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乐天堂】虞夏群芳谱 (原名:启) (中篇 15) 【女婴的小嫩缝】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虞夏群芳谱 作者:好色真人2022.01.24首发于:sis001 前注:的确什么说看着很累赘,但是对于长篇小说的确没有办法避免,我也尝试过避免某某说,但是最后发现感觉很干,就全是对话了,至于心理描写,这一点是应该有的,不过我感觉最近有些不在状态,很多细微的描写,是在难以表现出来。 第二更新问题,只要是没有动力,大家若是多评价,更新自然会很快,若是一直没有评论,自己都会告诉自己,更新没有人看,自己还更新什么。所以大家多评论,这才是我的动力,本来这都没有收入,要是还没回复,岂不是更加没动力,回复可以纠错,毕竟连载,自然有不少bug,比如说有读者说蕙芷公主怎么会胜过舒窈仙子,因此我就在后面打了一个补丁。 ———————– (中15) 夏伯交代完毕,启准备离开的时候,夏伯似乎想到了什么,招招手,让启过来。 启恭敬地靠近了夏伯,夏伯小声告诉启:“最近我们的计划屡屡失败,本伯怀疑我们当中除了一个奸细,这件事本伯不好去查探,希望你在去青要山之前,将这件事处理好。” “小的知道了,小的心中已经有一个人选了。” 夏伯点点头,拍了拍启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这件事,难为你了。” “是小的误交歹人,差点坏了了夏伯你的大事。”启脸上露出了几分羞愧,语气有几分激动。 夏伯挥挥手,让启下去。 启自然是找伯益,启还没有进入帐篷之中,就听到了女子的声音,于是启停下了脚步,很快,伯益的声音就传来:“是谁来了?” “是我。阿大,你现在有空吗?” 启声音才落下,伯益就出现在启的面前,看到启,伯益说不出开心,双手放在启的身上。 启感觉到一股温和的真元在自己体内经脉运行了一番。 真元回去之后,伯益带着启进入到自己营帐之中,启也看到曾经有过几面之缘的云阳仙子,云阳仙子见到启,点头行礼,启准备行大礼的时候,伯益阻止了他。 伯益让启坐下,询问启来到这里到底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夏伯告诉我,这些时日,几次设伏那化蛇都被化蛇得到消息逃走,所以夏伯怀疑有人走漏了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伯益点点头,告诉启说:“这件事我也和夏伯说过,夏伯和我其实都有一个人选,只是因为你没有在,所以我们不好办?” “你们是说殿下吗?公主殿下绝不会当奸细。”启故意装作不知道,诧异地询问伯益。 伯益摇头,告诉启:“是灵儿,这个丫鬟我一直觉得可疑,只不过一直没有抓住她的破绽。而且他是你的丫鬟,若是我贸然出手,到时候,很多人会借这个机会攻击你。” 启脸上完全是不相信,他声音颤抖:“这,这不可能吧,毕竟灵儿也不像是什么坏人。” “这件事,阿牛,你还是先去问问,对了,若是你不好处理的话,那么就告诉灵儿,我们已经知道她是五族遗民了,若是她识趣离开,我们自然既往不咎,若是她冥顽不灵,我们只好将她送到士师那里去了。” 启似乎一时间无法接受,沉默着没有说话,伯益拍拍启的肩膀,似乎在鼓励启,一刻钟之后,启才开口:“好吧,阿大,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启也没有多待,伯益挽留的时候,启说云阳仙子到了这里,伯益还是多招待一下云阳仙子。自己和伯益有的是时间闲谈。 伯益于是也不在挽留,最后叮嘱说:“阿牛,我知道你心性最善,不愿意伤害别人,不过这件事,若是灵儿不走,化蛇难除,我们也就难以治好这水。” 启说自己一定会妥善处理好这件事,还请伯益放心。 启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之中,告诉自己要去青要山的事情,蕙芷公主说自己也要去,启摇摇头,告诉这一次只需要灵儿跟着自己前去就可以了。 蕙芷公主本想说什么,但是见到启已经闭上眼睛,只好将自己原本要说的话,给咽了下去。 第二天,启就和灵儿一起离开了,这路上双方都沉默不语,在路过风后墓的时候,启让灵儿和自己一起下去。 这时候的风后墓已经修缮完毕了,也有了祭品在这里祭祀。 启也在风后墓前三拜,这时候灵儿对着启说:“大人,青要山似乎不经过这里吧。” “是的,但是有些事情,需要在这里解决。灵儿,若是你当初就死在这里,这多么好。” 启跪在地上,看着远方奔腾的水流,感叹地说到。 “大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帮助化蛇的事情,已经被伯益他们知道了,他们碍于你是我的婢女,所以还没有动手。” 灵儿听到这话,贝齿咬住下唇,用坚定的目光望着启的背影,一字一句地说:“大人,我绝对没有参与过这件事,我的任务就是照顾大人,而不是帮助化蛇。” “可惜,他们不相信,毕竟我可没有什么地位,能够让一个亚圣女来照顾我。” “因为你是子爵毕方大人。” 在灵儿说出毕方两个字的时候,启眼睛闭上了,他用自己一如往常的语调说:“所以,灵儿,你当时就在这里死掉了多好。” “大人,你真的要我在这里死吗?”灵儿眼中出现了杀意,一把翠绿宝剑出现在她手上。 启点点头,睁开眼看着灵儿说:“你是想要杀了我吗?那么你就动手吧,毕竟我就是手无缚鸡之力,只不过灵儿,当初我的下场,你又不是没有看到,就是不知道,木王是否能再赐予你不死草了。” 