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逆凤之邪女傲天》作者:流着水的眼(7)

王者荣耀电竞竞猜网址注册领888奖金:www.allnew366.com

AG捕鱼王刷金币赚钱,打鱼赚钱就来捕鱼王,注册领888奖金

天!他这是怎么了?不会又要……旧疾复发了吧?

“你要是再敢说那些胡言乱语的说那些莫明其妙的话,我就……”他对着她的脖子做了个“卡”的手势,吓得凤七邪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可是这厮未免管得也太多了点吧?现在连她说什么也要管,未免也管得太宽了吧?

这样下去还得了!以后他还不得爬到她头上去,凤七邪双眸微眯,就要下个狠招治治这小子的张狂,可是,空气中突然飘来的异味瞬间把她拉回了神,连忙对火醉摆了摆手,站起了身体。

咦,奇怪,哪来的血腥味?

“姑娘,这里就是食人藤区域里的入口处了!我们就是在这里被那些大玄师级的人逼进去的,后来飞拼尽全力把我们送出来,而他自己却陷在了里面出不来,也不知道,他如今……怎么样了?”凤五语音中全是悲伤。

其实,此时他倒是希望凤飞并没有把他送出来,哪怕陪着他一起葬身食人藤,也好过在外受这心灵的煎熬与良心的谴责。

凤七邪点了点头,不管凤飞在里面如何,她绝不放过那些敢伤害他的人。

“你们,是一起跟我冲进去救飞,还是留在这里等我们出来?”凤七邪环目扫向众人,突然开口说道。

沉冷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飘散得老远,y-in冷得不带一丝人气。夜风,卷起她的衣角,锐利的像刀,自从闻到空气中的那股淡淡的血腥味之后,她整个人的气场全都变了!

“我们一起冲进去救飞。”

众人齐声回答,声音里没有一丝犹豫,就连受伤颇重的凤二也推开别人的搀扶,抽出了剑站直了身子。

看着一众凤族子弟坚定不移的眼神,还有那面对生死之间的绝然,她满意的点了点头,由此看来凤飞平日里的为人肯定不错,不然这时候他们也不会舍命的要冲进去救人。

看着他们,她很满意,当下朗声说道:“好!这才像我凤族子弟,凤族子弟没有贪生怕死之辈,不过就是些破藤子嘛!难道还能真要了我们的x_ing命不成,我们此行一定能救出飞来。”

话落,她转回头,对一脸不悦的火醉说道:“如果你帮我把飞救出来,从今以后你的酒本小姐全包了!如何?”

火醉冷冷一哼!不知为何?见她如此在意别的男人,他心中很是不悦,就连酒也提不起他的兴趣了!

凤七邪见他虽然没有开口答应,不过也没拒绝,当下自发的当他是答应了!随手一挥,带起豪迈万丈:“我们走……”

只是,在她带人离开之前,目光有意无意的瞟向了不远处的一颗大树。而火醉则是全身僵了僵,总觉得有一股气息很是熟悉,熟悉到就算在梦中他也会惊醒。

可是他才刚要捕捉,那股气息又完全消失不见,快得让人以为好像是他的错觉。

“怎么了?”凤三敏感的发觉到她们的异样,不由出声问道。

凤七邪回眸,轻轻一笑:“没什么,走吧!”

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救出凤飞,至于其他的人,她稍后再行处理,凡是伤害凤家子弟的人,都得死。

至于那些人,就让他们再多活一会儿好了!先不急。

“真是不知死活。”

望着凤七邪等人消失在食人藤区域的背影,从当时凤七邪所望的方向其中的一颗大树上,轻飘飘的飘下来一个人,望着前方满带杀机的食人藤区域,唇角勾起y-in毒的笑意。

想那地方代表着什么?绝对是有进无出,人间地狱。

说实话,他还真不明白他们的思想,明知道是有去无回,为何还要闯进去送死?难道他们个个的脑袋都让门板给夹了吗?

