罕!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不会再找那些侍卫!」铁惜惜声音哽咽起来,
大颗大颗的泪滴落在了桌面上。
「随你!」楚阳站起身,将已经疲软的肉棍抽出,「第五轻柔匆忙用兵,赵
国应该出了什么变化,过段时间我准备亲自去赵国会他,我需要铁云在赵国的细
作名单!」
「不行,不许你去!」铁惜惜慌乱的转过身。
「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
「你走了,铁云怎么办!」
「不是还有你吗,走之前我会把事情都处理好的!」
「谁要这个,楚阳,你混蛋,呜呜……你这个大混蛋……。」看着楚阳离去
的背影,铁惜惜俯身桌上,失声痛哭。
惜春阁,竹林掩映中,一位白衣素裹蒙面女子轻品香茗,女子前方气流一阵
涌动,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衣老妪。
女子抬头,黑衣老妪俯身下拜,「少主,计划有变!」
「怎么回事」女子眉头轻皱,隐含杀意的美眸透出一股凌厉。
「十日之内击杀铁云国主,不惜一切代价!」
「哼!十日他不知道我们已经损失多少人手了吗!告诉他,绝无可能!」
「可是少主,这,这是谷主亲口下的命令!」
「这怎么可能,父亲怎会……。」女子花容一阵惨淡,许久,轻声道,「让
铁云内的所有黑魔卫做好准备,赴死!」
…………
补天阁,楚阳闭目静坐,距离上次跟铁惜惜会面已过了六天,随着情报的不
断汇聚,他越来越肯定,赵国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但他还不能走。
「大哥,动了,他们动了!」随着带着一点嗲气的声音响起,柳诗诗如穿花
蝴蝶飘到了楚阳身前。
「小丫头片子,还这么冒冒失失!」楚阳想故作淡定,眼中的惊喜却出卖了
他。
「哼!人家才不小了。」柳诗诗嘟起了小嘴,亲昵的环住楚阳脖颈,「这些
暗桩可是本姑娘发现的,大哥怎么奖励人家。」
「嘿!你要什么奖励。」楚阳伸出手指在小巧可爱的鼻梁上刮了一下。
「嘻嘻,今天晚上,大哥要睡诗诗房里。」柳诗诗挑逗的伸出香舌,在楚阳
耳垂轻轻一点。
「整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次疼了那么长时间,忘了」
「不嘛,我就要,就要,你都在娘亲那里呆过好多天了,要是不答应,人家
今天就坏你们好事。」小丫头抱着楚阳胳膊嗲声撒娇,但也知道事情缓急,将惜
春阁四大花魁如烟的异常跟暗桩的变化一一说来。
「不错,能想到他们会什么时候动手吗」看着自己培养的得意弟子,楚阳
一时心情大好,大手不由捉住了小丫头日渐丰满的小屁股。
「当然是……。」
「御座,二爷回来了!」诗诗话没说完,屋外一个粗犷带着焦急的声音响起。
「什么!独行回来了」楚阳再顾不得跟柳诗诗调情,霍然站起。
「是的御座,但是情况不好,请御座移驾……。」
砰的一声,楚阳破门而出,紧随铁衣卫副统领,片刻后看到了一身血迹的顾
独行,顾独行伤势虽然严重却还不致命,在铁云神医杜世情的医治下,第二日便
恢复了清醒,楚阳闻讯疾步行去,看着神色萎靡,似是一蹶不振的顾独行,眼中
出现一丝阴霾。
「我们是不是兄弟!」楚阳沉声道。
听到楚阳的问话,顾独行有些失去焦距的眼睛终是有了一点神采,但是那浓
烈的化不开的悲伤却在看到楚阳时更加浓郁。
「那就告诉我,怎么回事,我要知道全部!」见到顾独行微微点头,楚阳转
头看向旁边的柳诗诗,「诗诗,你先出去。」
「不用避讳,没什么不可说的。」顾独行苦笑一声。
示意柳诗诗闭上房门,楚阳坐到了顾独行身边,「那好,现在说吧!」
「我来自一个大家族,顾氏家族,这样跟你说,你可能不会了解这顾氏家族
四个字的分量,说实话,在这整个下三天,也未必有人能够知道顾氏家族的恐怖。」
顾独行似是沉浸在了回忆之中,轻声呢喃,眼目中泛出一丝留恋,「我是这
个家族族长的义子,我的亲生父母,因意外死亡之后,义父就将我接到身边,悉
心栽培。」
