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晓森 顾小蔓境界之门已开启小说免费阅读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小说:境界之门已开启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漂屿

角色:晓森 顾小蔓

简介:暗无天日的永夜;滴水瞬冰的冰封……
自十数年前,这些突来的变化就一直困扰着小城的人们,让他们的生活苦不堪言,传说只有穿越层层魔法的境界,出使到世界的最高层,才能打破低世界异常的魔咒。
但小心,稍有不慎,境界使者就会被失落境界吞噬,永远迷失在里面!
如今,境界之门已开启!
骚年,你准备好了吗?
【希望能构建一本不一样的脑洞文】

书评专区

主角叫晓森 顾小蔓境界之门已开启小说免费阅读

《境界之门已开启》第6章 那一天免费阅读

就在晓森心中激动之时,张大妈已经走上前来。

先是她那宽大的身躯横在晓森半跪的姿势前,然后再用那圆隆隆的鼻孔呼着热气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他,随后再用她那白又肥的长指甲食指戳着晓森的脑袋!

仿佛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般,张大妈这才破口骂道,

“你个小杂种,你再跑啊,啊?你说你妈以前天天抹得小脸煞白、嘴唇通红,到底是勾搭那个野男人生的你?”

刷!

晓森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他再也忍不住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落了下来。

他浑身像筛糠似的止不住的颤动,眼眶噬满了泪水,脸上布满了泪痕。

“妈妈,为什么?!为什么您教给我的道理都与这人世间的不一样?为什么我越加的谦卑礼让,他们就越加的变本加厉!”

虽然他一直因为母亲早早失踪便不善言辞也不乐意交朋友,甚至被人们叫只会学习的书呆子,可是他自认为自己不傻,甚至还有点小聪明。

这些年自己母亲一直在这些老人嘴里被翻来覆去的提起,心里最柔软的那个位置数十年如一日的被触动着!

莫大的压力就像洪水一样一直压在他的肩头上,终于在今天决堤了!

他握紧了骨节充血的鲜嫩拳头,心中暗道:对不起妈妈,儿子不能再遵守与您的约定了。

伴随着起伏不定的胸腔,少年慢慢站了起来,笼罩在又大又厚的眼镜片阴影下的脸色也越发狰狞!

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他的眼睛瞪得通红!

可!一句“都给我闭嘴!那一天的事情跟我妈妈有什么关系?!”马上就要脱口而出时!

他四下环顾,看着这些佝偻的老人,这些已经风烛残年、满鬓斑白的老人!

他们甚至努力做凶狠的样子也都已经有些可爱。

晓森被燃烧起来的怒火就如同被泼了桶冷水般一下子却又被浇醒了。

‘自己可是要成为执伞人,成为保护他们的城市英雄;而不是控制不住怒火的少年混账!’

他使劲的紧闭了下眼睛,眼皮上因大力鼓起的蚯蚓似的血管打着颤。

良久,两个眼皮上粗壮隆起的血管慢慢才隐没下去。

一众老人见状,却笑着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这小子又是流泪又是憋劲的要发多大的招呢?原来只是装个样子而已!就说被骂了这么多年都不会生气,今天怎么就会突然生气了呢!

于是蔫老头歪着嘴,“哎呦你看他还有脸生气呢,”

又连忙继续冲着身后围了一圈的同伴叫嚷道,

“你说他妈妈要是不去阻止咱们挖砂玉山矿,咱们也不会在挖倒那座山之后…之后……”

可说到这,就连蔫坏出了名的蔫老头却都突然语塞了!

其他几人也都脸色乌青,似是提起了什么不可触碰的禁咒一般,明显带着些许忌惮。

毕竟,谁也不能忘记,“那一天”的恐怖景象!

夜游城,一座三面都环绕着沙漠的边陲小城,但与沙漠之间却间隔着半圈鳞次栉比的山脉;

这山脉里含有大量就连主城、内城都趋之若鹜的玉石。

当地人靠挖这种世界稀有,但当地多产的凝紫玉,为生;

那时候这个城市有个令周围城市艳羡的名字,叫作玉田城,被称作盛产凝紫玉的肥田!

