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乐天堂】韵母攻略 (69) 【曹格的歌】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韵母攻略】 (69) 作者:流浪老师 第六十九章 晚上。 “今晚早点睡,明天还要高考呢。” “我再复习一会。” 妈妈瞧了我一眼,嗤笑一声,没好气了一句:“撒了欢的玩了一年,现在才想起来用功,早干什么去了。”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我小声哔哔。 妈妈凤眼一瞪,反问道:“那你一晚上能把一年丢失的全补回来?” “我·····” “赶紧给我睡觉,别明天在考场上睡着了。”言罢,妈妈不给商议的机会,直接将我房间的灯给关掉,走出了房间。 借着窗户洒下的月光,我合上书本回到床上,睁着眼睛望着屋顶,脑子里想着下午妈妈答应我的话,心里就是一阵期待,可再一想到自己的成绩。 唉。 ······· 翌日清晨,爸爸妈妈沉默不言,时不时的给我往碗里夹菜,我能感受到,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凝重。 可能我了解父母离婚的事情,爸爸已经清楚我知道了。 我低着头吃饭,心里五味杂陈。 放在以前,这时候,爸爸妈妈可能已经在给我加油打气了吧。 可是自从家里发生这么些事情以来,家里的气氛已经不复从前了,没有了和谐和温馨,更多的是欺骗与隐瞒。 ······· 饭后,我正在屋里收拾考试用到的一些东西,这时,妈妈推门走了进来,走近我身旁,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放轻松点,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嗯,我知道。”我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继续收拾东西。 “准考证,身份证这些都带了吧?别有东西落下了。” 我点点头:“都带了。” 妈妈一脸复杂的表情打量着我,素手放在我的肩头轻轻的揉捏着,似乎想给予我一些鼓励和安慰,欲言又止,却不知该怎么开口。 最近家里面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妈妈和爸爸离婚,确实有影响到我的心态和复习状态。 半晌,妈妈轻吐了口气,道:“好好考吧,把自己的正常水平发挥出来就好。” 我扭头瞧着妈妈,抿了抿唇,点头道:“妈,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嗯。”妈妈闻言,嘴角一翘,露出一抹微笑。 ······ 客厅。 临行出门前,爸爸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好好考,等考完试老爸带你吃大餐。” 我笑道:“这可是您说的,不准反悔。” “绝不赖皮,一顿饭而已嘛。” “是大餐哦。” 言罢,我挥挥手,推开门,故作潇洒的出了屋。 ······ 前往考场的路上,一路心事重重,可在进入考场以后,我却异常平静。 自己目前的水平,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考个二本应该不难,一本线有点勉强,至于清华或者北大,无异于在痴人说梦。 历经两天的枯燥考试,终于结束了。 当天晚上,爸爸就带着我,在妈妈的陪同下,一家三口来到了市里面挺有名的一家海鲜店。 只是,因为我自知考的不怎么样,心情略有些沉闷,导致饭桌上的气氛也有些不对劲。爸爸不停的给我往碗里夹菜,妈妈在一旁耐心的安慰着我,最后,本应是一顿愉快的庆祝晚餐,变成了我的开导大会。 ······ 等待总是煎熬的,成绩出来的那一天,我怀着紧张忐忑的心情查询了自己的高考成绩。 580分,一个还算差不多的成绩,可以说是超常发挥了,在本省完全可以上一个理科类的一本院校。 但是,距离清华北大的分数线,还有很大的差距。 一想到以后和爸爸,还有一个完全不认的陌生女人共同生活在一起,我就接受不了,而且,妈妈单身一人,如果她再重新找一个男人,那我会崩溃的。 如果我能赖在妈妈身边,那就好办多了,以妈妈40岁的年纪,离异,还带有一18岁的儿子,再重新找个男人,就有点难度了。 只是,在妈妈进屋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的想法有些幼稚了。 一身黑色教师制服的妈妈,风尘仆仆,看样子应该是刚从学校赶回来。浅V领口式的修身西服,露出白色的衬衣,紧紧包裹着丰硕巨大的胸部,显得鼓鼓囊囊。