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乐天堂】虞夏群芳谱 (原名:启) (中篇 13) 【男人都懂的电影网站】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虞夏群芳谱】(原名:启) (中篇 13) 作者:好色真人 2021.11.14首发于sis001 素娥仙子离开没有多久,伯益突然找到了启,见到启的第一句话就是:“阿牛,你和我去东海一趟。” 启点点头,没有问为什么,他知道伯益会解释的。伯益随即也解释起来:“我这些天一直在担心一件事,当日猰貐要走穷奇,应该没有那么简单,今日我又听到水圣女说泰山封印的狪狪也被他们给放出来了。” 启点点头,说这件事自己知道,只不过当时冰魄仙子没有在乎,所以自己也没有理会。 伯益说他们这一次去东海,就是要寻找紫蒙君,询问紫蒙君的看法,如今,天下能找到最博闻的就只有这位紫蒙君了。 启询问夏伯那边怎么说,伯益告诉启,这件事自己已经和夏伯说好了,夏伯认为伯益前去紫蒙君那里,就算没有打听到什么消息,也可以请紫蒙君指教。 启听到这话,口中说夏伯说的有道理,与其是受到猰貐他们的好处,不如让紫蒙君来指点。 嘴上这么说,但是启心里疑惑,夏伯为什么要这么做,猰貐这么做,明显对五族遗民有好处,毕竟若是真的能够控制伯益,那么五族共治就可以前进一大步了。 不过虽然自己不知道夏伯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自己如今还是按照夏伯的安排来办事就好了。 伯益告诉启,明天他们就出发,所以启还是早点休息吧。 在伯益离开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一下,鼻子嗅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启,眼中似乎流出了一丝的疑惑神情。 启知道伯益闻到了什么,于是将那收好的冰蚕手套拿出来,眼中有愧色的说:“阿大,我真是没有用。” 伯益看到这个情况,对着启叹息一声说:“阿牛,你也一把年纪了,自然有这样需要,你宁愿自己解决,也不坏别人清白,这一点我倒是十分佩服。” 伯益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阿牛,我也听到过很多关于你的坏话,我都没有相信,这人一出名,谤毁就跟着来了,这种事情我经历过,所以我知道,我不相信别人,我相信我所看到的,你是一个君子,比起我来,品德更加高尚,只不过有些人不相信这世间有这么高尚的人,所以认为你都是装出来的。” 启听到这话,有些诚惶诚恐地说:“阿大,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卒,我也会犯很多错。” “你的错不过是别人逼迫而已,这是别人的错,而不是你的错,你从一开始就跟着夏伯治水,就这一点,就远胜他人很多了。” 伯益说到,开始感叹十二国那么多高人,自愿帮助夏伯的少之又少,他们所在乎的不过是自己,这大洪水丝毫不影响他们修行,反而是治水耽误他们修行。 启没有说话,告诉伯益,自己相信这些高人其实都想洪水平定的,只不过如今的他们没有可以出力的地方,毕竟不可能让这些仙位的高人来开山导洪。 “唉,阿牛,你总是往好处想,这些高人真的有平定洪水之心,这洪水早就平定了,他们虽然没有移山倒海之能,但是将导水入海这是肯定能的。” 启点点头,说这些高人总是有自己的苦衷吧,他们还是不要多谈论这些了,这样背后议论别人不太道德。 