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乐天堂】韵母攻略 (58-60 完整版) 【长生界 小说】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韵母攻略】 作者:流浪老师 ————————– 第五十八章 可我内心深处,却还有着一丝的窃喜,不知从何而来。 我想,大概是和妈妈单独相处的机会吧。 我没有那么远大的理想,我就只想守在妈妈身边,可能目的并不单纯。 …… 华灯初上,夜幕寂静。 今年的除夕夜,有点特别,家里只有我和妈妈二人。 晚会结束,妈妈开始收拾桌上的残羹剩菜,我想帮忙,不过被妈妈给撵出了厨房,我想,可能是厨房这个地方妈妈对我不放心。 坐在客厅沙发上,我无聊的换着电视台,发现大部分都是晚会节目,还不怎么好看。 放下遥控器,我移步到厨房门口,看着在厨房里忙活收拾的妈妈,我心里突然蠢蠢欲动。 从单独和妈妈待在家里开始,我心里就一直在期待着能和妈妈发生点什么。 直到今晚,我心里依然在期待。 “你站门口干什么呢?没事就回屋复习去。” 妈妈注意到了我,转过头来就皱起了眉头。 我憨笑一声:“我这不是看您忙活嘛。” “洗碗有些好看的,看电视去,要么就复习去。” 妈妈不悦的说道。 我撇了撇嘴,又回到了客厅,无聊的看起了电视上的晚会。 不过会,妈妈从厨房出来,径直走向了卫生间。 听到卫生间传出哗啦啦的水声,我的心里不由自主的怦怦直跳,我期待能和妈妈发点什么,可总是没什么机会。 总不能每次都仗着妈妈对我的宽容,去前强迫妈妈吧,这也不是我的本意,我幻想中的性爱,应该是水乳交融,妈妈敞开心扉,自愿任我摆弄,配合着我肏弄她。 “泸州老窖,国窖1573……”嗯?回过神来,我看着电视里插播的广告,我仿佛一下子就被点醒了。 酒,对啊,用酒啊。 想到酒这茬,我有些兴奋了,除夕夜喝点酒怎么了?高兴和庆祝啊,理由不正当吗?正当。 兴冲冲的跑到储物室,翻了一遍,终于从一个角落找到了,精致的木盒包装,看样子就不会便宜,很可能是爸爸的收藏许久的珍品,木盒上都有灰尘了。 不管了,先喝了再说。 只是,妈妈会喝吗?我有些不大自信。 就现在妈妈对我的防备,敢和我单独喝酒?显然不太可能。 嗯……站在客厅,盯着手里的红酒,略微沉思了几秒,又张望了一眼阳台,我心中顿时有了更好的注意。 放下红酒,先把阳台的可折叠桌展开,摆放在阳台的中间,再搬来两把椅子,一左一右放好。 然后,就是最重要的环节,音乐和灯光。 气氛必须整好,不然很可能妈妈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音乐好说,家里的音响就可以,只是这灯光怎么弄,家里也没有气氛灯啊。 思来想去,还是想到了不是办法的办法,爸妈卧室的两个台灯,可用。 打开酒塞,又找来两只高脚杯,放在阳台的桌子上,再点开一首轻缓的音乐。 大功告成。 虽然有些简陋……但心意满满啊。 关掉客厅的灯,看看效果。 阳台的两只台灯,散发出柔和暗淡的黄色光芒,将整个客厅映照的有些神秘起来,耳边回荡着轻松舒缓的音乐,再配上一杯红酒,这时候,就算是妈妈,也应该放下戒备了吧。 正幻想着在这样的气氛下,我和妈妈觥筹交错,把酒言欢的时候,卫生间的门打开了。 “你弄什么呢?怎么把灯给关了?” 刚刚洗过澡的妈妈,秀发披散,玉腮微微泛红,红唇娇艳欲滴,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散发着极具诱惑的魅力,浴袍腰间的系带松散的绾着,仿佛轻轻一用力就能解开。 我有些发愣的瞧着妈妈,一时没了反应。 我和妈妈单独在家,妈妈洗澡的次数已经越发变少,也算是对我的一种防备,像这幅出浴美人的景象,我已经有多久没有见到过了啊。 妈妈蹙着眉头打量了我两眼,自己将客厅的灯给打开了。 我反应过来,又立马直接将灯给关掉,才稳住心神,尽量平和的说:“妈,这不是除夕嘛,我专门准备的。” 妈妈皱眉不解的看了看我,目光转向阳台,注意到桌子上的红酒,妈妈顿时拉下了脸,质问道:“你搞什么鬼呢?” “过除夕啊,我这可是专门为您准备的。” “准备什么?是你过生日还是我过生日?过除夕就过除夕,你弄这些花里胡哨的做什么?”妈妈没好气的反问了一句,又不耐烦道:“赶紧把音响关了,那些收拾了,赶紧的。” “不行,我这准备了大半个小时才弄好的,您最起码也得看一眼吧?”言罢,我央求着看向妈妈,极其委屈。 妈妈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沉寂片刻,才说道:“那先把客厅的灯打开。” “可……可客厅灯打开就没气氛了。” 妈妈冷冷问道:“要什么气氛?” “就、就过节的气氛啊。” “那我回屋睡觉了。” 见妈妈准备走,我一急,连忙一把拉住了妈妈的手,妈妈眉头微皱,用力挣脱了两下,发现被我牢牢抓着挣脱不开,也就作罢了,就那么冷冷的盯着我,迫于妈妈无形中的压力,我只好小声道:“那就坐一会,一会就把客厅灯打开还不行嘛。” 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妥协。 妈妈凤眼微眯看着我,沉寂许久,才冷声说道:“把这点心思放在学习上不行吗?每天琢磨这些,是你该干的事吗?” 我有些委屈道:“我没干什么啊,就是想单纯的和您过个除夕。” “是吗?”妈妈冷笑一声,目光如炬的看着我,嗤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被妈妈这么一说,我一时哑口,这些小把戏对付蒋悦悦还行,但在妈妈眼里就像是小把戏,原以为妈妈会放下戒备,没成想越发暴露自己了。 我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嘴唇,抬头张望着妈妈,低声问道:“您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幼稚啊?” “你说呢?”妈妈瞥了我一眼,随即把目光转向别处。 我小声叹口气,松开妈妈的手,一脸认真:“妈,我就是想跟您坐一块聊聊天,谈谈心,没别的想法。” “你信你自己说的话吗?”妈妈没好气的嗤笑了一声。 我立马点头:“我信。” 妈妈打量了我两眼,撇了撇嘴角,显然不相信我的说辞。 就这样相顾无言,许久,妈妈深呼了口气,主动朝阳台走了过去,“坐会吧。” 我连忙小鸡啄米似的忙点头,跟上去对立坐下。 轻缓的音乐,柔和的光芒,安谧的环境,真的让我有种悸动的感觉,那种小鹿乱撞不知所措的茫然,反观妈妈,若无其事,从容大方,坐下以后目光就望向了窗户外边。 因为楼层高的原因,视野也比较开阔,一眼望去,即是远方。 我坐立不安的坐在妈妈对面,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从何聊起,看着安静祥和的妈妈,我在心里连连告诫自己,要淡定,要淡定。 