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乐天堂】韵母攻略 (21-25) 【和歌子酒】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韵母攻略】 (21-25) 作者:流浪老师 第二十一章 蒋悦悦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我:“你手机响了,是不是你妈给你打电话了?”我点了下头,其实不看手机,我也知道是妈妈打来的电话,这么晚除了妈妈,没有别人会给我打电话的。 接?还是不接?“你快接电话啊?愣着干嘛?”我没急,蒋悦悦反而急了,催着我接电话。 说实话,我心里是不太想接这个电话的,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不过手机铃声一直响着,我还是把手机拿了出来,正犹豫要不要接起来的时候,妈妈那边突然主动挂断了,我也算松了口气。 “你怎么不接啊?是不是你妈打来的?”“是我妈的电话啊。” “那你怎么不接电话?”“我妈打电话肯定是喊我回去的,我们事还没干完,接起来我咋说?”“哎呦•••••你别捏我啊。” 连忙拉开蒋悦悦的小手,捂着自己的腰间软肉揉了揉,这妮子乖是乖,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往死了掐,真是•••••幸福的要死。 “谁让你天天总想着这事,不要脸。” 蒋悦悦气愤的拍了我的大腿一下,看着那根有点软下去的肉棒,不解气的啐了一口。 我嘿嘿一笑:“要能每天干这事,我还要脸干啥。” 伸出手捏了下她的脸蛋调戏她。 蒋悦悦打开我的手,一瞪眼:“还每天?你忘了你怎么说的了?”又把手摸到我的腰间软肉吓唬我。 我连忙苦着脸求饶:“不不不,就今天就今天。” 这可是央求了一晚上,蒋悦悦才勉强同意用小嘴给我口的,但条件就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悦悦,你再舔会呗?”蒋悦悦傲娇的“哼”了一声,重新把肉棒握到了手里,有了刚刚的经验,这次也没怎么犹豫,轻轻的套弄了几下,樱桃红唇轻启,就将整个龟头含进了嘴里。 “嘶•••••爽!”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蒋悦悦的脑袋上,压着她的脑袋往深处插。 蒋悦悦一把打开我的手,口吐不清道:“哎呀~你别碰我,我自己动。” “好好好,你自己动,那你再往深处含含呗?”“你要求可真多。” “我这还不是想早点射出来,我们也好早点回家去啊。” 蒋悦悦抬头,朝我翻了个白眼:“你是理她”娘“吧?”我干笑了两声,竟无言以对。 几次吞吐之后,蒋悦悦渐渐的找到了技巧,两瓣红唇紧紧的贴在棒身上,唇形被撑成椭圆,含着肉棒把脑袋伸下去,肉棒一寸一寸的进入她的口中,然后口中的香舌抵在龟头上,再一寸一寸的把肉棒吐出来,软湿的唇瓣与棒身的摩擦,口腔中的温热包围在肉棒周围,这酥麻麻的舒爽感简直要命。 “嘶•••••嗬•••••”“嘟嘟嘟!嘟嘟嘟!•••••”我和蒋悦悦同时一愣,她嘴里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把肉棒含在嘴里慢慢的蠕动着。 我做出一个“嘘”的动作,接起了电话。 “喂,妈。” “你人呢?”“教室自习呢,一会就回去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不在教室?我在校门口,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啊?您这会在校门~嘶啊•••••”我低头一看,蒋悦悦眼中闪烁着狡黠的目光,唇口中含着我的肉棒,舌尖在马眼上不停打滑。 “鬼叫什么?赶紧的!校门口!”我颤抖着声音:“没~什么,马上来。” 此时此刻,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刺激感,按着蒋悦悦的脑袋不停的压下去,肉棒深深的插进去,再拔出来,在她的小嘴中进进出出,蒋悦悦双手伏在我的大腿上,或许是知道我这时候的快感要来了,反而默许了我过分的行为,仰起头,眼如流波的一双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我,那模样真叫我怜惜。 “我在校门口等你,挂了。” 听到妈妈准备挂电话,我也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的急了句:“妈,您等一下。” “嗯?”“我•••••我马上就到,对不起,让您等到这么晚。” “行了,十分钟之内过来,我就当什么事没发生过。” 我低头与蒋悦悦的目光交触在一起,和妈妈通着电话,听着妈妈的声音,让我后背升腾起一种偷人的刺激感,按着蒋悦悦的脑袋,在她的红唇中使劲抽插几下,射精的高潮喷涌而发。 “嗯•••••我马上到~妈。” 我颤抖着声音,身体发软,刺激感直冲后脑,精液噗呲噗呲全部射了出来。 “唔•••••唔!”蒋悦悦使劲拍打着我的大腿,一双眼睛怒视冲冲的瞪着我,嘴巴却被我的肉棒堵着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你咋回事?!赶紧的!我挂了。” 说完,妈妈就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高潮的快感过后,我靠在银杏树上,身体发软,心里有些后悔刚刚的行为,也不知道妈妈是不是听出来了,不等我说话就把电话匆忙的挂了。 “顾小暖!你要死啊?!”蒋悦悦一边拿着卫生纸擦嘴,一边用拳头打我,眼神恨不得把我给撕了。 “我实在没忍住,对不起啊,悦悦。” “没用,别想让我原谅你!”蒋悦悦生气的把擦过的纸甩我脸上,重重的朝我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我懊恼的揪了揪头发,提起书包追了上去。 •••••一路上,妈妈都沉默不言,双手用力的握在方向盘上,握的很紧!我坐在副驾驶,大气不敢喘,目光侧向窗外,也不敢去看妈妈的脸色。 因为妈妈生气了!刚刚蒋悦悦是直接回家了,可我却被妈妈堵在了学校门口,特别是看到我从学校对面的公园过来,妈妈差点当场在校门口就揍我。 还好,校门口有保安,妈妈给我留了点面子。 脑子里正乱糟糟的时候,妈妈冷不丁的问了句:“蒋悦悦人呢?”我顿时就呆住了,结结巴巴道:“她•••••她回家了,您怎么知道的?”妈妈冷呵一声,转过头来寒声道:“你当你妈三岁小孩什么都不懂是吧?”我低下头没敢说话,估计妈妈什么都知道了,心里就跟明镜似的。 果然,妈妈把车停在路边后,二话不说就开始揍我。 我只能连忙求饶:“妈,我错了,别打了•••••哎呦•••••您别打头。” “哎哎•••••别打脸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哪错了?!错哪了?!”“啪•••••!”妈妈又不解气的狠狠打了我后脑勺一下,横眉怒目的看着我:“顾小暖!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当妈的?!” 我畏缩在副驾驶位上,低着头不言不语,妈妈现在正在气头上,敢吭声绝对会挨揍。 “我跟你爸辛辛苦苦供你读书,就是让你来学校谈恋爱来了?!啊?!”“啪•••••!”又是狠狠的一下,后脑勺火燎燎的疼。 揪起我的耳朵,妈妈盯着我厉声道:“说话!别每次都给我装死!”我身体打了个寒蝉,说话结结巴巴:“我•••••我错了。” “知道错了有什么用?你哪次改了?啊?!”“啪•••••!”“妈•••••您别打了•••••这次我一定改一定改。” 松开我的耳朵,妈妈重新坐回驾驶位,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托着额头,无力道:“说,你打算怎么改?”心里叹口气,看样子,这次是必须说出个一二三来了,不然妈妈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我的。 怎么改?我也不知道怎么改啊,我小声试探:“妈,要不先回家?回家说行不?”