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乐天堂】韵母攻略 (74-75) 【恐怖小说排行榜】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韵母攻略】 作者:流浪老师 ———————- 第七十四章 •••••••• 房间。 将书包里的短裤拿出来换上,对着镜子臭美了一会,知道妈妈在海边以后,我可是专门有准备的。乐滋滋的出了房间,就喊道:“妈,咱们去哪玩啊?” “你看看几点钟?”妈妈没好气的瞥了我一眼,“哪也不去。” 我看了时间,刚过八点一刻,我嬉笑劝道:“那到房间呆着干嘛啊,多没意思。趁着早晨的空气好,就应该出去转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要去你自己去。” “我一个多没意思啊。”走过去,我晃了晃妈妈的胳膊,央求道:“妈,就一起出去转会就吧。” 妈妈坐在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晃荡着橘色的靴子,眺望着窗外,也不吭声,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妈,您还真打算在房间里待着啊?”言罢,我有些气恼的咕哝道:“还是说您不想跟我一块出去,嫌我烦,您要是真的嫌我烦,那我回去还不行嘛。” “回哪去?”妈妈扭头问了句。 我撇撇嘴:“还能回哪,回吕州呗。” 妈妈打量了我半晌,无奈的吐了口气,缓缓的站起了身子,凤眼无力的盯着我:“你坐了一晚上的火车,不嫌累啊?” 见妈妈松口,我亮了亮自己的肌肉,连忙笑道:“年轻人,一点不累。” 妈妈妥协了:“等我换身衣服。” 见妈妈走进房间关上门后,我便坐在妈妈刚才的位置上,有些小紧张的等待了起来。 要知道,这可是第一次单独和妈妈出来玩啊,一定要把握好机会。 •••••• 左等右等,房间的门终于打开了。 看到妈妈从房间出来,我眼前瞬间一亮。 妈妈身穿一件香草花纹长裙,香肩挂着两根细细的白色吊带,似乎风一吹就能给荡下来。裙摆刚刚遮掩至膝盖下方,露出两截光滑晶莹的小腿,小腿往下,是一双皙白圆润的美足,脚踝圆润,足趾优雅,踩在一双水晶凉鞋上,美轮美奂,令人遐想。 可惜的是,妈妈的美腿上面没有穿着丝袜。 不到海滩边去玩,穿着丝袜确实也挺不方便的。 “你发什么愣呢,走啊。”妈妈皱着眉朝我瞪了一眼,走向了门口,我反应过来,连忙跟上去。 •••••• “妈,您今天打扮的真漂亮。”紧跟上去,我在一旁恭维道。 妈妈头也不回的笑了声,没好气的问:“哦?以前就不漂亮了?”言罢,妈妈可能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味,遮掩似的干咳了一声,连忙迈开步子朝前走去。 我快走两步跟上去,厚脸皮说:“哪能啊,我刚刚的意思是您今天的穿衣风格,相比之前的西服高跟鞋,别具一格,让人眼前一亮。” 这话,可是我真心实意的想法,没有任何亵渎的念头,只是单纯的觉得妈妈穿着裙子,的的确确好看,有种清新脱俗的感觉。 “噫~”面对我的吹捧,妈妈有些嫌弃的撇了撇嘴,便朝着前边的一家叫阳光小店的商铺走去。 我一边跟着,一边耐着心说:“妈,毫不夸张的说,您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最美最漂的那个。” “不害臊。”妈妈闻言,回过头来气愤的瞪了我一眼,“别跟着我。” “嘿嘿~” ••••••• 走近商铺,才发现原来这家店是卖帽子和沙滩用品的,比如防晒霜,遮阳帽。 妈妈挑挑选选,最后选了一顶浅粉色的桑蚕丝太阳帽,优雅大方,而我自己随便选了一顶圆圆的黑色草帽。 “妈,怎么样?挺好看的吧?”我戴着帽子,回过头来问妈妈的建议。 “还行。”妈妈给了一个敷衍的回答。 妈妈付过钱以后,便带着我来带来海滩边上,此时的沙滩还没什么人,时间还早,不过有零星的露营帐篷,在沙滩的不远处,看来是体验了昨晚的海风。 