装作很从容,很随意的样子,我起身给妈妈倒了酒,然后再坐下给自己倒上。 妈妈用余光瞥了一眼也没说什么,只是用手托着下巴,目光一直在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想的那么出神。 “妈,您想什么呢?” 我出言打破这份安静,妈妈闻言转头朝我看过来,轻叹了口气,微微低眉看了看那杯红酒,然后端了起来。 我也连忙跟着端起酒杯,然后眼巴巴的看向妈妈:“干杯?”妈妈望着杯中酒,轻轻摇晃着高脚杯,不言不语,既不和我碰杯也不自己喝,我举得手腕都有些酸了,妈妈才欠了欠身子,抬头正面打量着我,轻声道:“你要是能把这份心用在学习上多好啊。” 不知道妈妈这话有何深意,但我还是连忙保证道:“妈,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不辜负你跟我爸的期望。” 妈妈静静地看着我,不为所动。 “妈~”我端着酒杯再次往前伸,良久,妈妈才端着酒杯和我轻碰了一下。 我一激动,端着酒杯就咕嘟咕嘟灌了下去,一口不剩,妈妈抿了一小口以后,就放下了杯子。 再给自己满上以后,我开始试着找话题和妈妈聊天。 想了下,我丢出了一个思考了很久的问题:“妈,您说我考哪的大学好啊?” 问到这个,妈妈好像正视了起来,坐直身子回道:“你自己有什么心仪的大学吗?” “我想考省内的学校,比如省财经大学怎么样?” 闻言,妈妈皱起了眉,看着我说:“省财经大学有些什么好的?还有其它的吗?” 我转了转眼珠子,试探道:“那省理工大学?” “你……省内的院校就满足你了?”妈妈气的拍打了两下椅子的扶手,又语重心长道:“大学是你最关键的选择,不能马虎。” 不等妈妈讲完,我就小声嘀咕:“可我的分数也就那么点啊。” 妈妈顿时哑口,无言以对的看着我,最后气呼呼的端起酒杯,咕嘟咕嘟两口饮了下去。 放下酒杯,妈妈没好气的打量着我:“看来你自己也有自知之明吧,我还以为你已经昏了头了。” 我撇撇嘴:“我自己有几斤几俩还是知道的。” 妈妈:“那你就不打算努努力,加把劲,考到北大或者清华去?” “清华?”我一脸泄气:“我就不是那块料。” 妈妈放缓语气,安慰道:“你能行的,只要你把精力投入到学习中,心无旁骛的学习,一定可以的。” “真的?”我的语气充满了怀疑。 “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怎么能行?”我往前探了探身子,小声问道:“妈,您这不会是激将法吧?” “诶呦。” 我一声惨叫,连忙把身子缩回去坐好。 见我老实下来,妈妈这才放下举着的手,接着说道:“你自己不想学,我激你能有什么用。” 无奈,为了让妈妈安心,我只好正色说道:“妈,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学的,以清华北大为目标,您看怎么样?” 妈妈闻言,往前探了探身子,有些质疑的望着我:“你认真的?” 话到这步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说:“认真的,我怎么敢骗您呢。” “就你?”妈妈将信将疑的上下打量了我几眼,说:“我不信。” 这下我有些来气了,鼓着脸问道:“您又使激将法对吧。” 妈妈点了点头:“对。” 额……和妈妈互相对视着,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良久,我才吐了口气,问道:“妈,如果我真的考上北大和清华的其中一个,您怎么说?” 妈妈皱了皱眉,警惕的眼神看着我:“激将法?” 我大方的点了点头,说:“您总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 妈妈打量着我迟疑了许久,才犹豫道:“考上就考上了呗,还能怎么说。” 妈妈怂了。 见状,我心里更有底气了,身子往前探了探,说:“妈,那我们打个赌好不好?” “什么赌?” “就赌我能不能考上清华或者北大,行吗?” 妈妈迟疑的打量着我,犹豫了好一会,才回了句:“不行。” 我……见此,我只好故作得意的笑问道:“妈,您不会真的认为我能考上北大或者清华吧?” 闻言,妈妈立马点了点头:“我一直都相信你,是你自己不相信自己而已。” 我一时哑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可总觉得哪里不对。 不对不对,我怎么把自己给套进去了,注意到妈妈眼中闪过的那抹狡黠,我立马反应过来了。 叹了口气,佯装无力道:“妈,反正我是准备考省内的学校了,不管是北大还是清华,对我压力还是太大了。” “你……”妈妈顿时有些急了,不过妈妈似乎立马反应了过来,立马换了副满不在乎的口吻:“你想考哪都行,又不是给我学的。” 我……终究还是我年轻啊,被妈妈给拿捏的死死的。 最后,我实在是不想和妈妈扯皮了,眼神直直的看着妈妈,直接说道:“妈,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如果我考上清华或者北大了,您就答应我一个要求,行吗?” 妈妈冷笑一声,反问:“那如果考不上呢?” “如果考不上,我全部听您的,不管是您让我复读,还是一天学24个小时,我都绝无怨言。” 言罢,我看着妈妈小心翼翼道:“您看怎么样?” “嗯……”妈妈沉吟了片刻,打量了我几眼,忽然话锋一转,冷冷说道:“顾小暖,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没可能,知道吗?” 我一脸颓废道:“我还没说是什么要求呢,您就说没可能。” “你心里那点小九九,你觉得我会不知道?” “您厉害,您是天下第一,是神算子。” 我郁闷的端起酒杯,咕嘟咕嘟干了一杯,见此,妈妈又开启了慈母的模式,语重心长道:“你要明白,你是给自己学,你要为自己的后半辈人生负责,知道吗?” “……”“……”我在旁边一边喝闷酒,一边点头附和妈妈讲的话。 心里郁闷至极,好好准备的一个有情调的约会,怎么变成教育儿子专场了?“你听明白了吗?” 我点点头:“明白了。” “行,那就早点休息吧。” 言罢,妈妈就起身准备走。 我苦着脸委屈道:“今天除夕。” 妈妈闻言,身子一顿,看了我一眼,无奈又坐了下来。 “妈,我给您倒酒。” 见妈妈再次坐回来,我心里一喜,但也没敢表露出来,只是一个劲的给妈妈斟酒。 “想灌醉我?”妈妈端起酒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即仰头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妈妈伸出香舌抿了下嘴角,放下酒杯看向我,努了努下巴:“喝啊。” 我……喝就喝,谁怕谁。 “妈,祝您新年快乐,容颜永驻。” 说罢,我端起酒杯也一饮而尽。 喝完这一杯,我立马再次给妈妈倒上酒,然后给自己也添上,端起酒杯:“妈,祝您新的一年里,教师生涯顺顺利利,职位节节高升。” 妈妈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没有讲话,端起酒杯和我碰了一下,再次饮下。 喝完一杯,紧接着我立马就倒上下一杯,至于贺词,我都再懒得想了,只是端起酒杯和妈妈碰杯。 这时候,我不安分的目的,已经十分明显了,就是想把妈妈灌醉。 可几杯酒接连下肚,妈妈脸不红心不跳的淡定,我有些没底了,妈妈的酒量有多深,我着实不清楚,从小就很少见妈妈饮酒,但逢年过节的时候,喝酒也从末见妈妈醉过。 而我的酒量,虽然很少饮酒,但少数几次和同学聚餐饮酒,也是啤酒,且没醉过。 难道喝酒还看天赋的?“行了,回屋睡觉吧。” 一瓶酒见底,妈妈放下酒杯,起身走向卧室。 我和妈妈,谁都没醉,只能说感觉刚刚好,微醺的状态。 耳边的音乐,依旧在荡漾,暗黄色的灯光,依然亮着。 在椅子上独自坐着发了会呆,起身回卧室,起身后忽然一个踉跄,我扑通一声蹲坐在了地上,紧接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红酒瓶、高脚杯,碎了一地。 看着一地的碎玻璃片,我毫无反应,心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睡觉。 我手扶着地面,准备起身,却再次一个蹲坐,躺在了地上,脑袋晕乎乎的。 这时候,我的脑子里只回荡着一个声音:后劲真大。 “起来。” 忽然,听到耳边传来声音,我仰起头一看,是妈妈,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可脸颊却面若潮红,犹若晚霞,皎洁的肌肤在灯光下,闪耀夺目。 望着妈妈,我此时完全没那方面的欲念,脑袋昏昏沉沉,只想睡觉,傻笑着抬起胳膊,想让妈妈将我拽起来,妈妈也没犹豫,伸出手来抓住我,就想将我拉起来。 可是,我和妈妈谁都低估了一个人喝多酒以后的体重。 我自己使不上力,全靠妈妈向上拽我,可能是因为地上有碎玻璃渣,妈妈脚下一滑,一声惊呼,身子一斜,就跌倒了下来,而我还根本不清楚怎么回事,只觉得胳膊向上的拉力顿时卸去,眼前的视线被遮挡,然后整张脸就撞进了一片柔软的地方。 我这时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好像是妈妈跌倒了。 我使劲将身上的人向另一边推,可发现自己怎么也使不上力气,脑袋晕乎乎的,甚至眼前都开始冒星星了。 “没压到你吧?”这时,耳边传来了急迫的声音,我闻声一看,两张精致的脸颊映入眼帘。 “怎……么多了一个妈……” 我吞吐不清的看着眼前多出来的人影,我伸手就去抓,而眼前的人影好像往后躲,稀里糊涂之间,我猛然朝前一扑,好像真的扑倒了。 因为,我能感受到身下压着一个人,脑子里只有一个字:好软啊。 这样睡觉肯定很舒服,我下意识的就往那两坨隆起来的地方拱了拱,然后用手抓住,就闭上了眼睛。 “啪!”忽然间,柔软没了,我眼前一片明了,我刚睁开眼睛,迎面就上来一巴掌。 可能是太醉了,我没感受到有多痛,但还是被打醒了有了点意识,看清了眼前的人影,用手抵在我下巴的人,正是妈妈。 “赶紧起来。” 妈妈正一脸愤怒的看着我,不知道是酒精的缘故还是妈妈愤怒的因素,妈妈此时的脸颊和皙白的颈测,肉眼可见的一片绯红。 此时的我,已经完全不知道畏惧是何物了,更不知道自己胆子变得有多大,脑袋昏昏沉沉,眼皮使劲撑着,看着被我压在身下的妈妈,心中那份悸动,再次引燃。 用手使劲扒拉开妈妈撑在我下巴的手,身子再次压在了妈妈身上。 “顾小暖,我警告你,别耍酒疯啊,小心我踢你信不?” 妈妈怒目圆睁,脸颊涨红,言语间充满了警告之意,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不让我乱动。 可酒精的催化下,我这时候完全不惧妈妈的威慑,甚至,觉得妈妈的反抗,更能引起我的欲望。 望着妈妈精致的脸颊,那双迷人而又凌厉的丹凤眼,长长的眼睫毛因为不安不停地煽动,令人肌肤颤抖的热气,从妈妈妖艳的红唇中不断吐出,我脑子一热,直接探下头,将嘴巴印在了妈妈的红唇上。 妈妈的红唇温润柔软,还有些许淡淡的幽香,酒精的作用下,促使我的动作有些粗暴,嘴巴按在妈妈的唇上,就一个劲的吸吮,舌头抵在妈妈的唇间,用力向嘴唇里顶。 妈妈有些猝不及防,可还是立马反应了过来,咬紧牙关,嘴唇上下紧绷,接着一巴掌朝我脸上扇了上来,即使我挨了打,可还是不舍得离开妈妈的红唇,想多尝一尝妈妈的嘴唇的味道。 突然,只觉得嘴唇被狠狠地咬了一下,我下意识的躲,抬起了头,舌头抿了抿,发现有些咸咸的,好像是破了。 再看妈妈,妈妈此时已经气的呼吸都急促起来,凤眼怒视着我,大声喊道:“滚下去。” 我一时愣在那,不知道该继续了还是从妈妈身上下去,可身子还是松动了些。 “下去!”不知道妈妈哪来的力气,一把就将我推到阳台的墙根,而我脑袋昏昏涨涨的,一下就撞在了墙角。 妈妈从地上起来,丝毫没有顾忌形象,抬起手用力擦了擦嘴巴,将唇边的口水全擦干净。 接着,妈妈低头愤怒的瞪了我几眼,“混蛋玩意!”爆了句粗口,穿起拖鞋就走了。 …… 迷迷糊糊之间,睁开眼睛,是屋顶。 嗯?我怎么在床上躺着? *** *** *** *** 第五十九章 迷迷糊糊之间,睁开眼睛,是屋顶。 嗯?我怎么在床上躺着?应该是妈妈把我拖进房间的吧。 嗯,应该是,后来我迷糊的躺在地上已经人事不省了,也不知道妈妈几点将我弄进房间的。 托着下巴趴在床上,想起昨晚趁醉酒的机会强吻妈妈,我内心就是一阵火热和激动,就是昨晚脑袋昏沉,忘记亲吻妈妈的那种感觉了,有点可惜。 嗯……也不知道今晚还有没有机会了。 从房间出来,心里一直想着该怎么去和妈妈交流,却没在客厅看到妈妈的人影,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妈妈人呢?回过头来,注意到爸妈卧室紧房门紧闭,我心想,妈妈不会是还没有起床吧?不应该啊,妈妈的作息一向规律,往常的这个点应该早就起来了。 我有些摸不清头脑的走到爸妈卧室的门口,轻轻的敲了几下门,里面没什么反应,这下我心里更加疑惑了。 再次重重的敲了敲门,等了半分钟,还是没反应。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念头一起,我心里立马不安起来,连忙握着门把打开门,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妈妈,正蜷缩在被窝里。 妈妈这是?这是还没睡醒嘛?我皱了皱眉,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妈妈紧紧的拥裹着被子,外面只露着脑袋,额头冒着细汗,没有血色的面容,看起来似乎有些难受。 