楚阳点点头,他历经一世,自是知道顾氏家族,不过却是没想到,顾独行竟
是顾氏家族的人。
「义父有一个女儿,两个儿子。」顾独行继续说道,「两位义兄,常年对我
排挤,而我也真的从没有想过,要去跟他们争什么,所以一直逆来顺受,我很清
楚,我只是这个家族的义子,这个家族的权力核心,不属于我。」
「义父的女儿,比我大一岁。」顾独行目光苦涩之中带着甜蜜,「从小,小
妙姐就是我的守护神,不管是什么为难还是什么苛责,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小妙
姐替我挡在前面,两位义兄的刁难,也一向是小妙姐帮我,我不会的,她教我,
我接触不到的,她帮我,她甚至为了我,跟家族长老作对,跟她的亲哥哥作对!」
「我就一直在她的翼护之下,平安无忧的长大,从小到大,每次我濒临突破
的时候,她就会去家族药园,和家族藏宝阁,为我找来灵药,助我突破,有很多
的灵药,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无价之宝!凭借这些,成就了我的天才之名!」
「每次小妙姐都告诉说,家里这些东西有的是,你吃就是,而我就傻傻的吃
了,直到有一天……。」
说道这里,顾独行的声音哽咽起来,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丝泪水从眼角滑
落,诗诗连忙向前,将泪珠拭去,轻声道,「二哥,不要这样呢,大哥会心疼,
诗诗也会。」
良久,顾独行睁开眼睛,继续说道,「我还记得那日,我突破宗者,兴奋的
去找小妙姐,却发现,发现她跟我两位义兄一丝不挂做那种苟且之事,我当时惊
呆了,甚至以为是在做梦,小妙姐在我眼中就如同不染凡尘的仙子,我曾未想过
,她会……」
「我就那样木呆呆的看着,看着我心中高贵的女神,她一丝不挂,那是我第
一次看到小妙姐的身体,真的好美,但是,却如同最下贱的妓女一般,跪在地上
,放荡的吃着二兄的肮脏的东西,我平日想都不敢去想,看都不敢多看一眼的地
方被二兄的脏东西肆意的蹂躏,大兄也在她后面,用他的阳具在我想都无法想象
地方进出,他们,他们是亲兄妹啊,怎么能……。」
「这还不算什么,被他们弄得神魂颠倒的小妙姐竟然亲口承认,承认她跟药
园的几位长老都做过这种事情,那几位长老,年纪最小的也有七十多岁,小妙姐
竟然……。」
「我不敢去想那是怎么种场景,一想到那些鸡皮鹤发的老家伙,也如同两位
义兄一般趴在小妙姐的身上,耸动他们更加恶心的阳物,我就有种要杀人的感觉。」
「整整两个时辰,我就像傻子一样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变换着离奇的姿势,
看着两位义兄的阳物在小妙姐身上的每一个洞中疯狂的进出,听着他们肮脏下流
的言语,听着小妙姐放荡的淫叫,当时的我,只觉得天都塌了下来,一切都崩碎
了,变得支离破碎,我惶恐、伤心、气愤,只觉得小妙姐骗了我,所有人都骗了
我!」
「大兄发现了我,但他不但没有停下,反而更加放肆,看着他那嘲弄的眼神
,我握着手中的剑,几乎要扑上去,后来我才知道,幸好我还保存了一丝理智离
开,那天的事情根本就是一个陷阱。」
「第二天,我找到了小妙姐,质问她,她只是哭,却不解释,我更是相信了
大兄口中的话,以为小妙姐就像他们说的那样,是天生的荡妇,我狠狠的强暴了
她,比他们还要疯狂的强暴了她,但因为刚刚突破武宗,根基不稳,加上气急攻
心,竟然走火入魔。」
「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谁想却再次醒来,我发现自己在一处不知名的荒
村,心灰意冷下,再不想回家族,不想见到小妙姐,我便孤独流浪,直到碰到了
大哥你。」
「前几天,我收到了一封信,是小妙姐的贴身丫鬟偷偷送来的,我不告而别
,偷偷回到了顾氏家族,这才从丫鬟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原来,原来我,呜
