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乐天堂】韵母攻略 (61-62) 【赵又廷爸爸】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韵母攻略】 作者:流浪老师 ————————– 第六十一章 …… 昏暗沉闷的被窝里,我肏了自己的亲妈。 一番云雨过后,我疲乏的趴在妈妈的颈侧酝酿接下来的体力,耳边萦绕着妈妈呼哧呼哧的喘息,入鼻尽是妈妈身体剧烈运动过后的迷人麝香。 对于我刚才言语上的刺激,妈妈充耳不闻,只是无意识的一双白嫩藕臂无力的挂在我的肩上,红唇不停的吞吐着芬香热息,打在我的耳根,带来一阵又一阵的酥麻快感。 有些疲软的肉棒带着避孕套,依旧插入在妈妈湿滑的小穴中没拔出来,稍微移动一下肉棒,便能感觉到一阵水汁,伴随着咕叽咕叽的声音,没想到妈妈这么敏感,而且淫水也这么多。 其实,今晚能在强迫下,让妈妈半推半就的被我压在身下,我是末曾想到的,毕竟爸爸今晚就住在隔壁。 依照妈妈要强的性子,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儿子在这样的环境下对她干这种事。 认真想一下,刚插入妈妈的时候,妈妈确实有所反抗,但盖上被子以后,眼前一黑,妈妈便没了一开始的强硬,半推半就的开始迎合我。 可以说妈妈是就驴下坡,借着被窝里的黑暗,才有了后面的暗暗迎合。 不过在被窝里闷头肏了妈妈一通,到最后射精,也没观摩到妈妈脸上的表情和姿态,只是在我的耳边不停的轻声娇喘细细呻吟,时不时发出沉闷的哼叫声。 想到这,我一时又有了新的想法。 今晚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怎么可能只来一发便草草结束呢。 对于妈妈这样心气高冷面孔的美妇,我不止一次的想过,在床上按着妈妈将她肏服,征服。 今晚我必须得展示出自己性能力强大的一面,让妈妈在床上接受我。 被窝里,妈妈侧着脑袋,呼吸逐渐平稳,任由我趴在她香汗淋漓的娇躯上,一言不发,可能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场面,干脆将脸埋进了枕头里,借着被窝里黑暗的环境掩饰尴尬。 妈妈脸皮薄,这我知道,更何况压在她身上的人,还是她自己的亲生儿子,更加难堪了。 这时候,我意识到,我又该发挥自己的厚脸皮了,不然就这么一直尴尬下去,也不是个事啊。 嘴巴凑近妈妈的耳边,我故意哈着热气,软绵绵的小声说道:“妈,我接着伺候您好不好?” 妈妈闻言,耳根子蹭的一下就发烫起来,触手可觉的那种烫,紧接着妈妈推了我一把,就低声斥道:“滚。” “下去。” 妈妈一边推搡着我的胳膊,一边不安的扭动身体,想从我的身下挪出去。 只是,妈妈没有注意到,她在我的身下,就这么和我肌肤紧贴着,来回扭动白嫩的娇躯,让我刚刚射过精的肉棒,再次蠢蠢欲动。 身体感受着妈妈光滑无暇的肌肤摩擦,我的身体也不断燥热起来,鸡巴也跟着逐渐变硬挺直。 这时候,妈妈依旧没有停下扭动身体的动作,继续在不停的推搡着我,双腿不安分的往另一边挪动。 这时候我心里泛起了嘀咕,妈妈不会是故意的?我很有理由怀疑,妈妈这是故意撩拨我。 想着,我坏笑了一声,趴在妈妈的耳边,伸出舌头舔了下妈妈的耳垂,打趣道:“妈,您是不是也想了,才故意撩拨我的?” 妈妈闻言,身子顿时一僵,止住不动弹了。 “滚。” 不知道妈妈的脸颊有没有泛红,但妈妈讲话的声音,却让我觉得她底气不足,只是在硬撑面子,维持她属于妈妈的尊严。 我笑了笑,也不去纠结这个问题了,在妈妈的耳边小声说了句:“妈,您躺好就行,我伺候您。” 妈妈还没反应过来我这句什么意思,我已经从妈妈的身上趴了起来,顶着被子身体一挺,下一秒,妈妈那香汗淋漓,发丝散乱的风情模样,便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光线暗淡的台灯灯光下,妈妈下意识的抬手遮上了眼睛。 随之,妈妈恼怒的声音响起:“顾小暖!你做什么呢!” 妈妈此时不管讲什么,我都听不进去了,只顾着痴痴地打量着妈妈现在的模样。 没了被子的遮掩,妈妈完全暴露在了我的身下,素手掩面的妈妈,乌黑秀发散乱,少许发丝黏在额头和颈侧,透着一股子风情万种。 身上唯一的一件上身睡衣,此时也凌乱不堪,衣服被推至细腰之上,露出雪白平坦的肚子,而睡衣衣领被扒到了锁骨下方,堪堪遮掩住那抹紫色的胸罩。 睡衣下方,已完全没了遮掩,小腹平坦,胯骨圆润,隆起的阴阜饱满光滑,没有一丝杂毛,一双皙白修长的丰腴美腿,此时也羞耻的交叠在一起,不知所措。 对于我火热的眼神和暴露的欲望,妈妈忍无可忍,抬起脚踢了我一下,仰起头闷声呵斥道:“还看!闭上眼!” 注意到我胯下硬的挺直的肉棒和垂挂着的两颗卵蛋,妈妈又连忙将脑袋撇向一侧,有些慌乱道:“赶、赶紧穿上衣服。” 没有理会妈妈的话,我自顾说道:“我还没好好伺候您呢,您先躺好。” “滚。” 妈妈脸颊红的发烫,尴尬的都没词可用了,随即又是一脚踢向我,发泄心中的羞怒。 不过,这次我已经有所防备,妈妈的美足刚一踢过来,我就将其一把抓住,然后按在了床上。 妈妈再次不安分的踢腾美足,我只好先安抚妈妈道:“妈,您先别动,等会您就知道了。” “松开,听见了没?”妈妈搞不清楚我想做什么,有些不耐烦了。 见状,我也不再磨蹭了,直接跪在妈妈的双腿膝盖中间,这时妈妈发现不对劲了,慌忙道:“顾小暖,你做什么?起来!不是说好了一次吗!” 妈妈还以为我准备来第二次,不过我确实准备来第二次,但在这之前,我想品尝一下妈妈的美穴,妈妈还不清楚我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我不管不顾的将妈妈的双腿向两边分开,然后弓下腰,直接将脑袋埋进了妈妈的双腿中间,这时妈妈猛然意识到我准备干什么了,立即不安的焦躁的摆动身体,双臂撑着床面就想坐起来。 “顾小暖!你敢?。” 您看我敢不敢?不等妈妈有所动作,我直接张开大嘴,就将妈妈的湿淋淋白虎小穴含进了嘴里。 “额……顾小暖!” 妈妈急了,双手撑着床面,两只美足抵着,挪动着雪白的屁股,就想连忙坐起身子来。 “赶紧给我起来!” 见状,我连忙将双手绕过妈妈的大腿下方,分别抱住妈妈的美腿,卡在自己的臂弯里,用这个姿势固定住妈妈,同时,妈妈雪白的屁股也跟着抬高,与床面分离开。 紧接着,我呼着热气,伸出自己的舌头,抵在妈妈的那道肉缝口,顺着泥泞的阴唇,直接将舌头钻了进去,舌尖勾住小穴内壁,开始用力搅动。 “嗯哼~”妈妈娇躯微微一颤,挺着的上身直接仰躺回了床上,一双素手抵在我的脑袋上使劲向下推着,可一双美腿却紧紧绷住勾紧了我的粗腰,同时言语结巴道:“别……那脏……哈……快起来……” 妈妈嘴上喊着不要,可身体却实诚的很,双腿紧紧的盘在我的腰上,一双美足勾起,抵在我脑袋上的双手推力也是越来越小。 见此,我更加卖力起来,舌头伸至最长,一个劲的往妈妈的小穴深处探去,同时舌尖在妈妈的小穴内壁四周不停地勾弄,根本没添几下,妈妈小穴的淫水就喷涌出来,给我嘴里灌了个满满当当,我的嘴巴严严实实的堵在妈妈的阴唇口,没让一点淫水蜜汁溢出,全部吞咽了下去。 整个脸埋在妈妈的腿间,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更别提还灌了满满的一嘴淫水蜜汁,我只好将舌头顺着妈妈湿滑泥泞的阴道伸出来,抬起头喘了几口气,同时打量着妈妈,嘀咕道:“妈,您的水可真多。” 妈妈闻言,脸颊瞬间涨红,羞怒的瞪了我一眼:“闭嘴。” 我憨憨一笑,伸出舌头将嘴唇上残留的淫水蜜汁勾进嘴里,而妈妈看到这一幕,立马羞的将头撇向了一侧,整张脸都埋进了枕头里。 迎着床头的台灯散发出的灯光,可以清楚的看到妈妈那白嫩饱满的阴阜,还有那道此刻鲜红的肉缝,正往外面溢着水汁。 我再度弯下腰去,将脑袋拱在妈妈的腿间,伸出舌头,用舌尖在妈妈的肉缝上滑弄起来,而妈妈用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双腿紧绷盘在我的腰上,美足妖娆的勾在一起,呼吸再次急促起来。 察觉到妈妈的异样,我没一点犹豫,舌头拨弄开妈妈的阴唇,舌尖沿着湿滑顺畅的阴道,直接将整条舌头钻了进去,紧接着立马开始搅动内壁,像一条小蛇似的,不停的往小穴的深处钻。 妈妈的脸埋在枕头里,双手紧揪着床单,不停发出呜咽的难耐之声,无意识的抬高雪白的肥臀,将湿漉漉的小穴紧紧的抵在了我的嘴巴上。 这是妈妈作为一个女人,身体即将高潮的本能反应,我立马使出吃奶的劲,嘴巴不停哆嗦着妈妈的阴唇,舌头在妈妈的小穴里勾弄搅钻。 “嗯啊……”妈妈发出一声沉闷的压抑长吟,突然双脚勾在了我的脖子上,紧紧的夹住我的脑袋,脚尖绷起,身体一抽一抽的颤抖起来。 不等我有所反应,妈妈窄小的肉缝就开始喷涌蜜汁,就像是高压水枪激射而出似的,大量腥甜的淫水蜜汁喷射进了我的嘴里,我下意识的咕嘟咕嘟的吞咽,差点给呛到,连忙抬起头大口喘气。 “哼嗯……”随着极度压抑的一声闷哼从妈妈的唇口溢出,妈妈的身体也忽的软了下来,一双纤弱的美腿软绵绵的架在我的肩膀上,足趾用力向内蜷缩着,膝盖关节无意识的一颤一颤的。 抬头看去,妈妈狭长的丹凤眼失神的望着半空,鼻尖冒着汗珠,檀口微张着,迟钝了好一会,才有意识的喘起气。 注意到我在看她,还有我满嘴沾着的蜜汁,妈妈娇靥一红,连忙羞耻的将脑袋撇向一侧。 “妈,我们继续。” 趁热打铁,摘掉早已流尽精液的避孕套,我二话没说就扶着肉棒,将龟头滑溜的挤进了妈妈的阴唇里。 “嗯……!”妈妈发出一声沉闷的娇吟,天鹅颈猛然上扬,下巴扬起,双手下意识的抓紧了床单。 将妈妈修长的双腿抗在肩膀上,双臂搂着妈妈丰腴的大腿,腰身用力向前一挺,整根肉棒顺畅的插入了妈妈湿滑的穴道中。 妈妈此时已经毫无反抗之心了,就算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鸡巴整根没入的一瞬间,妈妈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勾紧我的脖子,雪臀抬高,无意识的颤抖着发出了低鸣:“哈……慢点……” 肉棒被火热的内腔紧紧的包裹,四周的褶皱娇嫩肉壁不停的挤压着肉棒,仿佛进入了一个新天地,让我止不住的倒吸凉气,惊讶的看向妈妈,没想到妈妈在高潮以后,穴道会变得这么紧致,如果没有淫水蜜汁,估计会跟紧。 “妈?”我轻声喊了一句。 “嗯?”妈妈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眼神有些迷惘无措的看向我。 听到妈妈应了一声,我顺势直捣黄龙,鸡巴在妈妈的蜜穴中狠狠的捣了几下,同时看向妈妈的反应。 “啊……!”妈妈眉头一蹙,发出一声长长的哀鸣,凤眸连忙紧闭,将脑袋再次埋进了枕头,同时不忘记说道:“关灯。” 没有理会妈妈的话,我扶着妈妈一双丰腴大腿,就开始快速的抽插,鸡巴深入深出,每次都将肉棒退至仅剩龟头在小穴其中,再奋力的往前一挺,将鸡巴插入进去,每次插入的一瞬间,妈妈揪着床单的小手都会不由自主的猛然抓紧。 “咕叽咕叽……” 随着我抽插的频率变快,鸡巴和小穴夹着淫汁不断的摩擦,发出阵阵淫靡的交合声,也不知道爸爸睡觉了没有,不然的话,只要走近房间的门口,就一定会听到这淫靡不堪的声音。 “妈妈,儿子肏的您舒服吗?” 一边卖劲的抽插,我一边出言刺激妈妈,尽管知道妈妈不会回答这些在她看来毫无营养的问题,但对我来说,却是一针兴奋剂。 不出所料,妈妈对我的刚才的问题宛若末闻,只是羞耻的将脑袋埋在枕头里,不停的娇喘着。 