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乐天堂】韵母攻略 (73) 【RM】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韵母攻略】 作者:流浪老师 ———————-第七十三章 饭桌上。 “妈,您这是准备撵我走了吗?”我心不在焉的扒拉着碗里的米饭,小声问道。 可笑的我,还以为在床上将妈妈征服了,以后的幸福要来了,却没想到,反转来的这么快。 妈妈最终还是将我丢给了爸爸。 妈妈停顿了一下手里的筷子,瞥了我一眼:“你想多了。” “那•••••那您干嘛让我收拾东西跟爸爸走?”妈妈没好气的回了句:“因为你姓顾。” 我撇着嘴:“那我还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呢。” 妈妈翻了个白眼,冷嘲热讽了句:“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呵,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我脸色一僵,随即明白妈妈所指何意,讪讪笑了笑,连忙转开话题,一脸苦恼道:“可您也不能把我丢给爸爸啊,爸爸已经有新的家庭了,我去了又算怎么一回事。” “你是他儿子,他管你不是应该的吗?”我立马反驳道:“那您还是我妈呢,您管我也是应该的。 ”妈妈冷笑了一声:“我管得住你吗?”一提到这,我就底气全无,小声嘟囔道:“管得住。” 妈妈一副没听清的样子,重新问道:“你说什么?”“我以后听您的话,还不行嘛。” 妈妈凤眼微眯,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半晌,才缓缓摇了摇头:“不行。” 闻言,我有些急了:“那到底怎么样才行?”“怎么样都不行。” 妈妈的话,一下就将我的心打入了深邃谷底,浑身有些莫名害怕的颤抖起来。 “妈••••••”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妈妈看出了我的异样,半晌,在一旁默默说道:“你马上就去上大学了,以后也不经常待在家里了,住哪都一样,等你毕业了我跟你爸出钱再给你买套房子,你就独立自由了。” 言罢,妈妈似是自嘲的笑了笑,摇了摇头:“总不能一直赖在我这个当妈的身边吧。” 我低声道:“可我就想赖着您。” 妈妈闻言,噗嗤一笑:“还当自己没长大,是小孩子呢?”见妈妈笑了,我立马顺杆往上爬,死皮赖脸道:“我不管,反正在您面前,我永远是小孩子,您不能不管我。” 妈妈抿嘴笑了笑,没有说话了。 午饭过后,妈妈像往常那样给我收拾房间,这次却不同,妈妈将我的衣服,还有书本,都给我放进了书包里。 我步步紧跟在妈妈屁股后头,却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因为我知道,妈妈已经下定决心了。 ••••••• 下午三点多,爸爸独自上门。 妈妈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客厅中间扔着两个行李箱,属于爸爸的东西已经被妈妈收拾好了。 爸爸进门以后,一脸不自然的向妈妈打招呼,只是妈妈爱答不理的模样,让爸爸好一阵尴尬。 最后,爸爸默默的拿起行李箱,对我说:“东西收拾好了吧?”我嗯了一声:“都在书包里了。” “走吧。” 爸爸言罢,妈妈的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到了我的身上,欲言又止,神情复杂。 我和爸爸走至门口,我停下脚步,扭过头来看向妈妈,发现妈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身,就站在我身后两步远的位置。 爸爸这时忽然察觉到什么,回头张望,一眼就看到了我身后的妈妈,一时四目相对,气氛逐渐凝滞。 良久。 爸爸咧嘴一笑:“走了啊。” 妈妈微微抿着嘴角:“好。” 苦涩的笑容,苦涩的嘴角,相顾无言,从此一别两宽。 我看着妈妈,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我想不明白,为什幺爸爸能狠心丢掉妈妈这么••••••这么这么好的女人。 最后,我还是红着眼,低声道:“妈,我改天来看您。” 