启说完之后,再次闭上了双眼,灵儿看着启坐在那里,如同石像一样,一动不动,眼中杀意闪烁,她握着那碧绿的长剑,心中纠结万分。 杀了启很容易,但是杀了启,她也没有办法活下去,到时候不止是五族遗民要杀自己,就算朝廷这边,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了。 但是不杀,她也只有死路一条,启已经下定决心,要对付自己了。 杀是死,不杀也是死,灵儿很快就有了决断。 一剑刺去,四周枯草被剑风而压倒,剑未到,启的衣服就被吹的哗哗作响。 不过灵儿这一剑最终还是落空,灵儿还是如同往日那样,被一股巨力振飞,然后倒在了地上。 “毕方,你难道还想要本王亲自出手杀了本族的亚圣女吗?” 一个不温不火的声音从风后坟墓里面传来出啦,启听到这个声音,站起身来,拿起了灵儿那一把碧绿剑,也不管灵儿眼中那求饶的眼神,一剑刺入灵儿胸膛。 看着灵儿想要挣扎的抬起手来,启眼中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启叹息一声,没有再看。 启回到原本的位置,再次三拜,对着里面说:“属下毕方,见过木王。句帝春芒,建木控阳” “毕方,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本王有很多想问的,但是你有事情在身,那么本王就问你三个问题,希望你能够如实回答。” “属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不敢有半点隐瞒。” “毕方,你作为本王的属下,却一直帮着猰貐和烛九阴办事,本王想知道,你到底是忠于谁?” 句芒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杀意,启头上的汗水瞬间出来了,他只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地说:“属下是木族之人,自然是效忠木王,属下为烛九阴和猰貐办事,只是因为木王没有交代过属下。”启的声音有些颤抖,说话也有一些结巴。 “五族休戚与共,上下同心,你为什么不说效忠他们两个就是效忠本王呢?” “属下只知道,一臣不侍二主,属下是木族的人,可以听金王和水王的调遣,但是效忠的永远只能是木王。” “毕方,你能明白这一点,所以你能活下来,那个丫头会死。”这句话说完,启感受的压力瞬间消失了。启叩首拜谢,说自己永远都会记在心中。 “第二个问题,奎是死在你手中,你在他死后,是否从他身上搜出了什么?” 启摇摇头,将那天的情况说了出来,没有丝毫保留。 “原来是这样,本王要找当初木族圣女传下一项功法。” 句芒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告诉启:“你这一次去青要山,化蛇看来是在劫难逃了,本王折损了一个得力助手,如今只能指望你了。” 启说自己不甚荣幸,能得到句芒的器重,句芒也不在乎启的拍马屁,告诉启,自己修炼的长春不老功源自神农氏的本草真经,这本草真经在帝榆罔之后,就已经散落不成篇章了。 这些年句芒一直在收集这些残章断片,如今还差关键的一部分了,最近句芒得到消息,似乎奎的手里有这个。 启等句芒说完,告诉句芒,自己的确没有拿过奎身上的任何东西,不过这东西,启一定会用尽权力帮助句芒找到。 “毕方,我对五族共和没有多少想法,我想要就是一点,就是进入太神位,到了那时候,他们要扶持你为木王也好,青帝也罢,本王丝毫不在乎。” “小的不敢,小的只希望能够为木王你效力。” “第三个问题,你和伯益既然是好友,那么伯益父母是谁?” 这个问题倒是将启给问住了,启想了想,告诉句芒,根据自己说知道的,伯益自从懂事以来,都是在流浪,他的父母应该早就死了。 “是吗?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能够如此俊朗,甚至兼备五德之身?” 句芒的话带着几分嘲讽,外加一些疑惑,不过句芒没有继续说下去。 “武罗仙子是小神位,她若是下山,若只是针对化蛇还好,若是来到这里,只怕本王就要真的步入风后的后尘。” “小的愚钝,武罗仙子不过是一国圣女,为何已经进入神位?” “大荒十神,只是众人知道的神位,其他神位虽然不被世人所知,但却改变不了神位的事实。武罗仙子虽然是圣女,但是她肩负着重任。” 句芒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在说话,只是告诉启,启应该去青要山了。 启给句芒行礼之后,就坐上了双双,前往青要山。 启到了青要山附近,双双两个头就止不住的鸣叫起来,启只好下来,从山路往上走。 如今是夏天,虽然烈日当空,但四周树木耸立,千山一碧,伴随松风浩荡,倒是让人顿生凉意。 这山路没有多长,看来后面的路,附近的人也不会靠近了。这虽然没有路,启好歹有点修为,自然慢步缓行。 这到了山腰的时候,启见到一座石像,这石像如同妙龄少女,栩栩如生,亭亭玉立,侧身回首,仪态端庄,楚楚动人。 启和这石像双眼对上的时候,石像突然裂开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女从石像之中出来,她虽然表情纯洁,如同不懂世情的少女,但却径直走到启的身边,解开启的衣裳。 少女动作轻柔却又十分熟练,她的右手一把就抓住了启的命根,然后开始慢慢撸动,而左手却不急不忙的玩弄着两个睾丸。