伯益点点头,然后说:“阿牛,其实帝女也谈到过你。” 启原本以为自己早就波澜不惊了,但是听到伯益这句话,他身体轻微的颤抖起来,他强忍住自己的恐惧,但是开口说话的时候,牙齿还是忍不住颤抖说:“阿大,帝女,帝女,帝女她说我什么?” “帝女告诉我,希望我作为你的兄长,多多带你,你虽然和我都是野人,但是你对于天下的事情还知道的太少,日后治水成功之后,你免不了到一方诸侯,有些东西你需要学的。” 伯益说到这里,启不由松了一口气,伯益继续说:“帝女说你心地善良,这样是好事,但是五族遗民异常狡猾,可能会利用你的善良,做出一些恶事来,所以希望我能多加看护你,不要你走错一步。” 启听到这话,顿时热泪盈眶,声音哽咽地说:“阿大,我,我,帝女这一份心意,我,……” 看着启感动的样子,伯益拍拍启的肩膀,对着启说:“阿牛,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做错事的。” “但是阿大,若是我不小心做错事?” “那么我自然会弥补,你就算走上了邪道了,我一定会把你拉回来的。” 伯益说到这里,神情说不出的自得,他对着启说到:“阿牛,哪怕是天下人和你为敌,我都会将你拉过来的。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毕竟你绝不可能做那些事情。” 启激动地点点头,热泪落在地上,此时不用说什么,他那感动的目光都已经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伯益也不在说什么,让启先休息吧。 启亲自送着伯益出了大门,等伯益离开之后,他那原本感动的目光变得冰冷,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那花团锦簇的铺盖,还是选择茅草。 当茅草刺在他脸上带来痒痒感觉的时候,启感觉到了一种痛快,他轻声说:“拉回来,我自己都拉不会来,又有谁能拉我回来呢?” 第二天,启收拾了一下,就和伯益出发了,他们在下午的时候到了东海,启看着茫茫东海,对着伯益说:“阿大,我们要去颛顼国一趟吗?” 伯益一愣,然后摇摇头说:“不去了,这一次先办正事吧。” 不过伯益不愿意去见公孙冰,而另外有一个女子找上门来,他们才进入东海没有多久,敖轻云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敖轻云看着伯益,笑脸盈盈地说:“伯益,你到了呀,帝舜传信给我父王,让我们带你去上找紫蒙君。” “多谢郡主了,只不过紫蒙君的所在我们已经知道了。” “伯益,你是从素娥仙子那里知道的吧,只可惜的是,紫蒙君已经没有在扶桑了,而是前去了镇龙谷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伯益有些意外地说:“莫非上青龙的封印有一些松动?” 敖轻云点点头,对着伯益说:“还不是五族遗民不死心,他们收集了七个木族仙兽,准备以它们的精血,破开帝轩辕的封印。” 伯益听到这话,对着敖轻云说:“原来如此,这样就解释的通了,如今有紫蒙君坐镇,他们想要成功就难了。” 敖轻云点点头,然后说:“不止紫蒙君,这东海不少高人都前去镇龙谷协助紫蒙君,只不过紫蒙君担心,这一些五族遗民这么大张旗鼓的来破解封印,是否有什么阴谋。” 伯益想了想,告诉敖轻云说:“实者虚之,虚者实之,或许他们不止是要破开这青龙的封印,还有其他四位神兽的封印他们也怕是要动手了。” “这件事紫蒙君已经传信给帝舜了,想必帝舜早就有安排了。” 