黑色的一步包臀裙,将高翘浑圆的臀部包裹其中,勾勒出完美的曲线,一双修长美腿紧绷着黑色丝袜,光滑圆润,脚上一双尖头高跟鞋,一副精英女教师的打扮。 白皙秀丽的面庞略带着急的神情,乌黑的秀发盘在脑后,一双细长的丹凤眼望向我,刚一进屋就开口问我的高考成绩。 打量着相貌与气质皆佳的母亲,我在心里试问自己,就算妈妈是二婚,那又怎么样?就算带着一个半大的儿子,又能怎样?依然会有大把的优质男人排着队来追求妈妈的。 “你发什么愣,考了多少分啊?”妈妈迈步走近,有些紧张的看着我,抿着嘴唇问道。 闻言,我轻叹一声,垂头丧气的回了句:“五百八。” “多少?”妈妈忽然像是条件反射似的,接着追问道:“580?” “嗯。”我低声回了一句。 妈妈似乎有些不相信,紧跟着问道:“真的是580?” 我瘪了瘪嘴:“我没骗您啊,不信您自己查。” “自己查就自己查,起来。”妈妈瞪了我一眼,一把推开我,自己坐在了电脑前,然后输入我的准考证号,神情认真的注视着屏幕。 语文:107 数学:131 英语:82 ······ 妈妈细细的盯着电脑屏幕,一会摇头皱眉,一会勾起嘴角露出微笑,搞得我都弄不清妈妈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了。 我忐忑不安的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说道:“妈,我再复习一年,一定能考上清华,您相信我,行嘛?” 妈妈闻言,倏的站起身来,一把揪住我的耳朵,凤眼圆睁的瞪着我:“你再说一遍?” 我委屈道:“我知道我没考好,是我自己没有好好学习的原因,我想再复习一年。” “啪!”妈妈忽然一巴掌打在我的后脑勺,不重不轻,没感觉到一点疼痛,妈妈板着张脸看着我:“还复习什么,这个分数就行了。” “啊?”我愣了下,这才反应过来,妈妈对我的高考分数是比较满意的,不对,是很满意,我小声道:“妈,580就行了啊?” 妈妈眉毛一挑:“不然呢?” “可·····可我还想再复习一年,拼一下清华北大呢。”我小声嘀咕。 妈妈凤眼一瞪:“不准。” 我撇了撇嘴,犹豫了一会,才小声咕哝道:“可您答应我的事,不是······不是得考上清华或者北大嘛。” “你·····”妈妈闻言,哭笑不得的看着我,半晌,才无奈说道:“你上大学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你自己,为了你以后的生活有更好的选择,懂吗?不是为了我这个老妈子学的。” “那我不考清华北大,以后您让我跟您生活在一起嘛?”我睁大眼睛,反问一句。 “你怎么就想着这事了?”妈妈没好气的拍打了我脑袋一下,接着说道:“不管跟谁生活,我永远都是你的妈妈,有什么区别吗?” “有区别。”我撇撇嘴,道:“您要是再结婚了,那我算个啥。” “啪!”妈妈有些生气的瞪着我,重重的打了我一下,说道:“瞎说什么呢。” 我委屈道:“本来就是事实嘛,您让我跟爸爸生活,可是爸爸马上就要有新的家庭了,我只是一个多余的人而已。” 不等妈妈反驳,我接着说道:“再有,假如······假如您也有了新的家庭,那我呢,我该怎么办。” “我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可怜虫吧。”越说声音越小,最后低不可闻。 言罢,不知为何,我的眼眶忽然就有些湿了,视线有些模糊了。 本来高考超常发挥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可是,却没想过,高考过后,还有更令人悲伤的事情等着自己。 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我连忙将自己的脑袋扭到另一边,不想让妈妈看到。 妈妈静静的打量着我,半晌,轻叹口气,表现出了难得的母爱温情,将我轻轻的搂在怀中,素手一下一下的摩挲着我的头发,嘴里喃喃有词。 “妈妈是为了你好,不想让你再胡思乱想了,你明白吗?” “可是我已经高考结束了,马上该上大学了,更多的时间会在宿舍。” 妈妈笑了笑,说:“怎么,不准备考清华北大了?” 我抹了把眼睛,赌气的说道:“不考了,不管我考哪,反正您也不会同意让我跟您在一起生活的,还考它做什么。” 妈妈闻言,没好气的捏了捏我的耳朵,斥道:“你以为你是给我学习的啊?” “那我以后不得给您养老啊?既然要给您养老,那就得有个好的工作,想有一个好的工作,肯定得考一个考的大学吧?想要考一个好的大学,那不得好好学习嘛?说到最后,就是给您学习的啊。” 妈妈愣了愣,又是不轻不重的一巴掌,瞪着凤眸斥道:“歪理。” 我嘿嘿一笑,感受着妈温热的怀抱,向后转了个身子,双臂紧紧搂住妈妈的纤细腰肢,脑袋拱在妈妈的胸前,小声的祈求道:“妈,以后您就让我跟您一起生活吧,好吗?”说着,我还在妈妈的怀里蹭了蹭,感受了番妈妈的波涛汹涌。 ······沉寂半晌。 “再说吧。”