跟着妈妈漫步在沙滩边上,我的心情格外的放松。 一望无际的大海,波澜壮阔,层层海浪朝着沙滩的方向,一浪推着一浪,前赴后继,夹杂着微微凉的海风,令人心旷神怡。 火红的旭日刚刚透出海平面,把整片大海和天空都染成了金红色,眺望远处,水天合一,阳光洒满了大地,沙子在阳光的衬托下,显得更加耀眼,金灿灿的。 妈妈迎着海风,脚踏细沙,慢慢悠悠的走在沙滩上,一阵海风略过,香草花纹的裙摆悠然荡起,露出光洁的小腿,散落在肩头的青丝,也随风飘舞。 此时的妈妈美极了。 我想我应该是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形容妈妈的美了。 •••••• 没有走远,找了一处歇息的地方,妈妈在一颗垂柳浓密的柳树下的长凳坐了下来,我厚着脸皮紧紧的坐在了妈妈的旁边。 本来两人穿的就比较薄,这么紧紧的挨着,立马就能感受到妈妈身上的温度,还有妈妈身上独有的香气,也顺着微微的海风飘到了我的鼻子里,沁人心脾。 望着妈妈裙摆下露出的那截光滑的小腿,还有那双晶莹的美足,我 的心中泛起一丝荡漾,看到妈妈那双肤若凝脂的柔夷,放在她的腿上,我翘了翘嘴角,将自己的手伸过去,轻轻的覆盖在了妈妈的手背上。 妈妈感受到我的动作,眺望远处的眼神也收了回来,蹙着眉头看向我,将手抽了出去,“你干什么?”妈妈的语气有些不高兴。 “没干嘛呀,我就是想给您暖暖手,您的手有点凉。”我说的正义凛然。 “有吗?”妈妈见我一脸认真的样子,半信半疑的将自己的一双手贴在了脸颊上,感受了一番,“不凉啊。” “您自己怎么能感觉得出来,您试试我的手,比您的热乎多了。”不由分说,我一把抓过妈妈的玉手,然后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您看,我的手是不是暖和多了,早晨的海风有些凉,您的体质肯定不如我这个男的,我给您暖一会,别着凉了。”一边说着,我一边将妈妈的玉手抓在手里,轻轻的摩挲着,揉来揉去。 不得不说,妈妈的手是真的柔滑,肌肤细腻,没有一点角质层,而且就像水似的柔弱无骨,软软的。 不过摸到妈妈的中指时,在关节处感受到了有点硬硬的凸起,我抓起妈妈的仔细观察一番,便明白过来了,惯于妈妈长期握笔的姿势,在中指的关节处,磨起了一小点的茧子。 “看什么看,松开。”可能是感觉动作有些亲昵,妈妈低声呵斥了一句。 闻言,我抓着妈妈的手抬到了半空,有些心疼道:“您看,您的手都磨出茧子来了。” 妈妈看了眼中指,不以为然,“天天握笔,这不很正常。” 我反问:“那我咋没有?” 妈妈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略带嘲讽的语气:“不学习怎么会握笔杆子,不握笔哪来的茧子。” “说不定是皮肤问题呢。”我努力为自己辩解了一句,又在妈妈的注视下,轻轻捏了捏妈妈柔软的玉手,“您这细皮嫩肉的,手可真软,就跟那嫩出水的小媳妇似的。” ••••••• 言罢,我便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话有些不正经了,就像调戏妈妈似的,而且这话对妈妈讲,着实暧昧。 和妈妈尴尬的对视两眼,妈妈连忙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出去,“没大没小。”妈妈有些恼怒,一巴掌就打在了我的脑袋上。 不过,我没感觉到疼,妈妈应该没怎么用力。 妈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之后,便起身走开了,朝着另一边的海滩走去。 我起身也准备跟上去,可身后垂下的翠绿柳枝,让我留住了脚步。 看电影里面演的,恋人来到海边,一定要编一个花环送给心爱的女孩。 海滩没看到花束,但是可以用柳枝来代替,妈妈不是恋人,但却胜过恋人。 看到妈妈不紧不慢的朝着前边走去,我连忙踩到木椅上,截了几段细长的柳枝,翠绿的柳叶浓密,很适合编个柳条花环。 