每次和妈妈做爱,妈妈都是这幅遮遮掩掩的模样,不肯将正脸示人,叫床声也只是不断的闷哼,羞耻的紧,和AV中的女主角完全不同,根本不会“啊啊啊”的那样狂叫。 但是,妈妈这幅欲语还休,忍羞遮面的娇弱模样,更容易让我升起征服的心理,妈妈这样的女人,才是完美的女人,最理想的床上伴侣。 想到今晚过后,妈妈会再次冷处理我,我不免将所有的心思放在了今晚的这场性爱中,一定要将妈妈肏的对我服服帖帖。 深吸了几口气,小臂箍住妈妈丰腴弹性的大腿,膝盖往前挪了挪,让自己的身体和妈妈贴的更紧,好让鸡巴更深入的插入妈妈的小穴。 “嗯啊啊……啊慢……慢点……” 随着我一连串的抽插了几十下,妈妈终于忍不住,红唇溢出了天籁般的呻吟。 “啪啪啪……”鸡巴不断在妈妈的蜜穴中捣入捣出,阴囊随着挺动的动作,也不停拍击在妈妈的雪白美臀上,娇嫩的肌肤在我用力的摧残下,不一会就泛起了血红色,异常明显。 望着妈妈那雪白的美臀,我心里有了其他的小心思,双手松开妈妈的丰腴美腿,绕过下方,一双手各自贴在了左右臀瓣上,微微用力揉抓了一把,立马就感受到了妈妈雪臀的弹性和丰满,指缝溢出的雪白臀肉,手指轻轻用力一挤压,溢出的臀肉便再次弹了回去,松软又不失弹性,丝毫没有四十多岁妇人的松弛,依旧是那么的弹性十足。 这时,妈妈感受到我的动作,将正脸从枕头里露了出来,一双凤眼颇有怒气的瞪着我,可我却感受到了一股来自熟妇的娇嗔,妈妈那眼神,风情又不失威仪,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我,这是妈妈。 “松开!”妈妈红唇轻启,吐出两个字,语气中透着不容置疑。 我心里吐槽妈妈一句,都这么迎合儿子了,还那么遮掩干什么,摸摸屁股咋了?不过为了不惹妈妈生气,我还是将手从妈妈的雪臀上拿开,然后再次扶在了妈妈的大腿上,开始不紧不慢的抽送起来。 就这样缓慢的抽送了几分钟,妈妈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盯着我出声道:“要弄就赶紧,不弄就睡觉。” 闻言,我小声嘀咕:“我在弄啊,但您也得配合点啊,起码给点声音啊。” 妈妈愣了下,脸颊涨的通红,随即坐起身子,将双腿从我的肩膀上放了下来,小声道:“不弄就赶紧睡觉,下去。” 这次,我顺着妈妈的话,就将鸡巴拔了出来,妈妈再次愣住,略皱眉头的看着我,脸上写满了不相信。 估计妈妈也想不到,我会主动将肉棒拔出来吧。 妈妈是以退为进,而我则是顺水推舟,我可以憋一憋,但妈妈您被我肏的不上不下,看您能不能憋住。 我跪在妈妈的身前,鼓鼓的撇着嘴,而妈妈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就这样沉寂许久,妈妈闷声说了句:“睡觉。” 紧接着,妈妈向前弯腰,肥硕的翘臀跟着撅起,接着将被子抓住遮盖在身上,然后便侧身背着我躺下了。 “关灯。” 这时,妈妈又闷声闷气的说了一句,将被子往自己的身上紧了紧。 “哦。” 我应了一声,将灯关掉,然后钻进了被窝。 刚赤裸着躺下,妈妈便抓着被子使劲往她那边拽,我半个身体都盖不住了,妈妈还不满足,继续将被子往她那边拽。 终于,我赤裸着身体暴露在空气中,妈妈也消停了下来。 这时,我意识到,我该赔礼道歉了。 黑漆漆的房间中,我挪动着身体贴近妈妈,掀起被子的一角,小心翼翼的钻了进去。 “出去。” 妈妈不悦的言语了一句,伸出手抵在我的身上,使劲往被窝外推我,我厚着脸抓住妈妈纤细的胳膊,小声道:“妈,外边冷,让我进去吧。” “冻死你活该。” 妈妈不善的回了句。 “妈,您是不是生气了?” 静了几秒,妈妈冷声道:“我生什么气?” “您没生气啊?那干嘛不然我进被窝里。” “因为你不听话。” 我嘿嘿笑道:“是不是没让您舒服呀?” …… “滚!” “妈~”我软绵绵的喊了一声,将身体朝妈妈的后背靠了上去,肌肤相贴,我顿时感受到了妈妈滚烫的肌肤,犹如开水滚烫一般,似乎还冒着热气。 “妈~我们继续好不好啊?”我趴在妈妈的耳边,小声咕哝了一句,接着便把手放到了妈妈的纤腰处,上下抚摸起来。 “滚!”妈妈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却末阻止我那只在她娇躯上来回游走的大手。 “妈~刚刚我知道错了。” 我继续小声道。 “呵!”妈妈冷笑一声,没好气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 小算盘一时被妈妈戳破,我脸上顿时挂不住了,下巴抵在妈妈的天鹅颈处,不断地哈着热息喷洒在妈妈的耳垂,咕哝道:“妈,我只是想让您面对自己的内心,想要,只是碍于面子,对不对。” …… 妈妈沉默着安静了两分钟,这两分钟,妈妈任由我的大手从妈妈的睡衣里伸进去,握住了那只高高隆起的巨乳,尽管妈妈的是侧躺着的,乳房却没有丝毫坠落的迹象。 五指摊开,覆盖在巨乳上的棉质胸罩,轻轻的一把一把的揉捏着,我没敢用太大的力气,只是微微有力的揉捏,感受着乳房的丰满和弹性,刚想从妈妈的胸罩下方伸进去,妈妈却一把握住了我的手。 “唉。” 妈妈叹息一声,尽是忧愁。 “你还小,什么也不懂,以后的日子还很长,不能因为妈妈毁了你的生活,知道吗?”妈妈低声诉说着,头一次用这么低下的语气,接着,妈妈无奈的自顾着说道:“可我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了。” “妈!”我紧紧的搂住妈妈的纤腰,趴在妈妈的耳边道:“我不怕!” “我怕!”妈妈语气沉闷,又有些激动:“你以后怎么办?啊?如果让你爸知道了,你能想到我们这个家是什么结局吗?” “妈~”我有些委屈的在妈妈的脖颈间拱了拱,低声道:“可我真的爱你爱得不得了,我离不开您。” 妈妈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忽然将身子转了过来,黑暗中妈妈正脸面对着我,闪闪发亮的凤眸打量着我,说道:“你还认我这个妈妈的话,今晚过后,我们还是正常的母子,好不好?” 