在他眼中,人本来就是就是虛榮,都是自私自利的,还真不明白那群人为何为义无反顾的闯进去,而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救一个可能早已死掉的人,真是一群白痴。

他还以为凤族的人有多了不起呢!原来也不过如此,真不配做他的对手,唉!这个世界又无聊了!

“宗主,这不正好吗?不用我们亲自动手,凤族的新一代精英就全葬身食人藤,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那样东西可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他身旁一名中年人非常狗腿的道。

“不过?那名气势惊人的少女是谁?”她玄气等级不高,可是敏锐度却是惊人,刚才她一定发现他了吧?真是个有趣的丫头,如若她能活着从食人藤区域走出来,说不定他还想会一会她,不过跟她用根金丝绑在一起的少年,他怎么觉得似曾相识呢?

“还有那名身着金红色衣袍的绝色少年是谁?我怎么看上去觉得有些眼熟?难道我在哪里见过?”

那中年人寻思一想,当时那少年他还真没注意,没看清人家长成什么样:“这个?属下不知。”

“去查查她们的底细,本宗主不希望任何人破坏我的计划。”声音里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升起股奇怪的感觉,那名浑身带着邪气的紫衣少女,恐怕没那么容易死在食人藤区域里。

虽然他也感到一些不可思义,可他就是抹不去那种感觉。

“是……”真不知道宗主是怎么想的?都进入食人藤区域了!摆明了就是有进无出,难逃一死,不知道还有什么可查的?

不过,宗主既然有言,他可不能有异义,当下只有领命前去。

夜色,更深沉了!到处都隐带着杀机。

而凤七邪一行人,自从一踏入食人藤的区域之后,就立马发觉周围环境大变,就连天空也变得黑沉起来,好似连颗星星都看不见。回头看去间,不知被什么给阻挡住了!已不见来路。

明明食人藤区域的入口跟附近的环境没什么明显的区别,但是一走进来,情况立马就有所不同。

红色的土壤到处可见,加上火红色的灌木,一眼看去一片通红,看起来诡异无比。不少灌木上缠绕着一片绿中泛红的长藤,虽然只有拇指般大小,表面光滑,但里边却长满了数不清的倒刺。

每一条长藤下面,几乎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动物的骸骨。环目四扫间,她们甚至发现一头还在抽搐的风狼,浑身上下布满针孔般的伤口,肌肉萎缩,仿佛一具木乃伊般的干尸。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食人藤?

看看风狼身上针孔般的伤口,再看看食人藤那数不胜数的锋利的倒刺,凤七邪心中一动,微蹙起了双眉。

古怪的食人藤像条蛇一样缠在灌木上,尖利的倒刺寒光闪闪,一看就知道锋利无比。如若走近细看的话,还能看到倒刺上面长满细细的针筒般的吸管,看起来跟吸血蝙蝠吸血的血管差不多。

食人藤有许多触手般的分支,每一根分支的末梢都在半空中轻轻地晃动,锋利的倒刺随之一阵阵颤动。看起来像一只趴在树上地多足蜈蚣,又像是一条缠在树上的毒蛇,给人一股强烈的危险。

众人不由全体大抽了一口凉气,就连凤二和凤五都感觉有些骇然,先前一落入此间,就遭受到一连窜的攻击,而后凤飞就用玄气把他们送了出去,一直没有机会细看,如今一见,倒真有几分骇然。

定了定神,她们什么话也没说,就向前走去,就这样在走了大半个时辰后,随着一阵寒风吹过,她们突然又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众人心中一凛,赶过去一看,只见一棵大树上有一片血迹,附近还有凌乱的脚印和从食人藤上砍下来的断藤,并且还是不停的蠕动,看上去非常渗人。

用手指粘一丝鲜血闻闻后,凤七邪肯定这是人类的鲜血,并且喷出来的时间不长,难道是凤飞的?