妈妈瞥了我一眼:“不行!”我苦着张脸:“那让我想想。” 不谈恋爱?不成不成。 •••••半晌。 妈妈坐直身子,朝我冷笑一声,讥讽道:“怎么?想半天了没想出来?还是说根本没打算改?”我连忙摆手,哭笑不得道:“妈,我改我肯定改,要不您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做?”“行!那我们就约法三章,要是以后再犯了•••••”妈妈的语气有些许的无奈:“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啊?我傻傻的看着妈妈,心想:您的亲生儿子,难道您还能说不认就不认了?我挠了挠头,眼巴巴的看着妈妈,弱弱的说道:“那您不能提过分的要求。” 妈妈冷冷的瞥了我一眼:“第一,不能在毕业前和女同学发生关系。” 我眨了眨巴眼:“啥意思?”妈妈拍了我一下脑袋,凤眼圆睁:“别给我装傻充愣!”我委屈的揉了揉脑袋,见妈妈瞪着我,又连忙点头回应,反正先答应下来再说,就算发生了,不和妈妈说,她又怎么会知道呢。 “第二,还是上次说的,我不反对你谈恋爱,但如果以后成绩下滑,你必须和蒋悦悦分开,听见没?”“听见了。” 我也还是那句话,先答应下来再说,到时候分没分手,我不说蒋悦悦不说,妈妈又怎么会知道呢?顿了顿,妈妈突然凤眼一眯,冰冷的眼神注视着我:“第三,以后再敢对你妈不敬,我就敢让你不举。” 我有些没听明白,狐疑的看着妈妈,不举啥意思啊?只见妈妈的眼神下移,瞟了我的裆部一眼,又不含感情的看向我,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我愣了愣神,立马就反应了过来,这是想让我顾家绝后啊,后背一凉,裤裆里的肉棒瞬间感受到一股杀气,软趴趴的,甚至还感觉到往里缩了一截,我颤颤巍巍的说道:“妈••••妈,您••••您可别吓唬我啊。” 妈妈嗤笑:“你觉得我像是在吓唬你吗?”我像只惊弓之鸟似的连连摇头:“不像。” “知道就好。” 妈妈看了我眼,没再说什么,发动车子往家的方向驶去。 看来接下来的日子,在妈妈面前得表现的安分点了,妈妈现在对我的态度,完全像是对待一个小流氓的态度,只要我一有风吹草动,妈妈立马就会警惕起来。 就像今天晚上,电话中我的声音稍微有点不对劲,再结合我从公园出来,在知道我和蒋悦悦谈恋爱的情况下,立马就想到了我在公园做什么。 不然,妈妈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的火了。 一路上忧心忡忡,都到家门口了,我还在想着,妈妈那话是不是认真的,应该只是威胁吧?要了我的命根子,那爸爸不得和妈妈拼命啊,可如果让爸爸知道我对妈妈不轨,那爸爸也会对我拼命吧?唉,一瞬间,突然感觉自己真不是人。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马上又到了月考的时间。 上次妈妈和我约法三章以后,我自己都觉得我安分了不少,每天上课不走心,下自习早回家,这段时间刻苦的学习,我感觉这次月考我又行了。 两天以后,等成绩下来,总分成绩568,应该算是超常的发挥水平了,过一本线肯定是没问题的,最起码对妈妈也算是有个交代,没有因为谈恋爱耽误了学习。 •••••“放五天假,要不我们出去玩吧?”“不去。” “哪要不我去你家找你?”“不行。” “哪要不•••••”蒋悦悦一瞪我,满不高兴道:“你怎么静想着玩啊,就不能想着学习嘛。” 我嘿嘿一笑:“那也不能一直紧绷着啊,趁这次高考放假,放松一下不好吗,松弛有度才能更好的学习,你说呢?”蒋悦悦翻了个白眼:“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谁让你是理她”娘“呢。” “那我明天去你家吧?”我搓了搓手,舔了下嘴唇。 最近这段时间,为了备战月考,我可以说是全身心的扑在了学习上,胯下的肉棒早已经饥渴难耐,想着蒋悦悦的那口樱桃小嘴了给我含一下了,恨不得能在走廊里把她就地正法。 蒋悦悦小脸一红,连忙摇头:“别,明天周六,我爸妈都在家呢。” “那要不你来我家?”“不要。” 蒋悦悦摇了摇脑袋,好奇问:“你爸妈周六不在家?”我笑了笑:“我爸值班,我妈监考,就我一个人在家。” “那也不行,我不去。” 我苦苦哀求:“为什么呀?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有多想你,你就来吧?好悦悦。” 说着说着,就抓起蒋悦悦的手,握在我手里,手指在她的手心挠了几下。 蒋悦悦眼神躲闪,噘着嘴小声道:“我去了你就会欺负我,我才不要去。” “那我都听你的?好不好?我保证一切听你的指挥。” 又低下头,在她耳边哈着热气低声道:“你让我亲我再亲,你让我舔我再舔,好不好?”“哎呀,你讨厌~”蒋悦悦一把推开我,红着脸跑了。 看情况,蒋悦悦是答应了,就是有点害羞,我摸了摸下巴,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中午和蒋悦悦在外面吃过饭,十二点多回到家里,妈妈还在厨房忙活着,“妈,我在外面吃过了,不用做我的了。” 在厨房门口和妈妈说了一声,恋恋不舍的把眼神从妈妈身上收回来,回到了卧室。 今天下午就不用去学校了,虽然布置的作业很多,但能待在家里,我宁愿作业多点也没什么。 起身到卫生间上了个厕所,一出门就被妈妈叫住了。 “儿子,你过来。”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坐到了妈妈的对面,问了句:“怎么了,妈。” “没事,和你聊几句话。” 妈妈小口吃着米饭,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我默默的点了下头:“您说。” 见我沉默如水的回应,妈妈用怪异的眼神多看了我几眼,才说道:“这次的成绩考的很好,说明你这段时间用功了,妈妈很欣慰。” 我微微笑了下:“我会接着努力的。” 妈妈又狐疑的打量了我几眼,好似不满我的反应,语气加重:“可你再看看你的英语成绩,拉了你多少分?”我沉默着没说话。 “你英语如果能再提高三十分,那你考个985也没问题,对不对?”“嗯。” 我点了下头。 “是不是你们英语老师教的不好?”“不是。” “那你的英语成绩怎么拉这么多分?”“我也不知道。” 妈妈沉思了片刻:“等放了暑假,给你报个英语补习班吧。” 说完,妈妈看着我像是在询问我的意见。 尽管我心里有多不情愿,但看着妈妈那期待的眼神,我又不忍心拒绝,只好点头答应下来:“妈,我听您的。” 妈妈笑了笑,红唇微张刚想说什么,又突然止住了,犹犹豫豫了一番,才一脸认真对我说道:“你和蒋悦悦妈妈不反对,前提是,你们在一块得起正面的作用,互相督促,互相学习,不能只知道玩,贪图一时之快,明白吗?”我点了点头,郑重道:“我知道了,妈。” 其实妈妈说的这些我都明白,老生常谈罢了,心里有些不以为然。 ••••• 第二十二章 六月七号上午。 妈妈很罕见的换了一身碎花连衣裙,裙摆直到脚踝,纤细的腰肢上束着一根裙带,看起来都不需要用力,就能轻扯下来。 脚上穿着一双低跟水晶凉鞋,莹白细腻的脚趾颀长圆润,形如琥珀,色若晶华,单单看这双美足,就知道裙摆下,被遮掩着的美腿,一定同这双美足一样,皙白光滑,圆润修长,令人遐想。 妈妈的这身打扮,可以说是很罕见,平常都是一身教职工的西服搭一双高跟鞋,一副精英女教师的打扮,而今天却换了一种风格,简约大方,优雅时尚,充满了都市丽人的气质。 看上去,不像是去监考的,反倒像是哪个公司上班的,安顿了我几句,妈妈挎着包就匆匆出门了。 “妈,您慢走。” 不等妈妈回话,我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芜湖•••••”欢呼一声,回到卧室就开始换衣服,顺便给蒋悦悦发了条信息,“好悦悦,出门了吗?(∩_∩)”后面还跟着一个坏笑的表情。 换好衣服从家出来,也不见蒋悦悦回消息过来,于是,我直接给她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手机里传来蒋悦悦迷迷糊糊的声音:“嗯~干嘛?”“你还没起床啊?”“才几点啊~”“姐姐~!都快八点半了。” “唔~那还早着呢。” “不早了,你家有人没?”手机里安静了片刻,还以为蒋悦悦又睡过去的时候,她嘟囔了句:“没人。” “记得给我开门。” 