听到敖轻云这么说,伯益和启都明白夏伯为什么突然让他们来找紫蒙君了,伯益只是认为这是帝舜告诉夏伯的,而启明白,夏伯对于这件事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三人一路向东,一个时辰之后,就到了一个岛屿附近,这个岛屿上全是火山,有几座还在冒着烟雾。 启这还没有靠近,就感觉到一股热量,这时候伯益看了看敖轻云,对着敖轻云说:“郡主,不知道你身上是否带有清凉珠,我这小兄弟修为不足,难耐这炎热。” 敖轻云点点头,拿出一颗碧蓝色的珠子,递给伯益,伯益接过之后在送给启。 启将这颗清凉珠放在袋子里面之后,整个人就清爽了不少,敖轻云对着启说:“这镇龙谷在最中央,就算你有清凉珠,也未必能够耐得住这高温,你暂且留在这里。” 敖轻云说到这里,拿出自己挂在腰间的号角,吹了一声,很快一座大船从海里升了上来,敖轻云对着伯益说:“伯益,如今你这兄弟坐在这战船里面,你可以放心了吧。” 伯益谢过敖轻云,护送启到了船上,然后对着启说:“阿牛,等我见过紫蒙君之后,在回来看你。” 启点点头,他倒是不想参与到其中,若是五族遗民真的来破解封印,这东海又是一场激战,到时候以自己的修为,想要活命还是有一些难。 启到了战船上,自然有侍女安排启到了房间,侍女告诉启,这房间启都可以自由走动,但是最下面那一层,启就不能前去。 这个侍女没有说原因,启自然也没有问。 等到入夜的时候,伯益和敖轻云一起回来了,伯益找到了启,询问启在这里待着可习惯,启自然说这里很华丽,自己呆在这里很舒服。 伯益点点头,对着启说:“等下紫蒙君也会到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见见他。” 启连忙推辞,说伯益前去见就可以了,自己一个小民,去见紫蒙君不太合适。伯益笑着说:“阿牛,这一件事我已经问过紫蒙君了,紫蒙君也答应了。如今你若是不去见,反而不美。” 启听到这话,只能点点头,询问伯益关于青龙的事情。 伯益告诉他,在帝轩辕战胜蚩尤之后,五族遗民用秘法召唤了五位神兽,用来和帝轩辕抗衡,后来帝轩辕锻造了北斗七神剑,封印了这五只神兽。 伯益告诉启,这五位神兽的神是说明他们都有神位的本事,若是五只真的被放出来,五族遗民就多了五位神位高手。 启担心地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这封印。” 伯益也告诉启关于这封印之地的事情,这青龙虽然封印在东方,但是这里全是火山,以火生土,增强封印的威力。 启说为什么不用金来克木,伯益说这五只神兽乃是天地造化所生,帝轩辕不愿意因为加害,所以只是封印在这里。 启点点头,说帝轩辕真是仁德如天,就算是这样的兽类也有怜爱之心。 伯益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这时候侍女来告诉伯益,紫蒙君已经回来了,于是启就和伯益前去紫蒙君的房间。 启进入房间之后,就恭敬地跪在地上,紫蒙君对着启说:“没有想到我们又在东海上见面,当初孤就已经隐约察觉到,这天下的少年英杰,就属你们了。” 启连声说不敢,紫蒙君没有在说什么,对着伯益说:“伯益,你这一次来的正好。” 紫蒙君说到这里,随手一挥,然后对着伯益说:“刚才人多,孤不好明说,如今孤说的话,你们不能泄露出去。” 伯益神情严肃的点点头,启说是极为机密的事情,那么自己不如先退下。紫蒙君摇摇头,告诉启说:“孤当着你面说,自然是相信你。” 紫蒙君说完之后,对着伯益说:“伯益,你可知道当初帝轩辕为什么不杀了这五只孽畜,只是将他封印在这里,甚至不愿意削弱这些孽畜。” 