难道他已经受到了攻击?一想到这个可能,凤七邪的整颗心都乱了!连忙急步向前急步奔去。

顺着血腥味和脚印一路追下去后,很快,凤七邪就发现事情的糟糕程度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意料。

“啊……”

当她们越过一个y-in沉沉的山坳后,突然,众人听到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而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

“是飞……”

“是飞哥……”

众人大惊,连忙急奔上前,但是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众人骇然而愤怒了!

只见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身形县空,手,脚,脖子全都让食人藤给紧紧缠住,逞大字形拉开,而且那些食人藤像条蛇一样扭动着,末梢快速抖动,发出一阵阵古怪的声音。有些甚至不时‘呼’的一声陡然伸长,企图把半空中的少年扯过来为己所有,一时之间藤影乱舞。

然,每条食人藤都各自拉扯,眼看那名少年就要被分尸了!

凤七邪当即红了血,怒吼了声,手中的长剑应声而现,凤血残卷功法在体内疯狂运转,赤红色的玄气闪现,带着慑人的气势,飞身一跃,身形腾空,对着那些该死的食人藤就是一阵狂劈乱砍,而火醉此时也相当配合,就在凤七邪砍断那些食人藤的瞬间,他已伸手接住了那名脸色苍白,浑身是伤的少年。

“长得也不怎么样嘛!哪有本公子俊美?真不知那色女人怎么会看上你?”他盯着凤飞的脸一阵打量,低声咕嘟了声。真不知道那死丫头怎么会喜欢这个少年,难道自己的相貌还比不过他吗?真是!

没眼光!哼!

砍藤,救人,不过是眨眼间的事,凤七邪随之身形一旋,与火醉飘然落地,同时给他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而火醉则是有些不自然的眼神闪了闪,唉!话说,此次行动他之所以这么配合,其实是想在第一时间研究一下那色女人心上人的模样能不能比得过自己,要是凤七邪知道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还不知道会不会暴走呢!

当下,火醉轻轻的把怀中的少年轻放在地,而凤七邪则是很自然的把凤飞接了过来,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火醉很是不悦的皱了皱眉,但是看到凤七邪一脸的心疼和怜惜,他强自忍了忍,不过心中的怨气却是更浓了!

“飞哥,你怎么样了?”

“飞,快醒醒!”

一见凤七邪与火醉成功的把凤飞救了下来,众凤族子弟立马围了过来,焦急的呼唤着他。

“有水吗?拿点水来。”凤七邪心痛的拥着凤飞,看他脸色惨白如纸,不带一丝血色,嘴唇发干开裂,整颗心的都揪了起来。

“有!”凤三立马拿出水袋,打开了递给了凤七邪。

凤七邪接过,温柔的喂到凤飞唇边,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飞,喝点水吧!”

或许,她的声音里带着某种魔幻力,原本脱力几欲晕去的凤飞竟然不由自主的强开了嘴,有些贪婪的喝着袋里的水。

半响后……

他才幽幽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绝色小脸,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你……你……”

见他醒来,凤七邪大松了口气,当下玩味的挑了挑眉:“怎么?这么快就忘记我了?我还一直等着你给我送糖来呢!你怎么能失言?”

“邪……邪儿……”他有些不确定的喊,虽然已是三年不见,但是那眉那眼,还是跟他记忆中的邪儿一模一样,不会看错的。

可是,他是不是在做梦啊?还是自己真的死了!他怎么会突然看见邪儿呢?

邪儿?哼!叫得可真亲热啊!某醉磨牙,此时他真后悔刚才怎么会去接住他呢?让他摔死了不是更好。

凤七邪甜甜的笑了!那绝美而纯真的笑容,一瞬间不知晃花了多少人的眼。

而正在暗自悔恨的某醉,望着凤七邪那从未对他展现过的纯真笑容,心顿时漏跳了两拍,他连忙按住,只觉自己的心越来越不正常了!难道是因为练功,契约逼近的关系吗?