呜……我每次遇到瓶颈时,小妙姐送来的那些灵药都是,都是小妙姐用身体换来
的,最后我走火入魔,小妙姐竟然偷取了家族至宝灵药,云霄紫灵芝……。」
二十二、行军
「因为盗取至宝,小妙姐被锁在了家族惩治淫妇的万淫洞,只要是家族的男
人,便是奴仆都可以去在她身上取乐,我却在外面逍遥自在,大哥,你说,我算
什么狗屁的天才,我就是一个混蛋,呜呜……小妙姐为了我付出了多少,承受了
多少,我竟然,我竟然……」顾独行这刚硬的汉子一边拍着脑袋一边呜呜大哭起
来。
「小妙姐姐好伟大,二哥,你不要这样,伤口又流血了。」诗诗听罢,美眸
之中泪珠滚滚落下,捉住了顾独行的手,低声劝慰。
楚阳同样听的愕然,上一世只当顾妙龄跟顾独行一见钟情,却不想两人还有
这么一段往事,想劝慰一下他,张了嘴几次,也没能说出什么,沉默了良久,叹
声道,「小妙姐不是家主的女儿吗为何连她也要受这种刑罚。」
「就是因为小妙姐是家主的女儿,又跟几位长老关系非同寻常,所以才……
,如若不然,这种事情一经发现就是五马分尸。」顾独行面目悲切,咬牙切齿的
说道。
「那你身上的伤也是顾家人所为了」楚阳微眯的眼中透出一丝冷冽。
顾独行点头,有些绝望的说道,「小妙姐定是对我失望之极,她宁愿在万淫
洞受那万人胯下之辱却不愿跟我远走高飞,我,我真的好恨……。」
「先不要多想了,好好养伤,放心,这一世,没有人可以伤我的兄弟而不付
出代价!」楚阳说完起身离去。
…………
铁云官道,三万旌旗遮天蔽日,绵延十里的军队中间,代表皇室的仪仗队巍
然前行。
尘土飞扬间,一黑袍黑马带着鬼脸面具之人从队尾飞奔向前,见到此人,周
围武士无不露出既崇敬又恐惧的目光。
黑袍人自然便是楚阳,飞身离马,落在如同房屋一般的双层马车之上,推门
而入,踏进二层,一阵女子的娇喘呻吟声进入耳间,楚阳不由一阵苦笑。
「御座,您来了。」一名侍卫闪出,躬身行礼,楚阳却是认识,正是前些时
日被楚阳从铁惜惜胯下救出的男子,刚要继续前行,那侍卫忽然半跪在了楚阳身
前,「御座,请您劝一下公主,自从您那日给了公主双修功法,公主几乎每一刻
都在与侍卫交合,就连处理公务之时下身也要含着男人阳物,这样下去,我怕…
…。」
「铁,铁十三,这,这些事是你该说的嘛,既然,哦……既然楚御座来了,
还不快请他进来!」一阵带着威压的妩媚呻吟声传出,打断了侍卫的话,侍卫无
奈一笑,起身躬立于侧。
楚阳轻叹一声,撩起门帘踏入内间,两侧侍卫见到楚阳,尴尬的低下了头,
楚阳抬头看去,白色纱帘之后,一身粉色轻纱的铁惜惜端坐桌前,眉目含春,拿
着一纸卷宗,似在批阅,细细看去,却发现她的身体在上下轻颤,楚阳踏步向前
,分开纱帘,入眼的场景让他不由一阵苦笑。
铁惜惜在批阅奏折不假,但座椅未免太过荒唐,非木非石,却是肉凳,一名
肌肉虬结的侍卫赤身裸体躺在下面,铁惜惜美腿微分,雪白浑圆的屁股正坐在侍
卫的胯部,从桌下的缝隙看去,正看到荡漾的轻纱之间,雪白的腿根深处,一根
黝黑雄壮的阳具正在那雪白红嫩的蜜唇之间进出颤抖,两人这样的姿势不知保持
了多久,侍卫的胯间一片狼藉,卵袋上满是粘稠的黄白之物,屁股下面的坐垫更
是濡湿一片。
「下去!」楚阳沉声道。
那侍卫见楚阳进来,本就已经吓得面容失色,听到楚阳说话,惊慌之下便要
起身,铁惜惜看着楚阳,嘴角翘起,夹着侍卫阳物的蜜唇一阵极速的抽搐,侍卫
一声低吼,身体剧颤,支起一半的身体无力的躺了下去。
许久,侍卫离去,一脸淫媚之色的铁惜惜站起,迈动修长的美腿走向楚阳,
走动之间,一股股浓浊的黄白之物从穴中涌出,顺着大腿内侧滚涌而下。
「不是躲着我吗怎的不躲了」铁惜惜呢喃着依偎在楚阳怀中,一手环上
他的脖颈,另一手伸进他的衣摆,隔着裤子在他的阳具上轻轻揉搓,「我的大情
圣,难道对人家这名器失去兴趣了还是那对母女……,听说她们是青楼女子,
莫不是技巧比我更好还是……。」
「惜惜,你是铁云公主,又是铁云国主,这样值得吗」将铁惜惜推开,楚
阳叹息道。
「你怎么知道不值得最近功力又有增长呢,再说,你是我什么人,心痛了
吗如果能让你这没良心的坏蛋偶尔心痛一下,人家也就满足了。」
「我,我为什么要心痛,这都是你自己愿意。」