说完,我就果断的挂断电话,兴奋的朝蒋悦悦家奔去。 轻车熟路的来到蒋悦悦家门口,按响了门铃。 靠着墙等了没几分钟,门从里面被打开,蒋悦悦穿着一身浅粉色的睡衣,秀发凌乱,睡眼惺忪,一股慵懒的气息扑面而来。 蒋悦悦揉了揉睡眼,看着我问道:“你怎么来这么早啊?”“想你了呗。” 关上门,把蒋悦悦抱进怀里,在她脸上吻了一口,又拱到她的耳垂便舔,手不自觉的摸到了她的屁屁上。 “哎呀~你别•••••我还没洗漱呢。” 蒋悦悦一把推开我,嫌弃的看了我两眼,转身走进了卫生间。 我嘿嘿笑了笑,朝她的卧室走去。 卧室里的灰色窗帘还没打开,光线有些昏暗,处在房间有种朦朦胧胧的感觉,特别是床上还没整理好的被褥,摸起来暖暖的,还能闻到一股香香的味道,这就是女孩子的被窝嘛?温柔乡啊。 还是第一次钻女孩的被窝,直接躺在床上,朝被窝里一拱,趴在床单上嗅了嗅,扑鼻的气味,和蒋悦悦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心里的欲望也跟着躁动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突然一亮,头上蒙着的被子也没了。 扭头一看,蒋悦悦气呼呼的站在床边,娇羞嗔怒道:“你这人怎么一来就往我的被窝里钻啊?”说完,把被子往旁边一扔,抓着我的裤子就往床下拽我。 我坏笑一声,反身坐起来,拦着她的腰把她抱进怀里,身子向后一躺,两人重重的倒在了床上。 也幸好她的床铺的比较厚比较软,不然非得磕坏脑袋不可。 双手搂着她的细腰,摩挲着睡衣的光滑布料,脸贴上去就吻她的樱桃红唇。 “哎呀~你好烦~”蒋悦悦双手抵在我的胸前,小脸通红,脑袋使劲向后仰着躲我。 只是,她着一仰,滑腻皙白的脖颈,便露出了一大片的春光。 我口干舌燥的舔了下嘴唇,双手紧紧的搂着她的后背往下压了压,头向上一抬,嘴巴就落在了她那皙白修长的脖颈前,伸出舌头,舌尖点在嫩滑的肌肤上,沿上轻轻舔舐。 蒋悦悦的樱桃红唇紧绷,美眸微闭,眉毛轻颤,发出一声诱人的鼻息:“嗯~~~”看她这反应,身体还是挺敏感的,继续滑动着舌尖,在她皙白的脖颈上,上下颤动舔吸,双手沿着睡衣边沿伸进去,立马就感受到了她微微发烫的滑腻肌肤的美背。 蒋悦悦声音发颤:“别~小暖~很•••••痒~”“舒服吗?”“嗯~痒~”蒋悦悦似乎快受不了这份酥痒,脖颈不断的往里缩,皙白的肌肤也红晕一片,微微发烫。 “小~暖•••••你~别舔了~好痒。” 我笑了笑,停下了舌头上的舔舐,双手在她的背后解开胸罩的纽扣,滑过她细腻的美背肌肤,伸到胸前,摘下她的米奇色胸罩,一对大白兔就跳了出来,隔着一层薄薄的粉色睡衣,还能看到这对大白兔颤动了两下。 抓着她的衣角向上提了提睡衣,蒋悦悦心领神会,无奈将粉臂向上伸展,抬了下头,顺利把睡衣脱了下来。 赤裸裸着的上身暴露在空气中,一对白皙圆润的双乳,挺翘而立,饱满而富有弹性,我伸出手轻轻一握,微微用力捏了一把,再松开,还能看到挺翘的玉乳在颤动。 玩性大起,握住捏一把再放开,握住捏一把再放开•••••蒋悦悦脸颊涨的通红,没好气的拍打了我一下,娇嗔道:“你干嘛呢~”我嘿嘿一笑,抱着她腰翻了个身子,把她压在了身下,惹的蒋悦悦发出一声娇呼,双手抵着我的胸口,艰难说道:“你~起来~太重了。” 装作没听见,趴在将蒋悦悦的胸前,一只手抓着左乳房轻轻揉捏,另一只乳房被我一口含进嘴里,允吮一口,瞬间乳肉四溢,占满了口腔,少女的玉乳不仅挺翘而富有弹性,丰满程度也丝毫不落下风,一只手都握不过来。 接着把整个脸埋在不深不浅的乳壑之间,深深的嗅了嗅,又伸出舌头舔了舔,一股少女独有的乳香,扑鼻满溢,抬头再看蒋悦悦,脸颊像醉酒般的绯红,闭着眼睛微微摇晃着脑袋,长长的眼睫毛不停的颤动。 我大嘴一张,直接用嘴唇吸住右乳那颗逐渐硬挺的粉嫩乳头,舌尖轻颤滑过,上下牙齿微微用力轻咬,另一只手握着左乳,大拇指和食指夹住另一颗粉嫩的乳头,反复轻揉搓捏,双重刺激之下,蒋悦悦一双粉臂紧紧环抱住我的头,颤声轻语:“你•••••别~别咬了•••••”我笑了笑,把玉乳一半的乳肉吸进嘴里,舌头舔弄一番后,再把乳肉吐出来,再吸进去,再吐出来,发出一阵“哧溜哧溜”的声响,等吞吐一番后,两只白嫩的玉乳上面,已经沾满了我的口水,看上去淫靡不已。 暂时放过这对玉乳,揽着蒋悦悦的软腰抱起,让她坐到我的怀里,只见她双眼有些迷离的看着我,脸颊又红又烫,樱桃小嘴呼哧呼哧喘着香热的气息。 迎着我炽热火辣的目光,蒋悦悦羞的低语了句“别看。” 然后双臂环着我的脖子,小脑袋趴到了我的肩上。 我捏了捏她的耳朵,笑道:“还害羞啊?”“才没有。” 蒋悦悦小脑袋用力,往我的脖子间拱了拱,低声嗔语。 热烫的香气喷洒在我的脖颈间,身体忍不住颤了颤,用力把蒋悦悦往怀里紧了紧,捏着她的下巴往上抬了抬,说了句:“宝贝,你可真诱人。” 便狠狠的吻了上去。 “唔•••••”双唇不含缝隙,紧紧的贴在一起,四瓣嘴唇像磁铁似的吸的难舍难分,软软的,滑滑的,唇瓣还有些发烫。 舌头直接滑进她的檀口,在她的上颚轻轻的刮了几下,蒋悦悦立马呜呜咽咽的发声:“唔•••••痒•••••”同时,粉臂也使劲抱紧我的脖子,不安的娇躯扭动。 舌头在她的檀口之中胡乱的搅弄了一通,大量的唾液被我吸进了嘴里,混杂着我的唾液,再被我送进蒋悦悦的口腔中,来回交换,甚至有不少的唾液都流到了下巴上,粘粘的,这番刺激之下,我的肉棒更是硬到发胀。 引导着蒋悦悦的小手伸到我的胯下,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来回抚摸挺着的肉棒。 但这样我还是不满意,腾出一只手,直接把没有腰带的裤子连同内裤脱到了脚跟,双脚一蹬,把裤子踢到了一边。 喘着粗气凑到蒋悦悦的耳边,说道:“好悦悦,揉揉它。” 蒋悦悦不满的哼了一声,还是用小手握上了我的肉棒,小手环成圈,套着肉棒上下撸动了起来。 这也不是第一次用手给我打飞机,蒋悦悦很快就找到了技巧,而且还越来越熟练,软软的手心时不时触碰我的龟头,给我一阵阵酥麻的快感,龟头上都浸出了不少白色粘液。 可能是为了让我尽快射出来,蒋悦悦把右手的五根青葱手指,垂直向下合拢住我的肉棒,上下撸动了起来,这样一来,不仅茎身受到了刺激,就连龟头也随着蒋悦悦的小手一上一下,不断的被柔软的掌心触碰而刺激着。 “嘶•••••你这都是搁哪学的?”蒋悦悦小脸一红,低声细语道:“我自学的。” “真的?”我凑在她的耳边,把她的耳垂吸在嘴里,轻轻咬扯,时不时往她的耳孔里哈口热气,惹的蒋悦悦直缩脖子,“真~的~”手上的功夫也没闲着,搭在蒋悦悦的纤细美腿上,隔着一层薄薄的粉色睡裤,上下滑动抚摸,从膝盖处,一寸一寸的慢慢移动到大腿根部,用指尖轻轻的挠了挠大腿内侧。 “别挠,痒。” 蒋悦悦扭动腰躯,大腿的肌肉绷紧,连忙伸手按住我的手,不让我乱动。 “好好好,不挠了。” 我腾出手继续抚摸美腿,蒋悦悦重新握着肉棒,一上一下的慢慢撸动起来。 不过这样明显解决不了我火热的欲望,现在我满脑子都想着,找一个温暖湿润的洞口,让我的肉棒狠狠的戳进去。 要么是那张樱桃小嘴,要么是下面神秘的小穴。 嘴唇贴在蒋悦悦的耳垂,一路亲吻到下巴,再到她的红唇上,呼吸逐渐沉重,蒋悦悦也激烈的回应起来,粉嫩小香舌主动伸出来,与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唾液交融。 趁蒋悦悦意乱情迷时,手掌沿着美腿的曲线一路滑到大腿根,不等蒋悦悦伸手阻拦,我的手掌就贴在她的蜜穴口,隔着层布料,手指轻轻揉搓了起来。 “不要•••••”我压过去凑到她的耳边,轻声呢喃:“不要什么?”“别•••••别揉•••••”蒋悦悦咬着下唇,双腿用力夹紧,把我的手掌挤在腿中间,难动分毫。 我嬉笑道:“不舒服吗?”说话的同时,中指微微用力,朝着蜜穴口轻轻一戳,手指陷进去一小截,蒋悦悦也在一声惊呼中夹紧了双腿,把手指紧紧的夹在蜜穴外,咬唇向我摇头:“不要•••••”“不要什么?”蒋悦悦羞道:“你快把手拿出来。” 我打趣一句:“你夹的这么紧,我怎么拿?”“你•••••嗯~”不等蒋悦悦说话,我中指运力,隔着层布料,就在她的小穴处疯狂蠕动起来,“不要•••••”蒋悦悦嘴上拒绝着,双臂却用力搂紧我的脖颈,脸往我的胸口一埋,唇口发出断断续续的娇吟。 “嗯••••小暖别•••••难受•••••”在这样的刺激下,如果还能忍住那就真不是男人了,心中一热,抓着她睡裤连同小内内就往下扒,可蒋悦悦立马从刚刚的迷离状态反应过来,死死的抓住她的内裤边角,摇头拒绝:“别脱。” 