手里拿着柳条,跟在妈妈的身后不远处,开始将手里的柳条弯成一个圈,做出花环的大概轮廓,然后在头顶试了一下大小合适否。 耗时二十多分钟,终于将柳条花环给编好了,翠绿的柳叶围绕在柳枝的一圈,中间插着几多我从路上摘来的不知名野花,这样,也不会显得花环有些单调。 将花环藏在背后,抬头寻找妈妈的身影,发现妈妈此时正驻足在前边的沙滩上,望着不远处的海边礁石上的人群发呆。 我连忙小跑过去,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人家是在拍婚纱照。 来海边拍婚纱照,很正常,不过妈妈的反应就有些不正常了,我站在她的身旁都有半分钟了,妈妈还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远处,那位身穿婚纱的新娘亲密的依偎在新郎的怀里,两人爱意浓浓的站在礁石上面,在摄影师的镜头下,新郎新娘的脸上泛起了令人羡慕的幸福笑容。 妈妈有些怔怔的出神,那双迷人的丹凤眼,视线就没有离开过那位身穿婚纱的新娘。 我紧紧握着手里的花环,又松开,再紧紧握住,再松开。 我想,妈妈这是在怀念爸爸了吧?两人的婚姻有始无终,这对于妈妈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任凭妈妈如何优秀,爸爸却还是上了别人的床。 这段婚姻,可能对于妈妈是惨淡收局,但对于爸爸来说,却是新的开始。 这样的结局,妈妈应该伤心才对,可妈妈在我面前,却从未流露过丁点的悲伤和苦楚。 我心疼妈妈,可一想,却在做着伤害妈妈的事情。 我能感受到妈妈眼神中的羡慕,亦或是回忆。默默地伸出手,将妈妈的一只玉手抓在了手里,想给予妈妈一些心理上的安慰。 “嗯?”妈妈本能的收手,却发现被牢牢的握着,回头一看,是我。 “你抓我手干什么?”妈妈愣了一下,脸上的神情很快便恢复如常,眉宇间还有一丝恼怒,余光瞥了瞥周围的路人,想将手抽出去。 从面容上来看,我和妈妈的年纪绝对不可能是恋人,毕竟我一副高中生的稚嫩,而妈妈却是风韵的妇人。 但如果是母子的话,两人紧紧的手牵手,就有些不合常理了,毕竟常言道女大避父儿大避母,这么大的儿子,怎么可能还抓着自己母亲的手不放,比情侣都亲密。 “松开,这么多人呢!”妈妈的语气微微加重,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那您先闭上眼,我送您样东西。”妈妈的提醒我明白,但这是一次极为难得表达感情的机会,远处的一对新婚恋人在拍摄婚纱照,而我趁着机会,可以向妈妈表达爱意。 妈妈闻言,先是看了看不远处的路人,发现没人关注这里,这才有些恼怒的揪住我的耳朵,“赶紧松开,别又给我整什么幺蛾子。” “哎呀!妈,我就是想送您样东西,您别这么大的反应行嘛。” 妈妈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我,却不好发作。 我趁机道:“您先闭上眼行嘛?” 见我如此,妈妈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目光瞥了眼我的身后,不以为然道:“什么东西?搞得神神秘秘的。” 言罢,妈妈挣脱开我的手,转身就走。 我站在原地有些急了,妈妈总是这样,把我当小孩子,觉得我的一切行为都是幼稚的,我承认我是有些不成熟,但我绝对是用心的。 脑子一热,我也不顾场合了,朝着妈妈的背影就大声喊道:“ 宁秋婉!” 顿时,周围人的目光聚集了过来,眼神火热的朝这边看着,一副吃瓜的心态。 他们可能以为,又是某个傻瓜大情种,在向女人求爱了,殊不知我求爱的对象是妈妈。 我没有在意别人的眼光,反正抱着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的心态,脸皮厚点没什么,但妈妈的脸皮就薄如纸了。 妈妈在听到我的喊声之后,本能的回过头来,就想将我提溜着赶紧离开这。 