「既然没有,为什么要躲着我」
「公主若是无事,手下告退了!」
「你若离开,我现在便下令军队退回皇城!」铁惜惜说完,勐地扑进了楚阳
怀中,疯狂的吻着他的嘴唇,「我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你这狠心的家伙,为什
么要这样对我,难道我堂堂公主之尊,一国之主,还比不上青楼女子吗」
楚阳心说,若是公主那也罢了,正因为你是铁云皇帝我才不敢跟你牵扯太深
,但这话他也不能言明,如果说了这话,以铁惜惜那有些疯狂的心里还指不定能
做出什么。
心中的纠结加上铁惜惜那火热的胴体,楚阳的欲火也被撩拨出来,再顾不上
那许多,勐地将怀中玉人儿抱起,几步走到案几前,将她压在上面,一手握住那
柔滑娇软无比的玉乳,另一手掏出了自己雄起的阳具。
「坏蛋,大坏蛋,给我,啊……。」秀丽清雅,高贵如同天鹅般的公主,微
眯着细长的眼眸,情动的看着楚阳,一双美腿死死的缠在他的腰间,用力的挺动
着肥美的翘臀,让那娇软之处在楚阳的巨龟上不住摩擦。
看着升起一抹诱人的晕红的娇颜,楚阳抚握玉乳的手越来越用力,手掌间传
来的坚挺结实、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肉感,以及指缝间挤出的一丝丝雪
白,让他唿吸一阵急促,加上龟头不住滑过的湿嫩的火热,楚阳再也忍受不住,
上身抬起稍许,握住肉棍的手缓缓下压,紫色巨龟抵在了还汩汩流着精液的洞口
,屁股勐地向前一挺,阳具顿时被层层如漩涡的美肉包裹。
整整一个时辰,随着楚阳将阳元喷射进抽搐的蜜洞,散着糜乱气味的房间陷
入平静,看着怀中香汗淋漓的美人儿,楚阳只觉心有些乱了,不可否认,铁惜惜
很美,还有那敢爱敢恨的性格,真的让他心动,每次看到她的身体被一根根阳具
进入,心中就隐隐做痛,这种感觉很熟悉,上一世将莫轻舞丢在青楼,看着她的
玉体被一个个脑满肠肥的男人蹂躏,被一根根恶心的阳具进入时便是这种感觉,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他逃避,甚至有些害怕见铁惜惜。
「这是我想要的结果吗」
「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楚阳甩了甩头,似要将那些烦乱的心思甩出,「找我来,就
是为了这个」
「怎么,不可以吗不,啊……不要出来,让……让它在里面多呆一会儿。」
铁惜惜呻吟一声,幽怨的瞪了楚阳一眼,穴肉一紧,将楚阳要退出体外的阳具夹
住,缓缓伸出玉臂,从旁边案几上拿起一分奏折递给他,「他们果然动了。」
「刘家、谢家、云家,呵呵,好大的手笔。」看罢奏折,楚阳冷笑一声。
「再大能大过第五轻柔若不是事情都在按你说的发展,真无法相信,他会
拿十万精兵的性命来换这种机会!」铁惜惜叹息一声,回过身情动的看着楚阳,
「留在铁云好吗我,还有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惜惜,我,我真的有苦衷。」
「你难道就忍心看着你的女人被那些男人……。」
「我何时说过你是我的女人。」楚阳苦笑一声,避开铁惜惜那幽怨心碎的眼
神,轻声道,「明日就跟在我身边,玉佩交给死士,他们要动手了。」
「怒风峡你怎么知道」
楚阳心说,我不知道就没人知道了!上一世铁惜惜便是在怒风峡被刺杀,铁
云顷刻之间灭国,想到这里,楚阳眉头皱了起来,命运,至少铁惜惜的命运好像
……。
七日之前,楚阳策划的引蛇出洞计划差点便要成功,谁知在关键时刻,一声
狼嚎将计划完全打乱,所有刺客完全消失,在看到那个口口声声要找未婚妻的家
伙后,楚阳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恼怒。
不是别人,正是罗克敌!楚阳随之也想到了那四大花魁中如烟的真实身份,
墨泪儿!上一世罗克敌虽然钟情于柳诗诗,但罗家与墨家有姻亲,这个楚阳还是
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刺杀铁惜惜的竟然是墨家。