听得出来,妈妈的语气有些犹豫,闻言,我连忙点头,点到为止,小声道:“妈,您放心吧,等我上了大学,以后再也不烦您了。” 妈妈轻笑着,微微摇头,却没说什么。 ······ 平静的生活维持了没几天,便被意料之中却忽如其来的分离打破。 这天,我正在屋内复习,爸爸忽然推门走了进来。 “爸,怎么了?”我转个身子,疑问道。 “没怎么,就是想跟儿子聊聊。”爸爸笑了笑,搬了把椅子,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打量着爸爸,没说什么,但心里却隐隐有了猜测。 爸爸坐好之后,看了看我桌前摆放着的复习资料,不禁笑着问道:“怎么,还有复习的打算?” 我挠了挠头:“我想再复习一年,可是妈妈不想让我复习了。” 爸爸沉吟了片刻,说道:“先不提你妈,就说你自己,你想复习吗?” “想。” “想考清华?” “清华或者北大。” “嗯。”爸爸应了声,便问:“今年你的高考成绩应该算是超常发挥了吧?” “嗯。” “那你觉得你明年你还能超常发挥吗?” “复习一年,问题应该不大吧?” 爸爸闻言,笑了笑,说:“你看,你自己都没有信心,怎么能冒然再去复习一年呢?” “我······” “就算你刻苦复习一年,但是也不一定就能考上清华或者北大,对吧?就说你今年的分数,一本院校是稳稳当当,但明年复习以后的结果却是未知的,未必能有今年的分数高,对吗?” 听爸爸讲完,我没好气的看着爸爸,说道:“老爸,你不会是妈妈派来的说客吧?” 爸爸闻言一愣,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我跟你妈的情况,你······” 我白了他一眼,撇嘴说道:“我了解,您不用说了。” 爸爸尴尬一笑,连忙又转回尴尬的话题,正色道:“儿子,你要知道,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可能明年,高考题目换了风格,你的运气也就消失了。” 我咬了咬牙,道:“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再拼一年,考个清华或者北大。” 爸爸闻言,点了点头,道:“只要你想考,老爸我肯定支持你。”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转而问道:“爸,您是不是有什么事跟我说?” 爸爸欲言又止一番,才一跺脚,干脆道:“你杨阿姨想见见你,晚上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杨阿姨?哪个杨阿姨?”一时间,我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傻愣愣的反问了一句。 爸爸一脸涨红色,憋了许久才说道:“就那个杨阿姨啊。” 那个? 我愣了片刻,脑海中霎时间响起了爸爸朋友圈的那个女人,原来是她啊。 我撇嘴瞧着爸爸,心里却在纠结该不该去,如果去了,妈妈会不会生气?不去的话,又没法拒绝爸爸。 一时间,我和老爸都尴尬的坐在了这。 老爸忐忑的打量着我,一副生怕我拒绝的小心模样,眼神中还透露着期待的目光。 半晌,我吐了口气,望着爸爸,才轻声问道:“爸,我能问问您为什么要和我妈离婚吗?” 爸爸闻言,脸上的表情一滞,接着长吁了一声,才苦笑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什么?” “嗯·····”爸爸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咳嗽了一声,底气不足道:“其实·····其实你杨阿姨已经怀孕了。” “额。”我顿时瞪目结舌,呆在了原地,嘴巴长的老大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许久,回过神来,我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嘴唇:“所以您是因为这个才和我妈离婚的?” 爸爸咧了咧苦涩的嘴角:“怎么可能呢,但我又没什么办法,你妈的为人你也清楚,争强好胜,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更别提你杨阿姨还怀了孕,完全把我给堵死了。” 静静听完爸爸的倾诉,我沉默了下来。 这时候,去追问爸爸为什么出轨,已经没有必要了。 “好了好了,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别因为我跟你妈的事情想不开而发愁,不管我和你妈妈怎样,你都是我儿子,这点永远不会变的。”老爸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勉强的笑容,宽慰道:“男人嘛,总得为自己犯下的错承担后果。” 