伯益将启刚才说的仁德说了一番,紫蒙君摇头说:“这五只孽畜不止沾了多少人命,就算杀了炖汤也难赎其罪。帝轩辕当初担心自己不能封印,毕竟蚩尤已经元神不灭。所以他将这五只孽畜留下来,等到蚩尤再出,有人能够驾驭这五只孽畜,击败蚩尤。” 听到这话,伯益一愣,紫蒙君对着伯益说:“这五只孽畜终究是畜生,他们可没有五族那群遗民那些心思,它们当初帮助五族余孽,不过因为被五族控制,如今你若是能控制它们,它们自然会帮你。” 伯益算是明白过来,询问紫蒙君如何能控制这五位神兽,紫蒙君对着伯益说:“这第一个办法就是学会他们的御兽诀,只不过五族遗民肯定不会传授给你了。” 伯益询问第二个办法是什么,紫蒙君语气嘲讽地说:“这畜生向来是记吃不记打的,只要你能够降服它,它自然是为你所用。” 伯益一时间没有说话,启知道伯益的担心,于是替伯益开口说:“紫蒙君,伯益如今只是仙位,如何能战胜这五位神位呢?” “这畜生如何能比的上人,而且这五位畜生都有各自的弱点,要收复青龙这一头孽畜,就必须学会这阴阳雷龙啸了。” 伯益一时间愣住了,他压根没有听说过这个气兵。 紫蒙君也知道,告诉伯益,上古时候很多气兵都失传了,这气兵可以追溯到了少典时代了,唯一的传人就是西王母了。 紫蒙君说到这里,也说少典时代,仙位的都可以居住在昆仑山之中,这西王母本来修为不高,只能在一个山洞里面居住,后来得到了这气兵,反而成了霸占一座群玉山,成为昆仑的一个领袖。 伯益听完之后,对着紫蒙君说:“紫蒙君,既然如此,想必这气兵西王母也不会随便传人了。” “那倒未必了,毕竟如今西王母已经不需要这气兵,如今能破她太真辰婴罡气的也寥寥无几了。” “这修士就是如此,一旦上了去了,自然会越来越厉害,等你小子上了神位,就会觉得前人所传不过尔尔。” 紫蒙君说这话的时候,别有深意的看着伯益,伯益点点头,对着紫蒙君说:“多谢紫蒙君教诲,小子受教了。” 紫蒙君点点头,然后拿出一卷卷轴说:“这是阴阳雷龙啸修炼法门,你这些天好生休息,到时候若是封印被解开,你到时候天雷勾动这附近的地火,这小小一只孽畜还不乖乖降服于你。” 伯益原本还以为自己要去找这气兵,没有想到紫蒙君早就有准备,紫蒙君看着伯益诧异的目光,对着伯益说:“你师尊虞侯……帝舜早就料到了这一切,他早就有了安排,若是连这个准备都没有,他又如何能坐稳天下,让诸侯心服口服。” 伯益听了之后,感到惭愧,说自己比起师尊来,真是大有不如。 “你这小子需要的是历练,这一点可以慢慢来,自古要坐稳帝山,可不是那么容易事情。” 这时候启突然说:“紫蒙君,小的斗胆,对付相柳的事情,帝舜也知道吗?” 紫蒙君笑着说:“帝舜若是没有算计,这猰貐如何能随便进出女娲洞。” 启听到这话,想起了冰魄仙子的话,一时间吓出了冷汗,原来云华仙子传授夏伯八卦,也是帝舜安排好的了。 紫蒙君说到这里,得意地说:“当初四哥给帝舜的评价就是浚哲文明,他隐居三年,想必早就安排好一切了。” 启没有在说话了,他想到了玄灵曲,自己还才动身,其他仙子就已经动身了。看来帝舜的确对他们的行动已经安排妥当了。 他想到了青萝仙子前去拿的三生石,想必这也是为了之后做准备,可能在这个时候,帝舜已经为下一步,或者下下一步开始安排起来了。 启顿时有一些心灰意冷,不过很快他就打起精神来了,毕竟自己又不是猰貐他们,要从帝舜手里取天下,自己要做的就是等到帝舜驾崩,夏伯继位而已。 比起深不可测,自己无法明白的帝舜,启觉得夏伯要容易看清楚太多,毕竟自己常常呆在他的身边,夏伯的小动作自己能察觉到。 