妈妈不会是生病了吧?我心里一沉,连忙将手放在了妈妈的额头上。 妈妈有些潮湿的额头,温度有点点烫,而且喷吐的气息也是特别的热。 这个特殊时期,发烧感冒已经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了,可能只是个简单的发烧,都会有专门的人员安排隔离检查。 可是妈妈最近都没出过门啊!不对不对!我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心里暗骂自己一句,我怎么能往坏处想呢,很有可能妈妈只是一个普通的感冒发烧而已。 再想起昨晚,妈妈刚洗过澡,只裹着一条单薄的浴巾就和我坐在阳台边喝酒,肯定很容易就着凉了。 “你怎么进来了?” 正想着,妈妈忽然就醒了,凤眸一睁,就警惕的看向我,语气虽有些虚弱,但眼神仍然凌厉,说话的同时还往另一边挪了挪,防备着我。 我苦笑一声,并不在意妈妈的举动,我理解,小声的关心道:“妈,您是不是感冒了?我刚摸了下您的额头有点烫。” “是吗?阿嚏……”妈妈自言自语一句,说着,就打了个喷嚏出来。 看样子,确实是感冒了。 见状,我连忙道:“妈,我去给您找药。”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你回屋复习去。” 妈妈摆了摆手,掀开被子,就直接下了床,穿着一身份体式的真丝睡衣,走出了房间。 见妈妈对我的态度不冷不淡,我站在墙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想为妈妈做点事来讨好妈妈,可妈妈并不接受,想了想,唯一的办法还是得厚脸皮。 出了房间,就看到妈妈在饮水机旁边站着,手中拿着杯子。 妈妈的脸色看起来虽然不太好,但身体应该没什么大碍,既不咳嗽也不高烧,只是有点轻微的额头发烫。 只要不是感染,我就放心多了。 “妈,您要不回屋待着吧?别一会感冒又严重了。” 走过去,我想搀扶妈妈的胳膊,不料被妈妈用力甩开了。 妈妈斜着瞟了我一眼,淡淡说道:“不用。” 我扁了扁嘴,看着妈妈,有些小委屈的说道:“您这怎么总是逞强啊,自己生病了也逞能,不知道自己生病了嘛,非得给自己找罪受。” “诶呦!”妈妈朝我后脑勺给了一巴掌,眼睛凶巴巴的盯着我,没好气道:“就是个小感冒,看你说的跟什么似的,哪有那么严重。” “那……那您回屋歇着去,我伺候您。” 我嘟嘟囔囔的小声哔哔。 “用不着。” 妈妈冷声回话。 我手揉着后脑勺,继续小声哔哔:“用得着。” “赶紧回屋复习去。” 妈妈眼不见心不烦,看都不看到我一眼,端着水杯就回了房间。 我愣了下,连忙追上去,嘴里喊着:“妈,您量体温了吗?” 屋内传出声音:“量了。” “我怎么没看见?”我趴在门口小声问。 妈妈抬头朝我这边瞥了一眼,也不搭话,估计还在为昨晚的事情而气恼呢。 见妈妈不理人,我只好自己去拿来体温计,然后回到房间,将体温计递给妈妈,“诺,您量量体温。” 妈妈默不作声的接过体温计,刚抬起胳膊,掀开衣领,却立马又放下了手,抬头紧紧的盯着我:“你还站这做什么?出去。” 我发挥自己的厚脸皮,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妈妈的旁边,小声道:“我得看着您量体温,喝药,才能放心。” 妈妈眉头一皱,有些愠怒道:“我用得着你关心?赶紧复习你的去。” 闻言,我不满的轻哼一声,小声咕哝道:“爸爸不在家,我就得承担起照顾您的责任。” “你……赶紧回屋复习去,别烦我。” 妈妈推了我一把,有些气恼的瞪着我:“赶紧的,别让我生气啊。” “好好好,我复习去,等您量往体温,我就复习去。” 我只好妥协。 妈妈沉默片刻,任由我再次坐在了她旁边,妈妈一边抬头紧盯着我,一边掀开衣领,将温度计放进腋窝。 我扭头转向另一边,假装看着墙面,余光却瞄着妈妈衣领下的大片雪腻肌肤。 好像是紫色的,没怎么看清楚,我在心里嘀咕。 五分钟后。 妈妈拿出体温计,我撇过头去一看,顿时放心了,只是有些低烧,没什么大碍,主要是感冒比较严重,妈妈讲话的声音都变了,鼻音很重。 “行了,出去吧?”妈妈将体温计塞到我的手里,有些小嫌弃的眼神看着我,还朝门外推了我一把。 我看着妈妈,故作幽怨道:“您可真令儿子伤心。” “行了,你别没完没了啊。” 妈妈给了我一个警告的眼神,说:“赶紧回屋复习去。” 我拖着长音无奈喊道:“好……” 妈妈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眼神中多多少少透露着点无奈和幽怨,对自己的儿子,能打能骂,却没办法治得了他。 出了卧室,我也没去复习,而是从冰箱拿了几样菜,进了厨房,一顿操作猛如虎,整出来上仨菜,又熬了一锅白粥。 妈妈感冒了,还是喝点热汤暖暖身子比较好。 把饭菜摆上桌,粥也盛好,我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妈妈房间门口。 “妈?吃饭了。” 我轻敲了几下门,在门外轻声喊道。 “咔。” 我话音刚落下没半分钟,妈妈就推门走了出来,还是那身浅色宽松的真丝睡衣,睡衣虽然松宽又大,但妈妈饱满的身材,却将睡衣撑得满满当当,一点没有松垮的感觉,反而觉得很是丰满,该大的地方大,该翘的地方翘。 一头蓬松的头发,没看出一点凌乱,反而多了份慵懒的气息,苍白的面颊,又让人升起了怜惜的心。 妈妈今天的气质真的是绝了,要是能这样和妈妈抱在一起,像昨晚那样亲吻,那我真得乐死了。 “看着我干什么?”见我只盯着不言语,妈妈皱眉瞪了我一眼,迈步走向了饭桌。 反应过来,我连忙屁颠屁颠的跟上去,不等妈妈坐下,就将盛好的粥还有勺子端放在在了妈妈面前,邀功似的笑道:“妈,我专门给您熬得粥,您尝尝怎么样。” 妈妈略微有些惊讶的瞥了我一眼,把眼神转向了那碗白粥。 见妈妈准备坐下,我眼疾手快的搬过椅子,放在妈妈身后。 妈妈扭头看了看我,挑眉轻哼一声,然后坐下。 我搬过把椅子,坐在妈妈的对面,满心期待的望着妈妈,小心翼翼道:“妈,粥熬得怎么样?还行吧?” 妈妈盛起一勺子白粥,慢悠悠的送进唇里,细细品尝了一番,才缓缓点了点头,打量着我说道:“嗯,还行,比上次有进步了,起码米是熬得软乎了。” 我惊喜一笑,乐的嘴巴都张大了,顿了顿,我又将那盘土豆丝推到妈妈的面前,期待道:“您再尝尝土豆丝。” 妈妈低头看了眼,又抬头皱眉看着我,满脸的怀疑。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干笑一声:“就是品相差了点,我也是第一次切丝。” 言罢,我又立马保证道:“不过您放心,味道肯定差不了。” 妈妈怀疑的眼神瞅了我两眼,犹豫了一会,还是夹了筷子土豆丝放进了嘴里,细细的嚼了起来。 