我略微犹豫了一下:“好。” 妈妈轻声嗯了一下,继续道:“以后好好学习,别想这些,行吗?” “行。”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了妈妈,接着将身子面对面的和妈妈贴了上去,胯下硬起来的鸡巴顶在妈妈的小腹下方,胳膊紧紧的拥着妈妈的纤腰,脑袋凑近妈妈的跟前,四目相交,小声道:“妈,您再给我一次好不好,我以后一定乖乖听您的话。” 妈妈闻言,沉默着并末讲话,黑暗中看不到妈妈的表情,但我却感受到,自己的脚尖被妈妈用美足轻轻的勾弄了几下。 这下,我再也忍不住了,沉闷的喊了一声:“妈!” 紧接着,不顾妈妈的意见,我就霸道的将嘴巴凑了上去,正巧不巧的亲在了妈妈的红唇上。 “唔……”尽管妈妈默认了我今晚的行为,但对于接吻仍然有些抗拒,小声抵在我的胸膛上,不安的推搡着我,只是力气不大吗,似乎没有。 妈妈的红唇羞涩而又火热,滚烫的唇瓣被我用舌头强硬挤开,抵在紧闭着的牙床上任意滑弄,不断浸出的口水从妈妈的嘴角滑落,妈妈呜咽呜咽的拍打着我的肩膀,却并没有一把推开我,没有迎合却胜似迎合。 见此,我的手攀向上方,用手轻轻的挠了挠妈妈的腋窝。 “痒……唔唔……” 妈妈开口的一瞬间,我的舌头就迅速的钻进了妈妈的口腔内,红润的檀口被我的舌头闯入,妈妈的小香舌顿时不知所措,只知道慌乱的向后躲去。 我心里猛颤,激动的一塌糊涂,终于侵入妈妈的檀口之中了,终于能和妈妈舌吻,口水交融了。 “唔唔……”这时,妈妈忽然猛地一把推开我,黑暗中凤眸不安的盯着我,嘴角挂着闪闪发亮的晶莹口水。 “不行!”妈妈轻启红唇,冷冷说道。 “妈!”我低声喊了一句,想再次凑上去,可妈妈却立马躲开了。 舌吻无望,只好将主意打在妈妈的娇躯上。 “妈,我想要了。” …… 妈妈沉默无言,只是任由着我将鸡巴顶在了蜜穴口。 妈妈的一切行为,都在默允着我,任由我胡来。 “最后一次,过了今晚……我们还是正常的母子,我听您的话,好好学习。” 不等妈妈的话讲完,我就连忙接下。 紧接着,我小声道:“妈,您趴起来行吗?” “想都别想。” 妈妈冷声回了一句。 见此,我只好趴起身子,掀开被子,将我和妈妈两人都暴露在空气之中,没有了灯光,无法看到妈妈皎洁无暇的肌肤,但映着窗户射下的月光,却能观赏到妈妈玲珑有致的娇躯,波澜起伏。 “妈~”我小声喊了一句,紧紧抱着妈妈的蜂腰小腹,用力的向上抬起,让妈妈的膝盖离开床面,妈妈的半个身子悬空,下意识的将双臂趴在胸下,将脑袋抵在双臂中间,不由得,妈妈不得不两腿弯曲,双膝跪在了床面上。 “妈,我来了。” 我低声喊了一句,用手扶着坚挺的鸡巴,凭着经验,直接将龟头抵在了妈妈的蜜穴口,扶着鸡巴在妈妈的肉缝上滑弄了几下,腰腹向前一挺,整根鸡巴随之尽根没入。 没有丝毫的阻拦,顺着湿滑的穴道,鸡巴直插妈妈的小穴花心,也得益于后入的姿势,胯部可以和妈妈的臀部紧密相贴,鸡巴不留丝毫根部的插入。 “嗯~~~”妈妈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自觉的纤腰下沉,雪臀高高翘起,天鹅颈陡然上扬。 黑暗的房间中,我低头就能看到妈妈那撅起来的雪白肥臀,双手扶着妈妈的胯部,直接奋力的抽插起来。 “啪啪啪……”胯部和妈妈的臀瓣用力相撞在一起,不断发出令人脸红的淫靡声,一开始妈妈还压抑着自己的呻吟,可随着我抽插的越来越快,妈妈的唇瓣终于忍不住张开,呼吸不断急促起来,发出低沉诱人的咿咿呀呀之音。 “啪啪啪……”我挺动着胯部,猛烈的撞击妈妈的雪臀,一下一下的将肉棒抽出,再狠狠的送入妈妈的穴内。 “轻……轻点啊……” 妈妈这时候,似乎渐入情欲,小手捂着红唇,不断溢出令人亢奋的哀鸣。 雪白的肥臀也暗自迎合,每当我抽出鸡巴,妈妈便会将肥臀向前,将鸡巴松离她的小穴,等我再见鸡巴插入,妈妈便会不露痕迹的将雪臀向后挺动,好使鸡巴插入的更深。 见到妈妈渐入佳境,我也不再扶着妈妈的胯部,解放了双手,便放在妈妈的雪臀上来回游走抚摸,感受着妈妈的雪臀的光滑的丰软。 “啪啪啪……”一下又一下令人刺激的臀胯撞击之音,在爸爸和妈妈的卧室响彻,我的内心也激动无以复加,双手扶着自己的腰间,挺动腰腹,从后面不断撞击妈妈的肥臀,随着身体的不断晃动,妈妈的娇躯也是前摇后晃,臀肉四溢。 “妈妈,我肏的你舒服吗?” “哼嗯……慢点……” “妈,您说句话啊,到底舒不舒服啊?” “闭……闭嘴……哼嗯轻些……” 骄傲的妈妈,此刻跪在我的跨前,被我从后面肏干,我根本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只能每次卖劲的撞击,让自己亲爱的妈妈娇喘,发出忘情的叫声,使自己更加满足。 “妈,您的手给我。” “哼嗯……别说……”奋力抽插几十下,我意识到自己快射了,连忙不顾妈妈的反对,俯身抓起妈妈的双手,紧紧的箍住手腕,自己的身子微微后倾,提着妈妈的双臂便开始冲刺,胯部不断撞击妈妈的雪臀。 “妈,我不行了。 ” “别弄在……里面……” “妈,就一次!” “哼嗯……呃啊啊……不……不行……” “啪啪啪……” “啪!”忽然,门外传来关门的声响,我和妈妈两人的动作顿时僵住。 爸爸发现了?我有点慌了起来。 “咔!”再次听到关门的声响,这才明白,爸爸应该是上厕所了。 这时候,我的心脏恍若停止跳动,呼吸戛然止住,仿佛只能听到妈妈剧烈跳动的心脏,包裹着我的鸡巴的小穴,此刻无比紧致的痉挛,不断收缩,大量的淫水从穴口溢出。 仅仅只是这一刹那,我却无比的激动,前所末有的刺激,发了疯似的不管不顾的撞击妈妈的小穴和雪臀。 “停一……停下……听见了啊啊啊……”妈妈尽力压抑着自己声音,小手不断拍打着我的大腿,断断续续的说道:“你爸……爸……你爸啊……啊啊你爸……听见了……” “妈,我射了!”