想到这里,启打起了精神,这时候紫蒙君告诉伯益,这要修炼这个气兵,岛中有个雷火谷是最佳的地点,至于那个地点的所在,伯益可以让敖轻云带路。 听到紫蒙君这么说,伯益明白,紫蒙君是准备让自己离开,于是他识趣的退下去。 在伯益离开之后,紫蒙君长袖一挥,启只觉得眼前一花,他们就已经到了一处小岛上了。 启自然没有四处乱看,等到紫蒙君说话。紫蒙君没有保持自己国君的威严,躺在这小岛的草坪上,看着满天的星空。 紫蒙君让启也抬起头来,紫蒙君指着天上的一颗星星说:“这颗星就是我的一个哥哥。” 启有些好奇询问说:“小的愚钝,不知道紫蒙君有何赐教?” “皇考帝高辛很多人都认为不过尔尔,比不上王父帝高阳,当然他们只不过是从五行修为而谈,皇考自然不如王父,不过皇考惊才艳艳,岂是一般人能比的。” 紫蒙君也喃喃道来,原来帝高辛对于五行修炼之法已经厌倦了,于是想着另辟蹊径,创造一条新的道路,也是因为如此,帝高辛勉强到了小神位,成为当时大荒十神之中最弱的一个。 帝高辛本是一个极为有修炼天赋的人,否则也不会被自己叔叔帝高阳看重。帝高辛多年摸索之中,终于在找到了一条新的道路。 那就是天象星辰之力作为修炼之法,只不过那时候帝高辛年事已高,想要从头修炼已经难了,当时颛顼国国主因为是亲戚,得知之后就告诉帝高辛,让羲和国和常羲国进献公主,然后羲和公主生了十个儿子,常羲公主生了十二个女儿。 这儿子和女儿就开始修习这新法门,只不过这日月精华引入体内,比起五行更难控制,最后紫蒙君十位兄弟也因此走火入魔,化作十日,天下也因此遭灾。 最后是大司衡羿射下十日,最后紫蒙君因为是水火双英的体质才幸免于难。听到紫蒙君说到这里,启不由告诉紫蒙君说:“紫蒙君,小人,小人听说,是帝尧亲自射下的十日。” 紫蒙君听到这话,楞了一下,但是很快就释然了,他对着启说:“四哥就算真的这么做了,孤也不会怪罪于他。无论是大司衡羿还是四哥,他们本意总是好的。” 启点点头,说帝尧这么做,也是心有不忍,无奈之下,不得不这么做。 紫蒙君点点头,继续说:“这太阳、太阴之气你自然驾驭不了,不过我那两个哥哥你倒是可以学。” 当初帝高辛在十日和十二月修行的时候就察觉到不对劲了,不过想到了这必定是自己草创,有问题很正常,帝高辛认为自己一定可以解决。 后来阏伯和实沈两兄弟不和,整日争斗,于是帝高辛就让他们一个吸纳参星的精华,一个吸纳商星。 因为这两个星星一直不相见,所以两人也因此不相见,后来两人化作星魂,飞升到天界去了。 关于后面,启倒是不相信,想必这两人最后都尸解了。 紫蒙君说完之后,看着启说:“这一个功法是皇考草创,后来虽然有些完善,但是比起这五行修炼之法,自然是凶险万分。这个功法唯一的好处就是,就算不是德体,也可以修炼到神位。” 启见紫蒙君有心传授,于是再三感谢,并且说自己资质驽钝,只怕到时候会辜负紫蒙君的信任,紫蒙君笑着说:“就孤所见,日后伯益登上帝山,怕是难以如其他帝君一样,坐稳这帝位,到时候还需要你辅助。” “这天下不止需要是品德,智慧,也需要修为,日后伯益不可能事事都出手。” 启这才明白紫蒙君这么做的目的,不过这功法他还是准备要着,就算自己不修行的话,也可以去换东西。 启给紫蒙君三拜九叩,以此大礼来答谢紫蒙君传授之恩,紫蒙君也开始传授启如何炼化星光,这功法比起五行更加深奥,而且很多地方,帝高辛都是有一个模糊的想法,全靠对方来领悟这个感觉。 虽然紫蒙君修行过之后也有改良,但是这一套功法还是意会的地方比较多。 也真是因为如此,短短百字修行心法,紫蒙君说到第二天天亮,启还是没有摸到门道。 紫蒙君倒是没有责怪启,告诉启这个倒是不急,自己要一直在这里镇守青龙,有的是时间传授,启也不要因为自己浪费了太多时间,而心怀愧疚,最后没有领会的地方也藏着不说。 