随着动作的行进,这少女的神情有了变化,她的双眼从一汪秋水变成了勾魂摄魄的桃花眼,她的身躯也如同一条灵活的蛇,用自己的那伟岸的胸膛接触启的身体。 少女的也深处了舌头,随着身体的摇摆,舔舐启身体各处,从眉眼到鼻子,在到双唇。在亲吻上去的时候,启紧闭自己的嘴巴。少女也不强求,于是如同蜻蜓点水一样,再次向下移动。女子似乎知道男人的弱点在什么地方,舌头不断在启的脖子附近来回游荡,启只感觉浑身酸痒,但是他依然还是在坚持,这些快感,他努力的压抑着。女子也下移到启乳头的地方,女子先是轻轻用舌尖挑逗,然后一口咬住,吮吸起来,不过这样也无法让启动心。少女也察觉到了启的抵抗,原本玩弄睾丸的手伸向后面,她那修长的中指缓缓的在启肛门转圈,不时准备进入。肛门附近被攻击,让启不由浑身一颤,他立马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痛让他醒悟过来,而这个时候,少女蹲下身子,先是用手抚摸启掐的地方,然后用嘴在那里不断亲吻。于此同时,少女将启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启接触的时候,那瞬间的手感让他难以忘怀,他以前告诫自己,女子的乳房不过是一团肥肉而已,但是真的碰到,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错误。不过他不愿意沉迷其中,将手抽出,他告诫自己,自己要的不止这些,自己今天失去的,日后必定会成倍要回来。启深吸一口气,望向了天空,虽然并没有看见北斗七星,但是他的神思已经回到了那一天晚上。那种愤怒,怨气,将一切快感给压制,他想起了自己种种,这些如同大山一样压向他,他闭上双眼,等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身下还在施展本事的少女,冷冰冰地说:“是时候消失了,原来我心中还有这样软弱的地方。”启说完,这少女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然后慢慢在此变成石像。启没有在犹豫,继续上山,这一路上,倒是在没有考验了,启到了山顶,一眼就看见了武罗仙子。这武罗仙子最让启吃惊的不是容貌,而是武罗仙子没有穿衣服,身上全是豹纹,这样一目了然的自然是武罗仙子的腰,真是盈盈一握,启见过的仙子之中没有比武罗仙子更细的了。当然,这些仙子大多数穿着宽松的霓裳,启也无法窥伺她们身材全貌。然后就是武罗仙子让人瞩目的就是耳饰了,那一对耳饰好像是金属做成的,但是在武罗仙子望向启的时候,却发出了玉石相撞之声。武罗仙子看着启,声音温柔地对启说:“你是何人?”启将自己的来历和目的都说了,武罗仙子说完,身体里面一道严厉的声音说:“夏伯要除妖,自然去请其他人,难道他不知道这青要山的事情吗?”启一愣,告诉武罗仙子,自己不知道夏伯知不知道,不过他是不知道,夏伯想必是不知道,见武罗仙子在这里,所以才让自己来请,“鬼话连篇,他要武罗仙子有什么用,诸位圣女之中,最强的乃是卿云,他想要请出山的不过是神武罗。这丫头不过小仙位,难道夏伯帐下连小仙位都没有吗?”启说这就不是自己所知道的了,夏伯还让自己转告女娃破开了封印,手上有息壤。“神上,夏伯应该只是知道你的事情,不知道青要山的事情,所以他不是有心的,既然化蛇这么难对付,不如神上就出手,帮一下夏伯。”“丫头,若是青要山出了什么事情,只怕夏伯就算治好了水,也难赎其罪。”听到武罗神这么说,启瞬间明白了,看来夏伯让自己来到这里,目的不单纯。于是启恭敬说:“神上,既然事关重大,那幺小的就只好回去禀告夏伯,让夏伯另寻良策,不过小的斗胆,不知道神上是否能告诉小的一二,这样小的也好回禀夏伯。”“这件事非是你所能知晓的,夏伯若是想要知道,那就去问五正四岳。”神武罗语气有一些不耐烦,这时候武罗仙子轻柔说道:“神上,既然这人是夏伯亲信,又不被石女迷惑,并且他身上还带有木族圣女的玉衡剑,告诉他也无妨。”武罗仙子说完,她体内的武罗神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再说什么,武罗仙子于是对着启解释说:“你可知道这青要山乃是帝之密都。”启摇摇头,告诉武罗仙子,自己只是知道,昆仑乃是帝之下都,不知道这青要山是密都。武罗仙子点点头,告诉启,武罗神守护在这里,就是因为这山中有一个人的尸身。启瞬间就明白过来,对着武罗仙子说:“莫非是蚩尤的躯体。”武罗仙子说是,告诉启,当初帝轩辕也无法消灭蚩尤,只能将蚩尤的魂魄封印在旬始星,肉身封印在青要山之中,不过蚩尤的魂魄在三十年前逃了出来,也就是在启出生那一天。武罗他们担心的就是一件事,那就是蚩尤的魂魄一定会来寻找自己的肉身,到时候魂体合一,这天下又有谁能够制伏呢?启想到了一件事,说蚩尤的魂魄转世,会不会有五德之体呢?武罗仙子没有回答,这时候武罗神回答说:“自然是了,这五德之体,世人只是知道是身怀五德,而不知是魂魄所带,若非魂魄自有,何分先天五德,后天五德!”启于是好奇,询问武罗仙子,既然蚩尤已经转世,而且身怀五德,那何必要这尸体呢?武罗神听到这话,只是发出了讥笑的声音,武罗仙子告诉启,蚩尤当初机缘巧合,已经修成不死不灭之躯,这种机缘万载难遇,如今蚩尤转世之神,也不过肉体凡胎,就算修成神位,留在人间的神位高手花点代价也可以消灭。启算是明白了,不过他疑惑,这件事只是对猰窳有好处,为什么夏伯会帮忙,而且句芒似乎也在有意相助。启想不明白就不愿意多想,这一次他可不愿意猰窳拿到这蚩尤之体,于是启说自己知道了,这件事自己也会谨慎的告诉夏伯。