晓森清晰的记得,因多产这种通体碧蓝唯有中心流淌着一股紫气的特殊玉而得名的玉田城,在自己儿时美丽富饶,生机盎然。

一座座山峰,下面还是土石山色,可自半山腰而上,便缓缓地结出一块块参差的翠玉大结晶,风吹来,浩瀚云烟;雨打过,苍翠纯净;阳光下,却又闪着紫罗兰的幽秘与朦胧……

这就是天下驰名的群玉山头!

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更神奇的是,山下面的土地,开垦之后竟然能结出玉的果实。

整个城市是缤纷绚丽的植物王国,清晨赤嘴碧羽的鸟儿站在枝桠上展翅抖抖露水,小小的露珠却如一个雹子似的砸在下面糖纸般五彩的蝉翼上!

蝉被吓得一个激灵,然后漆黑的扁豆眼睛朝着鸟儿看去,不忿地大叫起来,“知了知了”,尔后一声起百声应,奏响林间乐曲;曲响,则,瓣瓣花开粉蝶舞!

这么美的环境,这么富的矿业,令周边无数城市艳羡,甚至嫉妒。

更别说在那些烟罕至的幽径、小道上还都是裸露在外的玉石,甚至有时过路人在城郊外的小道上不小心被绊倒,坐起来一看竟是一块上好品质的凝紫玉!

可现在这一切,却都被无尽的黄沙所掩埋……

就在那一天,间隔城市与沙漠的那座最高的矿山“群玉山头”被挖的轰然坍塌之后,山那边原本被挡住的景象忽然显现,就像是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似是乌云遮日般!

一个楼高的沙浪滔天砸下,汇入城市;随后,狂风像个大铁勺一样翻炒着整个沙漠,掀起沙幕遮光、扬起的沙砾眯眼,还有锋利如刀的沙旋,只需片刻就能把人带走!

自从母亲阻拦开采队开采那些间隔沙漠与城市之间的那些群玉山头后,这往日里温顺、不起眼的黄沙竟慢慢就变得狰狞可怕起来!

特别是自那一天的恐怖景象之后,以后夜游城的白昼,危险可远不止那一天出现的那些。

锋利的沙旋横行街道,邪风贴着人脸哭泣,莫名的危险躲在暗处,伺机而动……

每到天亮之时必刮起邪风,尔后黄沙漫天,险象迭生!

多少人都在那诡异可怕的白日风沙中被掠去了生机与性命!

从此,在这边陲小城的人们,被剥夺了在日间生存的权力!

曾经远近闻名、艳羡的玉田城也沦落为了如今的,夜游之城!

当地的人都说是因为自己的母亲曾阻拦过开采山脉,挡住了风的方向,得罪了风神!

接受过教育的他当然不会信这些说辞,但很多诡异的情况却确实超出了课本知识上的讲述。

而现在夜游城发生的一切灾害现象,则被小城里的人,叫做“风神的惩罚”。

……

“对不起,我刚刚有些口不择言了!风神大人莫怪!”

这时,蔫老头战战兢兢的朝四周天空中连连作揖道歉后又咽了一口唾沫,才强忍着对那天诡异景象的恐惧继续说道,

“依我看,这个娃娃与他妈妈一样也是个祸害,得快把他赶出这里才好;说不定之后咱夜游就又能恢复以前的那般盛况了。”

“对,今天就把他赶出去!”

……

几个老人把晓森堵在中间,对蔫老头的奇思妙想啧啧称奇,

“是啊,他妈妈是妖女,把他赶出去咱玉田城就好了!”

“要不,就让他承诺与他妈妈断绝关系!”

……

我该怎么办?!

被老人七嘴八舌地堵在巷子中间,晓森的泪已经风干,抬起红肿的双眼仰望着周围一张张不怀好意的枯槁老脸,一时竟窘迫到嘴里全是苦味!

可就在这时,一个手持黑伞,身穿深色西装的男人在侧面的小巷口极为隐蔽地露了个脸,深深地看了这几个老头一眼。

这几个老人却立马就闭嘴了,原本兴奋的脸上也似带上了痛苦面具一般,说不出来的难看,此人是城主!