我柔声道:“脱了吧,穿着碍事。” “不要。” 蒋悦撅起小嘴,鼓起小腮,皱眉道:“要是脱了,你肯定就忍不住想那个了。” “我就看看,绝对不那个,好不好?”“不好。” “那我自己动手了?”不要嘛~“蒋悦悦双手抓着内裤边角,咬着下唇,委屈巴巴的看着我。” “我就看看,我保证不做过分的事,我保证。” 说话的时候,我抓着裤子连同内裤就使劲往下扒,而蒋悦悦和我暗暗对抗,抓着裤子往上提,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我只能伸出舌头,弯下腰去试着舔她的小手,让她放开裤子。 果然,我舌头刚舔到她的手指,蒋悦悦就立马避开,把手闪到一边,嗔怒道:“你不嫌脏啊,刚刚沾了那么多白色的•••••”我坏笑道:“白色的什么啊?”同时手上用力,把她的睡裤连同内裤,一起扒到了大腿根。 一时间,我有些愣住了,瞪大眼睛看着那片显露出来的黑色丛林,虽然在小电影上见过很多次,可现实中这还是头一遭,就算以前和蒋悦悦亲热,她也从来不让把她的下身脱的一干二净。 在蒋悦悦的一声惊呼中,她下意识的并紧双腿,用双手遮住腿中间的神秘地带,慌乱间,都忘记了说话。 片刻后,我喘着沉重的气息,目光灼灼的看向蒋悦悦,而蒋悦悦则羞愤的瞪了我一眼,连忙拿过一旁的被子,遮盖住自己的下半身,往身后的墙角缩了缩。 “好悦悦。” “你别••••别钻啊,你怎么又钻被子啊。” 她说话的这会功夫,我已经掀起被子从下面钻了进去,她卧室的灰色窗帘本来就遮光,而且还在被子下面,眼前完全什么都看不到了,只能闻到一股扑鼻体香,还有肌肤能感觉到的光滑美腿。 “哎呀~你别拱啊,你快出去。” 蒋悦悦身子一边往回退,一边娇呼不断,可我就像没听到似的,继续向上拱,直到嘴里吃了一嘴毛的时候,我才傻眼,停了下来。 软软的阴毛贴在我的脸上,有些痒,把嘴边的阴毛抿进嘴里舔了舔,好像没什么异味,反而有一股幽兰香的沐浴露味道。 脑袋正想继续向下拱,对神秘的小穴一探究竟,哪知蒋悦悦屁股向后挪了挪,直接钻出了被窝,然后用被子把我给蒙了个严严实实,还没等我有所反应,蒋悦悦就直接扑在了我身上,差点没把我压的上不来这口气。 “让你欺负我,色狼~”蒋悦悦的粉拳一下又一下的落在我的后背,嘴里小声啐着娇喝,看起来玩的还挺高兴。 索性我也懒得动弹了,乖乖的趴在下面,让她再玩会。 半晌后。 我一个侧翻身,蒋悦悦猝不及防从我的身上侧摔到了床上,紧接着被子一掀,把她压在了身下,双手按着她的粉拳,一脸淫笑:“现在该轮到我了吧?”“色狼~”蒋悦悦娇嗔一声,螓首偏到一旁,脸颊肤色红的滴血。 “谁让我家悦悦长的这么迷人呢。” 说完,朝着她的嘴唇就亲了上去。 “唔•••••”“哧溜哧溜•••••”“哧溜哧溜•••••”没一会,蒋悦悦就进入了状态,粉臂主动挽上我的脖颈,热情的回应着。 而我也趁着这会的功夫,把肉棒挤到了蜜穴之外,硕大的龟头紧贴着湿润的阴唇,滑滑的,暖暖的,插进去已经是我这会的本能反应了。 感受到我的动作,吓得蒋悦悦连忙蹬脚,双手抵在我的胸口,不安分的扭动身体,一脸焦急:“别~你别进去~”“我就蹭•••••”说话的同时,手扶着下体的肉棒轻轻朝蜜穴里一挺,嘴里颤声接着上句话:“蹭•••••”蒋悦悦下一刻便眉头紧锁,贝齿紧咬,表情痛苦,唇缝中挤出一个字:“疼•••••” 第二十三章 蒋悦悦下一刻便眉头紧锁,贝齿紧咬,表情痛苦,唇缝中挤出一个字:“疼•••••”肉棒带给我的第一感觉,就一个字:紧!特别的紧!龟头完全被挤在了蜜穴门口动弹不得,我试着夹起臀部开始发力往前挺,顺着湿滑的阴门,龟头终于挤进去半个,而这时候蒋悦悦一声痛呼,手臂撑着床面,整个身体向后躲去,一脸惊慌失色。 低头看到肉棒脱离出她的下体,蒋悦悦这才哭腔道:“你说你只蹭一下的,可你刚刚都戳进去了。” 龟头失去刚才那种温热的酥麻感,心里突然失落落的,我蹲坐到床上,无力的反驳了句:“我就是想蹭一下的。” 蒋悦悦踢腾着小脚,狠狠的蹬在我的腿上,眼圈红红的看着我:“你就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弄进去的,你还狡辩。” 我苦笑两声,无力辩解,我确实是想以蹭一蹭的借口插进去,只不过没想到蒋悦悦的小穴会这么紧,我仅仅塞进去半个龟头,她就疼的受不了。 看着蒋悦悦躲在床角,一脸委屈之色快哭了的样子,我心里心疼极了,过去一把将她搂紧怀里,安慰道:“我真的就是想蹭蹭,没想着要插进去,你相信我好不好?”蒋悦悦哽咽两声:“不好。” 我无奈的笑了笑,朝下身还翘着的肉棒努了努嘴,说道:“那要不你打它两下出出气?”蒋悦悦低头看了眼,止住了抽泣,啐了一口:“谁稀罕。” 说完,赌气似的把头摆向一侧。 “你不打,我替你教训它好不好?”说着,拉起蒋悦悦的小手伸到胯下,装模作样的拍打了肉棒两下,然后就引导着她的小手去握住肉棒,蒋悦悦不情不愿的摊开手掌,把肉棒握在了手心。 我朝她耳边哈了口热气:“好悦悦,动一动。” 蒋悦悦羞愤的瞪了我一眼:“就知道你不怀好意。” 不过为了能让我尽快射出来,蒋悦悦还是主动握着肉棒上下套弄了起来,甚至另一只手抓着我的卵蛋,轻摸揉捏,只不过现在只用手,已经给不了我足够的刺激感了,我更想要的还是蒋悦悦的那口樱桃小嘴,或者是下身的神秘小穴。 我闭上眼睛,逼着自己在脑海中去想一些其它的画面,直到蒋悦悦的手腕都有些酸了,肉棒都没有射出来。 蒋悦悦甩了甩手腕,低头看着越撸越软的肉棒,嘀咕道:“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射啊?而且它怎么越弄越软啊?”蒋悦悦抬头看向我,眼中满是不解。 我装作不清楚的样子,犹豫了下,说道:“是不是你用手给我弄的次数多了,没感觉了?”蒋悦悦一歪脑袋:“腻了?”“不是不是,怎么会腻呢。” 我连忙辩解:“就像是抗药性,次数多了,就没那么大的效果了,鸡巴也一样,用手撸的多了,就没那么大的刺激感了,我这样说你能听懂吗?”蒋悦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像是明白了什么,突然朝我的胸口锤了一下,瞪着我:“能不能别说脏话?”我不明所以的反问一句:“哪句是脏话?”“就就••••就鸡•••••哎呀,你别装!”蒋悦悦吞吞吐吐半天,也没把鸡巴那两个字念出来,气急之下直接用手握住我的肉棒,重重的用力捏了一下。 吓得我连忙抓住她的手,求饶道:“哎哎,可不敢,别捏别捏。” “还敢不敢说脏话了?”蒋悦悦不怀好意的笑着,还威胁性的紧了紧握着肉棒的手。 “不敢了不敢了,可以放开了吧。” 蒋悦悦得意的哼了一声,放开了手。 我低头一看自己的肉棒,软绵绵的趴在中间,心里不禁一动,紧接着便做出一脸哭丧样,喊道:“完了完了,硬不起来了,你肯定把它给捏坏了。” 蒋悦悦闻言愣了一下,连忙扒拉开我的手,急切道:“我看看。” “你看,它没反应了。” 我指了指肉棒。 蒋悦悦伸出玉指拨弄了两下肉棒,好像确实没反应,又把肉棒握进手里,轻轻的撸动了几下,好像还没反应,不由得慌了神,“那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啊。” 面容沮丧,心里却在暗笑,刚刚还好憋住了,不然就露馅了。 蒋悦悦皱了皱眉,犹豫了半晌,才吞吞吐吐道:“你不是说•••••刺激它就能行吗?”我点了点头:“是啊,应该有用吧。” “那~那你躺下。” 蒋悦悦推了推我,示意我躺下。 我故作不知的往后靠了靠,仰躺在床上,期待着蒋悦悦下一步的动作。 等待许久,也不见蒋悦悦有所行动,我不由得有些急了,说不定下一秒,肉棒就不受控制的变硬了,只好提醒了句:“悦悦?”“你别喊!”只见蒋悦悦面红耳赤,银齿咬着下唇,说不出的纠结,迟疑了片刻,竟弯下腰趴到了我的腿中间,一口把我的整个肉棒含进了嘴里。 “嘶•••••”在肉棒进入她温热口腔后的下一刻,瞬间就直挺挺的硬了起来,由于蒋悦悦是把整个肉棒一口含进去的,所以肉棒变硬的时候,差点戳到她的喉咙眼。 蒋悦悦难受的呜咽了两声,直接把肉棒吐了出来,用手擦了擦唇边的水汁,气汹汹的看向我:“你这玩意根本就没事。” 被她看穿了,我只能厚着脸皮说道:“那是因为你的小嘴刺激到它了。” 蒋悦悦脸颊涨红,难得的爆了句粗口:“你放屁,你就是欺负我不懂!”“我没放屁。” “我说你嘴里放屁,满嘴胡话。” “我没。” “你有!”“我没有。” 蒋悦悦一瞪眼:“你就有!”