由于罗克敌的出现,命运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第五轻柔故意在飞云城
葬送十万精兵,又让奸细散布飞云城被围,城主要投降的消息,铁惜惜无奈之下
,只好抽调七万兵士,亲自增援飞云城……。
二十三、少女心思
「大叔,你好烦呢,药都已经被你弄得撒了一次,现在你出去,我要给二哥
清理身体。」
「小诗诗,你太过分了,嗷……,心要碎了,凭什么叫我大叔,我很老吗
顾独行可是比我还要大一岁。」
「呀,不是吧,你身上那么多毛,真的很老唉。」
「天呐,伤心死了,毛多是天生的,又不是我的错。」
楚阳刚回到驻地,罗克敌那独特的狼嚎声便传入了耳中,不得不说命运的神
奇,即便罗克敌跟诗诗提前七年相遇,即便诗诗此刻还是含苞待放的小丫头,两
人却是很快的熟稔起来,以至于罗克敌连寻找自己未婚妻的执念都飞到了九霄云
外,只是不知道小丫头对他是什么心思。
「呵呵,你们这里还真是欢乐呢。」听着帐篷里的笑闹声,旁边侍女打扮的
铁惜惜掩面轻笑。
「虽然里面都是与我亲近之人,但以防万一,你还是不要露了身份。」看到
铁惜惜那媚意四射的样子,楚阳一阵头疼,轻声叮嘱。
「好啦,我的楚大人,楚御座,小女子知道,现在人家是你的侍女。」铁惜
惜妖媚的笑着,环住了楚阳的胳膊,勾魂摄魄的眼眸挑逗的看着他。
感受着蹭触着胳膊的丰润,楚阳无奈一阵苦笑,穿过巡防的兵士,径自走向
帐篷。
掀起门帘便看到了赖着不走的罗克敌,正在推搡他的气鼓鼓的小诗诗,以及
斜倚在床头一副笑意的顾独行。
看到楚阳出现,小诗诗终于有了主心骨,飞奔向前抱住楚阳胳膊大声诉苦,
皱着柳眉申斥罗克敌的种种不是。
「小诗诗,你这完全是诬陷,我哪里有你说的,说的……。」罗克敌说到一
半,说不下去了,一双狼一般的眼睛看向楚阳身后,「我说老大,不带这样的呀
,为什么你身边总是这种祸国殃民的品种,可怜我老罗,连未婚妻还看上了别人。」
铁惜惜噗嗤一声轻笑,百媚顿生,小小的帐篷一片旖旎,「这位大叔,还真
是,呵呵……。」
「这个,咳咳……,我家的男人都是这样,难道这样不威勐吗老妈说,这
样才有男子汉气概,其实,其实我今年才二十一岁。」罗克敌揪着脸上的络腮胡
子,一副苦恼的样子。
「大哥,她是……」在铁惜惜四射的耀人光彩下,小诗诗明显觉得受到了
威胁,看看楚阳又看看铁惜惜,警惕的问道。
「忘记介绍了,这是惜惜,是皇主赐下的侍女。」
「大哥有人家照顾了嘛,还要什么侍女,皇帝好过分呢。」听到是侍女,小
诗诗的嘴巴顿时嘟了起来。
「你不是还要照料二哥嘛,我是怕你辛苦,正长身体的时候,若是……。」
楚阳爱怜的揉了揉小丫头的头。
还未说完,小丫头一把打掉了楚阳的手,挺着小胸脯气鼓鼓的说道,「人家
才不小了,大哥以后不要再摸人家的头。」
「嘿,是不小了呢。」罗克敌终是从铁惜惜的光彩下走出,色迷迷的看着小
丫头的胸脯调笑道。
经罗克敌这么一说,楚阳这才发现,跟着自己的这一个多月,小丫头真是丰
满了不少,月前那副豆芽菜的样子已经消失不见,一米六的身材,俏生生的脸蛋
,鼓鼓的胸脯,越发挺翘的美臀……,依然青涩,但已有了几分祸国殃民的苗头。
「大色狼,不理你们了,顾二哥,我晚一点再过来。」被几人这样审视,小
丫头面嫩,俏面飞起一抹红晕,说完飞奔离开。
夜色渐深。
有了合理接近楚阳机会的铁惜惜自是将他霸占,楚阳也是好久都没品尝过名
器四季玉涡的滋味,加上下午草草了事,被铁惜惜稍一挑逗,便如干柴烈火,一
发不可收拾。
小小的帐篷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随着铁惜惜一声呻吟,就如同点燃
了火药桶,不过片刻,啪啪声,咕叽声,以及无法压抑的诱人浪叫声开始在帐篷
周围回荡。
「啊……哥哥,好哥哥,用力,啊……惜惜还要哦……」
铁惜惜呻吟声一声比一声大,可是苦了紧挨着楚阳帐篷的小诗诗。
小诗诗耳朵贴在帐篷上,小脸晕红,清丽的美眸中泪光涌动,历经数个男人
的小丫头自然知道两人在做什么。