可以看出他们对城主还是非常忌惮,毕竟晓森母亲刚来这座城市的时候,是城主身前的座上宾。

晓森感激地看了这个男人一眼,说实话他与其也不是很熟,只是记得小的时候被他抱过几次,叫他“风伯伯”而已。

那男人只是露了一下脸,便立马就消失在了侧面的巷口里。

但几个老人,却明显已经被吓坏了,毕竟,那可是,掌管一城的城主啊!

晓森心想,这回自己,可算是能摆脱他们了!

但就在这时,几人的后面,却又传来一个清脆的就如同百灵鸟鸣般的声音。

“你们这些坏老头,凭什么这么说别人?明明没有一件证据能证明那一天的事是因为晓森的母亲,你们却在这里信口雌黄?你们知不知道他是可以告你们诽谤罪的!”

随着这声音的传来,一个身穿粉色外套、长相清纯的短发女孩也摇着双肩包,一边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一边扬起小脸儿,挺胸站在晓森身前,“别怕,小森子!”

晓森既惊喜又失落侧脸偷看了一眼这个可人的女孩,顾小蔓!

曾经也只有她不嫌弃刚失去母亲而颓丧厌世的自己,无数次为自己出头,陪伴自己走过了那一段暗无天日的时光!

不过,

自己最想隐藏的、最不堪入目的一面,又要被她看到了!

晓森这么想着,难过地道,“顾小蔓,今天课间的事情对不起,我不该让你下不来台。”

可是此刻顾小蔓却根本没有时间管这些,不在意地挥挥手,正仰起小脸看着比她高半头的蔫老头,凶巴巴的继续问道,

“啊?你说话呀。怎么不说了?哑巴了吗?!”

蔫老头被这女孩质问后,由于刚被城主瞪完,语气明显有些低了下来,有些窘迫的说道,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哎呀女娃娃你还小着,你不知道……”

另外几个老人也连忙跟着打圆场,一幅语重心长地样子,

“是啊!孩子你还小,你不知道,原来我们夜游多好啊,每个人都能去挖玉石,孩子也不用去上学,把山脉挖空了一座又一座,票子换来了一车又一车。可现在……”

可女孩好似根本就没把老人的话听进耳朵里,而是当着他们的面毫不客气的把头转向了晓森,恨铁不成钢似的娇嗔道,

“哼,都说了多少次了,叫你不要害怕;错又不在你,他们骂你,你就还口啊?”

“老人固然应该尊敬,可是他们也有好有坏啊?”字字铿锵,说的有板有眼。

“你看,本大小姐,站在正义的角度,就只是稍微三言两语,便把这些为老不尊的家伙们,给唬住了吧?”

“你以后,多跟我学着点!”

说着,顾小蔓用大拇指傲娇的一抹鼻子。

殊不知她此刻虽然表面上大意凌然,但其实心里也泛着嘀咕,

“唔,这些老家伙,今天怎么这么给本小姐面子?!”

“顾小蔓,其实今天课间我…/”晓森刚要继续解释课间情书的事情,突然,颓败街道上,风渐起,带起地上一点点的沙尘。

本就被城主瞪的偃旗息鼓的几个老人立马被吓得屁滚尿流,借机朝着各自的屋子躲去……

“这就走了,真没意思。”

女孩见状双臂抱于胸前意犹未尽地笑笑。

可就在这时却听见又有一声惊呼传来,“哎呦,我的老腿哟!”

晓森定睛一看,原来是拉一裤兜的蔫老头由于跑的着急,一不小心竟又被自己绊倒在了地上,这次是真的结结实实摔了一跤!

躺在地上的他只能无奈地歪着嘴暗道今天出门是不是忘看黄历。

可他没注意到的是刚刚一根绿油油的细小藤蔓却是在这黄沙贫瘠的砖缝中诡异的长了出来,径直缠在了他的脚脖上,不过随后便断裂了。

晓森只好暂时把道歉的事情放下,他扶了扶自己鼻子上架着的那副厚重眼镜片,迈开了脚步,打算上去搀扶焉老头。

可这时却被那顾小蔓一把拉住,她气鼓鼓地在他耳边小声道,

“又要去搞你那尊老爱幼的一套是吧?从小到大我给你说了多少次,你就是不听,怪不得你活该总被人欺负,哼!”

点击上方/下方继续阅读

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