但注意到周围人好奇的目光,妈妈的脸色一烫,连忙转身就要离开。 见状,我再次朝着妈妈的背影大喊:“宁秋婉,你站住!” 妈妈闻言,身子顿时一个踉跄,差点被雷倒在原地,但她顿了下,连忙加快了脚步,脚下生风,逃也似的就想离开这片海滩。 “宁秋婉!”我喊着,朝妈妈追去。 妈妈根本不敢回头,生怕别人以为我嘴里喊着的宁秋婉就是她,甚至在听闻喊声近了之后,妈妈的步伐更快了,注意到路人的目光,妈妈连忙向下压了压遮阳帽,朝着海滩外快步走去。 我一边喊着,一边追了上去。 出了沙滩,妈妈的脚步终于停下了。 迎面撞上妈妈的怀抱,我刚才的勇气也顿时消失不见,有些怯弱的看着妈妈,将身后的柳枝花环递了出来。 妈妈凤眸圆睁,柳眉倒竖,刚准备开口,却看到我了手里的花环,顿时气的脸色涨红,气不打一处来,两步上前,一把夺过我手里的花环,就给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你是不是疯了?” “啊?你刚刚那么大喊大叫,我们母子俩不用要脸了吗?”妈妈揪住我的耳朵,显得异常气愤。 我没顾上妈妈的斥责,对于妈妈的训斥也没听进去,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丢落在地上的花环,因为没有其它的工具和材料,只凭柳枝编制的花环并不牢靠,妈妈只是那么用力一摔,似是圆形的花环便弹了几下,彻底的松散开来,柳条野花零散的落了一地。 •••••• 妈妈训斥了我几句,便头也不回的朝酒店的方向走了。 我孤零零的站在原地,看着地上那些弯曲的柳枝,和那些不知名的野花,心里一阵苦涩。 慢慢的弯下腰来,我将那些柳枝一根一根的捡起来,那些野花也一一捡了起来,然后失落的朝着酒店走去。 一路上,我又费了会功夫,将那些柳枝和野花重新编成了花环,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编制的花环要比之前的更加精致,但唯一的不足,就是柳枝和野花有些不新鲜了。 回到酒店门口,我犹豫再三,还是将刚刚编制好的花环给扔到了外面的草坪上。 妈妈不喜欢,那就算了。 ••••••• 这家酒店的风格类似海景房,但又不完全是海景房,毕竟它的地理位置已经偏离了海边,只是客厅硕大的落地窗前,可以远远的看到海边。 但这家酒店的装修和布置,又是照着海景房来的,公园,温泉,水景,包括房间的落地窗,和海滩边的海景房几乎一样。 妈妈没选择海滩边的海景房,不外乎价格的问题,毕竟妈妈也只是一介老师。 •••••• 来到房间门口,我纠结了几分钟,才抬手按响了门铃。 听到屋内传来拖鞋的声音,我的心也紧绷了起来,和妈妈的关系又僵了,该怎么办呐。 “咔。”妈妈打开门,上下瞧了我几眼,抿了抿嘴,转身走了进去。 我跟进去,将门关好,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看向妈妈,妈妈这时正坐在窗边的木椅子上,无聊的翻看着杂志。 察觉到什么,妈妈扭过头来,看了我两眼,又收回了目光。 片刻后,妈妈起身回了房间。 我这才松了口气,背靠着沙发,将腿伸展,好好的歇息一番。 昨晚坐了一晚的火车,还是坐票,根本没怎么睡,现在歇下来,疲倦感顿时如潮水般席 卷全身。 ••••••• 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睁开眼睛,望着黑漆漆的客厅,又望了望落地窗边洒下的光亮,一股莫名的孤独感强烈袭来,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我还是快速起身,摸着黑朝房间走去。 卧室的门是开着的,透着微弱的光亮,我连忙走进去,寻找妈妈的身影。 卧室灯没开着,那微弱的光也是窗边透进来的,扫视了一圈,又打开卧室的灯,并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空落落的。 走出房间,坐在窗边的木椅上,眺望着远处的海边,心绪有些不安定。 