武罗仙子点点头,告诉启,若是蚩尤没有转世,那么这一件事,她们自然会帮忙。毕竟武罗仙子是十二国的圣女,有义务为天下出力。见武罗仙子有些愧疚,启告诉武罗仙子,武罗仙子这样才是为天下着想,无论如何,自己也不愿意见到蚩尤复活。这最后一句话启是真心的,一个帝轩辕转世,自己都已经够难缠了,再来一个蚩尤,自己的梦只怕永远是梦了。启不在多言,告辞离开这里,在前去大营的时候,启已经想好了说辞。见启一个人回来,伯益不由好奇地说:“阿牛,那么灵儿姑娘呢?”启听到这话,顿时眼泪都流出来了,告诉伯益说:“阿大,抱歉,当初我没有听你的,我没有想到灵儿果然是五族余孽。”伯益见启自责的样子,告诉启,自己当时也怀疑,所以也只是告诉蕙芷公主,这件事启不用过于自责。“我原本以为我无足轻重,没有想到五族余孽会在我身边安插内应,这些时日的失败,我难辞其咎,等下我就会像夏伯请罪。”见启自责的样子,伯益劝解说:“这件事和你没有多大关系,而且这几次虽然无功,但是也没有什么损失,阿牛,你立了这么多功劳,区区小错,夏伯也不会责怪你的。”“伯益说的对,启,你这么多功劳都没有奖赏,区区一点小错,本伯难道还要责罚吗?这件事错不在你。你若是自责的话,日后有你立功的机会。”夏伯笑着走出来,拍着启的肩膀,询问说:“那个灵儿呢?”“小的在离开之后,就质问她,她最后还是词穷,于是将一切都说了,她本来想要杀小的,但是想到若是杀了小的,夏伯绝不会放过她,外加小的待她不错,最后无路可走的她,只有自刎了。”启说到后面声音哽咽,他有些惋惜说:“毕竟相识一场,最后落得如此下场,真是让人唏嘘。”伯益见启这样,感叹说:“阿牛,你真是心地善良,这样的人,尚且念在她的好。”“她,她本来可以杀死的,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这一点,我永远都无法释怀。”伯益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候夏伯开释说:“她可未必能杀得死你,就算你当时死了,本伯一定会找到帝舜,求帝舜下令让神巫将你救活。她估计也是知道这一点,才免得做小人,既然她都一死赎罪了,那么我们也不在多追究了。”夏伯将这个话题结束,询问启关于武罗仙子那边的事情。启说这件事事关重大,不方便在这里说,于是夏伯带着启到了自己的营帐。不过进入营帐的只有夏伯和启,伯益在犹豫的时候,夏伯拉着伯益的手走进来,对着伯益说:“这天下之大事,何须要你避嫌。”启见到这个情况,心想这不过是夏伯故意示好,夏伯肯定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这个秘密对外人来说是秘密,但是对于伯益来说,只要他有心打听,怎么都会打听到 启将武罗神告诉自己的说了出来,夏伯听了之后,十分惊讶,有一些不可置信,不过很快夏伯就恢复了平静,夏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好像在想什么,过了大概半刻钟,夏伯才缓缓说:“没有想到,这青要山竟然藏了这样的秘密,本伯当时只是希望武罗仙子这个本地人能够帮我们一下,既然如此,看来我们要另外寻找办法了。”伯益点点头,告诉夏伯,在启离开的时候,帝女传信给他,帝女已经准备来为夏伯诛杀这化蛇了。夏伯点点头,告诉伯益,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伯益就去辅助帝女,将这化蛇除去。“小的这一次无功而返,而且还犯下了大错,小的希望自己能够参与其中,以赎其罪。”夏伯看着启愧疚的眼神,安慰说:“这件事,既然阿牛兄弟你过意不去,那么就依你吧。”启点点头,夏伯让他们下去忙。两人离开之后,伯益告诉启先去休息,等到帝女那边传来的消息。启回到自己的营帐之中,蕙芷公主见到他,就急切地说:“夫君,你为什么不和我说灵儿的事情,你要是出一个意外,妾身真的后悔莫及呀。”“殿下,小的相信,我不负人,人不负我,我对灵儿没有丝毫不妥,灵儿自然不会以德报怨。”“夫君,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这样以身涉险了,难道你不相信妾身能为你杀人吗?”“殿下的心意,小的明白的,但是小的不愿意见到交手,小的在离开的时候,都只是希望灵儿能够无事离开。”蕙芷公主不在多说什么,询问启去青要山的事情,启告诉蕙芷公主,这件事只能伯益和夏伯知道,自己不能随便告诉他人。“罢了,罢了,我终究是外人,你愿意说就说吧,不愿意说,本宫也懒得听。”蕙芷公主明显不悦,启也没有去安慰,只是闭目养神。三天之后,伯益找到了启,告诉启,让启和自己前去阳山。两人到了附近的阳山,这阳山倒是一片荒芜,没有草木,y这样光秃秃的山,倒是十分容易看到蛇,不过这些蛇看上去都很普通,不像是化蛇。启看着伯益,只见伯益没有废话,手中出现了一把火焰形成的刀,伯益火焰刀挥舞,道道火焰刀气要不将这些蛇斩为两断,要不将这些蛇直接烧焦。就这样一路杀了上去,这一路上都是蛇的尸体,启怀疑这是否有用的时候,一道火焰刀气竟然被弹了回来。启不由注目望去,那一条蛇和普通蛇没有区别,只不过如今身上闪烁着奇特光芒。“伯益,是谁告诉你老夫在此修行的。”这条蛇游了过来,一双蛇眼不善地看着伯益。伯益没有回答,继续用火焰斩斩向化蛇,不过化蛇的速度比起伯益的气兵更加迅速,道道火焰斩只是斩在地上。伯益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于是他一只手指向地,地上不断冒出一道道土枪,刺向化蛇,这土枪虽然不能刺中化蛇,但是化蛇游动空间逐渐缩小。