妈妈上前,揉了揉我的脑袋,轻声道:“行。” ••••••• 下楼以后,爸爸带着我上了那个女人的车。 原来,爸爸不是一个人来的,怪不得不让妈妈下来送送,是怕被妈妈看到,将内心压抑的心情爆发出来吧。 上车以后,我坐在后排,没有理会那个女人的打招呼,而是看着车窗外,仰头一层一层的数着楼层。 看到不知道多少层的窗边有模糊的一道身影,那应该是妈妈吧,只是楼层太高,眼睛视线模糊,看不清楚。 ••••••• 晚饭,还是三个人坐一桌,只是爸爸旁边的女人不再是妈妈。 看得出来,爸爸和她的感情挺好的,她对我的态度也挺好的。 给我准备的房间,也干净敞亮,事先肯定认真收拾过了,连窗户的角落都看不到一丝灰尘。 我长叹一口气,躺在陌生的床上,一时间感慨万千,心中凌乱一团。 我该怎么做,才能回到妈妈的身边啊?•••••••一夜无眠,翌日,我顶着一双熊猫眼走出房间,便看到那个女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本杂志,嘴里哼着小调,似乎心情不错。 听到脚步声,她转头过来看向我,我站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了,应该叫什么比较合适。 还好,她先开口了,就像很熟悉似的,说道:“小暖起来了?”我僵硬的点了点头:“嗯。” 看到我的一双熊猫眼,她抿嘴一笑,乐道:“昨晚换了地,没睡好吧,看你那黑眼圈。 ”我只好尴尬的笑了笑,应付道:“还行。” 她也没多问,朝餐桌那边努了努嘴,说道:“赶紧去吃点东西,一会再去补会觉。” “好。” 言罢,我连忙朝卫生间走去。 •••••••• 下午,我溜出了门,打了辆车朝家的方向走去。 尽管只是一夜之隔,我的心情却复杂万分,甚至还有点惶恐,心咚咚咚跳个不停。 也不知道妈妈在不在家?在家的话,妈妈现在在做什么呢?一路上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家门口,我敲响了门。 •••••• 只是,屋内悄然无声,无人应答,等了半晌,门也没有开。 一时,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妈妈不在家吗?我又重重的敲了几下门,可是还是没什么反应。 我只好蹲在门口,拿出手机,找到妈妈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小暖?”“滴滴滴•••••”妈妈那边,这时忽然响起了车的鸣笛声,我心里一紧,连忙问道:“妈,您在哪呢?”“我在车站呢,怎么了?”我急道:“您去车站干什么?我这会就在家门口呢,您不会是想丢下我,一个人远走高飞了吧?”电话那头,传来妈妈噗嗤的笑声,紧接着:“你胡说什么呢,我就是去外面散散心,等几天我就回去了。” 听到这,我才放心下来,又问道:“那您去哪散心了?我能去吗?”妈妈那边传来:“不能,老老实实在家待着。” “那您去哪了,总能告诉我吧,也好让我放心啊。” “我这么大个人,用得着你担心啊?行了,不跟你说了,要登机了。” 言罢,妈妈便挂了电话。 我放下手机,苦恼的抓了抓头发,无奈下楼。 •••••• 晚上吃过饭,和爸爸打过招呼,我直接就回屋了。 虽然爸爸和那个女人都在极力的活跃气氛,对我的态度也挺好,可我完全融入不进去,我心里想着的还是妈妈。 只是,我却无能为力改变什么。 打开手机,和蒋悦悦聊了会天,倾诉了下心中的苦闷。 这时,朋友圈忽然弹出一个红点,我点开一看,是妈妈刚刚更新的朋友圈。 一张大海的夜景图片,远处浪花激起,一望无际。 妈妈斜长的身影倒立在沙滩上,可以看到荡起的裙摆,也映的清晰。 我连忙点开妈妈的朋友圈,然后看到了下方的地址,显示定位在沿海城市烟台的银滩海湾。 还好还好,妈妈没有出国去散心,不然我只能看着干着急了。 现在知道了妈妈的所在的地方,我完全可以偷偷去,然后到了之后再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欧耶!”我握拳锤了下床面,欢呼了一声。 妈妈,你想撇下我,是不可能的,我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对了,先看看自己的钱包里有多少钱。 打开自己的微信钱包,才发现里面孤零零的只有三百块,又找来自己的存钱罐,将里面的零花钱全倒了出来,零零散散的掉出几个钢镚,还有两张面额十块的纸币,最大的一张面额是绿色的五十块。 