“以后你要是再敢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你就算是死了!到了阎王殿,我也是不会放过你的。”想着刚才的情景,凤七邪直到现在还感觉有些后怕,她简直不敢想像,要是刚才她们晚来一秒,将会发生何等惨状。

凤飞愣住,她的意思是说自己并没有死吗?

也是!他一进入食人藤区就一直战斗到现在,最后终于玄气用尽,被食人藤缠上半空,好似正当要被那些可恶的食人藤分尸之际,突然出现两道人影救了他,难道其中挥剑砍藤的那名少女,是……邪儿吗?

可是?她的体质不是……不!这不是目前他最想弄清楚的,而是她怎么会来这里?并且还是黑木古林里最为可怕素有地狱之称的凶险之地食人藤区域。

而且,环目一扫间,他竟然发现凤二和凤五都回来了不说,竟然连凤三他们都一起带来了!真是……

当下他“咻”地一声从凤七邪怀里离开,坐直身子,可因为伤势太重,经这一动作直疼得他龇牙咧嘴,脸色惨白,汗如雨下,可还是强忍着疼痛沉声斥责道:“胡闹!你们真是胡闹!胡闹!不是让你们离开黑木古林回凤族去吗?怎么那么不听话,竟然还来了这里……咳咳!你们真的想气死我不成?”

因为情绪激动,牵动着伤口,凤飞剧烈的咳嗽起来,可把众人吓得不轻。

“飞哥,你先别急,我们怎么能丢下你独自离开呢?”凤九当即就不满了!凤飞一直是他的偶像,不管怎么说他都不会丢下他独自离开。

其他人也相继附和,都说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特别是凤二和凤五,看到重伤的他当即红了眼眶。

凤飞虽然气他们不听话,可是心下早已是感动得一塌糊涂,不过事已至此,就算不同意他们也寻来了!他也不是那迂腐之人,愤怒之后也就坦然接受了!大不了大家齐心协力,拼出条血路杀出去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见到这一群热血青年,不知为何,凤七邪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沸腾了起来,其实人世间还有一种情,一点也不比亲情和爱情差,那就是友情与兄弟情吧?

不由自主的,看到眼前这让人感动的一幕,凤七邪柔柔的笑了!

然——

“特别是你,你竟然还有脸笑……”凤飞突然把茅头转向凤七邪,可把她吓了一跳,搞不懂厄运为何会突然降临在自己头上:“明明玄气等级就低,还不知死活的跑来这黑木古林做什么?好玩吗?嗯?”

啧啧!好有做兄长的架式,凤七邪暗自乍舌,说实话,从前世到今生,她还从未被人这样训斥过呢!

不过?怎么办呢?难道每个人骨子里都有犯溅因子的存在?她怎么觉得他越骂她越开心,原本冰凉一片的心,越觉得温暧呢?呵呵!怎么办才好?

“你还笑?”凤飞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太久没有回去看这妹妹以至于威严大减,一向胆小懦弱,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是低垂着头不敢大声说话的她,竟然在自己的怒火下她还笑得出来,真是……

不过?说真的,怎么他觉得这一次见面,妹妹怎么好似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往日的胆怯懦弱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自信与张狂,这……真的是他妹妹凤七邪吗?

怎么除了长相一模一样以外,整个人从里到外好似都脱胎换骨一般,完全找不见当初的影子了!

当然,除了她玄气等级依然低微以外,不过……也算是有进步了!都从两星玄士不到的等级晋级到三星玄士等级高峰,算不错了!

“飞,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好吗?”为怕把他气晕,凤七邪连忙乖巧认错,拉着他的手,万分委屈的道:“可我真的不是自愿到这黑木古林来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这y-in森诡异又到处凶兽横行的地方,她才不愿来了!这不是被逼得没办法嘛!

闻言,凤飞怀疑的望着她,总觉得如今的妹妹眼珠乱转,鬼灵精怪的,不如以往老实,所以他得多加个心眼才成,免得被她忽悠,当下有些虚弱的靠在上前扶着他的凤九身上,神情有些疲惫的说道:“说说看,你最好有个合理的解释,不然……”

他危险的拖长了尾音,斜睨着凤七邪,无声的警告她不要企图撒谎骗过他。

凤七邪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总觉得她这个哥哥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无害,不好忽悠啊!