打开窗户,迎着凉爽的微风,我闭上眼睛,刚准备EMO一番,酒店的房门却响了起来。 我立马睁开眼睛,转身看向门口。 推门而入的是妈妈,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看到我坐在窗边,妈妈瞧了一眼:“醒了?醒了也不开灯,黑乎乎的坐窗边干什么。”说着,妈妈打开了客厅的灯。 刺眼的灯光亮起,我下意识的闭了下眼睛。 “过来吃点东西吧。”妈妈的话音刚落,我便闻到了浓浓的海鲜味。 客厅的小桌子上,摆放着好几份冒着热气的海鲜,平常在家里吃的海鲜很少,能喊出名字的除了梭子蟹和碗口大的虾,其余一个都不认识。 “发什呆?过来吃饭。”妈妈摆放好餐具,又催了我一句。 “啊•••••哦,来了。” 客厅的桌子很小,本来妈妈订的就是单人房间,只是带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客厅和阳台。 坐下以后,我的肚子适时的咕咕咕的叫了几声,中午没吃饭,这会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肚子咕咕叫,我尴尬的看向妈妈,咳了两声,妈妈只是略带嫌弃的眼神白了我一眼,便自顾着吃了起来。 我也连忙拿起刀叉,有模有样的吃了起来,最后感觉不顺手,直接徒手抓虾。 •••••• 晚饭过后,在我的提议下,终于说动妈妈,一起出了门,来到了海滩边。 夜晚的海风扑面袭来,凉凉的,并不冻人,只会让人一身清爽,广阔的海平面在月光的映照下,波光粼粼,穿上了一层银色的纱衣,海浪发出动人的节奏声,听得令人昏昏欲睡。 和妈妈肩并肩走在海滩上,望着这令人窒息的美景,我觉得,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就在这时,妈妈忽然冷不丁的开口问:“白天的那个花环扔了?” 我愣了下,点了点头。 “怎么扔了?不是编的挺好的嘛。”妈妈一边望着海面,一边踩着细沙走着,语气轻松,对于白天她将花环仍在地上的事情,仿佛未曾发生过。 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妈妈一句:“我没仍,是您给扔掉的。” 妈妈闻言,立马停下脚步,顿住身子,扭头看向我。 那双明亮的凤眸,在黑夜中直勾勾的盯着我,半晌后,妈妈轻哼了一声,甩袖而去。 我知道我说错话了,连忙跟上去,向妈妈道歉,又说道:“您要是想要的话,我再给您编一个就行了。” 妈妈冷哼一声:“不稀罕。” 我瞧着妈妈那有些傲娇的样子,就知道妈妈这是在说反话了,嘴上说不要,其实就是想要呗。 和妈妈一路散步到白天的地方,也就是有礁石的地方,却发现白天的那对新婚恋人,此刻还在这,虽然没有在拍婚纱照,但是却有些碍眼了。 果然,妈妈在看到他们之后,就有些意兴阑珊了,转身朝着来的方向回去了。 跟在妈妈的身后,趁着妈妈的步伐慢,我又摸黑着去截了几支柳条,然后凭着自己的经验,一路上又编制了一个花环。 准确的说,应该不能叫花环了,因为只有柳条,应该叫柳环。 来到海滩的另一边,妈妈站在原地眺望起了深邃的大海。 我观察了一圈四周,发现这的人挺少的,而且摸黑下谁也看不清谁。 *** *** *** *** 第七十五章 •••••• 回来的路上,我还特意去草坪看了眼,发现那个扔掉的花环已经不见了,大概是被清洁工收拾走了吧。 晚上,洗漱过后。 我从浴室出来,满怀欣喜的来到了房间门口,然后趴在房门上,嘴角噙着笑意看向倚靠在床头的妈妈:“妈,我能进来吗?” 妈妈闻言朝门口望来,瞅了我一眼:“不能。” 我心里一喜,明白妈妈这是准许我进屋了,连忙关掉客厅的灯,直接走进了卧室。 小心翼翼的爬上床,然后靠在床头,侧着脑袋安静的打量着妈妈。 “妈,您在看什么呢?” “电视剧。” “都十点多了,该睡觉了。” “你先睡,我看一会就睡了。” “灯太亮了,睡不着。” 