启有一些惭愧地说自己的确有这么一个想法,但是紫蒙君这么说了,自己就不会这么做了。 紫蒙君点点头,告诉启,这一门修行法门,若是启以后有机会,可以传授给其他天资高的人,等到几代人之后,这个功法完善了,帝高辛也不会再被人轻视了。 启说自己有机会一定会找到这门功法的传人,他希望这个功法不会因为自己的愚钝而误传。 紫蒙君说若是真的有合适的人,到时候启可以让这人来镇龙谷找自己。 紫蒙君说完之后,说自己要离开了,等今天晚上,他再来这里传授启功法。 启谢过紫蒙君,紫蒙君再次一挥衣袖,启就回到了船上。 启离开这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前去睡觉了,无事的他,自然是先休息,毕竟今天晚上可能都睡不了。 到了晚上,果然紫蒙君如约带着他再次前去了。这样一连半个月,启算是明白七七八八了,剩下的紫蒙君也不能用言语表达,只能告诉他大概是怎么一个感觉。 这一天晚上,紫蒙君准备让启开始初次吸纳星精的时候,四周的海水如同烧开了一样,开始冒起了起泡,这最开始不过是鱼眼大小,后来在就变成开水一样翻滚。 紫蒙君看到这个情况,对着四周说:“旱魃,既然都示威了,何不出来一见。” 听到这话,四周的雾气突然冲向了小岛,启在浓雾之中,可谓是伸手不见五指。不过启倒是没有担心,毕竟旱魃没有必要杀自己。 很快雾气散去,这一次旱魃没有穿着那一身红衣,而是穿着一身青衣。旱魃见到紫蒙君,眼中射出了仇恨的目光。 “厌越,若非你兄弟,本宫早就飞升,如今你见到本宫如此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难道没有丝毫羞愧之心吗?” “女丑,若是你今日以女丑的身份来找孤,孤自然二话不说,自刎于此,用孤的命来谢罪,但是如今你以五族余孽旱魃的身份来,那么孤自然只能让你再次尸解。” “好一句自刎谢罪,厌越,本宫今日不需要你自刎在此,本宫会亲自让你的命来偿还。” 紫蒙君听到这话,衣袖一挥,启就被紫蒙君送到了的船上。这时候镇龙谷的那边光芒四起,看来不少人察觉到旱魃的到来,准备前来相助。 “都留在原地,区区一个旱魃,还不是孤的对手。” 紫蒙君傲然地说着,对着旱魃说:“你修行八极大法这么多,也应该走火入魔了,今日若是在妄动真元,不需一刻钟时间,就会真气乱撞,爆体而亡。” 听到这话,旱魃尖叫一声,只是这一声,四周的海水突然炸裂,一道道水柱冲天而起。 见到这个情况,紫蒙君丝毫不在意,对着旱魃说:“区区手段,有什么好炫耀的。你不过以女娲石将八极真气给理顺,不过就算如此,你又能如何?仙位终究是仙位,哪怕是太仙位也是如此。” 紫蒙君说完,他身边出现了一只火凤凰,这火凤凰冲向了紫蒙君,这凤凰出现的那瞬间,紫蒙君身边的草木都燃烧起来。 不过紫蒙君丝毫不在意,等到火凤凰靠近之后,张开口,猛地一吸,这个火凤凰就化作一道火线,被紫蒙君吸入体内。 紫蒙君冷笑地说:“旱魃,在孤面前玩火,岂不是自不量力。孤连太阳真火都能纳为己用,更别说这凡火了。” 旱魃听到了这话,对着紫蒙君说:“这可不是什么凡火,厌越,这个可是我花了三十年时间炼制的幽冥火,在此火之中,我可是加了冰魄之力。” 旱魃话音落下,紫蒙君身上开始出现了冰霜,很快这冰霜将变成冰块,将紫蒙君冰冻起来。旱魃看到这个情况,说不出的得意,对着紫蒙君说:“厌越,你生性自大,本宫早就知道你会如此,如今这冰块虽然不能冻住你,但是也足以让你伤了元气。” 果然,很快冰块就出现了裂缝,然后纷纷掉落在地上。紫蒙君看着旱魃说:“这火之中,不止加了冰魄之力,应该还有当初水族圣女的留下的千年冰蚕。” 