眼见化蛇又要被火焰斩斩到的时候,化蛇身体出现了黄光,黄光一闪,四周的土枪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这时候化蛇显出了自己的原型,人面,鸟翼,豺身。化蛇看着伯益,讥笑说:“伯益,今日就凭你和这个小崽子,只怕是要葬身在这里,你还有什么帮手,不如叫出来吧,让老夫好生看看。”伯益笑着说:“你这个老滑头,只怕到时候人来了,你又要跑了。”化蛇听到这话,脸色一沉,然后鸟翼一扇,他的羽毛如同一把把飞刀射向了伯益,伯益挥剑格挡,只听到清脆的金属敲击声。在伯益阻挡的时候,化蛇突然撞了过来,伯益顺势一斩,化蛇也将双翼伸出,如同护盾一样挡住了这一斩。这剑和护盾交击的那一瞬间,化蛇展开了双翼,伯益只感觉到一股巨力袭来,被直接击飞,这时候化蛇在此化作蛇形,如同长鞭一样连续抽打伯益。伯益本来就受伤了,再这样凌厉的攻击之下,勉强使出了万古神木刀,青色刀气携带伯益最强一击,将化蛇逼退。伯益落地,身上有数道鞭痕,这些鞭痕已经破皮,显得十分触目惊心。“伯益,老夫在没有修炼兽身的时候,就斩杀了不少仙位高手,老夫若不是因为天赋所限,早就就如神位。”化蛇得意地说道,告诉伯益:“你那些事情,老夫也曾做过,老夫在帝尧登基的时候,就以小仙位的实力,斩杀了当时的龙岳,威震海内。你以为你们几次要成功,那不过只是老夫故意演给你们看的。”化蛇说道这里,看着青要山那边说:“老夫原本以为武罗仙子回来,没有想到就你一个人,去告诉高密,若是武罗不下青要山的话,那么老夫就直接冲入你们大营,亲自杀了这个屡屡坏事的小子。”启听到这话,看着化蛇,心想化蛇这个人实力倒是不错,但是做事是在不靠谱,若是五王在这里,肯定会骂他废物吧。化蛇这时候也看着启,对着伯益说:“这件事你一个人去就可以了,这个小子就留在这里,若是三日之后,武罗仙子不来,那么老夫就要了他的小命。”伯益听到这话,站直了身体,对着化蛇说:“化蛇,你实力的确不错,但是想要我留下我这兄弟,却是妄想。”“哼,就凭你?”伯益点点头,手中在此出现碧绿色青气,伯益闭上了双眼,化蛇见到这个情况,在此冲向了伯益,而伯益这一次只是缓缓的挥刀,他的速度慢,而化蛇的速度也逐渐慢下来了。从一开始的如同电光,到如同蜗行,只不过五息功夫,启也发现了,伯益身边也出现了青气,这些青气从四周汇集在伯益的身边,伯益整个人都如同一把刀,一把古朴倒是锋利无比的刀,这一刀若是斩下,世上没有人能够挡住。启有一些苦涩,这就是他和伯益的差距吗?他学这万古神木刀比伯益早了不知道多少年,但如今伯益这一刀,他知道自己一辈子都无法达到。刀虽然缓慢的斩下,但终究是要碰撞,这一相撞,有了经验的启自然是趴在地上,抓紧了泥土。果然一股巨力袭来,伯益附近的泥土直接扬尘,启在狂风之中,尽力保持自己不会被吹飞,这飞扬的尘沙,逐渐掩埋了他。等四周安静下来,启才灰头土脸的从泥土之中钻了出来,启看到交战的两人。伯益一动不动,如同雕像一样,而化蛇却是脸色红润,大声喘气。“你,你这小子,果然不能小觑。可以已经和兽身合二为一的我,不是你想对付就能对付的。”化蛇声音嘶哑,明显中气不足,他也没在动手。这时候,空中传来一声鸟鸣声,这鸟鸣声有些如同凤啼,但是比起凤啼充满了戾气。启抬头看去,见到了一道奇景,天上竟然出现了两个太阳,而一个家太阳正在飞向他们。化蛇看着那个太阳,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不可置信轻声说:“朱雀,不可能,朱雀怎么会出来。”启也一愣,心中思索,朱雀的封印什么之后解开了,来的是谁,看化蛇这样子,这应该不是五族移民的人。很快启就得到了答案,朱雀到了阳山上空,一个人从朱雀背上翩然而下。这人落在了伯益的身边,让人注目的就是那她手中那一束桃花。“化蛇,你做恶多端,本宫今日奉命,诛杀你于阳山。”绛霞仙子声音如铁一样坚硬无情,她手中的桃花指向化蛇,宣告化蛇的死亡。“你就是火族圣女,哼,若是土族圣女,老夫还好畏惧几分。”化蛇虽然口头上不屑,但是这分字还没有说出口,他在此将羽毛如同飞刀一样射了过去。绛霞仙子丝毫没有理会,她单掌树立在鼻子前,头稍微向背弯曲,她这个动作,让启感觉像是丹朱那阴阳二气中间那道蛇形线。这羽毛到了绛霞仙子身边,好像遇到了什么风暴,四处乱飞,却偏偏触及不到绛霞仙子的身体。“先天罡气!”化蛇神情又是惊讶,又是贪婪。他看着那不受控制的羽毛,心中已经有了决断。而这个时候,绛霞仙子身子恢复了原状,那些羽毛直接落在地上,化蛇也二话不说准备逃跑。绛霞仙子手中桃花枝一挥,上面的桃花瓣飞了出去,这些桃花化作了一团团烈焰,遮天蔽日,整个阳山成了火的世界。这一幕启曾经见到过,那就是祝融杀鲧的时候,他看到了那红云化作了一把巨刀,斩向了化蛇。而化蛇缩成一团,靠着自己的羽翼来抵挡,这巨刀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不过绛霞仙子手中那光秃秃的桃花枝射了出去,如同一把利剑,穿过化蛇的身体。启只听到砰的一声,化蛇就化作了血雨,而桃花枝在此回到了绛霞仙子的手上,上面桃花一如往昔般盛开。伯益见到这个情况,对着绛霞仙子说:“这一次若不是烛光,我只怕不能活着下这阳山了。”“若不是伯益你一刀消耗了五成修为,本宫也今日也无法诛杀他,伯益,你先回去,本宫还有一个敌人要对付。”“是否需要夏伯那边派遣人来相助。”“不用,有此人就足够了。”绛霞仙子说完,桃花枝青光一闪,一只浑身青色,却长着象牙的猪出现在了绛霞仙子身边。见到伯益,这只畏兽十分兴奋,当康当康的叫着。