我小心的打量着妈妈脸上的表情,见妈妈没有皱眉,我便出声问道:“妈,味道还行吧?” “还行。” 妈妈点了点头,忽而微微一笑,问:“不过你放盐了吗?” 我闻言一愣,迟疑了几秒,才僵硬的问道:“我放了吗?” “你说呢?”妈妈反问。 “放了吧?我尝尝。” 我拿起一双筷子,自己夹了点土豆丝放进嘴里。 然后……确实没放,很淡特别淡。 “我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我讪讪一笑,尴尬的不行,想起还有另外两盘菜,我又连忙将菜推到了妈妈面前,小心说道:“那您再尝尝这两道。” 妈妈瞥了瞥我,轻叹了口气,面露无奈,最后还是拿起筷子夹口菜,放进了嘴里。 “怎么样?”我连忙问。 妈妈眉头一拧,很是艰难的咽下去,才一脸没好气的瞪着我,道:“你是把土豆丝的盐全放进番茄里了吧?” “我……”我有些急了,我记得我放的不多啊,自己还尝了尝呢。 自己夹了筷子炒蛋,刚放进嘴里,便立马全吐了出来。 太咸了! “呸呸!”吐完,我连忙喝了口粥,来压嘴里的咸味,完事吐槽道:“我咋放了这么多盐。” “你自己放的,你问谁呢?”妈妈放下筷子,努了努下巴,没好气问道:“还有这道,你是吃菜还是吃酱油?” 看着那道黑乎乎的东西,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吐了吐舌头,小声道:“可能……可能是一不小心酱油倒多了吧?” 妈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拿起勺子,默默的喝起了粥。 顿了顿,妈妈又轻声说道:“行了,吃完饭老老实实的去复习吧,做饭这活不适合你。” 听到这话,我不免有些垂头丧气,本来是打算给妈妈做一顿丰盛的午餐,现在看来。 简直就是毒药,除了粥还能勉强喝下去,炒菜简直没法提了。 “哦。” 我低声应道。 “粥熬得还不错。” 妈妈瞥了我一眼,察言观色的安慰了我一句。 尽管知道这是妈妈的安慰,但我心情也好了不少。 突发奇想,我抬头试探问道:“妈,要不您教我炒菜?” 妈妈皱眉看着我:“你还真想当大厨啊?不考清华北大了?” “考上又没奖励。”我瘪了瘪嘴,无所谓道:“我觉得省里的大学就挺好的。” 妈妈闻言,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勺子,无奈说道:“考上就是奖励啊,这样吧,清华北大这两双学府任何一所,只要你考上其中一所,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怎么样?” 闻言,我立即抬头看向妈妈,眼神中不知有多么的火热。 妈妈顿时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敲了敲桌子,说:“不过我警告你,要求要在我接受的范围之内,不然不作数。” “啊?”我张大嘴巴,心里又沉下去一截,不高兴的嘟囔道:“那您这和没说又有什么区别啊?” 妈妈板起脸,凤眼一瞪:“那你还想怎么样?告诉你啊,别想那些有得没得。” “好吧好吧,我答应您啦。” 我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呦呵,怎么?你还不乐意了?”妈妈挑了挑眉,轻飘飘的说了句:“那要不就算了。” “别啊别啊。” 我立马急了,连忙说道:“怎么能算了呢,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您都说了怎么能反悔呢。” 妈妈没好气的冷哼一声:“等你考上再说吧。” 言罢,喝完最后一口粥,放下碗进了房间。 有了妈妈刚才的承诺,我现在是信心满满,干劲十足,就连洗碗都更加卖力了。 收拾好厨房,回到房间,拿出书本就开始复习。 脑子里一直盘旋着妈妈那句话,只要考上北大清华的其中一所,就答应我的一个要求。 还不等考上,我现在就开始臆想了,是让妈妈穿着丝袜给我肏好呢,还是让妈妈趴在床边给我舔舔鸡巴好呢。 越想心绪越乱,复习都学不进去了。 熬到晚上,我想再给妈妈准备一份晚餐,不过来到厨房的时候,妈妈已经在忙活了。 我放轻脚步走进去,来到妈妈身后,放声问道:“妈,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 妈妈扭头看了我一眼,调侃一句:“你不打算考清华,准备考新东方了?” “哪能啊,我这不是想让您好好休息,感冒早点好嘛。” “我没事,你赶紧复习你的去。” 妈妈嫌弃对的摆了摆手,撵我出厨房。 见此,我也不再坚持了,出了厨房,继续回房间复习。 …… 接下来的几天,我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学习上,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考清华,考北大。 这天,我正在卧室听着网课复习,忽然,门外隐约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我摘下耳机仔细一听,原来是爸爸的声音,爸爸回来了?我摘掉耳机,挪开椅子,连忙出了卧室。 客厅。 除了爸爸以外,还有其他几人,身着白色的防护服,正围在爸爸旁边安顿着什么,而妈妈远远的站卧室门口,也带着口罩。 “小朋友,把口罩戴上。” 我正有些懵呢,就有穿着防护服的人走了过来,并递给我一个口罩,同时说道:“你爸爸需要居家隔离一周,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和你爸爸过近接触,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追问:“我爸是被感染了吗?” “没有,只是你爸爸作为医生,接触的感染者比较多,居家隔离七天,多上一重保障。” 我明了的点点头,应道:“好吧。” …… “老顾,我先在客厅睡几天,你到卧室。” “不行,你睡客厅怎么能行?”爸爸立马拒绝了妈妈的安排,并看向了我,说道:“这样吧,先让儿子和你睡,我到他的房间蹲几天。” 听到爸爸的安排,我心里简直都要乐的快开花了,嘴角的笑都快绷不住了,注意到妈妈看我的眼神,我连忙绷住脸,小声说道:“我都行,我睡客厅也行。” 妈妈凤眼微眯瞪了我一眼,我立马心领神会,闭上了嘴巴。 这时,爸爸一脸不悦的再次开口:“行了,听我的,我睡儿子的房间,刚好是个单人床,儿子和你待几天,他还要复习,得休息好。” 妈妈有些着急,还想说些什么,爸爸却带着口罩捂着口鼻严肃的说了句:“听我的安排。” 言罢,爸爸直接进屋了,留下我和妈妈愣在原地。 “彭!”门被重重的关上,我转过头来,看着妈妈小心翼翼的问道:“妈,我爸这是怎么了?” 妈妈看了我一眼,又扭头望着房间门口,幽幽叹息一声,没有说什么,直接走进了厨房。 