旱魃笑着说:“是的,这千年冰蚕可是越来越少了,我们只有三枚,如今就只剩下两枚了。”旱魃眼中闪过一丝可惜之色,不过紫蒙君继续说:“区区一只冰蚕,还要不了孤的命,这当中还有一样东西。” 旱魃笑着说:“当时你在帝山上侥幸捡回一条命,无非是靠着我族秘宝天一神泥而已,要化解这天一神泥延续的经脉,自然要当初赤帝留下的幽都之炎了。” 旱魃这才说完,就一口血吐了出来,旱魃原本得意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不过很快对又恢复了笑容,对着紫蒙君说:“厌越,你这气兵果然厉害,伤人无影无形,只可惜你真元不济,否则刚才就不是只让本宫吐一口血。” 紫蒙君听到这话,放声大笑说:“是吗?就算孤被你暗算,孤要取你性命也不是什么难事。” 紫蒙君说完,旱魃闭上了双眼,想必和紫蒙君这无影无形的气兵抗衡。 而这时候镇龙谷那边突然出现了一道亮光,这亮光将四周的天给照亮。在亮光之中,紫蒙君眼睛一眯,顿时镇龙谷那边传来惨叫声。 “好,好,不愧是紫蒙君,以光为气兵,真是天下少有的创举。”猰貐从镇龙谷那边飞了过来。 看到猰貐的到来,紫蒙君笑着说:“怎么才来了两个,难道就凭你们两个,也想要取孤的性命吗?” “自然不是了,紫蒙君如此身份,自然是要客气对待了。” 这时候海水突然分开,烛九阴和相柳从海水之中走了出来。 看到这个情况,紫蒙君笑着说:“好好,可惜今日混沌和句芒没有在这里,否则孤就可以荡平你们这些余孽了。” “只可惜,紫蒙君你连我们都对付不了。”烛九阴说着,五龙气兵瞬间出手,只见五条黑龙扑向紫蒙君。 紫蒙君见到这个情况,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他随手一挥,顿时将这五条龙头给斩断,然后这五条龙再次化作水,落在地上。 看到紫蒙君如此轻易的化解自己的五龙气兵,烛九阴不由一愣,这时候相柳悠哉悠哉地说:“厌越,虽然老夫耻于和你并列在十神之中,但是你有一句话说的对,仙位终究是仙位,太仙也只是仙位。” 相柳说完之后,手中出现了一把波光粼粼的水剑,相柳看着紫蒙君说:“我这气兵也没有什么奇特的,无非就是聚水成兵而已,比起厌越你那花里胡哨的气兵来,倒是显得实用很多了。” 相柳说着,一剑刺了过去,不过就这么平凡的一剑,四周的空间都扭曲了。 紫蒙君道了一声来的好,然后手中出现一把光刀,一刀斩在了水剑。这水剑是水做成的,光刀顺利进入到其中,不过却没有斩断这一把水剑。 以旱魃他们的眼力自然看到,这小小一道水剑之中,如同有一片大海一样。不过如今水剑之中的水流掀起了巨大的风暴,海水不断被炸起一道道水柱。 不过现实的世界却没有什么动静,烛九阴他们知道,紫蒙君这一招的威力全都被水剑给吸走了。 这过了一刻钟的时间,紫蒙君吐了一口血,这鲜血落在水剑上,如同一把火落在水中,顿时激起了白烟。 等白烟散去之后,相柳的水剑也消失不见了,他神情委顿了几分。至于紫蒙君,却如同风中残烛,身形摇晃,似乎要倒下了。 看到这个情况,相柳对着猰貐说:“如今厌越只剩下一口气了,老夫就不在出手了,你们自行解决吧。” 相柳说着,御风而去,烛九阴他们看着相柳御风不如从前那般从容,知道相柳在刚才那一招之中,也是受了重伤。 烛九阴他们自然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三人不由分说,使出了自己的绝学。 而这个时候,三道光芒冲向紫蒙君,紫蒙君冷笑一声,然后突然旋转起来,他身边突然出现熊熊烈火,在三道光芒靠近的时候,不由被气旋带动。 