“就没有!”“你•••••简直气死我了。” 蒋悦悦恼羞成怒,张牙舞爪的朝我扑过来,两只手揪着我的耳朵,一口咬在了肩膀上,凶道:“咬死你!”我淫荡一笑:“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言罢,我翻个身子,再次把蒋悦悦压在了身下,她那对挺翘饱满的玉乳也被挤压在中间,乳肉横溢,被挤变成了扁平状,同时把蒋悦悦紧夹着的双腿用力分开,屁股往上一挺,肉棒再次顶到了她的蜜穴丛林处。 “你别这样。” 蒋悦悦双臂弯曲抵在我的胸前,向上用力推搡着我,可在我看来,聊胜于无。 “好悦悦,我忍不住了,给我吧,好吗?”脸紧紧的拱在她白皙修长的脖颈间,滚烫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肌肤上,从脖颈一路亲吻到下巴,再一口把她的乳峰含进嘴里,用力允吮,不过片刻,那樱桃般大的乳头已经坚挺翘立,忍不住用牙齿轻轻一咬,惹的蒋悦悦发出一声梦呓般的娇吟。 顺着小腹光滑的曲线,嘴巴一路向下,呼出的热烫气息,喷洒在了蒋悦悦那片黑色的稀松丛林,蒋悦悦双腿一阵颤抖,没有及时的并拢在一起。 我干脆直接起身,双臂分别抱着蒋悦悦的两条纤细美腿向两侧分开,头部照着她的双腿之间低下了头。 蒋悦悦看到我的动作,立马急着夹紧双腿不让我继续下去,只不过这时候双腿一并拢,反而把我的脑袋挤在了大腿内侧,不断呼出的热气也打在了眼前的蜜穴之上。 身为初哥的,也被眼前的美景直接刺激到紧张,稀松的黑色阴毛下,两片粉红色的肉唇紧紧的闭合在一起,中间有一道浅浅的肉色细缝,随着蒋悦悦急促的呼吸,那道肉色细缝有规律的张开、随之闭合,再张开、再合上。 没有任何的犹豫,我颤抖着伸出舌头,就朝着那条肉色细缝轻轻一舔,蒋悦悦顿时如遭电击,嘴里嘤咛一声:“嗬•••••啊•••••脏别啊•••••”同时双手用力抓紧床单,美腿绷紧,翘臀用力的向上抬起,显然受不了这份突来的刺激。 紧接着,我双手撑着蒋悦悦的双腿向上抬起,再向两侧用力分叉开,舌头朝着那道已经开了口子的蜜穴缝隙钻了进去,然后在分开的肉壁当中左挑右挑,上勾下勾,舌头沿着肉壁继续向深处钻,舌尖翘起,在肉穴深处环绕滑动,不停舔戳。 蒋悦悦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脏啊•••••你别•••••舔•••••啊•••••”我没有理会蒋悦悦,继续用舌头在她的肉壁上舔弄着,同时双手伸到肉穴边,用力掰开那两瓣粉红色的肉唇,好让舌头钻的更深。 慢慢的,蒋悦悦抗拒的力道也越来越弱,双手扶着我的脑袋,五根青葱手指抓着我的头皮,双腿像软弱无力一般搭在我的肩膀上,秀气的小脚丫主动勾住我的脖子,双腿内侧的嫩肉紧致的收缩,身体止不住的打颤。 卖力的舔弄了一番以后,蒋悦悦的蜜穴已经变成了沼泽地,尽管还是末经人事的少女,但下体的肉穴已是蜜汁泛滥,湿润粘稠,阴唇张开着久久没有闭合。 我抬头看了看蒋悦悦的表情,只见她面颊潮红,蔓延至皙白的脖颈,双目有些失神的望着天花板,樱桃唇口喘着急促的气息,娇喘不断。 没等蒋悦悦从迷离的状态中缓过来,我就起身跪在了她的两腿之间,屁股前挺,手扶着肉棒顶在那道湿滑的阴唇口上下撩拨摩擦,让龟头前端沾满她穴缝处的汁液。 “小暖~别~别继续了。” 我抬头看去,蒋悦悦正一脸潮红的看着我,眼中含着一汪春水,牙齿紧咬着下唇,轻摇了下脑袋。 虽然她还在拒绝,但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可能是我给她舔下面,让她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快乐,春潮喷发,但她仍然过不去心里那关,在害怕些什么,不敢逾越出最后那一步。 可我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胯下的肉棒硬挺的发胀,内心的欲望也达到了有史以来的巅峰,这是第一次,让我有机会,真正的把肉棒送进那心心念想的小穴之中。 我弯腰趴到蒋悦悦的身上,胳膊肘支撑在两侧,四目相对,满语柔情:“给我吧,好吗?”“你很难受吧?”我重重点头:“嗯!”蒋悦悦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我,忽然抬起脑袋,在我的嘴唇上啄了一口,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凑近耳边低语一句:“那我••••我用嘴,给你弄出来,好嘛?”我坚决的摇了摇头:“不好。” 蒋悦悦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可是我听说,第一次很疼的。” “就疼那一下,跟你去医院打针一样。” 嘴上这样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女孩第一次到底有多疼,因为我这也是第一次。 “真的?”“真的。” “还是不要了吧?我用嘴,用嘴好不好?你看。” 说着,蒋悦悦嘟了嘟嘴唇,吐出小香舌绕着唇口舔了一圈,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说不出的可爱与魅惑。 我坏笑一声:“下次用嘴,这次用下面那个嘴,好不好?”若是搁在平时,我肯定忍受不了她这番诱惑,但是现在嘛,我还是更想把肉棒插进她的小穴,感受一下从来没体验过的性爱。 蒋悦悦突然松开我的脖子,赌气似的把头扭向一侧,噘起嘴,委屈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我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你。” 说完,不等蒋悦悦开口,我低下头,就朝着她的香唇压了上去。 “唔唔•••••别•••••”下身挺着肉棒在那片泥泞之地四处乱撞,却怎么也找不准蜜穴口,只好弓起腰,手伸下去扶着肉棒调整位置,在感受到极其湿热的气息后停了下来,试着往前挺动了两下,龟头前端也跟着陷了进去。 感受到下体的异样,蒋悦悦急道:“你别动•••••啊~~~!”趁她说话的时候,我又往前挺动下肉棒,将整个龟头挤进了阴道。 蒋悦悦闷哼一声,眉头紧皱,表情浮现痛苦之色,同时,双手攀上我的脖子,用力缩紧,把脸深埋到我的肩上,一口咬住肩肉,痛苦的呜咽了两声。 “好紧!”我喘着浓重的粗气,双手颤抖的抱着蒋悦悦的肩膀,恨不得与她融为一体。 蒋悦悦紧紧的抱我的肩膀,声音颤抖:“别动了•••••疼~~~!”“嗯!”我应了一声,嘴巴凑到她的耳边,不断往里面吹着热气,希望能缓解一下她下体的疼痛,肉棒试着蠕动了两下,蒋悦悦立马咬的更狠了。 “疼•••••”蒋悦悦的眼眶中升腾起一片雾气,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哽咽道:“你•••••别动了!”我连忙应声:“好好好。” 蒋悦悦眼眶含泪,委屈的看着我:“小暖,你拔出来好不好,我下面好疼。” 闻言,我用力将她抱紧,面部贴在她的脖颈上使劲蹭了蹭,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我心疼她,但更想操进去,已经完全精虫上头了。 “小暖•••••”她想说什么我很清楚。 “我在~”我低声附和着她,心里却想着,长痛不如短痛,不如一插到底。 咬了咬牙,狠下心来,夹紧臀部,朝着更深处的肉穴,肉棒用力一挺,只觉得捅破一道薄膜的软膜,挤开滑腻紧凑的肉穴,龟头瞬间击在了一处柔软的地方。 “啊~~~!”蒋悦悦嘶哑着声音,喊出了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叫声,眉头紧紧的锁起,下唇咬的泛白,双臂死死抱着我的肩膀,手指抓出了数道红痕,同时纤细的双腿绷直,足趾用劲向内蜷缩。 看她这痛苦的面容,我立马停下动作,忐忑不安的盯着蒋悦悦接下来的反应。 “疼•••••!”蒋悦悦两眼泪汪汪的注视着我,粉拳紧握,拳拳落肩,只是力道轻飘飘的,肩膀根本没什么感觉。 我傻笑一声,低头看向两人的交合处,鲜红的处女血顺着阴道滴在了床上,只不过量特别的少。 