“当康,你带着那人,要叙旧,日后再说。”绛霞仙子说完,当康那大大的耳朵瞬间耷拉下来,有气无力的走到了启的身边,对着启嗅了嗅,有些不耐烦的。启还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当康突然前脚抬起,然后扣在地上,启只感觉到站立不稳,被抛了起来,等他落下,就已经落在了当康的背上了。伯益见到这个情况,也没有再说什么,告辞离开了。这时候悬浮的朱雀化作一道发簪,落在了绛霞仙子的手上,绛霞仙子随便将这根簪子插在了头上,然后飞身过来,落在了当康的身上。启见绛霞仙子也坐在当康身上,向后退去,和绛霞仙子分开了距离。绛霞仙子自然知道启的动作,她没有说话,而是让当康往东边飞去。在当康前进的时候,绛霞仙子对着启说:“启,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殿下,小的不明白。”“我很好奇,我的容貌比起妹妹来,也应该是相差无几,但为什么你对我总是冷冰冰,甚至拒之门外。”“殿下,你的容貌,平心而论,自然是胜过青萝仙子的,也就是因为你太美,所以小的不敢仰望。”绛霞仙子不由一笑,对启说:“你说的话终究是不可信,不过这一次我找你,是想要凭借你毕方的身份。”“若是小的能够帮助到殿下,那幺小的自当竭尽全力。”启说话的时候低着头,他不敢看绛霞仙子,他刚才的话倒不完全是违心之语,除了青萝仙子之外,绛霞仙子可以说是他见过最漂亮的人,他不敢看,怕到时候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绛霞仙子告诉启,他们前去鲜山是要去杀鸣蛇,这鸣蛇也是五族余民之一,他虽然没有爵位,但是比起化蛇来说,也没没有那么简单。绛霞仙子为了避免麻烦,让启说出自己的身份,让鸣蛇离开鲜山,不让这人阻拦治水。启告诉绛霞仙子,自己的身份并不管用,五族遗民没有几个愿意听自己的。自己只能去试试,绛霞仙子不要报太大的希望。绛霞仙子点点头,突然绛霞仙子握住了启的手,启瞬间想要抽开手,但是绛霞仙子不放手,启挣扎了一会儿,就放弃了。“你果然是守身如玉,有些东西,若是愿意抓住你,阿牛你何必松开手呢?”“小的配不上而已。”“有什么配不上的,真是不懂你,不过这也是本宫为什么在乎你的原因,或许妹妹看到你是一个魔君,但是对于本宫来说,你是天下少有的贤人,如今这些人,出身不错,但是整日只会靠着祖先的余荫,作威作福,让人不齿。有的人出身贫贱,只能忙忙碌碌,浑浑噩噩,没有人溺己溺,人饥己饥之心。”绛霞仙子说道这里,看着不远处的帝山,询问启说:“若是你真的登上帝山之巅,你又会做些什么,对于本宫来说,你比伯益更加合适,他是一个好人,但不一定是一个好的帝王。”“小的没有想过这些,小的连陶泽城都治理不好,何谈天下,小的只想看到的是,这洪水被治平,百姓再也不用受这颠沛流离之苦了。”绛霞仙子松开了启的手,看着启的脸庞说:“本宫本来想要和说很多,但是本宫知道,除了妹妹,任何人的话你只会当作耳旁风,但是启,不管如何,本宫始终相信你。”“殿下,小的不明白。”同样的话,启在此说出来。“因为本宫亲自和你相处过,你做的很多事情本宫虽然也不知道,但就是本宫所见,你是一个仁心仁德的君子,能够全心全意救助灾民的,也只有你了。”说道这里,绛霞仙子停顿了一下,对启说:“本宫还记得,当初本宫说你所作所为,有谁会在乎呢?你回答本宫,你遇到的灾民在乎。”启听到这话沉默不语,很快她们就到了这鲜山,鲜山和阳山没有多少区别,都是光秃秃的一片,上面也是蛇虫盘踞,不过启还是看到了那个鸣蛇,毕竟长着四双翅膀的蛇不引人注目都难。这鸣蛇明显在早就料到了绛霞仙子的到来,见到当康,鸣蛇化作了一个中年人,这人病怏怏的样子,让人怀疑,这鸣蛇只要一口气上不来,就会死在这里。“绛霞仙子,化蛇已经死了,你这是准备来取劣者性命吗?”“这件事就要看你自己了,若是你能离开这里,那么本宫自然不会动手,而且你可以放心,这件事若是他们怪罪下来,就说是毕方让你离开的。”鸣蛇听到这话,看了看启,满不在意的抱拳行礼说:“属下见过毕方大人。”启也只能回礼,这时候鸣蛇继续说:“毕方大人,太过年轻,不知道为什么劣者会在这里,劣者若是离开这里,这罪责只怕毕方大人你担不起。”“但若是你不离开,只怕会死在这里,难道我们联手就有胜算了?”“不知道是否能够取胜,但是属下只会拼尽全力,以命守护火王交给我的使命。”启不在多言,这时候鸣蛇在此化作蛇的样子,只见他羽翼煽动,伴随的他名叫之声,四周出现了红色气流,这些气流在鸣蛇的身边汇聚,很快看就变成了熊熊烈火。看到这烈火,绛霞仙子脸上露出了笑容,她轻轻拍了一下当康的头,当康不由鸣叫了一声,顿时这荒芜的鲜山出现了绿色的光芒,然后启似乎看到了附近变成了草地,绿茫茫如同大海。青草疯狂生长,组合成藤蔓,缠向鸣蛇,不过这些藤蔓到了碰到鸣蛇身边的火焰,开始燃烧起来。启心中奇怪,这木生火,若是当康这样的进攻,不过只是增加鸣蛇的威力。绛霞仙子看着熊熊烈火,丝毫没有在意,她缓步走了过去,走到鸣蛇的那团火焰之中,只见四周的火焰如同百川归海一样融入到绛霞仙子的红衣上面,这红衣吸收火焰之后,显示的更加红艳了,同时衬托出绛霞仙子如同白玉一样的肌肤。绛霞仙子靠近,手中桃花枝向前一指,鸣蛇身边的火焰就汇聚起来,如同一条长蛇射向鸣蛇的眉心,鸣蛇在这个时候,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四周的火焰顿时增前了几分,不过这样也不过是徒劳无功的。