我挠了挠脑袋,有点搞不懂了,爸爸这是怎么了?妈妈又怎么了?熬到晚上,妈妈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但饭桌上却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 不过,妈妈用饭盒,将各种菜都盛了一份,送到了我的房间。 饭桌上,我一直在跳话题聊天,妈妈却一直避而不答,闭口不谈不谈爸爸的事情。 闹得我心里好奇的不得了。 晚饭结束以后,妈妈去了卫生间洗漱,过了会,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我来到了我的卧室门口,轻声敲了敲门,过了几秒,门应声而开,爸爸打开门,用手紧紧的捂着口鼻:“怎么了?” “没事。” 我挠了挠头,好奇问道:“爸,你是不是和妈妈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妈也不跟我说。” “没有,瞎想什么呢。” 爸爸笑了笑说道,但我看得出来,他笑的很勉强。 “真的?”我疑惑的问。 爸爸点了点头:“骗你做什么,别乱想了,赶紧睡觉去。” “嗯。” 爸爸什么也不说,我只好作罢,爸爸重新关上门,我也坐回了客厅。 坐在沙发上,我去思考整件事情,但毫无头绪,难道是爸爸被感染了一次?还是说妈妈和爸爸吵架了?算了,不想了,还是想想今晚怎么和妈妈睡在一张床上吧。 放在以前,妈妈肯定放心我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但是就目前来讲,妈妈很有可能让我睡卧室,她睡客厅。 怎么办呐!要不以退为进?试试吧,我苦恼的坐在沙发上正想着,妈妈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穿着一身浅紫色的真丝睡衣,一头秀发高高盘起,露出一截白皙干净的天鹅颈。 “你睡卧室,我睡客厅。” 妈妈走近我身边,安顿了一句,便走进了卧室。 不一会,妈妈抱着一条被子和一个枕头,从房间走了出来。 这时,我立即起身说道:“妈,还是我睡客厅吧,您这感冒还没好呢。” 妈妈蹙了蹙眉,将被子放下,说道:“你明天不用复习了?我睡客厅,你睡房间,赶紧的。” “诶呀!您就别跟我挣了。” 我一把抱住沙发上的被子和枕头,大声喊道:“今天我必须睡客厅,您感冒还没好呢。” “哎呦。” 我话音刚落,妈妈就一巴掌打在了我的后脑勺,并斥道:“你喊什么喊?” 我不管不顾,继续大声喊道:“我就要睡客厅,您回房间睡去。” “你再喊一句试试?我……” 妈妈话末讲完,爸爸便推门走了出来,站在房间门口,皱眉看着我和妈妈,问:“你们母子俩吵什么呢?” *** *** *** *** 第六十章 不等妈妈讲话,我便率先说道:“爸,我妈感冒还了非要睡客厅,我说我睡客厅她还不乐意,您看她这不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嘛,您快讲讲她。” “诶呦。” 我刚说完,便又被妈妈揍了一巴掌,还斥道:“让你多嘴!” 我揉着脑袋委屈道:“您看,我妈她又打我。” “我睡客厅,你们两个回屋休息。” 这时,爸爸开口了,说着,便准备出门。 见状,妈妈连忙劝阻:“你别,你安心到房间待着吧,儿子跟我睡一屋。” 爸爸打量了我和妈妈几眼,进屋把门关上了。 妈妈揪着我的耳朵,狠狠地瞪着我:“跟我进屋。” 尽管心里乐开了花,但表面上我还是佯装无事,小声嘀咕:“让您睡房间还不乐意,真是的。” “你再说?”我立马闭上了嘴巴。 …… 房间。 卧室台灯发出昏暗的光芒,映照在整个房间,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少了些温馨的味道,反而多了份情趣和暧昧。 黄色的暗光,可一直情趣酒店的主题。 尽管我没去过,但这并不妨碍我对情趣酒店的了解。 “妈,您睡了吗?” 我和妈妈都是靠边躺,中间的距离不足两尺,我的心脏砰砰砰跳个不停,想一想,已经有多久,我没有和妈妈躺在一张床上睡过觉了啊。 这次机会来之不易,我连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根本不敢大喘气。 “关灯睡觉。” 妈妈背朝着我,冷声回了一句,同时,将被子紧紧的裹在身上,只露出一个脑袋。 我仰面朝天望着房顶,小声回道:“我睡不着。” “睡不着使劲睡,关灯。” 妈妈又重复了一遍,话音中还是透露着冷冷淡淡。 “那我关灯。” 闻言,我乖乖的关了台灯,房间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心中并不平静,但我还是佯装镇定道:“妈,陪我聊会天呗?” “聊什么聊,赶紧睡觉,明天不用复习了?” “可现在还不迟啊,我睡不着。” …… “妈?”言罢,等了半分钟,妈妈也没有回话,好像睡着了似的,这才躺下几分钟,妈妈怎么可能就睡着了。 我小心翼翼的从被窝伸出胳膊,轻轻地拍了妈妈一下,小声问:“妈,您睡着了啊?” 下一秒,妈妈突然翻了个身子转了过来,面对面朝着我,气冲冲道:“干什么?不睡觉了?” “我这不是睡不着嘛,聊会啊。” 黑暗中,我也看不清楚妈妈的表情,但那双明亮的眸子,却隐约亮晶晶。 “不聊,睡觉。” 妈妈直接拒绝。 “妈~聊会嘛~”说着,我试探着往妈妈那边挪了挪,心脏砰砰跳的更加剧烈了。 “不聊。” 妈妈冷冷的回了一句,对于我的小动作不知道是没有注意到,还是默认了。 见妈妈没有反对,我又试着往妈妈那边挪了挪,同时一边讲话分散妈妈的注意力,“妈,您和我爸到底怎么了?就跟我说说呗。” “说什么?没事说什么?”妈妈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那我怎么感觉,您和我爸的情绪怎么有点不对劲?” 妈妈闻言,沉默了一回,才回了句:“你爸工作上有点小失误,一两句话也说不清,你就不用操心了,安心复习,知道吗?” 我“哦”了一声,乖乖道:“知道了。” “行了,快睡吧。” 言罢,妈妈便翻了个身子,又背朝着我,安静了下来。 我压抑着躁动的心,蠢蠢欲动,却又不敢下手。 如果妈妈大喊一声给爸爸听到了,那爸爸过来,还不得活剐了我。 黑漆漆的房间,我大气不敢喘,睁着一双眼睛看着房顶,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不清楚妈妈睡着了没有,我躁动的心再也抑制不住了,心里的恶魔鼓动着自己的肢体做出了动作,身体朝妈妈那边一点一点的挪,直到不足一尺的位置我才停下了。 被窝里的手,仿佛不听使唤似的,一寸一寸的朝着妈妈摸索而去,黑暗中,我死死的咬着嘴唇,手心都冒了汗。 