闻言,鸡巴一阵跳动,我低吼一声,用尽所有力气,猛的将粗长滚烫的鸡巴撞到了妈妈的小穴花心,卵蛋开始收缩,精液喷涌而出。 “嗬……!”妈妈臻首猛然上扬,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红唇屏住呼吸,只是一个劲的倒吸着凉气。 精液不断喷射下。 “烫……!” 妈妈的声音有些嘶哑,发出一声沉闷的喊声之后,雪臀向下一沉,纤腰一塌,膝盖一软,娇躯恍若无骨,软绵绵的趴了下去,修长丰腴的双腿在我的胯下不断的颤抖着。 随之,我也软弱无力的趴在了妈妈的身上,五指插入妈妈的秀发之中,不断的摩挲着。 “彭!”门外,一声不重不轻的关门声再次响起,我和妈妈的身体同时微微打颤,下意识的抱紧了妈妈。 “妈,我爸没听到吧?” “哼嗯嗯嗯……” 可能,爸爸从来没有给予过妈妈如此刺激而又激烈的性爱。 【未完待续】 第六十二章 可能,爸爸从来没有给予过妈妈如此刺激而又激烈的性爱。 “妈,我爱死您了。” 下巴抵在妈妈的耳根,嘴巴吞吐着热息凑在妈妈的耳边,我低声的喃喃自语。 “哼嗯……?”妈妈发出一声诱人的嘤咛,臻首扭晃着向另一侧躲闪,低不可闻的细语道:“痒……” 妈妈高潮过后的身子,不仅烫的厉害,而且还有些敏感,见此,我一边拨弄着妈妈的的秀发,一边抵在妈妈的耳根旁,继续撩拨,嘴巴有一下没一下慢悠悠的朝外哈着热息。 “别~痒呢~”妈妈低声细语,一股小女人的味道。 “痒点不舒服嘛?”说着,我伸出舌头,舌尖在妈妈的耳根下舔弄起来。 “不舒服~哼嗯~”妈妈一声轻颤:“压得我难受,下来。” 我傻乎乎的笑了笑,身体从妈妈的娇躯上滚下来,用臂弯搂住妈妈的纤腰,五指上下游走抚摸着妈妈的光滑肌肤,说道:“妈,我以后一定听您的话,好好学习。” 妈妈不以为然的轻哼一声,接着翻了个身子,背朝着我侧身躺下,说了句:“睡觉。” “我抱着您睡。” 胳膊搭着妈妈的纤腰,大手放在妈妈的雪臀上,轻轻滑动着手掌,享受着妈妈叫娇嫩丰软的美臀肌肤。 妈妈不满的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没好气道:“热,另一边睡去。” 嘴巴贴在妈妈的美背上,下巴拱了拱,我撒娇似的说道:“不嘛,我就想抱着您睡。” “别闹了。”妈妈用力推了我一把,语气满是忧愁和无奈:“明天要是让你爸发现,我们母子俩就别活了。” 言罢,妈妈忽然就有些烦躁了,猛拽了几下被子,一屁股将我顶开距离,蜷缩起了身子。 “妈,那您不洗个澡了?”我小声问道。 “洗什么洗,赶紧睡觉。”妈妈略有些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又拽了几下被子。 得了,又得光着半个身子睡觉了。 …… 翌日,睁开眼睛,已是日上三竿。 翻了个身子,像昨晚那样去拥抱妈妈的纤腰,却发现抱了个空,揉了揉眼睛,才发现旁边已经没人了。 把手伸过去摸了摸,发现妈妈的被我还是热乎着的,说明妈妈刚起床没多久。 “呼啊!舒服死了!”一头扎在妈妈的枕头上,大口吮吸着枕头上属于妈妈的芬香,我兴奋的翻了几个滚。 想起昨晚和妈妈刺激的性交,妈妈撅着肥硕雪白的屁股,让我在后面一怼一怼的使劲操,我的内心就是一阵兴奋。 和妈妈操屄的感觉,简直太爽了!如果以后每天晚上都能和妈妈睡在一起,和妈妈用各种姿势操屄,让我少活十年我也乐意。 正当我在妈妈的被窝里,兴奋的来回翻滚的时候,妈妈踩着拖鞋走了进来,我从被窝里爬出来,看着一脸平静如水的妈妈,顿时老实了下来。 …… 沉寂半晌,妈妈冷声说了句:“赶紧穿衣服起床。” 言罢,妈妈便转身走了出去。 妈妈有些淡漠的态度,恍若昨夜之事末曾发生过。 在床上发了会呆,我穿好衣服裤子下了床,不忘记将床铺整理整齐,才走出卧室。 客厅。 洗漱过后,我随意的翘着腿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翻看着一本地理杂志,手机被妈妈没收,是在无聊的无事可做了,除了复习。 听到厨房传出来“铛铛铛”的切菜声,我的心思又活络起来,瞅了眼我房间紧闭着的门,我起身鬼鬼祟祟的静步到了厨房门口。 厨房内,妈妈一往如常,圆领毛衣搭配黑色打底裤,围着淡灰色的围裙,身子微微前倾,浑圆的肥臀略微翘起,修长的美腿绷得笔直,诱人的身材曲线,看得我口干舌燥。 正当我准备悄摸摸的溜进厨房时,妈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倏的转过头来便紧紧的盯着我看:“你进来干什么?” 被妈妈发现,我身子一顿,露出了一脸尴尬的笑容,灵机一动连忙转移了个话题:“妈,午饭吃什么啊?” 妈妈凤眼圆睁的盯着我,看了半分多钟,才转过身子去,回了句:“我做什么你就吃什么。” “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没?”我厚着脸皮,凑到妈妈的旁边,看着妈妈切好的菜,自告奋勇道:“我帮您洗菜吧。” 妈妈淡淡的回了句:“用不着。” “没事,让我来吧。” “你是不是很闲?”妈妈扭头看着我,凤眼瞪着我:“闲得慌就去复习去,别在这碍手碍脚的。” “我这不是想帮您做点事嘛。”我小声的嘟囔。 妈妈眉毛一挑:“咋滴?你不考清华改考新东方了?” “要是您允许,也不是不行。” 妈妈闻言,没好气的瞪着我:“一边去,赶紧复习去。” 言罢,便不耐烦的将我推出了厨房。 张望了眼我的那间卧室门,心里又胡思乱想了一番,才无聊的拿起本书复习起来。 进入学习状态以后,我也集中注意力认真复习起来,直到妈妈喊我吃饭,我才放下书本。 还有没几个月的时间便要高考了,说实话,我心里真没什么底,现在又是在家里自我安排复习,学习状态差,远远不如在学校的状态,这样下去,别提清华了,估计省里的一本院校都没什么希望。 