三人自然不愿意受制于这气旋,催动真元,三人身上光芒大盛,紫蒙君见到这个情况,大笑着说:“想走,那就走吧。” 紫蒙君说完,气旋突然倒转,然后向四周散开。 这一瞬间海水沸腾,这海岛也出现了龟裂,一道气浪以紫蒙君为中心,冲向四周。 启看到这道气浪,立马趴在甲板上,抱住这桅杆。 不过这气浪倒是没有击毁这战船,这船四周出现了黄色的光芒,将这战船保护起来。 等气浪过去,四周已经一篇狼藉,附近海域全是死亡的鱼尸。 启看到这个情况,也担心紫蒙君的安危,他准备御风前去查看的时候,一道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个人穿着一身黄裳,一身如同瀑布一般垂落的黑发,虽然被黑发遮盖了身形,但是那淡然的身形,足以可见是一个美人。尤其上那因为没有穿鞋而裸露的金莲,说不出的诱人。 启的目光瞬间就盯住了那脚踝上系着的红铃铛,他有一种冲动,去触摸,去解开这个红铃铛。不过启没有敢行动,呆呆站在那里。 这人没有转身,对着启说:“紫蒙君已经尸解了,那三个贼子已经伤重而逃。” 启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恭敬地说:“小的见过卿云仙子。” 卿云仙子没有理会,还是继续说:“如今最为重要的是青龙封印,句芒和混沌没有露面,想必是他们两个来解开封印。” “帝舜猜得不错,正是寡人来解开这封印。” 一道低沉的声音从启的背后传来,启也没有敢回头去看,毕竟看了也没有用,这两位,自己迟早要认识的。 “钧天剑,怪不得由你来解开这封印,句芒呢?” “圣女你认为寡人会告诉你吗?” “想必会。” “哈哈,圣女真是说笑了,不过寡人若是说,句芒正在解开飞熊封印呢?” 后注:关于西王母身份 这里紫蒙君提到的身份,是根据山海经西王母的记载而来。 山海经记载西王母一共三处。分别是《西山经》《大荒西经》《海内北经》 记载如下 《西山经》:又西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有兽焉,其状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其名曰狡,其音如吠犬,见则其国大穰。有鸟焉,其状如翟而赤,名曰胜遇,是食鱼,其音如录,见则其国大水。 大荒西经: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有曰昆仑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处之。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此山万物尽有 海内北经:西王母梯几而戴胜(枚),其南有三青(鸟)乌,为西王母取食。在昆仑虚北 当然还有一处也在大荒西经,不过是说西王母之山的。 :西有王母之山,壑山、海山。有沃之国,沃民是处。沃之野,凤鸟之卵是食,甘露是饮。凡其所欲其味尽存。爰有甘华、璇瑰、甘柤、瑶碧、白木、白柳、视肉、琅玕、白丹、青丹、多银铁。鸾凤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相群是处,是谓沃之野。 可以看见,最开始西王母的确是昆仑山是穴处,足见地位不是很高,后来善啸就成了玉山的主人,地位是逐步增高。 这里我也埋了一个伏笔,紫蒙君能够拿到阴阳雷龙啸,自然是有交换的,这交换就是司天之厉和五残了。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