妈妈闻言,瞥了我一眼,于是将台灯给关掉了…… 乌漆嘛黑的房间,只有妈妈的手机屏幕不断闪烁着光亮,我睁着眼睛看了会天花板,又偷偷打量了眼妈妈那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便偷偷将身子缓缓的沉了下去。 黑乎乎的被窝里,我看不到妈妈脸上的反应,但我能感受到妈妈的不安与躁动,那双修长的美腿,此时正紧紧的并拢在一起,有些害怕似的朝一侧弯曲起来。 直到我慢吞吞的把身子挪过去,脑袋拱在了妈妈的小腹上,我才听到妈妈那咚咚咚的剧烈心跳。 我睁着大眼趴在妈妈的小腹上,心脏激烈的跳动着,心里不停的在问,妈妈怎么没反应?不会是•••••? 我心里一喜,眼睛一亮,慢慢的将身子滑了下去,胳膊肘撑在在妈妈的大腿两侧,然后将脑袋探了下去。 妈妈穿着的是真丝睡裙,光溜溜的,整张脸埋在妈妈的腿间,丝丝滑滑,还有一股迷人的麝香。 一只手向下伸去,然后抓着睡裙的边沿,接着就撩了起来,刚准备继续扒上去,谁知妈妈突然翻了个身子,然后传来一句:“睡觉。” 我有些沮丧的钻出被窝,心里在想,难道妈妈是嫌弃我动作太慢了? 妈妈侧着身子,对着窗户那边,窗户挂着纱质的窗帘,暗淡的月光透过,洒在床头。 我呆呆地望了会天花板,然后又朝妈妈那边挪了过去,身子慢慢的贴了上去。 “妈,您睡了?” ••••••• “妈,您真睡了啊?”脑袋趴在妈妈的颈后,我吐着热气发问。 感受到我的动作,妈妈躲闪似的缩了下脖子,不过仍未出声。 知道妈妈没有睡着,却对我的行为没有制止以后,我的胆子也逐渐变大,明目张胆起来。 一只手伸下去,抓住妈妈的裙摆直接扒了上来,在妈妈暗中的配合下,宽松的睡裙直接被扒到了腰上,再然后是棉质的内裤。 为了试探妈妈的配合性,我轻轻的勾住内裤,然后向下扯去,这次,妈妈很明显的抬了下屁股,内裤顺利的被脱了下去,将圆滚滚的白嫩屁股露了出来。 这时,我也明白了,激动的直接扒掉裤子将身子贴了上去,坚挺着的鸡巴杵在了妈妈的腿间,肌肤紧贴,可以感受到妈妈肌肤传来的炽热温度。 龟头挤进妈妈光滑的腿间,便感受到了湿漉漉的水汁,我没有丁点的犹豫,便直接顶了上去。 这次,可不能在半途中,被妈妈叫停了。 当机立断,龟头挤开妈妈湿润的阴唇,向上一顶,鸡巴直接没入妈妈的小穴。 湿滑火热的穴道,紧致的根本不像话,不停的有壁肉在四周压缩。整根鸡巴插进去,将妈妈的穴道塞了个满满当当以后,我便费劲的开始耸动起来。 搂着妈妈的左手,从裙摆下方伸了上去,直接握住妈妈那浑圆结实的乳房,揉按了一会觉得不算,又将妈妈那富有弹性的乳罩给扒了上去,抓住妈妈光滑细腻的硕大乳房,当作一个支撑点,开始不断的耸动屁股,将鸡巴送入妈妈的小穴。 一阵抽插以后,妈妈终于隐忍不住,红唇发出了低声的呓语,时而唇间溢出断断续续的闷哼声。 “妈,您没睡着啊?”我一边挺动着鸡巴,肏干着妈妈的小穴,一边在妈妈的耳边低声问。 “妈,您这是故意装睡,引诱儿子肏您的吧?”睡着肏弄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我问的话也越来越不着调,开始直接问一些令人羞耻的问题。 经过这么几句,妈妈那低鸣着的娇喘,再次压抑起来,偶尔发出几声闷哼。 “妈,您下边正紧,水也可多了,刚刚我还没插进去,您下边的水便流的满腿都是,不过我就喜欢您水多的反应,肏起来滑溜。” 我不断说一些羞耻的话,想在言语上来刺激妈妈,但妈妈始终坚持不为所动,只是浓重的喘息声越来越厚重,喷吐的鼻息,也越来越剧烈。 我知道妈妈在装睡,而妈妈也知道我知道她在装睡,故意在说这些话刺激她。 “妈,儿子肏的您舒服吗?” “妈,您要是睡着了的话,我可就不打扰您了?” 我一边挺动胯部,不断撞击着妈妈雪白的肥臀,一边继续说着骚话刺激妈 妈,我就不信妈妈能装睡到什么时候。 只是侧着身子的姿势,没法用出全力,而且还磨的胯部有点生疼。 “妈,我骑到您的身上继续肏您行不行?”我在妈妈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便将肉棒拔出妈妈的腿间,然后起身正面趴在了妈妈的身上。 