等到火焰消失之后,地上就剩下鸣蛇的尸体,绛霞仙子对着启说:“五族他们只能按中捣乱的原因就是因为帝山要对付他们不说易如反掌,也不算什么难事,且不说十二岳牧,就是五圣女和五正,他们就难以对付了。”启点点头,他没没有想到绛霞仙子的本事这么厉害,自己见到他三次对敌,都是轻描淡写,他想了想,就算青萝仙子,没自己传授的大九阳流光剑,也可以和相柳相抗两招,足见这五位圣女的本事了。绛霞仙子回到了当康的身上,对着启说:“阿牛,你听到了帝女的消息才主动请缨的,可惜我这个帝女不是你想要见的帝女,不过我曾经答应过你,会完成你一个愿望,你就随着当康去吧,你此次可要好好表现了。”绛霞仙子说完,头上的发簪在此变成了朱雀的样子,绛霞仙子骑上朱雀,就径直前去南方了。而当康带着启,一路向西,这样一直到了晚上,启看到了青萝仙子。青萝仙子坐在一块五色石上面,身边的青气如同一条青龙,在她身体附近徘徊,这青龙不断的变大,等可以覆盖青萝仙子身体大小的时候,这条青龙慢慢化作一道道青气从青萝仙子的鼻子里面钻了进去。等到青龙完全被吸入青萝仙子体内,当康才欢快的跑了过去,在青萝仙子身边打转。青萝仙子站起身来,当康于是蹲在石头前面,青萝仙子于是骑上当康,用手为当康捋毛。“你来了,我们也应该要谈谈了。”青萝仙子平静的说着,但是启却激动的无法控制自己。“霄明,你想要问什么?”“我想知道,你会杀伯益吗?”启听到这个问题,脸上没有往昔的平静,他强制压低了自己,勉强维持自己的音量说:“霄明,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过任何人,若是迫不得已的话,我才会选择杀人,每次杀人,我都会难过很久,我不是那种喜欢杀人的,我知道死亡的痛苦,我也知道我自己没有权利决定别人的生死。”“我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也会害怕,所以我绝不会无缘无故,为了自己的心意而杀,哪怕这个人十分厌恶。”青萝仙子看着启因为痛苦而留下的眼泪,对着启说:“你的眼泪或许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邪恶,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你总是想要证明自己是一个好人,所以才会流泪。你若是真的善良,也不会那么的人死在你的手里了。”启没有反驳,他用沉默来表示自己的态度,这一次不是不愿意解释,而是不能解释。“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们伤害了你,你会想要报复天下人,你为什么认为自己能登上这帝山之巅。”“因为我要追求至高无上,我不信,舜者何也,人也。予者何也,人也,他能登上帝山,为什么我不能。我不信,我这一辈子都是人下人,而且,我登上帝山,不是为了其他,我只是想要配得上你。”启说道后面,脸上充满了激动,他那被晒黑的脸因为血气上涌而变得通红“这何尝又不是借口呢?若是我答应嫁给你,你就会放弃吗?”青萝仙子说完,原本启会迟疑,但是没有想到启神情痛苦,启倒退了几步,摇着头说:“不,这不可以,如此的我,怎么能够配得上你,霄明,你的丈夫必定是天下至尊,如同你的母亲一样。”“配不配的上,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启,你我不过那一晚相见,你看中我,不过是我的容貌,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念念不忘。”“不,不。”启急切的辩解,他对着青萝仙子解释:“我从来都不看重美色,我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遵从心的感觉,霄明,我见你,只是因为你在乎我,我当初立誓,也是暗中想要和你在一起。你姐姐何尝不美丽,我又何尝动心过,我承认我对于那些仙子有过欲望,但是对于你,我永远只有一个想法。”启说道这里,伸出了自己的手,缓慢向前一抓,他好似要抓住什么,但是他收拳回来,张开自己五指,却只看到空空如也。启见到这个情况,脸上的悲哀之意更加浓了,他喃喃说:“如今,还不是时候,我们,我们终究还要等。”看着启这个样子,青萝仙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怜悯,她对着启说:“启,当初姐姐曾经问过我,你是否能够登上帝山,我当时没有回答,如今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可以登上帝山,但你永远抓不住我。”最后一句话如同一道霹雳响在启的耳边,启神情一晃,径直瘫痪在地上,他双目无神,看着青萝仙子,他所有的坚强,这短短几个字之中化为乌有。“启,姐姐认为你是以仁德登上帝位,但是我认为,你是应了誓言舍弃一切而的登上帝山,我终究是你要舍弃的,你若是没有这样的觉悟,如何能够达成自己的目的。”青萝仙子说道这里,没有再说什么,等启缓过神来,启看着青萝仙子说道:“我,我不信,我从来不信天命,我相信自己,我相信自己的双手。”“我们每次见面都会有这样的争吵,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还会这样。”“因为这个世上只有霄明你懂我。”“可惜,你终究终究不是伯益。”“这件事不是小的能够决定的,但是霄明你看着,我当帝一定比伯益更加合适。”