不过想想也是,在凤家长大的人,能有几个简单的?想来也就是以前的凤七邪心思最为单纯吧?所以才活不长久。

“我是被人追杀,为了逃命才进入这黑木古林的。”这件事情,她想了想还是该让凤飞知道,不然以后回到族里,凤默言追杀她的事就不好处理了!毕竟凡事得讲求人证,物证不是?她全都给他准备齐了!看凤墨言那老小子到时候还有什么招?

逃命?

凤飞心中一凛,连忙把她上下一番打量,见她无事才出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你一个小姑娘,又是谁要追杀你?”

怎么想都说不通啊!她一个小姑娘,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有谁会与她结仇还不惜与凤家做对来追杀她?

见凤飞星眸中闪过不信,凤七邪一阵气结,话说她现在就那么不让人相信吗?从以前凤七邪的记忆中得知,这个凤飞对她,可说是她说什么他都相信的,可如今换成自己,他就那么不相信她吗?

真是呜呼哀哉!悲催啊!悲催!

“是真的,要不是醉救了我,你就永远也见不到我了!不信你问他……”话落,她一扯手中的金丝,把正在一旁不爽的火醉扯到了凤飞面前,且还一副敌对姿态的瞪着凤飞,眼不得咬他几口似的。

凤飞抬头,第一眼看清这名少年时,眸中不由闪过惊艳,好美的少年啊!长这么大,美男子他见过不少,包括他自己也是难得的美男子一枚,可说实话,他还真未见过长得如此妖孽的少年。并且以他九星玄师的实力,竟然探测不到他的玄气修为,真是太奇怪了!

如若他不是没有半分玄气修为的话?那就是修为还在他之上。模模糊糊中,先前从空中接住他的,好像就是这个美少年吧!所以第一种可能不成立,那就是第二个了!

可是一想到第二个可能,他不由心中惊了惊,这名美少年看上去年龄并不大,最多十七八岁的样子吧?可修为之高连他九星玄师等级的都探测不到半分,那也太……变态了吧?所以这样妖孽的少年,邪儿究竟是从哪里挖来的?

不过?他为何一副苦大仇深的瞪着自己,想来他们才第一次见面,自己并未得罪他吧?

见他不时把目光投向邪儿……哦!其实真正投向的是邪儿正紧握住他手的地方,一张绝美的俊颜变了变,狭长的凤眸中闪动着妒火,并且隐听着有磨牙的声响,凤飞不由怔了一怔之后,随即了然一笑,敢情他是把他当成了……

“咳咳!邪儿,你还没给哥哥好好介绍介绍这位公子呢!如果先前我没有看错,我被食有藤缠住就要分尸的时候,是他救了哥哥我吧?”凤飞故意把哥哥两个字咬得非常清楚,目光却紧紧的停留在那美少年脸上,一刻也不放过他的表情,眸中闪过深意与试探。

果不然,当那美少年在听到他自称是邪儿哥哥的时候,不由一愣,随即眼睛一亮,眉眼间立时浮上了淡淡的笑意,瞪着他原本犹如刀子般冰寒的目光也柔和了起来。

随即对他展开一笑:“你,原来是邪的哥哥?”

那一笑,霎时间犹如春暧花开,冰雪消融,美得让人意乱情迷,就连身为男子的凤飞看到那样的笑容,心不由自主的跳了跳,随即强按着心暗道了声好险,这少年绝对是妖孽转世,竟然连他差点都给迷住了!

不过反观邪儿,倒是见怪不怪般,好似对他妖孽般的美貌有了免疫力般,凤飞不由暗自有些羞愧,看来自己的定力连邪儿都不如了!

汗一把先!