闻言,我的眼皮跟着跳了一下,心脏也不安的砰砰跳动。 那我对妈妈犯下的错,所承担的后果会不会更严重?我一时有些慌了。 不会的不会的,我跟爸爸不一样,妈妈肯定会原谅我的,我在心里连连安慰自己。 “你先学习吧,晚上我来接你,一起吃个饭,也正好跟你杨阿姨熟悉一下。”言罢,爸爸拍了拍我的肩膀,推门走了出去。 我坐在椅子上,脑子混乱的已然成了浆糊,最近这么多事情堆积在一块,我完全没了主意。 该不该复习? 要不要去见爸爸口中的那位杨阿姨? 以后又该跟着谁生活?还是不复习,直接去上大学,住在寝室呢? 妈妈会不会容忍我和她一起生活?虽然那天给我的态度棱模两可,但我还是有些担忧。 唉!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将桌子上的书本全部 推到墙根,闷头趴在了桌子上。 ······ 傍晚,妈妈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袋蔬菜,见状,我连忙上前,殷勤的给妈妈拿出拖鞋。 “妈,我给您换鞋。”说着,我一手抓住妈妈的高跟鞋脚跟,一手握住妈妈的丝袜脚踝,轻轻的向上拔,然后将妈妈的美足抬离鞋子。 我蹲在地上弯着腰,看不到妈妈此时脸上的表情,但是却能看到,妈妈的美足有在配合着我,微微向上抬脚,将她的高跟鞋子脱掉。 肤色丝袜包裹着妈妈的玲珑美足,晶莹剔透,光滑圆润,手掌刚一触碰变感受到了极致的丝滑,因为蹲着的姿势,可以嗅到一股淡淡的皮革味和特别有足香,刺激着我的大脑。 待给妈妈换好拖鞋,我有些留恋的站起身来,才发现妈妈此时面带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我。 我掩饰般的干咳一声,挤出笑脸:“妈,您今天回来的挺早啊。” 妈妈撇了撇嘴,没好气道:“黄鼠狼给鸡拜年,说吧,什么事?” “没事啊。”我连忙摇头。 妈妈一脸的不相信:“真没事?” “嗯······”我挠了挠头,小声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就是我爸他,想带我去吃饭。” “那你就去呗。” “但是······”我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妈妈,声若蚊蝇道:“但是不止我和爸爸,还有、还有爸爸的那个女人。” 言罢,我便紧张的屏住了呼吸,偷偷观察着妈妈脸色。 妈妈闻言,先是愣了下神,面部僵了片刻,随即便恢复了正常,轻描淡写的说道:“那又怎么了?该去去啊。” 见状,我立马表明自己的立场,站在妈妈的这头,一脸不情愿的说道:“不怎么,可我就是不想去见她。” 妈妈瞥了我一眼,说:“你爸喊你去,那你还能不去啊?” 我鼓了鼓嘴,没说话。 妈妈微微皱了皱眉,继续说道:“提前见一见也好,免得以后生活在一起了你会不自在。” 闻言,我顿时就有些慌了,听妈妈这话的意思,难道是下定决心让我以后跟着爸爸生活了? 可那天下午,妈妈那话的意思,不就是再考虑考虑的意思嘛?现在又准备变卦了还是说的气话? 见此,我连忙摇头,双手抓着妈妈的胳膊,急道:“妈,您不是都已经答应我,让我跟着您生活了嘛,怎么又变卦了?我才不要去跟她们生活,我要跟着您。” 妈妈闻言,刚准备开口说话,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我和妈妈同时看向门口,然后回过头来对视一眼,妈妈朝门口努了努下巴:“开门去。” 我不情愿的走到门口,将门打开,门外站着的正是爸爸。 爸爸笑呵呵的正准备跟我打招呼,却随着房门逐渐敞开,看到了站在另一侧的妈妈,顿时僵住了脸。 空气逐渐凝固,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起来。 片刻后,还是爸爸打破了这份尴尬的气氛,干笑了几声,说道:“我来接儿子,去吃个饭。” 妈妈闻言,表现的异常平静,淡淡的回了句:“嗯,小暖跟我说了。” 爸爸勉强一笑:“那就好那就好。” 言罢,爸爸转向我,又说道:“儿子,准备走吧?” 我犹豫了一下,回过头来望向妈妈,一脸纠结,小声道:“妈?” 妈妈摆了摆手,一副不在乎的模样,云淡风轻:“去吧。” 我还想说什么,可妈妈已经提着蔬菜走进了厨房。 见此,我只好换好鞋子,跟着爸爸走了。 车内,我心情复杂的望着窗外,脑子里满是妈妈的身影,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过自己,任何人都无法和妈妈相提并论。 呼······ 到了饭店门口,从出租车上下来,我长长的吐了口气,跟着爸爸朝内走去。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