整根肉棒只能看到根部,棒身已经完全没入了蒋悦悦的阴道之中,湿润无比的腔道内,周围的蜜穴嫩肉像生长了无数的小口,不断吸附挤压着肉棒,龟头挤在花心深处,那极度舒爽的触感,像电流淌过全身,酥麻颤栗。 第二十四章 我保持着下身的插入姿势不动,等她适应了一会之后,我轻声问道:“还疼吗?”“疼~我恨死你了~”蒋悦悦用力甩开我的手,在我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声音还带着些许哭腔。 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我不免有些手忙脚乱,只得赶紧认错:“怪我,都怪我。” 蒋悦悦低哼了一声,把头转向一侧,一声不吭,不理不睬。 我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尝试着往外抽了下肉棒,立马引来了蒋悦悦的喊声:“疼~!”我只能再次停下动作。 在这方面我确实没什么经验,知道的一些也仅限于性爱动作,什么观音坐莲、老汉推车了,面对现在的情况,我一动蒋悦悦就疼,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弯下腰,去亲吻蒋悦悦的双乳,试着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 挺翘饱满的双乳有些泛红,皙白的肌肤上,还有我刚刚用力搓揉留下的红指印,一口含住坚挺着的乳头,舌尖在乳尖上面来回拨弄,再抓住另一只玉乳,反复揉捏。 “嗯~”听到蒋悦悦轻微的喘息声,我再次尝试着抽送下体的肉棒,而蒋悦悦立马抓住的头发,双腿绷紧,牙齿紧咬,痛声道:“轻•••••点•••••!”“好好好,我轻点我轻点。” 蒋悦悦的小穴中又紧又窄,无时无刻不在紧缩着我的肉棒,蜜穴肉壁剐蹭着我的龟头,仿佛要要将我的肉棒夹紧咬断,还得防着蒋悦悦怕疼,只能一点一点的往外蠕动。 “嘶~”龟头前端被紧致的小穴包裹挤压,彻骨的酥麻爽感直透心灵,让我忍不住又把肉棒送了回去,戳到了那片柔软的花心上,爽的我牙关都在打颤。 看了一下蒋悦悦的反应,只见她闷哼一声,修长皙白的脖颈挺直上扬,牙齿咬着下唇,面露痛苦而又纠结的表情:“太深了~~~疼!”“啊?哦好好好。” 会不会是我的鸡巴太长了?。 我试着把肉棒退出来一点,然后挺动着肉棒再慢慢推送进去,整个过程,也就肉棒的三分之二在蒋悦悦的阴道中抽送,尽管如此,但蒋悦悦还是忍不住张着小嘴,无声的发出痛楚的喘息。 双臂下移,胳膊肘支撑在蒋悦悦的腰部两侧,双手攀附到她的胸前,一双大手覆盖住挺翘无比的双乳,两指夹住坚挺的两颗小葡萄,来回的反复搓揉。 “嗯~轻•••••点•••••”蒋悦悦发出一声无意识的娇喘,同时那双皙白的素手,不由自主的摸到我的脑袋上,揪扯着我的头发,娇躯轻颤。 •••••一阵缓慢的抽插之后,察觉到蒋悦悦终于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嘴里一直喊着疼,而是有了回应式的呻吟,我也大胆的开始抽插下体的肉棒,但还是局限于那插入的三分之二。 “轻•••••轻•••••”蒋悦悦略微痛苦的神色,也有了异样的变化,轻启着的红唇喘着气息,微闭着的双眸迷离,额头冒着一片细小的汗珠,看起来还有些享受。 趴下身体压在蒋悦悦的身上,嘴唇刚朝她靠过去,蒋悦悦就主动凑了过来,娇艳欲滴的唇瓣与我迎合在一起,任凭我的舌头闯进她的嘴里随意搅弄,嘴唇包裹着她的嘴唇,我拼命往自己嘴里吸吮着她的唾液。 蒋悦悦突然睁大眼睛看着我,莫名其妙的呜咽了两声,便双手抵在胸前想把我推开,不过她挣扎了一番,也没把我推动分毫,看她脸颊酡红的媚态,心中一淫,我把嘴里的唾液再次朝蒋悦悦嘴里送了过去。 “呜•••••嗯!”蒋悦悦双手使劲推搡着我,同时香舌缩回口腔,紧紧的绷上了嘴巴,唾液也沿着嘴角全部溢了出来,顺着下巴流到了脖颈上。 看着这幅少女淫荡的画面,我心中的欲望反而更加的亢奋了,舌头舔舐着她肌肤上的唾液,从嘴唇到下巴,从下巴到脖颈,一寸肌肤都不放过。 蒋悦悦软弱无力的推搡着我,一脸嫌弃的嘟嚷:“好恶心•••••”“我怎么不觉得,嗯?嗯!!”“嗯~~~”双手撑在床上,低头趴在蒋悦悦的双乳之间,嗅着一股淡淡的乳香,同时,肉棒用力的朝小穴深处插去,不再是那三分之二,而是一整根粗大的肉棒,尽数没入湿润的小穴。 “嗯•••••你轻点•••••!”蒋悦悦娇呼一声,双手连忙扶着我的肩膀。 将整根肉棒退到蜜穴口,然后再用力插到深处,每次龟头都会戳到一团软肉,酥酥麻麻的触感,似有似无的吸力,这飞升般舒爽的体验,让我禁不住肉棒抽动的力道也慢慢大了起来。 我抬头看向蒋悦悦,喘着粗气:“还疼吗?”蒋悦悦撅了噘嘴没吭声,双手揪着我的头发胡乱的抓了抓,以示羞涩。 看她这样子,应该是不怎么疼了,扒拉下她的双手,挺直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蒋悦悦小脸腾的变红,羞涩的哼了一声,把头转向一侧。 我笑了笑,抱起她两条赤裸着的纤细美腿,扛到肩膀的两侧,沿着大腿内侧的曲线,双手来回抚摸着美腿的嫩滑肌肤,蒋悦悦不满的踢了踢悬空着的小脚,瞪了我一眼。 我嘿嘿一笑,在她白嫩的大腿内侧亲了一口,抱紧了胳膊中的两条美腿,停下手上的动作低头看去,我的整根肉棒深深的陷入在她的肉穴之中,原本是一道细缝的阴唇口,此刻也被撑成了圆形,阴唇口的边缘还沾染着血渍,随着我往外抽动肉棒的动作,蒋悦悦的双腿再次绷紧,颤声说了句:“你慢点•••••”“好好好。” 肉棒慢慢的往后退出大半个,可以看到湿漉漉的肉棒上面,还有少量的血渍,这应该就是处女血吧,我稳了稳心神,将肉棒再次轻轻的插了进去。 “嗯~”蒋悦悦发出一声长长的轻吟,双手抓紧了枕边的床单。 看得出来,蒋悦悦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疼了,反而有些享受肉棒插入的那一刻的感觉。 “我开始动了啊?”我抬头询问,也算是提醒她一句。 不等蒋悦悦回应,我抱着她的双腿,就开始将肉棒退出、再插入,退出、再插入,提臀挺胯大开大合的操干起来,看着我的肉棒在蒋悦悦的小穴中进进出出,心中说不出的满足感。 随着肉棒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我也适应了少女初次的紧致蜜穴,腰腹用力,肉棒开始不断加速,伴随着“噗嗤噗嗤•••••”的声音,肉棒一下又一下的戳在了蜜穴深处的花心软肉上。 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和节奏,肉棒每次深入浅出,小腹不断撞击在蒋悦悦的翘臀上,发出淫荡的“啪啪啪•••••”的声响。 “嗯•••••嗯额•••••嗯•••••”蒋悦悦像小猫似的,双眼微眯,眼睫毛一颤一颤,皙白的脸蛋满是潮红色,小嘴张开发出断断续续的喘息声,比平常说不出的妩媚。 见此,我慢下动作,明知故问一句:“悦悦,还疼吗?”蒋悦悦闻言看向我,见我正饶有意味的看着她,眼神连忙躲闪开来,双手遮到眼前,紧紧的绷上嘴巴,没有了动静。 我暗笑一声,抱着蒋悦悦的双腿,肉棒开始快速抽动,一阵“啪啪啪•••••”的声音响彻房间,随着两具身体的晃动,蒋悦悦挺翘的双乳也跟着晃动不止,乳肉颤动,双手也从眼前拿开,抓住枕下的床单,红唇微启发出细微的喘息声。 我又喊了一句:“悦悦?”蒋悦悦羞愤的瞪了我一下,又紧紧的闭上了嘴巴,脸颊的潮红蔓延,直到皙白修长的脖颈,像晚霞般嫣红,随着肉棒的快速抽动,蒋悦悦绷紧的嘴巴不得不再次张开,只是立马就用牙齿咬着下唇。 “还疼吗?”“疼不疼了?”见她不说话,我将肉棒退到蜜穴口,只留一个硕大的龟头在阴道,然后重新问了句:“到底舒服不舒服给个反应啊?”言罢,肉棒便用力的挺进了蜜穴。 “你别•••••嗯•••••!!!”蒋悦悦还没说完,修长的脖颈上扬,手死死的抓住床单,声音像是从喉咙眼发出来,一声长长的呻吟。 肉棒再次深深地插入,蜜穴中的层层嫩肉紧紧的将肉棒裹住,抽插之间,肉与肉的摩擦,水乳交融,这舒爽的快感,让我止不住的大口喘着粗气,抱紧蒋悦悦的双腿,紧接着是一顿重重的猛操。 “嗯•••••嗯•••••轻你••••你轻点~”蒋悦悦面色通红,早已被操的上气不接下气,眼如流波,说不出的媚意。 我没有理会蒋悦悦,而是弯下腰,将整个上半身压在蒋悦悦的娇躯上,双手从她的腋下绕过,双臂将她紧紧抱住,嘴巴贴在她的脖颈右侧,喘着浓重的粗气:“抱着我!”