不过要是他知道,在凤七邪第一次见到火醉那张妖孽的绝世容颜时,一点也不比他的反应好,或许心里就该平衡了吧?

“不然,你以为呢?”凤飞笑意深深,且星眸中还含着丝戏谑,望着那妖孽一般美丽的少年,眸中满是深意。

“我叫火醉。”不知为何,得知他是凤七邪的哥哥,自己一直y-in霾的心竟然奇迹般的开朗了起来,说不出为什么?他也不想找原因,连带着看着凤飞也觉得他顺眼起来,并且还帅了很多。

呵呵!

火醉?凤飞眉稍一挑,难道是火家的人?可是就自己所知,火家好像并没有这样一个妖孽级的人物存在啊?难道是自己多想了?

全天下也不只火家才能姓火不是?

“我叫凤飞,是邪的哥哥,今天的事真是谢谢你了!”凤飞真诚的与他道谢,眼前的少年身上隐带着一股魔x_ing,但是他的眼睛纯净,但不像是坏人。并且他救了邪儿,就够格被他凤飞当成朋友。

“不用!”火醉摇头,虽然对凤飞的印像改观了许多,但是依然与人保持着疏离,或许是一个人孤单了太久的缘故:“是邪说我以后的酒她全包了!我才进来救你的,所以你不用跟我这般客气。”

凤七邪白了他一眼,一阵无语。不说那么清楚会死啊!就知道掉她的脸。

火醉顿时被她瞪得莫明其妙,这说实话也有罪啊!并且以他跟她的交情,没有好处谁帮她白干活,她还真以为她是谁?够资格让他火醉免费为她服务么?真是!

凤七邪懒得理他,瞪了他一眼之后,转眸头继续拉着凤飞的手,柔声唤道:“飞,我……”

“叫我哥哥……”这丫头,怎么此次见面连哥哥也不叫了?就只叫他的名字,太没大没小了!

凤七邪顿时重重的咳嗽了几声,满脸的不自然,话说她都28岁的高龄了!如今要叫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屁孩做哥哥,未免也太……咳咳!那个什么了吧?她实在有些叫不出口。 第003章

“哥哥?”凤七邪没叫出口,反而是一旁的凤九终于从惊骇中回过神嚷了起来:“飞哥,她真的是你的妹……妹妹吗?”

因为太过意外,他都快变结巴了!

众人立马竖直了耳朵,他们也很好奇,怎么突然从喜欢飞的女人突然变成妹妹了!一路走来,虽然全都没说,可隐隐的,他们已然把她当成是飞的女人的,难道弄错了?

“咳!”凤飞清了清嗓子,这才发现一干兄弟都万分紧张的望着他,他突然他们的反应很奇怪:“是啊!这是我妹妹凤七邪!”

“凤七邪?!”众人失声惊呼。

凤九的手颤抖了!指着凤七邪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飞哥,你千万不要告诉我,她就是那个名传整个莫塞尔雅城,天生懦弱胆小的废物七小姐凤七邪?”

“九,不得无礼!”听到凤九如此形容自己的妹妹,凤飞不乐意了!当下板起了俊脸,对众人正色道:“邪儿既然是我妹妹,以后也就是你们的妹妹,要记得爱护她知道吗?虽然邪儿的玄气修为是差了点,但她绝对不是废物,修练一途本来就要慢慢来,知道吗?”

原来,那恶女人真的是飞哥那个名气超“响”亮的妹妹——凤七邪。

凤九哀嚎,不带这样打击人滴,双手捂着脸,他没脸见人了!

是!人家玄气等级是低,并且在她刚才动手砍那些食人藤的时候他才发现她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三星玄士而已,可是……他这个一星玄师竟然还栽在她这个“小小”的三星玄士的手里不止一次,这玄士与玄师的等级,何时跨越这么大了?

并且对方还是个有名的废物,他如今连个废物都打不过,那不是说他素有小小天才之称的凤九连个废物都不如了?