我••••••我咋这么穷啊。 苦恼了片刻,又打开手机,查了下到银滩海湾的机票是多少。 1278元直达•••••算了算了,还是坐高铁吧。 跨省的高铁票,然后转车的车票,加起来差不多也要六百多了,还差点。 要不找爸爸要几百块?不行不行,假如爸爸问起来,我这也没法说清啊。 算了,再想想其它办法,打开手机,又查了下火车车票,需要隔夜抵达,不过车票便宜,刚好三百出头。 就选择这个最省钱的了。 先订票,明天下午六点钟的票,等到了之后,大概就要后天凌晨了。 订票之后,我再去看妈妈的朋友圈,已经看不到刚才那条了,估计妈妈把我给屏蔽了。 不管了,先去了再说,等到了之后再给妈妈打电话,她总不能不管我,让我沦落街头吧?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放下手机,我就哼着调开始往包里收拾东西。 ••••••• 翌日,告诉爸爸去同城的同学家玩几天,我就背着书包出门了。 人来人往的火车站,我有些懵,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出远门。 直到上了火车坐下以后,我才安定下心来,过了今晚,就能见到老妈了,心里总是有些激动,就像自己偷偷干了一件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样。 怀里紧紧抱着自己的书包,靠着窗边想眯一会,但火车走个把小时就抵达一站,根本睡不着,只好拿出手机,戴上耳机听会歌。 •••••• 晚上十一点多,肚子饿的咕咕叫,看着坐在对面的人端着的那碗泡面,我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翻了翻书包,才想起来自己上车前,就买了一瓶矿泉水。 等乘务员推着小车路过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饥饿,喊她停下,买了泡面和火腿肠。 美滋滋的吃完泡面以后,终于满足了。 一路上,火车走走停停,终于在早晨六点多将近七点钟,到达了烟台。 下车以后,我拿出手机导航了一下银滩海湾的地址,发现并不是很远,打车大概三十多块钱。 兜里仅剩六十多,花一分少一分。 在路边打了辆车,心情忐忑的朝着银滩海湾驶去,途中,看到一家花店,我连忙喊道:“师傅,能停一下吗?”“怎么了?”司机师傅疑惑。 “您停路边等我一分钟,我下去买束花,可以吗?”司机师傅哈哈一笑,爽朗道:“么问题,去吧去吧。” •••••• 片刻钟,我手捧着一束玫瑰,回到了车上。 见此,司机师傅还看着后视镜,出言调侃:“小伙子是去见女朋友吧?”闻言,我尴尬的挠头道:“是••••是啊是啊,见女朋友。” 心里汗颜,其实我是来见妈妈的啊。 •••••• 等到了银滩海湾,我已经有些搞不清楚方向了,看到不远处的公共卫生间,我快步走了过去。 放了泡水,洗了把手,再看着镜子里蓬头垢面的自己,熬夜后一脸油的粗糙模样,我放下书包,又认真的清洗了把脸。 “呼!”“舒服多了!”背起书包,将玫瑰花小心翼翼的放在书包里,拿出手机给妈妈发了条信息。 “妈,快来迎接你儿子啦。” 消息发出以后,我便晃荡着朝银滩海湾的里面走去,一旁的告知栏上面写着,沙滩全场15公里,景区门票50,各种其它项目皆收费,还好海滩是免费的。 晃悠了一会,不知道几点钟的时候,手机忽然叮咚想了一下,我心中激动了一下,连忙掏出手机。 是妈妈发来的消息。 “你在哪?”“不会来烟台了吧?”看到妈妈的消息,我不禁笑出了声,妈妈肯定想不到我会突然独自跑来阳台。 刚准备给妈妈回复消息,妈妈的视频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妈,早啊。” 一接起电话,我就像往常那样,打了个招呼。 “你在哪呢?”妈妈凌乱着的头发,身上还披着睡衣,正站在窗边,面色有些慵懒,但语气却十分不高兴。 我朝着屏幕笑了笑:“我刚到银滩海湾,您要不要迎接我一下?”“顾小暖,你是不是疯了?你••••••你是想气死我是吧?你现在在哪呢?”妈妈炮语连珠,对着我就是一阵输出。 等妈妈讲完,我这才转换摄像头,镜头对着远处的海滩,说道:“我在这边的公共卫生间旁边呢。” “行了,你站那别动,我马上过去。” 