四目相对,妈妈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我便低下头去,将嘴巴按在了妈妈的红唇上。 “唔•••••!”妈妈睁大眼睛,有些懵的看着我,趁着这短暂的功夫,我的舌头就闯进了妈妈的嘴里,找到她的香舌之后,开始追逐起来。 妈妈凤眼瞪着我,双手抵在我的肩膀上,用力的向上推着我,却根本推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没用什么力气。 在我一阵激烈的强吻之下,妈妈的抵抗也越来越弱,双手只是象征性的抵在我的肩膀上,凤眼睁着,眸子不停的转动,平时的凌厉,此时也消失殆尽,仿佛有股子魅意,嘴角不断有香黏的口水溢出,我和妈妈两人的嘴唇也不停发出次次次的声响。 下身的鸡巴压在妈妈的腿心之间,不断磨磨蹭蹭,龟头传来敏感的丝滑触感,不得不说,妈妈的肌肤很嫩,也可以说很润的出奇,仿佛一掐就能浸出水来,爽的直叫我脊背发抖。 “妈,您把腿锁在我的腰上行不行?”和妈妈的红唇分开,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银丝,我近距离观赏着妈妈泛红的脸颊,低声说道。 妈妈啐了一口,瞪了我一眼,直接将脑袋撇向了一侧,脸颊上尽是红润。 “妈,那我自己来了?”我调戏似的瞧着妈妈,伸出手去,捏着妈妈的下巴向上抬了起来。 “松开。”妈妈娇声呵道,见我没松手,又躲闪似的挪了挪脑袋,可能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挑战,妈妈又伸出手来,在我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 但掐了之后,似乎又觉得像是情侣间在打闹似的,这下妈妈直接撇过头去,不理我了。 见妈妈的双腿没什么动作,我只好自己来了。“妈,儿子来了。”言罢,我嵌起腰身,用手扶着自己的鸡巴,对准位置,将龟头再次挤进了妈妈的穴内。 “嗯•••••!”妈妈发出一声闷哼,银齿连忙咬住下唇。 随着腰身的缓缓下沉,鸡巴也开始一寸一寸的没入妈妈紧致的小穴中,龟头挤开层层肉壁,棒身逐渐没入小穴,直至鸡巴全部插入。 只是碍于姿势,无法将鸡巴的根部和妈妈的阴阜紧密相接,但这样的姿势已经够爽了,可以正面观赏到妈妈在激烈性爱下的表情。 随着我的肉棒缓慢抽出,夹杂着粘滑的淫汁,妈妈也微微蹙起眉头,紧咬红唇,发出了一声沉闷的鼻息。 看到妈妈如此艰难的表情,我腰身随即猛然下沉,直接将肉棒快速的插入了下去,甚至,隐约还能听到“噗”的一声。 “呃•••••!”妈妈的红唇终于张开,露出洁白的银齿,吐出了一声令人激动的叫声。 丝毫没有给妈妈喘息的机会,我便提速肏干起来,湿润肥腻的阴唇,随着肉棒的进进出出,不断的摩擦,夹杂着淫汁,不停发出噗噗噗的声响。 “呃•••••嗯啊啊••••••慢慢点•••••”妈妈的双手紧紧抓住脑袋两侧的枕头套,红唇微张,发出令人窒息的呻吟之声。 “妈,儿子肏的您舒服吗?”我一边抽插下,也不忘记问这个问题,就想妈妈亲口承认被我肏的舒服。 妈妈撇着脑袋时间长了肯定有些不舒服,但是正面又能看到我这张略带戏谑的面孔,妈妈干脆闭上了眼睛。 “啪啪啪••••••!” 胸膛压在妈妈的一双巨乳上,柔软饱满的乳房,此时已经被我压的变了形状,乳肉挤在我和妈妈之间,如张饼似的摊开来,但随着我的身子抬起,富有弹性的乳房又会恢复原形,简直奇妙。 望着妈妈那张潮红的脸颊,闪烁着晶莹光泽,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张开着喘着粗气,我肏干的动力也越来越足,甚至,直接整个下半身开始不断的起伏,双腿不断撞击着妈妈那修长浑圆的大腿,发出淫靡的啪啪声响。 “妈,您睁开眼睛看看呗。”我一边抽动肉棒,一边趴在妈妈的耳边说着挑逗的话语。 妈妈虽然能闭上嘴巴,但捂不住耳朵,只能听着这些令人羞耻的话,肌肤越发的滚烫。 “妈,儿子肏的您不爽吗?” 这时,妈妈终于正面回应了,断断续续的说道:“别•••••别问••••••了•••••” “那您把腿盘到我的腰上。” 言罢,我双手撑在妈妈的肩膀两侧,双腿缓慢的跪了起来,但肉棒未曾离开妈妈的小穴。 感受到我的动作,妈妈仰面看着我,红唇微张欲言又止,犹豫一番以后,妈妈还是缓缓的将双腿抬起,盘在了我的腰上,双足勾在一起,可能是这个姿势实在令人羞耻,妈妈的凤眸有些含羞的瞥了我一眼,便转向了一侧。 感受到妈妈的动作以后,我立马激动的来了力气,双手撑稳,膝盖紧紧顶在床面上,然后开始耸动屁股。 妈妈的穴内依旧淫汁丰富,抽插的很是顺溜,不停的啪叽声从下方传出。 妈妈此时紧闭双眼,脸颊布满红霞,似乎再享受着我的肉棒带来的快感。 “妈,舒服吧?”尽管知道妈妈不会回答,但我还是重新问了一遍,看着妈妈娇艳的面孔,我开始卖力的抽插。 这样上下的姿势,能让肉棒每次插入到小穴的最深处,触碰到妈妈的花心,每插入伸出,顶到妈妈的花心,都会使得妈妈红唇张开,发出难抑的呻吟。 “啪啪啪••••••!” “啪啪啪••••!” “妈,儿子肏的您爽不爽?” “妈,您给个反应呗,要不然我都没有动力了。” 这时,妈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双眸迷离春水荡漾的望着我,红唇艰难开口:“嗯啊••••什••••什么反应嗯••••嗯啊啊••••” 我激动的引导妈妈:“您就叫的大声就行,我问您的话,您可以用嗯来代替行吗?” “嗯啊嗯••••嗯••••嗯啊啊••••”妈妈没有再说出话,而是随着我快速的抽插,发出了一连串的低吟。 感受着妈妈滑腻的肌肤,紧致湿滑的小穴带来的极致爽感,我马上都要压制不住想射精的感觉了。 抱着最后冲刺一番的想法,我俯下身去,胸膛再次压在妈妈饱满的双乳上,双手抓着妈妈的香肩,开始像一桩打桩机似的,快速的抽插。 妈妈一反往常,这次双手主动抱住了我的脖子,双腿紧紧盘在我的腰上,双足勾在一起,开始配合着我的动作,将屁股抬高,脱离床面。 每次我的肉棒抬起,妈妈的雪臀便会下沉,而但我的肉棒插下去,妈妈便会抬起屁股,将小穴迎上来,紧紧的与我的鸡巴抵在一起。 “啪啪啪••••!”快速撞击带来的声响,从身下不断传出,在酒店的房内响彻。 “嗯啊••••快••••不••••不行了••••” “嗯啊啊啊••••不啊嗯啊啊••••不••••” “妈妈,儿子肏的您舒服吗?” “不••••不行••••了••••嗯嗯啊恩••••”妈妈仰面张着红唇,喘着粗重的气息,似乎快要高潮了,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腰身,微微颤抖。 “啪啪啪啪••••!” “妈,爽吗?快说!” “嗯啊啊••••好••••快••••” “爽不爽?妈。” “嗯嗯啊••••” “妈,您告诉我您有多爽?”我喘着气,像一只野兽,趴在妈妈的耳边,不断的问。 “啊啊啊••••妈••••妈妈不行••••不行了••••” 闻言,我喘了口气,抱住妈妈的肩膀,奋力冲击。 “要嗯啊••••要到了••••嗯啊••••”妈妈配合着向上顶起屁股,满脸潮红,开着红唇。 几十下之后。 “妈,我要来了!”我咬牙说完,便感受到了从脚底到头颅的全身酥麻之感,龟头一阵发烫。 “嗯啊••••别••••别弄进去••••”这时候,妈妈也不忘提醒。 我快速的抽插几下,连忙将肉棒拔出,死死的抵在了妈妈的小腹之上,双手紧紧抓住妈妈的香肩,脑袋低着妈妈的颈侧,开始射精。 妈妈的双腿紧紧勾着我的腰身,双足痉挛着颤抖,脚尖绷紧,脸颊酡红,红唇张开着,不断喘气。 直到我射精结束,妈妈的凤眼都在迷离的呆望着屋顶。 “妈,舒服嘛?”我趴在妈妈的耳边,糯糯的问道。 “别问~!”妈妈撒娇似的发出轻声的回应,娇躯不安分的向上拱了拱,双臂紧紧抱着我的脖子,小手不断抚摸着我的头发。 【未完待续】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