从凤飞口中确定了那名身带邪气的紫衣少女的身份之后,众人都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此时他们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全天下或是全凤族的人全都瞎了眼,就算她的玄气等级低微,可是就凭她那敏捷的身后和制药的本事,随便拿出一样也不可能是废物啊!

只有凤二和凤五的表情好点,因为他们回去得晚,所以没有看到凤七邪发飙炼药的情景,所以反应也没那么大,不过其他人心灵上所受到的冲击就不可谓不大了!

特别是凤六和凤八,他们亲自试过她所炼出之药的神奇,在心里早就把她当成仙子般的人来看待,如今得知她就是那个让全凤族的人都看不起的废物七小姐之后,脸上的表情精彩的都可以变成调色板,同时也为那些如此诽谤抹黑她名气的人而感到愤怒。

见众人反应奇怪,都一副被打击到了的表情,凤飞不解:“你们怎么了?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邪儿是我妹妹,不管她的玄气如何低,你们都不许欺负她,不然可别怪我凤飞不念兄弟情义要翻脸。”

众人摸摸鼻子,低头,万分委屈,他们哪敢去欺负她,只要那小祖宗以后不找他们麻烦,他们就谢天谢地了!

凤三眼珠一转,看着凤七邪的目光瞬时变得晶亮,一副看着稀世珍宝般的灼热目光霎时把凤七邪吓了一跳,这丫滴在想什么?怎么她有种被狐狸盯上的感觉?

寒碜碜滴!

“飞,你放心吧!邪儿既然是你妹妹,那就是我们所有兄弟共同的妹妹,所以我们又怎么会因为邪儿的玄气等”低“就欺负她呢!”话落,他转回眸对凤七邪如花般一笑,差点没把凤七邪给吓着:“你说对吧?十妹…。”

十妹?么子玩意儿?

凤七邪愣神,她怎么一下子就多捞了个身份了!看着凤三那目光灼灼的眼神,她直觉的认为这身份不一定好,且还是那种做牛做马,被人奴隶,劳苦命的那种!眼珠一转,便已知道凤三打的什么主意。

所以,她又怎能让他如愿。

“那个?嘿嘿!哥哥……”凤七邪拉着凤飞,笑得非常狗腿,一旁的火醉鄙视,找人要了坛酒又喝上了!心知某些人又要使坏,也不理她。凤七邪对凤飞非常有自知之明的说道:“你也知道邪儿是个有名的废物,连累哥哥你的名声受损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所以又怎么能去连累其他公子呢!如若让其他人知道他们有我这样一个废物妹妹,你让几位公子怎么抬起头来做人呢?还那不得让全莫塞尔雅城的人耻笑,你说是吧?哥哥……”

众人囧,她话说得好听,可是他们心知,敢情他们这是让人给嫌弃了!

“十妹,我们是不会在意的,如若以后再有人敢说十妹是废物,哥哥们一定帮你出气,打得他们满地找牙!”凤三豪气干云的拍着自己的胸,一副包在我身上的表情,让凤七邪非常无语。

见过脸皮厚的,还真没见过脸皮这般厚的,难道他看不出她是在讲客气话啊?凤七邪瞪他,话说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她凤七邪的哥哥的。

虽然都是凤族子弟,她会守护,可是这守护与自己对哥哥的守护那差别待遇可大了!

不过,很显然,虽然相识的时间不久,但是对她的为人,某三了解得非常清楚,所以见凤七邪瞪他,凤三恍若未觉,反而对其他凤族子弟吩咐道:“你们都听见了吗?以后邪儿就是我们的十妹,我们大家一定保护她,千万不能让人欺负了去,不然我凤三一定跟他没完,知道了吗?”