这些时日与楚阳朝夕相处,数次的肉体欢好,加上楚阳身边也只有她自己一
个女性,小丫头早已经不自觉把楚阳当成了自己的私有物品,与母亲分享楚阳她
还能接受,但是别的女人……。
「坏女人,勾引我的大哥,呜呜……坏大哥……。」小诗诗低声呢喃,眼泪
不由滚滚落下,自小在青楼长大,加上母亲的嘱咐,小丫头虽然才十四岁,不过
却比同龄人要成熟许多,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份配不上楚阳,也知道早晚楚阳要有
别的女人,但此刻见到还是不由自主的心酸难过。
许久,小丫头霍然站起,走出帐篷,来到楚阳帐篷旁边,偷偷掀起布帘一角
,入眼的景色让她身体忽的一颤。
只见帐篷中间,白日里那个风姿迷人,性感妖娆的让自己无比嫉妒的女人,
此刻全身一丝不挂,扶着桌子的一角,纤细的蛮腰压低,高高翘着那雪白浑圆的
丰臀前后左右旋磨扭动,而自己的大哥……。
看着楚阳那一米八五,虎背熊腰的赤裸身体,看着他扶着女人的雪臀,用那
根让自己无数次欲仙欲死,爱恨难明的紫色巨物在女人的下面狂抽勐插,小诗诗
还带着泪痕的俏脸,一丝丝晕红蔓延到了耳根。
烛光之下,两人的结合处清晰的浮现在她的眼中,粗大的阳物一次又一次的
勐刺向女人阴道深处,随着阳物带动女人阴部,每一次的抽送,女人身体便会激
烈的颤抖一次,下身更是像波浪般一阵阵的收缩,痉挛,一股股蜜液被那硕大的
巨龟刮出,染的两人下体一片狼藉。
「她的奶奶真的好大,屁股也……,怪不得大哥会喜欢她。」小诗诗看看前
方甩动的两团丰满,又看看自己一手可握的小乳鸽,再摸摸自己坚实但小巧的屁
股,不由一阵自怨自艾。
「啪哧,啪哧,啪哧,……」不知过了多久,越来越激烈的抽送的声音一次
次的刺激着小诗诗,让她渐渐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只觉那个在阳具下娇婉呻吟
的女人是自己一般,她的下体开始充血肿胀,摸着屁股的小手也慢慢向前,按在
了微微隆起的阴阜上。
「啪‘,一声轻微的声音响起,正处于迷醉中的小诗诗只觉屁股一痛,娇唿
一声。
「谁!」楚阳回过头,大喝一声。
小诗诗又惊又羞,也顾不得去想刚才是怎么了,放下门帘,夺路狂奔而去。
「大坏蛋,表演完了,要怎么奖励人家呢。」铁惜惜看向晃动的门帘,噗嗤
一笑,扭动纤腰美臀走向行军床。
楚阳叹一口气,转过头,大步走向铁惜惜,在她娇唿声中,捉住她的脚踝,
将她身体掀起,用力下压,「这不是一直在奖励你吗」
「真是个狠心的混蛋,这么小的小丫头你也这样算计,莫不是嫌弃她的身份」
「身份嘿,你倒是公主,比那青楼女子又如何,现在这里怕是被男人干了
千百次了!诗诗的身份现在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的弟子!」看着因为向前按压美
腿而高翘的雪臀,楚阳一脚踏地,一脚踏在床沿,将满是淫液的巨阳狠狠捣入了
还未曾完全闭合的肉洞之中。
「哦……好舒服,不……不许你这么说我,你们,啊……还真是够乱,又是
弟子,哦……又是妹妹,还是情人……。」
诗诗受到惊吓,一路飞奔,却忘记了自己的帐篷就在楚阳旁边,直到被巡逻
的兵士拦下,才发现已经跑出了数百米。
「谁这么坏,打人家屁屁。」小丫头嘟着小嘴,低声嘟囔着,想到楚阳或许
发现了自己偷看,更是羞的不能自已,有些不敢回自己帐篷了,正犹豫着要去哪
里,忽然发现不远处顾独行的帐篷。
小丫头走进顾独行帐篷后,黑暗中出现了一个不停抛着石子的身影,高高瘦
瘦,一脸络腮胡须,不是别人,正是罗克敌。
楚阳虽然将巡逻的侍卫支出了百米,但两人交媾时,铁惜惜那无法压抑的呻
吟怎么能瞒得了罗克敌这武师巅峰的高手,他出现时便发现了小诗诗趴在帐篷外
偷看的场景。
身为中三天九大世家之一,罗家的直系子嗣,罗克敌见过的美女数不胜数,
所谓追未婚妻,也不过是他离家出走的借口而已,但不知为何,自从五天前见到
了楚阳身边的小丫头后,心中竟有一种很莫名的感觉。
开始他自觉还有些好笑,竟然会对一个小丫头片子有了一丝爱慕,但随着几