我自己是什么水平,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如果真考不上一所好大学,别提对不起自己了,更重要的是愧对于妈妈。 到目前为止,妈妈对我一切的容忍和纵容,除了因为我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以外,还有一部分原因,便是顾虑到了我的学习,高三这尤为重要的一年。 午饭过后,我继续扎进知识的海洋,闷头复习起来。 …… “过来吃饭吧,待会再复习。”闻声望去,妈妈正在摆放碗筷。 抬头看看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一下午的时间过得可真快。 “呼!”长长的吁了口气,大拇指揉了揉眉心,起身又伸了个舒服的懒腰。 …… “妈,我爸那份呢?我给他送过去。”餐桌前,和昨天一样,我例行问道。 “厨房呢,你给他端过去吧。” “好咧。”三个菜一份米饭,还有小半碗的汤,色香味俱全,妈妈的厨艺没得说。 “爸,晚饭我给您放门口的凳子上了。”敲了敲门,在门口喊了一声。 不过半分钟,爸爸推开门,站在了门口,依旧带着口罩。 看到我还在门口站着,爸爸皱了皱眉:“行了,你也赶紧去吃饭吧。” 我面露苦笑挠了挠头,“好吧,您趁热吃。”言罢,我转身回到餐桌前坐了下来。 “妈,我爸都没什么事了,还非得坚持隔离够七天,您也不劝劝他。”一边吃饭,我一边不忘吐槽几句。 妈妈抬头瞪了我一眼:“多嘴,赶紧吃饭,吃完饭复习去。” 我瘪瘪嘴,继续慢吞吞的吃饭。 其实,爸爸最近隔离的这两天,我心里是有些小高兴的,毕竟,能和妈妈睡在一张床上的机会并不多。 我知道我有这样的想法十分的大逆不道,但很多时候,人就是矛盾的。 在床上抱着妈妈的纤腰时,我心里的那些愧疚和自我谴责,完全被抛之脑后。 说白了,其实就是精虫上脑,色令智昏。 想到这,心里不由得嘲笑自己,找那么多借口做什么,自我安慰而已。 晚饭过后,我继续回到房间闷头复习,直到耳边传来脚步声,我这才抬起头闻声望去。 “不早了,睡觉吧,明天再学。”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床边,穿着一身份体式的睡衣,将丰腴完美的身材勾勒了出来。 闻言,我心里不自觉的扑通扑通跳了起来,妈妈这是在邀请我吗? “来了。”我故作镇定的回了一句,动作迅速的收起小桌椅,略有些按耐不住的语气说了句:“我去洗漱。” 言罢,我脚下生风,来到了卫生间。刷个牙,洗把脸,再给自己简单的冲个澡。 嗯……再往脸上抹点我也不认识的抹脸油,反正闻着是挺香的。 一想到待会能和妈妈共赴巫山云雨,我就忍不住轻声哼唱起了调子,心里兴奋的跟什么似的,像猫挠似的直痒痒。 好好的拾掇了下自己,对着镜子臭美了一会,穿起拖鞋迈着小寸步蹭蹭蹭的回了房间。 房间。 妈妈正倚靠在床头,脸上敷着面膜,露出的一双迷人的丹凤眼,津津有味的看着手机。 我深呼吸一口气,压着内心的躁动,走到床的另一边,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床,钻进被窝里,轻轻的将被子盖好。 学着妈妈那样,上半身靠在上头,却发现自己没什么可做的。 如果是爸爸的话,他会做些什么?是看手机还是看杂志?或者是和妈妈聊一些白天的工作?又或者是和妈妈打情骂俏? 爸爸妈妈同床共眠这么些年,不管他们做些什么,放在以前,我是我很少在意的,毕竟,在我眼里,爸爸妈妈才是夫妻,妈妈就是妈妈,爸爸就是爸爸,我不会有其它的丁点想法。 换个说法,其实那时候还很单纯。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看过一系列母子乱伦的小说,还有那些岛国的片子后,经过这些不良的熏陶以后,我对妈妈的感情也发生了畸变。 我相信,不止我一个人对自己的妈妈有过性幻想,这样的想法可深可浅,有的人也许只是想偷偷看看妈妈洗澡时候的裸体,或者想摸一下妈妈的屁股,思考下为什么会比自己的小女朋友的要丰满很多。 就算没有看过乱伦的小说和岛国的片子,只要自己的妈妈足够漂亮和年轻,很多人都会和我产生同样的想法,只是没有我行动付出的多。 而我,被妈妈所吸引,除了在和蒋悦悦经历过性爱以后的食髓知味,也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来自于妈妈的气质。 作为一名传统的数学教师,除了严谨,妈妈的性子天生比较冷淡,这对于我来说,是最具有吸引力的一方面。 那晚,在我故意破坏掉妈妈和爸爸的性爱前戏后,其实对我的内心有不小的冲击。 妈妈在教室那么一位严厉的人,在床上的时候,却大不相同。 自那以后,我心里便有了不小的变化。 到现在,我的心里已经开始嫉妒爸爸,不然也不会有白天那种大逆不道的想法,而妈妈在我心里的地位,愈发的不可任人撼动。 躺在属于爸爸的位置,没想到自己会想这么多。 挪了挪身子,往下移了移靠在床头的脑袋,脖子有点酸,像是被吊起来似的。 扭头去看妈妈,妈妈仍在继续看着手机,从我进门到现在,自始至终都没看我一眼,表现的异常淡定。 我有些不安分的往妈妈那边靠了靠,斜着脑袋看向妈妈的手机屏幕:“妈,看什么呢?给我也看看呗。” 妈妈没吭声,我只好自顾着说道:“综艺啊。”言罢,我又继续点评:“这个综艺不好看,一点也不搞笑,要不我给您推荐一个吧?我们班很多人都喜欢看的。” 可能是妈妈敷着面膜,只是转过头来,凤眼瞪了我几眼,示意我闭上嘴巴。 妈妈越是这样,我还越来劲:“妈,您看过孙红雷参加的那个综艺没?就那个极限挑战,挺有意思的,要不我们看那个。” 妈妈任由我在这哔哔,也不吭声,继续看着手机上的综艺。 不过我的注意力却不在妈妈手机上,而是妈妈。 “妈,您看这个女的,化的妆也太浓了吧。”