言罢,妈妈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左等右等,将近一刻钟左右,远处终于迎来了妈妈靓丽的身影。 身着一袭黑色的风衣,脚上穿着橘色的靴子,一头乌黑的秀发有些松散的拢在脑后,少女气十足,看起来就像是刚过花信年华一般。 我还在愣愣的看着妈妈,妈妈已经快步走近,面色不悦,一双凤眼瞪着我:“谁让你自己跑来的?啊?”我嘿嘿笑道:“我自己来的,谁也没说。” 妈妈闻言,抬手就揪住了我的耳朵,柳眉倒竖,怒道:“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一个人就敢跑着远么,丢了你怎么办?”“看您说的,我这么大人还能丢了?又不是不识字。” 我撇撇嘴。 妈妈瞪了我片刻,缓了口气,松开的耳朵,又问:“跟你爸说了没?”“说了。” 言罢,我又弱弱的补充了句:“不过没说实话。” “你啊你!”妈妈用手指重重的戳了戳我的脑门,问道:“吃饭了没?”“吃了。” 言罢,肚子又不配合的咕咕叫了起来,昨晚吃了一桶泡面一晚上过去早就消化没了,我只好又弱弱道:“没吃呢。” 妈妈凤眼瞪着我,却又发不出火来,最后恼怒的给了我脑袋一巴掌:“跟上。” 闻言,我连忙屁颠屁颠的跟上,走在妈妈的屁股后头。 ••••••• “饱了没?”妈妈坐在我的对面,用纸巾擦了擦嘴唇,问了一句。 我低头喝了一大口鸡蛋汤,口吐不清道:“还能吃一笼。” 妈妈没好气的瞧了我一眼,又喊来服务员加了一屉小笼包。 吃饱喝足以后,妈妈忍不住开始对我盘问,从怎么坐的车,到哪来的钱,清清楚楚的问了一遍。 等一切交代清楚以后,妈妈这才付钱,带着我出了店门。 路上,趁妈妈走在前面的片刻,我连忙将书包里的玫瑰花拿了出来,然后背在身后。 “妈,您等一下。” 妈妈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我:“怎么了?”我笑眯眯的说道:“送您个东西。” 言罢,我便一脸神秘,就像变戏法似的装模作样,将身后的玫瑰花递了出来。 “当当当当~送您的花~”鲜艳的玫瑰花,在晨光的照射下,格外美丽。 妈妈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中的花,愣了片刻,才一脸不以为然的回过头去:“无聊。” 眼看妈妈往前走了,我连忙追上去,步步紧跟在妈妈的一侧,将玫瑰花又递过去,嘴里不满道:“我特意给您买的,您连看都不愿意都看一眼。” 妈妈没好气道:“一束花有什么好看的。” 我急道:“可这也是我努力省钱买的,心意,心意您懂嘛,这不是简单的一束花的问题,这是心意的问题。” 妈妈闻言,停下脚步,面色有些冷冷的看着我:“你再胡闹,我就给你买票送你回去。” 言罢,妈妈一把夺过我手里的玫瑰花,自顾着朝前走去。 我心里一喜,连忙紧跟上去,嬉笑着跟在妈妈的身后,不停的叽叽喳喳的朝妈妈说着一路上的趣事。 妈妈不以为然的瞅了瞅我,明知道我是在瞎说,又佯装认真听了的样子,时不时的嗯一声,点下头。 其实,一路上我就只顾着睡觉了。 跟着妈妈回到她住着的酒店,我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书包仍在桌子上,就走进了洗漱间。 简单的冲了个澡,用浴巾一裹身子,就这样光着膀子走出了卫生间。 “妈,您看什么呢?”看到妈妈坐在窗边的木椅子上,我嬉笑着走了过去。 妈妈头也不抬的回了句:“给你看回去的机票。” “啊?”我大惊失色道:“妈,不是吧,我刚来您就撵我走啊?我可是不远万里,辛辛苦苦才来到的这啊。” 不顾妈妈的恼怒,我哭丧着脸,就站在妈妈的身后,攥着妈妈的衣角不停的晃荡。 “行了,别摇了。” 妈妈无奈手扶额头:“我跟你一起回去。” 闻言,我心里咯噔了下,这就准备回去了吗?可我的心里还在期望着什么呢。 眼见妈妈要订票了,我连忙一把夺过妈妈的手机,央求道:“妈,我还没来过烟台,不能玩几天再回去嘛?”妈妈没好气道:“没什么好玩的。” 我低落道:“可我连海都没见过呢。” 妈妈闻言,瞧了我一会,这才勉强答应:“那就再玩一天。” 听到这,我终于松了口气。 喜上眉梢,将手机还给妈妈。 “妈,您等我会,收拾一下就出门。”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书包走向了唯一的一间房间。 【未完待续】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