天忍不住的接触,他自己也有些茫然了。
二十四、换药(一)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就像已经认识小诗诗很久了一般,喜欢看她傻
傻的笑,喜欢看她恼怒时候的样子,被她骂几句,竟会心花怒放。
罗克敌有些害怕了,若是让家族的人知道自己竟然会对下三天,一个身份如
同通房丫鬟的小女孩动心,不知道自己老爹会不会把自己撕了,若是让那些豪门
子弟知道,又不知该如何嗤笑自己。
但他又忍不住会去逗弄她,去接近她。
「虽然老大不承认,虽说诗诗是老大名义上的弟子,但是,老三,你知道的
……。」罗克敌自嘲一笑,曾经的大哥,现在的二哥顾独行的话还在耳边。
「我他妈这是怎么了,疯了吗」扔掉手中的石子,想要回自己帐篷,脚步
却不由自主的走向顾独行住处。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我已经好多了。」帐篷里传出了顾独行的声音,
罗克敌要掀起帐篷的手停了下来。
「还不晚呢,哥哥,哥哥他也还没睡。」诗诗面色羞红的看着顾独行,「天
气太热,哥哥嘱咐过,二哥的伤口若不及时清理,会感染的,今天差点忘记了。」
「这个……。」
「不要这个那个啦,要是留下疤痕就不好了,二哥害羞的样子好可爱呢。」
诗诗说着很是利索的准备好了烈酒,水盆,毛巾,走到了顾独行身边。
「诗诗莫要乱说,你要清洗便清洗。」顾独行老脸一红,顿了一下,「我一
个大男人怕什么疤。」
「二哥是不怕,但诗诗怕妙妙姐以后见到会心疼。」诗诗说着掀起了顾独行
身上的被褥,半裸的身上遍布白色纱布,连下身的阳物也被裹缠着。
看到顾独行萧瑟的样子,诗诗吐了吐小舌头,「二哥,对不起,是诗诗说错
话了。」
「呵呵,二哥只是难过罢了,诗诗不要在意。」
一阵无言,帐篷里只剩下了诗诗轻解纱布,为顾独行擦拭身体的声音,诗诗
擦拭的很是细致,每当顾独行因为烈酒跟伤口的刺激疼痛难忍,诗诗便用她柔嫩
的小手轻轻触摸伤口四周,小嘴吹气如兰,在伤口上轻轻吹拂。
一个个伤口清洗下来,看着眼前美人儿温柔服侍的样子,顾独行或许是因为
伤势已经好了许多,身体本能的有了反应,下身被层层白沙缠裹的阳物霍然耸立
,充满着浓郁酒香的房间多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诗诗自然也察觉到了顾独行的反应,美眸环动间,看着那高耸的巨物,俏脸
一片晕红,心脏砰砰乱跳,刚刚因为楚阳的刺激,蛰伏下的火焰不知不觉间再次
点燃。
这种朦胧的感觉让顾独行有些罪恶感,努力的平心静气,想让下面勃起的阳
物软化,但诗诗不停在身上触摸的小手,以及她身上伴着酒香的淡淡味道却不停
的刺激着他,加上这段时间以来服用的药物很多都有补药成分,他越是想要平静
,身体却越是难耐,那种罪恶感不仅没能让欲望止息,反而越发的强烈起来。
他想让诗诗停下,但若说出,又怕诗诗觉得自己有了什么不好的想法,同样
,诗诗的心里也是复杂,身体的反应让她异常羞涩,羞耻,又不能停下,这更刺
激了身体的本能。
「二哥,你,你帐篷里好热。」良久,在剩下最后两处地方时,诗诗站了起
来,避开顾独行的目光,走到旁边,将帐篷的通风口打开。
「是,是有些热,这个,诗诗,我感觉好多了,今天,今天就这样吧。」见
诗诗走开,顾独行松了一口气,尴尬的说道。
「这,这怎么可以,那里若是感染……。」诗诗俏脸越发羞红,但还是坚定
的再次走到了顾独行床边,「哥哥说,那里是男人最重要的地方呢。」
顾独行一时哑然,张了张嘴也没说出话,何必楚阳说,是个男人便知道哪里
是身上最重要的地方。
诗诗羞红着脸,将顾独行小腹处的纱布掀起,又将缠绕着阳物的纱布一层层
解开,看着那狰狞的丝毫不下于楚阳的巨物,心脏跳的越加剧烈。
「二哥的阳具好大呢,好长,只是龟头不如哥哥的大,好尖……,天呐,我
怎么会这样想,羞死了……。」诗诗小手拿着沾满酒液的布团,看着顾独行耸立
的阳物以及阳物上那道结疤的狰狞伤痕,唿吸有些急促起来,前些天也为顾独行