瞧瞧,这话说的?凤七邪嘴角抽搐,想要拒绝,可是在凤飞面前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这……当真有些为难。

这只死狐狸,想不到她天下无敌的凤七邪竟然给他算计了!真是可恶。

而凤三在说完那些话之后,其他人非常默契的大声说是,那声音整齐得啊!简直跟训练过的一样,直让凤七邪乍舌。

“邪儿,你看哥哥们对你多好,以后记得一定要听哥哥们的话,知道吗?”凤飞一见众兄弟接受自己的妹妹,并不为她是“废物”而看轻她,顿时让他高兴万分。

闻言,凤七邪顿时万分沮丧的低垂下了头,凤飞都这样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可不带这样“买”一送八滴,她只不过只是想认凤飞一个哥哥而已,不带这样还附送八个哥哥滴。

而看到凤七邪如此沮丧的神情,凤三万分得意的笑了!对于凤七邪的价值,他可是相当清楚,先不提她那诡异的身手一点也不比他们如今的玄气等级差,单说她那一手炼药的能力,虽然手法有些奇怪,但是药效他们可是见识过的,哪里比那些炼药大师差了?

凤族能有这样一个人才,简直就是天降之福啊!她的妖孽成度绝对不比飞差,但是此名少女绝不能用常理的眼光去看待,在她那和善的外表下,他看到一颗凉溥的心,这或许跟她从小成长的因素有关吧?

心中为她抽痛的同时,也知道除非成为她所在乎的人,不然恐怕就是有人死在她面前,她也不会多给一个眼神吧?

“哈哈!真好,终于有比我小的,十妹,以后九哥会好好的”疼“你的。”凤九终于从悲催中回过神来,见凤七邪也加入了他们集体,说了句非常有“深意”的话。

凤七邪顿时向他投去一个“难道怕了你的眼神”就不再理他了!见凤飞伤重,她掏出Cao药,准备给他配药,同时淡淡的吩咐道:“就在这里休息吧!我们天亮再走。”

“在这里休息?”凤九不同意的叫了起来:“十妹,你没看见这里到处都是食人藤吗?一不小心,我们还不得被它们给分尸了?”

一想到刚才飞哥的情景,他就忍不住一阵后怕。

凤七邪冷声一笑:“你以为出了这里就比这里安全吗?”

外面指不定多少人等着想要她们的命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直觉的认为这其中有y-in谋。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对于别人来说,这食人藤区域或许凶险得犹如地狱,可是对于她来说,无疑是最好保护伞,从刚才那些隐匿的气息来看,她们这些人绝对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目前,这些食人藤无疑是最好的保镖了!

随手配了些药丢给凤三:“把这些撒在四周,那些食人藤就不敢靠近我们了!”

凤三得令,心中也有些明白凤七邪所指何义,当下毫不怀疑的就去持行,可把凤飞看得直傻眼,他这个兄弟什么时候这般好说话了?他向来心高气傲,指挥若定,向来就是他指挥别人干嘛干嘛!怎么如今却听从一个小女孩儿的话了?

深思的目光,落在凤七邪的略显幼嫩的小脸上,火光映着她的小脸微红,让她看上去艳丽逼人,以往的懦弱胆小早已消失不见,眉眼间隐带英气,三年不见,他是真的发觉她这个妹妹完完全全的不一样了!

见她不停的捣鼓那些“杂Cao”,他也不问她做什么?只是眼带宠溺的望着她,突然想起什么的问道:“你说你是被人追杀才不得已逃入黑木古林,到底是谁要杀你?”

“凤默言……”凤七邪淡然的说道。

“凤叔?!”凤飞一惊:“他为什么要杀你?”

凤叔为什么要那么做?虽然在族里,小妹一直不受人待见,可好歹也是同族,依照族规来说,这残杀同族的罪名可不小,凤叔不是不知道,可他为何还要那么做?

“因为我杀了他唯一的儿子凤祥。”凤七邪手中的动作不停,云淡风轻般的道。

而她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可把众人吓得不轻,凤飞甚至于牵动了伤势,疼得他冷汗直冒:“你……为什么要杀凤祥。”

扑克之星亚洲版6UP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6UP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6updh.com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GG扑克官方注册网址:www.ggp666.com

博狗最新官方网址:www.xbgwz.com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