蒋悦悦眯着眼睛,无力的轻“嗯”了一声,抬起藕臂环抱着我的脖子,脸颊紧紧的贴在我的脖颈左侧,小嘴吐气如兰,发烫的喘息尽情喷洒在我的耳垂下方,又依恋般的蹭了蹭下巴,动情的低语了句:“你动一下~”我笑了笑,反问一句:“想要了?”蒋悦悦贴着我的脖子再次蹭了蹭,像似撒娇又像似呻吟般的长长的“嗯~~~”了一声,这一声,差点把我的骨架子都给酥的软下去。 “那把腿盘上来,我要开干了。” “嗯?”蒋悦悦眼睛半睁半闭的看向我,面露疑惑。 “把腿盘到我的腰上,这样操的更深。” 蒋悦悦朝着我的胳膊咬了我一口,羞怒道:“能不能别说脏话。” 我装作很疼的样子,委屈道:“本来就是操屄嘛,怎么就是脏话了。” “你还说!”蒋悦悦恼羞成怒,又是狠狠的一口,这次是真用力了,我都能感觉到肌肤传来的疼痛,连忙求饶:“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蒋悦悦娇哼了一声,才犹犹豫豫的把两条美腿抬起来,然后搭在我的后背上,小声问了句:“是这样吗?”我坏笑道:“你可以把脚再勾到一块。” 片刻后。 “我两只脚够不到。” “笨蛋,你把腿再往上一点啊。” “哦。” 等蒋悦悦把两条美腿盘在我的腰上,两只小脚勾在一起,又好奇问了句:“为什么要这样?”“一会你就知道了。” 我嘿嘿一笑,开始准备冲刺。 屁股上抬,把肉棒退出到小穴唇口,胳膊抱紧蒋悦悦的娇躯,深吸了一口气,下身用力一挺,粗大火热的肉棒,便整根没入了蒋悦悦的湿润泥泞的小穴之中,蒋悦悦闷哼一声,身躯随之绷紧。 停顿了片刻,我就开始持续挺动腰臀大力抽插,肉棒次次深入深出,龟头每次都会戳在娇嫩的花心上,随着抽插的越来越快,蒋悦悦下体流淌出来的爱液也是越来越多。 “额••••••嗯••••••嗬嗬••••••”蒋悦悦樱唇大张,急促的喘着气息,低微的呻吟之声连绵不绝,只是刻意压低了淫叫声。 “不要•••••快•••••你••••••慢点•••••”“呼•••••到底是快还是慢•••••呼呼”蒋悦悦没有回应,又开始死命的咬着下唇不发声,于是,我干脆不说话了,挺动着肉棒,连续加速猛的一顿抽插,忽然•••••“别••••动了•••••啊••••!!”蒋悦悦的胳膊死死的圈着我的脖颈,臀部奋力的向上抬起,小穴拼命的抵着我的肉棒,娇躯剧烈颤抖,尤其是勾在我后背的小脚,脚趾收紧,用力的向内蜷曲,嘴唇紧咬,发出似哀鸣般的颤声。 下一秒,我就感觉到插在小穴中的肉棒,被一股滚烫的蜜液浇了一通,火热硬挺的肉棒,已经有了射意,我狠狠的猛操了几下,肉棒用力一挺,龟头抵在花心软肉,止不住的浓稠精液,一股股喷射而出,我抱紧颤抖着娇躯的蒋悦悦,同样身躯微颤,酥麻感遍布全身,爽感飘飘飘欲仙。 高潮泄去,身体像抽空了力气,软软的趴在了蒋悦悦的身上,而蒋悦悦双眼迷离,瞳孔像是失神一般,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完全还没从刚刚的高潮中缓过来。 额头前的发丝被汗渍黏在一块,看着蒋悦悦香汗淋漓的模样,我伸手给她把发丝拨弄到一旁。 “嗯•••••”蒋悦悦一动不动,无意识的应了一声。 看她这样子,估计两分钟之内是别想缓过神来,仔细想想也对,第一次的交合就这样的激烈,甚至还产生了高潮,不这样反而有些不正常了。 从蒋悦悦的身上跪趴起来,看着已经软下去的肉棒,我手扶着轻轻往外一拉,“啵”的一声清响,龟头顺着肉棒就脱离了紧致的阴阜。 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混合著透明的淫水,从蒋悦悦红肿不堪的开启着的阴唇涌出,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 湿漉漉的肉棒上面沾满了爱液和精液的混合体,龟头的前端还有处女血的红色,正准备下床找点卫生纸清理一下,就听到蒋悦悦低迷的声音:“小暖~”我一听,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趴到蒋悦悦的一旁,柔声问道:“怎么了?”“抱我~”蒋悦悦朝我这边挪了挪,双臂软绵无力攀上我的后背,身体往我的怀里缩。 低头看着蒋悦悦略带疲惫的脸色,面带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我一时心里就有些堵得慌,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紧紧抱住,下巴轻轻抵在她凌乱的秀发上,将这样静静的抱着她。 半晌。 蒋悦悦咬着下唇,一脸纠结,沮丧道:“你说,我们这样是不是•••••”“是不是不对的啊?”蒋悦悦仰头看我,眼神既委屈又令人心疼。 我沉默了片刻,看着她坚定道:“我们是真心喜欢的,不是吗?”“是,肯定是。” 蒋悦悦双眸骤亮,立马跟着点头,可转眼又垂头丧气道:“可要是让我妈妈知道了,我一定死翘翘了。” 我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尽可能的给她安心,做出很轻松的样子:“那不告诉她不就好了吗。” “你说得轻巧。” 蒋悦悦叹了口气,一脸忧愁:“你是不知道,我妈可敏感了,特别是对我的事,简直就是••••哎呀,没法形容了。” 我一脸惊讶:“是吗。” “对啊,你不信?”我摇了摇头:“我不是不相信,只是没想到你妈跟我妈这么像。” 蒋悦悦好奇的看着我:“宁老师也很敏感?”“是啊。”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 第二十五章 “小暖,你说我们•••••”“嘟嘟嘟,嘟嘟嘟•••••”蒋悦悦话刚说到一半,房间突然响起了手机的震动声。 因为上学也带手机的原因,所以不管是她还是我,手机来电提醒都设置的是震动或者静音,一时也不知道是谁的手机响了。 愣了片刻,“你的电话?”我和蒋悦悦同时发问。 “手机呢?”床上的被褥和衣服裤子凌乱的丢散在各处,也不知道手机压哪去了,跟着震源翻来找去,终于在枕着的被子下面找到了手机。 “我妈妈的电话。” 蒋悦悦有些慌乱,拿着手机从床上坐起来,胡乱的整理了下头发,摸着胸脯深吸了口气,朝我做了个嘘声的动作,这才接起了电话。 蒋悦悦轻言轻语:“喂,妈妈。” “我刚准备出去吃呢,您吃了吗?”“嗯,怎么了?”“这样啊•••”只见蒋悦悦一脸失落的表情,问道:“那您什么时候回来啊?”“那我爸爸呢?”“好吧,我知道了,妈妈再见•••”蒋悦悦挂掉电话,盯着手机屏幕有些出神。 看样子,估计又是她妈妈出差没回来。 我想了下,还是问了句:“悦悦,你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啊?”蒋悦悦放下手机,闷闷不乐道:“资源环保审计处的。” “额,那你爸呢?”“也是•••”“•••••”这•••••怪不得呢。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资源环保审计人,上审天,下审地,中间还要审空气,可以说碧水蓝天和绿荫葱葱都有他们的一份力,况且蒋悦悦的父母二人还都是做审计工作的,那看来,没时间陪她也属实正常。 看着蒋悦悦一脸郁闷的傻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 要不等下学期,让她陪我去学校住宿?反正她住家里也是自己照顾自己。 “悦悦?”“嗯?”“想不想,体验一下住宿的感觉?”蒋悦悦有些没反应过来,呆呆的问了句:“住宿?”我点头:“对,去学校住宿,怎么样?”蒋悦悦歪头思考了半分钟,撇了撇嘴:“不怎么样。” 紧接着,她好奇的看着我反问道:“难道你要去学校住宿?”“嗯。” 蒋悦悦不明所以的看着我:“你怎么突然想去学校住宿了?学校的宿舍环境那么差,食堂的饭菜也那么差,你能适应得了吗?”我苦笑两声,无奈道:“适应不了也得适应啊。” “那你还去学校住宿?”蒋悦悦更加不理解了。 其实我也不想啊,但真实的原因不能说啊,我想了想只能解释道:“这不是马上高三了吗,我妈说住校可以节省不少时间用来学习,就非要让我去学校住宿,还说什么,可以培养我的独立自主的生活能力。” 我摊了摊手:“你说扯不扯?”蒋悦悦捂嘴轻笑:“我觉得宁老师说得挺对的,反正你上大学迟早都要住宿,对吧?就当提前适应了。” 