我一边小声嘀咕,一边将手不老实的伸到了妈妈的大腿上。 “妈,这女的好笨啊,哈哈,你看她,又被另一队给发现了。” 我一边评论综艺转移妈妈的注意力,一边用手上下游走在妈妈的大腿上方,丰腴的美腿弹性十足,隔着一层光滑的真丝睡裤,手感和丝袜不相上下,刺激十足。 妈妈脸上敷着面膜,面部一直保持着平静的模样,对于我在她腿上的小动作,肯定察觉到了,但是妈妈似乎并不反对,只是任由我在她的美腿上摩挲。 见妈妈的注意力还在综艺上,我的胆子也大了不少,左手顺着妈妈真丝美腿慢慢上移,逐渐将手放在了妈妈的大腿内侧。 妈妈的双腿并没有并拢紧,而是稍微分开着点距离,刚好容纳我的单只手掌插在腿间。 感受到妈妈大腿内侧的丰腴和弹性,还有掌心传来的温热,我裤裆里的鸡巴一下就变得梆硬。 想到妈妈不反对我的动作,渐渐地,我也不满足于此,手掌蠕动着开始往上游走,五指不断轻轻揉着妈妈的大腿嫩肉,一边向妈妈的神秘部位游走。 “别乱动。”几乎快要摸到妈妈的三角地带时,妈妈忽然双腿用力,一下将我的手掌夹在了双腿中间,只是我的大拇指好像无处安放,按在了妈妈小腹下方隆起的鼓鼓的阴阜上,我试着抽了抽手,但妈妈双腿实在用力,没拔出来。 妈妈似乎也察觉到了有些不妥,顿时尴尬在了那,“咳。”妈妈故意掩饰着咳嗽了一声,将双腿岔开了点距离,好让我的手拿出来。 “别看了,睡觉。”接着,妈妈将面膜从脸上扯下来,就准备下床。 而我的手还继续放在妈妈的腿中间,没什么反应。 妈妈此时也不顾脸面了,恼怒的说了句:“拿开。”然后抓住我的手腕,一把将我的手给丢开了。 我讪讪一笑,连忙将身子缩了回去,然后身子躺好,将脑袋埋进了被窝里。 妈妈下了床,穿上拖鞋,便出了方便,走向了卫生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等的都快要迷糊着的时候,耳边这时传来了脚步声,我瞬间清醒了过来,蹭的从被窝里爬了出来。 刚刚的尴尬消散,我的脸皮又如往常那样厚,掀开被子的一角,道:“妈,被窝我都暖热了,快进来吧。” 妈妈微怔了下,脸上露出了不自然的表情,没好气的轻哼了一声,掀开被子躺了下来。 刚刚注意到妈妈,好像又换上了昨晚的那身份体式睡衣,这不禁让我容易胡乱的猜想,难道妈妈这是在暗示我吗?想到这,我的心里忽然就激动了起来,妈妈肯定是默允我今晚继续和她性爱,只是她无法明着表现出来,只好用这种方法了。 妈妈躺下以后,便侧身背朝向我,安静了下来。 看不到妈妈脸上的表情,也无法探查到妈妈的心理活动,我还是认为稳妥一些比较好,于是我小声的说了句:“妈,我关灯了哈。” 妈妈那边没声音,只是象征性的紧了紧被子。 见状,我咧嘴一笑,连忙起身,准备将台灯关掉,刚准备按下台灯开关,我这时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珠子一转,下了床穿上拖鞋就来到了房间门口。 回头看了眼,妈妈正紧紧的拥裹着被子,有些迷惑的皱眉看着我,我嘿嘿笑了笑,转过身来,直接将门给反锁了。 回到床上关掉台灯。 下一秒,我的身体已经紧紧的贴在了妈妈火热的娇躯上。 “妈,您是不是想要了?” 隔着一层棉质睡衣,我都能感受到妈妈滚烫的肌肤。 “别乱动。”妈妈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又用力推了我一把,呼吸有些不顺畅的说道:“今晚别闹了,好好睡觉,行吗?” “我想要您。” 我喘热粗气,嘴巴凑在妈妈皙白的天鹅颈,一边哈着热息,一边伸出长舌舔舐妈妈的肌肤。 “嗯哼~”妈妈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脖子,恼道:“别弄了,痒。” 闻言,我的嘴巴开始转移阵地,将妈妈的耳垂含进嘴里,开始用舌头舔舐,用牙齿轻轻剐磨起来。 正当我心潮澎湃,内心激动不已,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妈妈忽然翻了个身子转了过来,黑暗中面对面的看着我,深呼了口气道:“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昨晚说什么了?” 我当然知道妈妈指的是什么,只是现在那还顾得了那么多,无赖的说道:“我记得您昨晚说了,我戴套以后您还给我。” “我那是……!”妈妈有些气愤的瞪着我,恼怒道:“我那是口误,口误知道吗?” 我小声道:“可我当真了。” “顾小暖!”妈妈低声喊了一句,道:“昨晚跟你说的明明白白,昨晚之后,我们还会以前正常的母子关系,你要好好学习,你也满口答应了,是不是?” 闻言,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确实,昨晚我和妈妈说好的,自己又确实没当做一回事。 “可……可是,我想您想的受不了。”我只能再次厚脸皮,言而无信的耍赖皮,小声嘀咕道:“您自己都想了,干嘛不承认。” “我想你个大头鬼。”妈妈气呼呼的给了我一个脑瓜崩,恼怒道:“昨晚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我以后还是你妈,你还是我儿子,其它的不准再想了。” 我撇撇嘴,小声道:“虚伪。” 妈妈怒目圆睁:“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您自己分明就想要了,还在逞强不承认。” “诶呦!”下一秒,妈妈就拳脚相加,对着我一堆暴揍。 “我让你没大没小,让你没大没小!” 妈妈的情绪有些激动,我连忙抱头道:“妈,您别打了,您小心让我爸听见。” 妈妈闻言,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只是仍然不依不饶的说道:“听见怎么了?