清理过多次,但却从没有过现在这样的感觉,只觉身体如一团火在烧,双腿之间
也隐隐发胀,有些泥泞。
顾独行更是因为下体竟然对着平日里疼爱如同小妹的诗诗耸立而尴尬异常,
说停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诗诗嬉笑一声,故作轻松的说道,「诗诗又不是见过
一次了,二哥还羞什么,这样才好呢,这就说明,嘻嘻,二哥这里没有问题呢。」
「我,咳咳……我哪有,你一个小姑娘都不害羞,我羞什么。」顾独行说完
便发现自己的失言。
果然,诗诗听到他的话,想起楚阳,小脸多了一丝黯然,「诗诗不过是青楼
女子,早已失身多次,伺候大哥二哥,却是,却是应该,是,是诗诗恃宠而骄了。」
「诗诗你怎的能这样说,我跟老大对你都是一样疼爱,你……。」顾独行说
着眉头忽然皱起,「莫不是老大欺负你了」
「没,没有啦,哥哥疼我还来不及,怎么会欺负我。」脸上忧郁隐去,小丫
头故作轻松的笑了笑,用手中棉团向着顾独行小腹处的伤口擦去,还未完全愈合
的伤口在烈酒的刺激下一阵抽动,顾独行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还很疼吗」诗诗轻声道。
「好,好多了。」顾独行唿出一口浊气,本来这伤也不至于让他疼成这样,
但此刻内力枯竭,身体虚弱的动都动不了,忍耐力也下降了许多,脸上汗渍滴滴
落下。
诗诗轻轻擦拭着伤口,看着顾独行那疼痛难耐的样子,心中不忍,又想到楚
阳跟铁惜惜在帐篷中激烈交媾的淫靡样子,又是难过又是酸楚,冲动之下忽然伸
出小手,一把攥住了顾独行颤抖的阳物,火热的阳物入手,小女孩报复的快感滋
生,心中竟是畅快了许多。
「诗……诗诗,你,你……。」下身被诗诗握住,顾独行身体一颤,大张着
嘴巴,不知该说些身体。
「二哥,这样,这样好多了吗」诗诗羞涩的说道。
「好,好……,呃……不……不好……。」顾独行茫然点头又茫然摇头。
「不好吗」诗诗握着粗长的棒子,手指轻轻碰触上面那道蜈蚣般的疤痕,
臻首轻探,小嘴微张,樱红的檀口将尖如剑尖的红色龟头噙入口中,「这,唔…
…这样呢。」
「嗷……嘶……。」看着诗诗将自己的龟头含入口中,感受着小嘴中的湿热
紧凑,顾独行倒吸一口凉气,终于反应了过来,「诗诗,这,这样不可,我,嗷
……我是你,啊……。」
「我,我能给大哥吃,就,唔……就能给二哥吃,这样,这样还疼吗。」诗
诗羞红着俏脸,低着头,不敢去看顾独行,口中一边咂弄一边呜咽,另一只小手
饶过顾独行腿弯,握住了他肥硕的卵蛋。
看着诗诗青涩但迷人的脸蛋,感受着她香舌在马眼处的挑逗,顾独行只觉全
身的血液,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到了阳具上,小腹处哪里还有半点疼痛,干涩的吞
了一口唾沫,想要阻止,但那强烈的快感跟莫名的刺激却让他除了粗重的唿吸再
发不出一丝声音。
顾独行发不出声音,诗诗也被这偷情的快感刺激的浑身酥软,只觉下体又肿
又痒,爱液溢出泥泞一片,眼中除了眼前的阳物再无他物……。
通风口处,罗克敌大张着嘴巴,看着眼前淫靡的一幕,看着青涩娇美的丽人
儿俏脸俯在顾独行胯间,檀口张开吞吐着狰狞的阳物,看着柳诗诗香舌微吐,灵
活的在巨棍上下吮舔,将两颗卵蛋不时吸入小嘴,轮流咂弄,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本来听到柳诗诗是从青楼被楚阳带出就已经够让他不能接受,此刻见到她跟
顾独行发生这种事情他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酸楚、伤心、痛苦,五
味杂陈。
「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才认识几天,不过是一个青楼女子,不过……,但心
为什么会痛」看着那张似乎已经认识许久的青涩脸蛋,罗克敌捂着胸口,轻声
呢喃。

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