尽管偷偷对妈妈伸出魔爪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做,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一次比一次紧张。 妈妈应该睡着了吧?我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一边激动的向妈妈伸出手,指尖触摸在了妈妈光滑温热的脊背上面。 还没来得及细细感受,这时,忽然我的手一把被抓住,将我吓了个半死。 “你想做什么?”妈妈冷冷的声音响起。 这时,我立马意识到妈妈还没睡着,我这心一下就吊了起来,完蛋了,又被抓了个现行。 “顾小暖。” “妈……”我小声喊了一句,嘴巴都在打颤,就像偷东西被逮到的坏孩子一样。 “你是想气死我对不对?” “我……我忍不住,妈,您再帮我一次吧?求求您了。” 说着,我就反过来用两只手,紧紧的抓住妈妈握着我的手。 “顾小暖,我警告你,我忍你,是因为我不想跟你计较,但你别得寸进尺没完没了!”言罢,妈妈就用力拔手,嘴里低声呵斥道:“松开。” “妈~求您了,就用手再帮我一次,就最后一次,行吗?”我低声央求,身子不停的往妈妈那边蹭。 “顾小暖,你给我松开,听见了没有!” “妈~就最后一次行吗?” 妈妈冷笑一声,讽刺道:“你自己数数,最后一次你说过几回了?我还敢相信你吗?” 我想了下,弱弱道:“好像三次吧?那这是最后第四次,行吗?” “我……”妈妈被气得差点噎到,最后直接翻过身子,用另一只手用力的捣了我一拳,怒道:“松开,听见了没?” “妈~” “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踢下去?” “妈~就最后一次了,求求您了。” 妈妈沉默了几秒,冷声喊起了倒计时,我的心也泛起了嘀咕,开始犹豫起来。 “三!”“二!”“呀……!顾小暖,你赶紧给我起来,听见了没有!” “妈,就一次,就一次我求您了。” “给我滚开!” “妈,您别喊别喊,我爸还在隔壁呢。” “顾小暖,你别胡闹了,行吗?”妈妈停下了反抗的动作,压低声音喝道。 同时,我也停下了动作,小声央求道:“妈,您就再用手帮我一次行吗?” 妈妈立即冷言拒绝:“不行,你的话我现在根本不信。” “妈~” “不行……你别乱动啊,赶紧下去!”压在妈妈的身上,我的手刚刚摸到妈妈的胸部,妈妈便大声呵斥道:“顾小暖!” 我连忙道:“妈,您别喊啊,待会我爸给听到了。” “你?你眼里还有你爸吗?”妈妈冷声嘲讽。 我动作顿了下,心中的愧疚也无限涌起,爸爸就在隔壁,我却在爸妈卧室的房间,对妈妈做这种畜生的事情。 可精虫上脑,哪里还顾得了这些,映着落地窗洒下的月光,我端详着妈妈精致的容颜,热乎滚烫的气息一口一口喷打在我的脸上,阵阵迷人的麝香飘散在鼻尖,使我的血脉都在翻涌,浑身燥热到了极点,呼吸也开始沉重起来。 注意到我的情绪,妈妈有点慌了,连忙警告我:“顾小暖,我跟你说,你爸就在隔壁,你再敢胡来,信不信我让你爸过来抽你?” “妈,您不会的。” 我低声说完,立马压低脑袋,想亲吻妈妈,妈妈却及时的撇头躲开了,我的嘴巴一下按在了妈妈的脖颈上,光滑的肌肤犹如凝脂,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妈妈的脖颈舔舐起来。 “别,顾小暖,你给我起来!”妈妈双臂抓着我的胳膊,使劲的向上推我,却无济于事。 我不管不顾,像一头发情的公狗,脑袋胡乱的在妈妈的香肩和天鹅颈之间乱拱,舌头沾着口水,不断在妈妈的肌肤上乱啃。 胯下硬挺到发胀的肉棒,挤在妈妈的双腿中间,一顿乱顶乱撞。 “顾小暖,你别闹了行吗!” 妈妈双手揪着我的耳朵,使劲的向上拽,同时身下的双腿紧紧的并拢这,不让我将她的腿分开。 “妈,就一次,最后一次。” 我喘着粗气说道。 “不行,你起来!” 妈妈用力揪着我的耳朵向上抬,我却不管不顾的压在妈妈的身上,丝毫感觉不到痛,只能感觉到一身燥热。 “妈,再给我一次吧,好嘛?” “滚!”闻言,我不再打算和妈妈纠缠,用手扒下睡裤,连同内裤用脚踢下去,硬邦邦的肉棒直接戳在了妈妈的腿间。 任由妈妈在我的后背胡乱拍打,紧接着,我伸手就去脱妈妈的睡裤,拽着睡裤的边缘,用力的向下扯。 这时候,我已经顾不得和妈妈来个前戏,而是应该直接将鸡巴送进妈妈的小穴,让妈妈知道悔已晚矣。 “顾小暖,别拖我裤子啊!”妈妈撇过头来,正面看着我,低声怒斥。 只是,现在妈妈对我的威慑力几乎为零,只要妈妈没有大喊大叫,没有引爸爸过来的意思,那意味着今晚就一定能肏到妈妈。 一番较量,终究是妈妈落了下风,双腿胡乱的踢打,却没起任何作用,被我一把脱掉了睡裤和内裤,松软无毛的阴阜暴露在了我的胯下。 我激动的咽了咽口水,弓起身子,双腿撑在妈妈的两腿中间,用手扶着硬挺的鸡巴就凑近了妈妈的桃源圣地,龟头在一阵乱撞之后,凭着前两次的经验,龟头顺利的挤在了妈妈肥嫩的阴唇口。 刚准备一股脑插到底,妈妈这时候用手用力掐着我的胳膊,急道:“别进去,用手,用手帮你。” “妈,您这话晚了,我裤子都脱了,您才说用手,不行。” 我直接拒绝,龟头都挤在穴口了,怎么可能放弃,再说了,妈妈的小穴一片水汁,早已湿的不成样子了。 于是,我出言调侃一句:“妈,您看您湿的都不成样子了,还装。” 妈妈闻言,立马用指甲掐着我的腰间软肉,低声怒道:“顾小暖,你给我放尊重点!”“那您这是答应了?”我心里一喜,立马问道。 黑暗中,妈妈用明亮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我,无声的沉默着。 见状,我立马明白妈妈这是同意了,也不敢再去撩拨妈妈了,而是双手松开妈妈的肩膀,直接掀开被子,直起身体,然后跪在了妈妈的腿间,双手抱起妈妈那双修长丰腴的美腿,扛在肩上,用手扶着肉棒就准备插入。 “等等,停一下。” 关键时刻,妈妈用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又急道:“戴套。” “别戴了吧?” 一边说着,我一边挺着龟头在妈妈的穴口研磨,淫靡的水汁,从妈妈的小穴下方不断流出,红油油的龟头经过淫水的浇灌,在黑暗中都在反光。 “必须带,不然以后都别想了!”妈妈话音一落,这才反应过来,立即就想改口:“不是,我的意思是……” 闻言,我愣了下,顿时兴奋的差点蹦高,不等妈妈的话讲完,就连忙打断妈妈的话,说:“妈,您不用说了,我戴套,这就戴套。” 言罢,我立马下床打开台灯,在柜子里翻出避孕套,然后重新回到床上,一连贯的动作,都没用十秒钟。 可不能因为拿个套子的时间,妈妈突然反悔了,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拆开一个避孕套迅速戴上,重新跪在妈妈的双腿中间,将妈妈那双丰腴修长的美腿扛在肩上,不顾妈妈美足的踢腾,就将肉棒再次轻而易举的挤在了妈妈的穴口。 刚准备插进去,妈妈再次打断了我的动作,有些慌张道:“等等,关灯。” “好,都听您的。” 