青萝仙子没再说什么,而是拿出了竹箫,青萝仙子吹奏了一首曲子,这一首曲子如同春风拂面一样温暖,启静静听着,等青萝仙子吹奏完毕之后,青萝仙子对着启说:“这是韶乐,你的乐是否能如同这样春风化雨,德润天下呢?”“我的乐没有天下,只有你。”后注:我写书一般先写人设,在根据人设来推演剧情,这样就不会导致人设崩塌,启这个人设有一处改动,那就是启原本设定是蚩尤转世,这一点前面能看出来,有暗示,不过后来我不满意,我要写的是一个凡夫俗子,不需要任何血统,不要任何金手指。有读者说启和其他主角不同,其他主角自己也可以,但是启自己不行,这其实就是我准备要写的人,我倒是不反对金手指,启其实也有主角光环,只能说很弱。我尽量让启贴近人,他修炼和我们差不多,性子也差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学渣,他也没什么大局观,他的计划都很简单,我很反感那种反转又反转,弄得和俄罗斯套娃一样。我认为权谋其实就是打的信息差,只有双方信息不对等才会有,而不是简单的攻心战,什么我预判你预判我的预判,这种现实很少。就如同空城计,就演义来说,就是打的信息差,若是司马懿确切知道季汉士兵动向,你看这攻心有用没有,这种信息不对等,才会有揣摩心理。所以这书的计谋,布局基本就是利用信息差,狐燕能那么神神叨叨,推测厉害,是因为他置身事外,所以他可以调查到很多事情,我一直相信,这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尤其是争夺天下的大计,这要完全掩盖起来,那简直痴心妄想。狐燕的优势也在于他是世外人士,他知道却不去多嘴,莫说他不说夏伯的事情,就算他整天对外人说启的事情,启也会竭尽全力杀了这只老狐狸。适当的吐露可以博得尊重,但是嘴巴漏风就只有死路一条。他也知道治大洪水可以,但是他却偏偏不能,因为参与进来,他就没那种世外的身份,或许他前期能凭借自己以前知道的,挫败五族遗民的阴谋,但是后面五族遗民改变了计划,他又应该怎么办。去打听的话,五族遗民肯定是提防着他,甚至还可以设下陷阱,到了那时候,他是明,五族遗民是暗,他最后也只能落得鲧一样的下场。因此他只能借助夏伯,但是夏伯明显有他无他都没有多少区别,所以狐燕找到了启。至于帝舜能够掌握全局,也是因为他知道很多事情,故意不点破,你五族遗民想要鼎湖的宝物,那给你们就是了,要伏羲洞的破解之法,就让云华仙子传授给你。帝舜顺着夏伯他们的计划来,这样五族遗民自然不会贸然改变计划,这样帝舜就可以将一切安排妥当,顺便接住五族遗民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相柳,帝舜知道他作恶多端,那么好,就让你五族遗民拿去,反正相柳到了五族遗民那里,比在孔壬手下好,至于杀相柳的人选,帝舜早就安排好了。甚至他都已经准备好杀掉启了。事关后面就不剧透了。因为这本书的信息差是关键,因此启在陶泽城能够顺利,而到了大地图,却随风飘动,这也是没没有办法,我也不可能凭空给他变出一个天机阁,整个天下动静他都知道。因此他的计划也就是掌握夏伯是烛九阴这个关键点来布置,至于其他,启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毕竟他这个子爵知道的事情,还没灵儿知道的多。对于五族遗民和帝山事情一眼摸瞎的他,想要设计也是有心无力,毕竟你连对方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如何设置香饵。这一点要到了下卷才会改变,这治水完毕,启也有了一定的势力,但基本就是一个大框架。絮絮叨叨说了这些,回到大局观来,启和我们一样,都不会先时代一步,启的才智最开始也就是利用信息差,将姜源给杀了,然后杀了苦叔而已,至于接下来的计划,他是完全没有的。在经历到大禹的时候,他虽然察觉到了这是一条路子,但是启始终还是有一些不相信,所以他无法舍弃自己城主之位,而是听从了元宁的建议,赢取公主。 当然这都是时代特色,入了皇族,那么启自然是可以平步青云了,到时候他就可以慢慢在甘城按照自己的手段在慢慢当上国主。 这样的路子基本就是现在历史穿越小说的路子了,先从一个小地方,然后到京城。 但是启被现实狠狠敲了一棒,在幽禁的时候,启知道,血统这个不是自己想要变的就可以变的蕙芷公主对自己的厌恶,还有那一次暗杀,让启下定决心,与其依靠这些贵族,不如重新走出新的一条路。 启虽然不是从奴隶出身,但是要爬上帝位,绝不简单。他什么都没有,所以他只能赌命。启是一个害怕死亡的人,但若是真的只能死的时候,他也不会犹豫。 烛九阴要杀他的时候,他可以求饶,只需要烛九阴这么说,就如同他向白兰和奎那样求饶一样。但是烛九阴没这个意思,所以他只有选择死,因为他知道自己没其他选择。 最后要说,启不是没有自尊,甘于受虐,他自尊心,这种舍弃,他都告诉自己,自己如今丢弃的,他全都都会捡回来的。这也是他能继续前进的动力。 他如同弹簧,这样一直压着,他也会受不了,而霄明是他支撑下去的动力,其实他爱的与其说是霄明,还不如说是自己心中那个霄明。当然只不过两个霄明相差不大而已。 这章最后,启不会失望,也是因为他知道现实情况就是如此,仙子和凡人本来关系就是如此,反而是烛光和蕙芷对自己的态度才充满了虚幻,让他无法相信。启经过打击之后,变得现实得有点变态,他骨子认为霄明要嫁给的必需是帝,这样才配得上她。霄明如今喜欢伯益也是正常的,毕竟伯益比自己优秀。 这一章其实应该早就更新了,只不过前段时间把终章写了,心理难受,所以才慢了这么几天。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