让他好好看看他儿子是个什么德行。” 一阵暴风雨过后,我老老实实的床的另一侧,脑子里胡思乱想起来。 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我再次忍不住朝妈妈的后背靠了上去。 “妈,我就抱抱您,行嘛?” 一只胳膊搭在妈妈的纤腰上,轻轻的将妈妈的娇躯搂紧在怀,手掌放在妈妈的平坦的小腹,轻轻滑动着,感受着滑腻的肌肤和柔软。 …… 妈妈没反对也没接受,只是沉默着,任由我来回动作。 妈妈丰软的娇躯,体形修长,比我要高出半个脑袋,我趴在妈妈的后颈,嘴巴紧贴着妈的滚烫肌肤,胯下的鸡巴挤压在我和妈妈的肥臀中间,微微的上下蠕动着。 妈妈有些恼怒的用肥臀向后顶了我一下,却没有太大的动作。 鸡巴感受着妈妈浑圆饱满的肥臀,富有弹性的臀肉,在臀沟间上下蠕动摩擦,龟头挤压在深深的臀沟里,如同紧致的小穴嫩肉,给予龟头刺激的按摩。 就这样在妈妈的身上磨蹭了许久,我有些忍耐不足,鸡巴试着向下,往妈妈的蜜穴处戳了过去,谁知妈妈忽然身子前移,躲开了。 我有些失望的跟着靠上去,身子继续贴在妈妈的后背上,喃喃自语:“妈,您下面都湿了。” “诶呦!”妈妈用胳膊肘使劲顶了我的肚子一下,差点把我的晚饭给捣出来。 这时,我明白了妈妈的意思,可以借着妈妈的身体发泄出来,但是像昨晚那样插进去,不允许。 我有些不甘心的去掰弄妈妈的身体,但妈妈却死死的压在床上,抓着床边,牢牢地侧着身子。 无奈之下,我只好抱着妈妈的身体,将鸡巴挤进妈妈的臀沟中间,借着妈妈肥嫩的两片臀瓣挤压摩擦,开始缓缓上下抽动,每次龟头都会戳到妈妈的尾脊骨。 过程中,妈妈不安的晃动身体,胳膊伸到后面,素手抵在我的胯骨,似乎不想让我太过用力。 磨蹭了许久,我还是没有丁点的射意,只好抵在妈妈的耳边,小声道:“妈,您用手给我弄出信吗?” “滚。”妈妈冷声回了一句,将放在胯骨的手连忙收了回去,紧紧的抱在了胸前。 我尝试着去抓妈妈的手腕,不过却被妈妈用力的拧了一下胳膊,连忙缩了回来。 看来,今晚妈妈是铁了心不让我操了,情急之下,我用力抱住妈妈的纤腰,胸膛紧贴在妈妈的玉背,鸡巴挤入妈妈的双腿中间,利用妈妈双腿的夹力,开始快速抽插,完全将妈妈的腿缝当成了小穴。 鸡巴不断没入妈妈的腿缝,龟头紧接着从妈妈的腿缝冲出,沾染着龟头浸出的黏液,将妈妈丰腴弹性的大腿打磨的湿滑,鸡巴抽插的更加顺畅了。 每次我用力将胯部撞在妈妈的肥臀上,鸡巴没入,下面的两颗卵蛋,也会随着动作重重的撞在妈妈的腿上,发出轻微“啪啪啪……”的声响。 “哼嗯~”偶尔从妈妈唇间溢出的轻吟,不断刺激着我,涨到发痛的鸡巴,只能奋力穿刺着妈妈的腿缝。 不知道妈妈是无意识的还是故意的,我发现鸡巴抽动越发的艰难,妈妈侧身并拢着的双腿,似乎并拢的愈发紧致,双腿用力的紧合在一起,膝盖微微向前弯曲,美足抵在我的小腿下方,丰腴的大腿刚好和大腿贴合在一起,雪白的肥臀正好抵在我的腹部。 这个位置,正正好好,鸡巴每次的用力抽插,都能蹭到妈妈的神秘的三角地带,不知不觉中,鸡巴似乎能感受到妈妈早已湿滑的小穴。 快速的在妈妈的腿缝间,困难的抽插了十几下之后,我将嘴巴抵在妈妈滚烫的耳根下方,低声道:“妈,您好像湿了。” 妈妈有些不满的用胳膊肘再次顶了我几下,身子也不安的扭动着,丰满弹性的雪臀,摩擦着我的胯部,阴毛被磨蹭的不停发痒。 我的臂弯紧了紧妈妈的纤腰,胯部使劲抵在妈妈的雪臀上,晃动着身体,让自己的鸡巴在妈妈的腿间上下摩擦着,尽力让龟头每次都能戳到妈妈的阴唇。 每次戳弄,妈妈的娇躯都会止不住的微微颤抖一下,只是表现的没有那么明显,唯一突出的地方,便是妈妈雪白的藕臂向后伸过来,小手攀在我的胯部,五指张开用力的抓着胯骨凸起的骨头。 妈妈暗自的主动,我内心神受刺激,挺动着屁股,鸡巴一下一下用力穿刺着妈妈的腿缝,嘴巴抵在妈妈的耳边,喃喃道:“妈,我好想操您啊,您再给我一次吧,求您了。” “不行。”妈妈恼羞的回了一句,美足还在我的小腿上踢了两下。 “那明晚行吗?” “不行。” 我锲而不舍的问道:“那后晚呢?” “别想了!”妈妈有些恼羞成怒的往前挪了挪身子,低声道:“以后都不行!” 我瘪了瘪嘴,身体跟着凑上去,嘴巴嗪着妈妈烫热的耳垂,小声道:“那如果我考上清华北大了,再给我一次,行吗?” 妈妈闻言,这次犹豫了,“嗯~”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见此,我连忙定下这件事:“那就这样说定了,我一定努力考上清华北大,您就放心吧,妈妈。” 言罢,我便发了疯似的挺动腰腹,将鸡巴狠狠的冲入妈妈的腿间,龟头不断戳刺着妈妈的阴部。 这次,妈妈没有拒绝,随着我用龟头不断的戳刺,妈妈不断发出断断续续的轻吟声,小手攀在我的腰上,欲拒还迎的向后推搡着我,根本没用什么力气。 “妈,等我考上北大!” 说罢,我便开始不断冲刺,卖力的挺动腰部,最后一下,将龟头死死的抵在妈妈的小穴口,甚至连同妈妈的棉质内裤,都挤进了小穴里,随着我的一声低吼,鸡巴用力的向上顶弄着,在感受到龟头前半部分插入一方温热的世界以后,我再也忍不住了,卵蛋收缩着,将精液肆无忌惮的喷射了出来。 “唔……!”妈妈用小手捂着红唇,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之后,沉寂了下来。 射精过罢,进入了贤者模式,我抱着妈妈的纤腰,低声呢喃着,享受起了这片刻的温存。 心里暗暗的想着,爸爸再隔离几天,该多好啊。 大逆不道的想法,过后,我又是一阵深深的愧疚和忏悔。 “妈,我一定要考上清华北大!” 脑袋拱在妈妈的颈侧,嗅吸着散乱秀发的芬香,我低声喃喃自语。 【未完待续】版主:青青的世界于2022_01_26 7:14:29编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