只是,我眼睛一转,又有了新的小心思,咕哝道:“不过得您自己关。” 言罢,我挺着肉棒,用力往前一挺,硕大的龟头顿时没入不见,妈妈双手紧紧的抠着我的小臂,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吟,再次急道:“嗯……关掉灯……嗯!” 不等妈妈讲完,我猛的向前一压,整根鸡巴直接插入了妈妈的白虎美穴之中。 “妈,我……我来了。” 抱着妈妈的双腿,激动的内心,连同我讲话的语气都打哆嗦了,这种重回母穴的快感和禁忌感,简直爽的我头皮都炸了。 鸡巴整根没入妈妈的美穴,我没有急着抽插,而是趁着台灯打开着,细细打量着妈妈精致的五官和容颜,微微闭合的红唇轻轻的喘着细气,鼻尖冒着点滴细汗,一双凤眸注视一旁,不与我对视。 妈妈察觉到我在看着她,立马将头瞥向了一侧,冷声道:“把灯关掉。” 我没有理会妈妈的话,而是抱紧胸前丰腴光滑的美腿,一边轻轻抚摸,感受着妈妈白皙如玉的美腿肌肤,一边开始缓慢抽动鸡巴。 “……!”妈妈闷叫的声音打着颤,柔软的娇躯猛地向上挪动,不安的双腿也开始摆弄,想放下来。 见状,我连忙加快抽插的速度,鸡巴快速的插入妈妈的美穴,再迅速的拔出至穴口,只留龟头在穴内,然后再用力的向前一挺,将整根鸡巴送入妈妈的美穴,直捣花心。 “嗯……”妈妈眉头紧蹙,红唇紧咬,硬是撑着不发出一点声音,时不时的才会从唇间溢出一声闷哼声。 妈妈这令人怜惜的表情和姿态,更容易引起我征服妈妈的心理,将妈妈狠狠的肏哭。 平常冷厉古板的母亲教师,却被我这个儿子压在胯下,用鸡巴一顿猛肏她的美穴,这令人刺激的快感根本让我把持不住。 挺动着腰腹,不断的快速抽插,紧致湿滑的穴内,仿佛有了弹性,每次鸡巴插入,都会轻而易举的挤开紧致的穴道,犹如凝脂破洞,一插到底。 几十下的抽插,妈妈的美穴中淫水也是越发的增多,大量的淫水被我的鸡巴堵在穴内,随着我鸡巴一下一下的抽插,淫水在穴壁和鸡巴之间发出“咕叽咕叽……”的淫靡之音,少量滑腻的淫水从穴口不断溢出,沿着臀沟直流向下,打湿一片床单。 妈妈的银齿死死的咬着下唇,不发出一点声响,偶尔溢出的闷哼,便是我引以卖劲肏弄妈妈的动力。 双手抱着妈妈的美腿在胸前,手掌沿着妈妈的大腿内侧,一路向上摸索,五指摊开,感受着妈妈美腿的丰腴和光滑,圆润的膝盖在我的胸前微微弯曲,使得一截修长的小腿被我扛在肩上,随着我不断的抽插,那双精致无力的美足,不停地在空中无助的摆荡。 望着妈妈泛红娇嫩的脸颊,微微闭合的凤眸,冒着细汗的琼鼻,被额前散乱开来的秀发半遮半掩,透露出一股成熟夫人的风情和妩媚。 我再也忍不住了,身子微微下压,双手撑在妈妈腰的两侧,开始快速的抽插,每次抬高屁股,再迅速坠下,重重的砸在妈妈的丰臀上。 臀胯相交发出阵阵“啪啪啪……”的声响,没几下,妈妈松软的雪臀,便被撞的一片绯红,仿佛血色溢出。 “轻……轻点你……啊嗯……”被这么一阵迅猛的抽插,妈妈也抑制不住断断续续的溢出了呻吟,同时用手拍打着我的肩膀,红唇张开提醒我:“轻点啊……弄那么声大做什么嗯嗯嗯……” 经过妈妈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爸爸就在隔壁另一边的房间,若是被爸爸听到,那可大事不好了。 可是放慢抽插的速度,我又有些不痛快,干脆,我直接将被子提起,身子趴下压在妈妈的娇躯上,被子往上一盖,再次开始用力的快速肏干起来。 这次,妈妈并没有反对我抽插的用力和迅速,反而在黑暗的被窝里,情欲逐渐高涨,那双修长的美腿,主动攀上我的腰间,一双美足轻轻勾着,夹住了我的腰。 可能是黑暗会让人的欲望和胆量无限增大,在我卖力的肏弄下,妈妈的脑袋主动抵在我的肩膀处,红唇吐着热息,伴随着阵阵轻吟,而我的耳边萦绕。 我试着去正面亲吻妈妈的红唇,不过却被妈妈撇头躲开了,显然是妈妈不想和自己的儿子接吻。 我也没有去强求,既然妈妈已经给我肏了,那亲嘴也是很快的事情了,我这样想。 放弃了妈妈的红唇,我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妈妈的巨乳上,手伸到下方,从妈妈的衣沿伸入,一把攀在了妈妈硕大的巨乳上,五指摊开用力的抓着,隔着一层薄薄的面料,开始轻轻揉捏。 摸了一会,隔着一层面料,总归是没有肌肤相交来的更爽,手伸到后面想摘掉妈妈的胸罩,不过却被妈妈用手抓住了,并低声警告道:“不准摘。” 闻言,我心想肏都肏了,摸摸又怎么了嘛?不过,我还是顺着妈妈的意思,没有去摘掉胸罩,隔着一层面料继续感受着巨乳的波涛汹涌和弹性丰软。 同时,一手按住妈妈的香肩作为支撑点,开始狠狠发力,将粗硬的鸡巴用力送入妈妈的美穴,再快速拔出,继续插入。 “嗯嗯……嗯轻啊……” “啪啪啪……”肉体相撞的淫靡之音,伴随着妈妈在耳边的哼唧轻吟,我只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妈妈的感觉实在是顶了,简直刺激到了极点,让人恨不得能一直肏下去。 “妈,我肏的你爽不爽?”一边狠狠地抽插,一边出声用语言刺激妈妈。 妈妈将脑袋撇在一侧,小手掩面捂着微微张开的红唇,就是坚持着不说话,我只好更加用力,每次插入,都将龟头狠狠的抵在娇嫩的花心研磨一番,再拔出插入。 “啊嗯……别……别顶啊啊啊……”“你轻点啊……”妈妈仿佛受不了花心的揉弄,每次龟头抵在花心,妈妈都会绷不住红唇,发出令人心疼的低鸣哀叫。 “妈,儿子肏的您舒服吗?”一边说着,我一边再次用力的插入鸡巴,将龟头顶在花心揉磨。 “嗯哼……别顶啊你……” “那儿子肏的您舒服吗?妈妈。” “别喊我……额嗯……” 见妈妈死活不肯说,我只好卖力的肏弄起来,闷热的被窝里,妈妈的娇躯香汗淋漓,却被我舔舐的津津有味,妈妈推了我脑袋一下,骂道:“你脏不脏啊?什么都吃嗯……” 妈妈话音末落,就被我一阵快速的剧烈抽插,肏的红唇张开,哼叫的讲不出来了。 “妈妈,快叫我,我要来了。” 紧紧的抱住妈妈的肩膀,一阵快速抽插,下巴死死的抵在妈妈的耳旁。 “嗯嗯啊……别说话了啊~” “叫我老公,妈妈,快叫我。” “啪!”刚讲完,妈妈的一巴掌就打在了我的脸上,脸色不悦道:“胡说什么呢你。” 我委屈道:“这不是情趣嘛。” “情趣也不能乱说啊啊……慢点你……”“啊啊……别动了别……停停下嗯啊……” “妈妈,我要射了,儿子肏死你。” 在妈妈的耳边低声怒吼一句,将鸡巴死死的抵在妈妈的穴中,小穴一阵痉挛紧缩之中,我的精液喷涌而出。 “哼嗯……!”妈妈眉头紧锁,牙齿咬着下唇,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吟之后,双腿忽然微微抽搐的打起来摆子。 我浑身发软的趴在妈妈身上,在妈妈耳边低声问道:“妈妈,爽吗?” 【未完待续】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