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蒲团之夜销魂 贵妃 h文小说网

澳门博狗公司官方网址,博狗网站网址是多少:www.xbgwz.com

王者荣耀电竞竞猜网址注册领888奖金:www.allnew366.com

AG捕鱼王刷金币赚钱,打鱼赚钱就来捕鱼王,注册领888奖金

肉蒲团之夜销魂 贵妃 h文小说网

鲜血漫过脚踝。

司仲望着随着主人死去而不断崩毁的娑罗双树和梵音圣地,一时竟被迷住了。

这样圣洁而又高贵的东西,被无情摧毁之时,竟然如此美丽。

以后倒是可以试着多毁几个世界,瞧瞧是不是也这么美。

虽然一开始只是无聊才答应了这家伙陪他玩玩,没想到结束的时候,却看到了些好东西呢。

唔,也该答谢他一番才是。

抱着这样的想法,司仲把地上的人抱了起来,珍而重之的放在那人平日里惯常盘坐的树下,静静的等着他死去。

已经伤痕累累的人张开眼望着他,银色的瞳眸中一片温柔悲悯,叹道:“……连娑罗双树,也要随我一起消逝啊。”

“当然啦,”司仲虽有些意外他伤重至此,居然还有力气能爬起来说话,但想来多半也是回光返照罢了。他不动声色的握住兵器,以防优罗临死反扑。“你输给我之后,道基不稳,婆罗双树已毁,本来我是打算叫你魂飞魄散的……可惜你身上的功德太重,我杀不了你,只好日后再见啦。”

说道这里,司仲确实有些惋惜,毕竟修为到了他们二人这个地步,哪怕轮回转世,只要重踏仙途,就能忆起前尘往事,这回杀不得他,只怕日后自己有的麻烦了。

“是呀,不知那时,君又是何等风姿了。”优罗仍旧温柔的笑了笑,并不以为意。

司仲看他明明被自己亲手打碎了佛心,但脸上瞧起来却无多少郁色,不由道:“你都不后悔吗?要不是你坚持要渡化我,说不定现在仍是万佛之祖,在婆罗园中享无边清净。”

“无妨,我曾立誓,渡尽天下可度之人,你善心未泯,行事章法犹存,无论何时遇见,我都只会再一次选择度化你。”那人勉力坐了起来,银色的长发散落一地,却再无初遇时如月色般的柔和美丽,“只可惜我纵横世界万年,自认问心无愧,心境上却仍是有所破绽……这实乃命数,不可违背。”

“可见修佛就是不好,动不动就要立誓,渡化这个渡化那个,说得好听,不还是全渡回你佛教门下?我所修乃人道,以一己私欲为本,被你渡完,离死也差不多了——下辈子给我少选佛修啦,不然见面估计还得再打一场。”

“这却要看天意啦。”

司仲再次皱起眉,确定自己跟佛修毫无话讲。

他自己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假如自己好意被辜负,还被那个傻逼打碎了成道之基,自己就算转世了,也要想办法弄死那个傻逼一百次。

可看优罗这个态度,显然愿赌服输,根本不打算追究了。

没意思,真没意思。

明明是自己千辛万苦赢了他,却瞧不见他痛苦悔恨的样子,这令司仲十分不愉。

这份不愉快,令他失去了看戏的兴趣。司仲再也懒得再说一句,准备离开了。

这时候,优罗却招了招手,婆罗双树之心应声而下,落到司仲手中。

“因我一时嗔念,累你不得不再此陪我三百多年,实在令人心中抱歉,这婆罗双树,是我的伴生法器,此次将它赠与你,以作歉礼。”

是试探?是真心?还是为自己日后归来埋下伏笔?

无论如何,他能把婆娑双树送出,显然已破迷障,又不再执迷本身……再度轮回归来时,只怕这家伙更难对付了。

虽然这么想,但司仲仍是毫不犹豫收下了。

就算是优罗的计谋,他难道还会怕吗?现在的优罗他都不怕,怕一个转世?

那他活了这么多年,得罪了那么多人,要是都怕来怕去,还不如直接拍自己一掌,让自己魂飞魄散好了。

优罗见他收下,倒是稍微有了些欣慰之色。

“我之前瞧你并非完全的恶人,才起了渡化之心。可惜我自己修为不够,竟不能让你迷途知返。收下婆罗双树之心,那心有善念之人,自然会被你所吸引……”他又咳出一口血,“我只希望,那些人能稍微呼唤起你内心之善……”

司仲匪夷所思的看着他,在发现他是真心实意之后,更是觉得难以理解。

被他盗了武学,砍了道基,还把这么贵重的东西给自己,就为了让他改过向善?

这份善意,让司仲脾胃翻滚,差点吐出来。

他果然不适合跟佛修说话。

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能对仇人那么热忱。

不过优罗虽然脑子有问题,境界确实实打实的。司仲打败了他之后,也借此顺利悟道,踏入永生不死,轮回不泯之境。

杀死优罗后,他一半是闲极无聊,一半是修为无法进境,便回了一趟他出身的那个灵气匮乏的小世界。

出乎他意料,左使居然还没死——大概是因灵气匮乏,时间流速反倒变缓了,他明明在外游荡至少万年之久,此处却好像未过多少时间,左使瞧上去,仍是十七八岁青春美貌的样子,但司仲略略一看,便晓得她起码也有八十多岁了。

魔教却还是原本的样子,青天白日的,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活人人在总坛,自然受到了围攻,幸好左使及时喝止,不然这些魔教骨干,至少要死个一半以上。

“参见教主,”左使下令不许教众靠近之后,便转身对司仲行礼,甚至对他一回来就直接选了主位的行径视若无睹。

“你不错。”司仲舒舒服服的靠着白虎皮的座椅,赞道:“比野心外露的凝眉厉害多了——你花了多少年弄死她?”

当年她会审时度势不奇怪,当了这么久说一不二的教主之后,见到他这个销声匿迹多年的前教主还能如此恭敬,绝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因为她真正晓得自己的可怕之处。

相比空有野心连自己的厌恶也瞧不出来的方凝眉,显然左使才会是最后赢家。

“一年零三个月。”左使温柔一笑,并不觉得自己所说多么惊世骇俗,“临死前,我叫她留了个孩子,现在那孩子的后裔一个留在魔教,一个不理武林事,只是凡俗富家翁罢了。若是他们能得教主相召,想必会十分开怀。”

“不必了,只要他们别姓司就好。”当年方凝眉何等傲气,怎么肯替男子受怀胎十月之苦,想必只是左使不确定他是否乐意看到司家血脉断绝,才刻意这么做。

左使鞠躬,默不作声的随侍在侧,仿佛当年一般。

司仲却突然觉得很无趣。

无趣的时候他就会忍不住找点乐子。

于是司仲披上狐裘,缓步走到殿外。

正值黄昏,夕阳近山,晚霞漫天,远处,不少细细炊烟升起,自魔教所居天应山看下,一派安宁祥和的景象。

“真美啊……”

可惜,还不够。

司仲想起婆罗双树倒塌,万物哀鸣的美丽景象,不由心中一动。

反正自己之后也要寻个小世界去尝试毁灭……现在这个,不是恰好吗?

那么,就从这第一个开始好了。

6UP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6updh.com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GG扑克官方注册网址:www.ggp666.com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