我瞪了她一眼:“那你不也一样嘛,下学期就跟我一起到学校住宿,提前适应。” “我才不呢,学校宿舍连浴室都没有。” 蒋悦悦娇哼一声,朝我翻了个白眼:“我去洗澡。” 言罢,蒋悦悦双手遮着前胸的两个大白馒头,赤身裸体的下了床,发现我在盯着她看,小脸腾的变红,杏眼瞪着我:“看什么啊!臭色狼!”我摸着下巴,眯着眼调侃句:“看你的大屁股啊。” 蒋悦悦耳根一红,下意识的用手捂着屁股,对我嗔骂道:“不要脸!”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指着她的胸前玉乳,嘿嘿笑道:“又露出来了。” 蒋悦悦低头一看,胸前的玉乳翘挺而立,两颗粉嫩乳头凸起,雪白的玉乳肌肤上,还有浅浅的手指印,连忙又拿手遮挡,看着我恼羞成怒道:“我踢死你个色狼!”下一刻。 脚还没踢出来,蒋悦悦就一声闷哼,弯腰扶着床沿,发出惨痛的叫声:“嘶~!”吓得我连忙跳下床,用手扶着她坐到床边,心疼的看着她:“让你再跳脱,知道疼了吧。” “那还不是因为你,都怪你都怪你!”蒋悦悦一把甩开我的手,气呼呼的扭了扭身子,小嘴噘的都快能挂油瓶了。 我苦笑两声,可不怪我嘛,是我把她从女孩变为女人的,不怪我怪谁。 握着她的手,一脸诚恳的认错:“好好好,都怪我都怪我,别生气了好不好?”下一秒,蒋悦悦那大眼睛,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委屈巴巴道:“我我都这样了,你还不准我生气。” 一副你再说话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子。 我张了张嘴,哑口无言,撒娇耍泼还真是女人的天性啊,只好低头服软:“我错了。” 蒋悦悦一挑眉:“哪错了?”“哪哪都错。” 蒋悦悦轻哼一声,得意的小眼神,笑道:“我要去洗澡。” 我连忙站起来,很狗腿的来了句:“我扶你去,走着。” 蒋悦悦噗嗤一声,差点笑出来,连忙又绷紧面容,抬起藕臂,捏着宫腔道:“小暖子,起驾。” 我一听,脸立马垮下来了,还小暖子?她这还越玩越上瘾了?你等会的。 浴室。 “哎呀,你别乱摸,我还要洗澡呢。” “还敢不敢了?”“什么敢不敢了?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啊。” “是吗?真不懂?”我淫荡一笑,走到花洒下面,一把就将她抱进怀里。 蒋悦悦推搡着我,绷着脸憋着笑,连声说道:“别,你别闹,地上有水很滑的。” 我把手伸到她的腰间轻轻挠了两下,淫笑道:“那你告诉我还敢不敢了?”“咯咯•••••别别挠,很痒的~”蒋悦悦忍不住笑出声,用手按着我的双手,不让我乱动。 我呼着热气在她耳边问道:“那你还敢不敢了?”蒋悦悦拿手撑着我的脑袋,缩了缩天鹅似的脖颈,笑着求饶:“不敢了不敢了,你放过我吧。” “那你亲我一下,我就放过你。” 蒋悦悦白了我一眼,毫不羞涩,踮起脚尖,在我的嘴角轻吻一下,瞧着我:“行了吧?能让我洗澡了吧?”我搂着她细软的腰肢,眯眼笑道:“我跟你一起洗。” 蒋悦悦一边往外推搡着我,一边不满说道:“哎呀,不行不行,你快出去,我洗完你再洗。” “那多浪费水啊,还是一起洗的比较好。” “哎呀,不行嘛~”我死皮赖脸的说道:“行啊,怎么不行。” 不给蒋悦悦反驳的机会,我直接把控制花洒出水的开关拧了上去,哗哗的水从头顶倾泻而下,沿着身体的曲线流淌足底,不一会,浴室就升腾起热热的雾气。 “嗯•••••你好好洗澡啊~”我嘿嘿一笑:“这样也能洗。” 蒋悦悦背靠在我的怀里,玉乳被我握在手中把玩,一会揉捏出一个形状,引得她时不时的发出娇吟。 “讨厌•••••”一个小时以后,蒋悦悦脸蛋红扑扑的,光着脚裸着身子跑回了卧室,我吹干头发,也紧跟其后进了屋,把门带上,然后打开了卧室的吊灯。 “大白天的你开灯干嘛?”蒋悦悦缩在被窝里,半露着上半身,米奇色的胸罩已经穿戴完整,只能看到一片的雪白肌肤。 “开灯看得更清楚啊。” 说完,我掀开被子一角,也挤进了被窝。 蒋悦悦推开我凑过去的身体,面色羞红:“哎呀,你怎么这么爱钻别人的被窝啊。” 我嬉笑道:“哪有?我只是爱钻你的被窝。” “色狼。” 蒋悦悦嘟囔了一句,直接钻到了被子下面。 我跟着往里面挤了挤,然后掀开上面的被子,把蒋悦悦的上半身都暴露在了空气中。 蒋悦悦仰面睁着大眼睛,噘嘴看着我:“你干嘛呀?”我半跪在旁边,将挺的硬邦邦的肉棒对准蒋悦悦,指了指下体,说道:“你看,它又起来了。” 蒋悦悦嘟了嘟嘴:“又不是我让它起来的,自己不老实~”说完,又把被子盖到了头上。 我也不墨迹了,直接钻进被窝里,俯身压在蒋悦悦身上,头埋在稚嫩的玉乳之上,一口衔住樱桃般的粉嫩乳头,轻咬舔吸。 下身硬挺着的肉棒,也颇为熟悉的顶到了阴唇小穴,软软的唇肉,唇口还散发著湿热的气息,只是没有滑腻的淫水调剂。 正想试着用龟头撩拨摩擦一番,就听见蒋悦悦喘着细气:“小暖,我下面还疼呢。” 我一听,立马停下了动作,用力敲了下自己脑袋,刚刚只顾着自己爽了,差点忘记自己的女朋友还是第一次,刚刚被破了瓜。 “对不起啊,悦悦。” 我手撑着床,从蒋悦悦身上下来,躺在了她旁边,只是胯下肉棒还翘的老高,把被子都被撑的鼓了包。 蒋悦悦展眉一笑,趴到我的胳膊上,下巴抵着我的肩膀,哈着热气凑在我耳边低声说:“你是不是特别难受啊?”我渴望的盯着蒋悦悦:“涨的难受。” 蒋悦悦杏眼瞧着我,突然眨巴眨巴了两下,小脸微红,说了句:“我帮你。” 然后趴到我身上,身子顺着滑溜溜的肉肉就钻了下去。 下一刻,我就感受到蒋悦悦的小脑袋拱在了我的跨间,扑鼻的热息喷洒在我的阴毛上还有些痒,我顺势把双腿打开,大大的摆成了大字型。 紧接着,龟头像是触电一般,感觉一阵酥麻,下一秒滚烫的肉棒就进入了一个湿热的环境,为肿胀难受的肉棒舒缓了几分。 “嘶•••••!”这舒爽直让我倒吸凉气。 我把被子掀上去半个,低头一看,蒋悦悦双手趴在我的大腿中间,樱唇里含着半截粗长的肉棒,唇瓣紧紧的贴在肉棒上,没有一丝的缝隙。 蒋悦悦仰起脑袋,眼神幽怨的看着我:“你干嘛?”小手拧了下我大腿内侧的软肉表达不满。 我嘿嘿一笑:“不干嘛,你继续。” 蒋悦悦皱了皱鼻子,娇嗔一句:“你真讨厌!”说完,又盖好被子遮住上半身,低下头把肉棒含进了嘴里。 “嘶•••••!”我微闭眼睛忍不住呻出了声,尽管蒋悦悦已经不止一次的给我口了,但每次肉棒含进嘴里时,向浑身袭来的那种极致的舒爽感,却总让我魂飞天外。 蒋悦悦瞥了我一眼,脑袋又压下去一些,把唇外的肉棒又含进去半个。 只是,蒋悦悦动作还末停下,脑袋继续向下探去,嘴唇紧裹着肉棒滑了下去,将整个肉棒都含进了嘴里。 深喉!我身体一颤,立马就感觉到龟头戳到了她的喉咙眼,肉棒也跟着一颤一颤的,差点没忍住射出来。 就这样深喉持续了七八秒左右,蒋悦悦连忙吐出肉棒,干咳了两声。 我目光火热的看着她,心里激动不已,这是蒋悦悦第一次这么主动的给我口交,而且还是深喉。 “看我干嘛?”蒋悦悦白了我一眼,说不出的媚意。 “不干嘛不干嘛,你继续。” 蒋悦悦轻哼一声,重新将整个肉棒含进嘴里,把桃腮撑的鼓鼓的,脑袋一上一下,吞吞吐吐了起来。 “嗬•••••舒服!”我情不自禁的从喉咙眼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咕叽••••••咕叽••••••”蒋悦悦伏在我腿中间的臻首,上下移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包裹着肉棒的唇角,不断地往外流着晶莹的口水。 我张着嘴喘着粗气,目不斜视的看着自己胯下的肉棒,在蒋悦悦红润的樱唇里不断的被吞没,一深一浅,一进一出。 我粗声粗气急道:“悦悦,抓着蛋子揉揉。” 蒋悦悦闻言,乖巧的用葱白小手轻握着我阴毛下的两颗卵蛋,不重不轻的揉着。 “嗬•••••快射了。” 蒋悦悦听后,也跟着换了动作,一只小手继续揉着蛋子,另一只小手紧握着肉棒上下撸动,娇嫩的唇口含着硕大的龟头,用力允吮。 本来还能再坚持个几分钟的,没想到让蒋悦悦这么用力一吸龟头,射意再也止不住了,沉重的喘着声说了句:“要射了!”蒋悦悦还没来得及把肉棒吐出来,我双手撑着上半身,下身拱起屁股,挺着肉棒连续朝蒋悦悦的檀口用力的冲击了几下,浓白的精液就从龟头马眼喷涌而出。 “啊!”蒋悦悦躲闪不及,精液一部分进了她嘴里,一部分射在了脸上。 我身体酥软的躺到床上,回味着刚刚的舒爽,眼睛不由自己的眯了起来。 “顾小暖!”一声河东狮吼,吓得我差点跳起来。 蒋悦悦怒气冲冲的看着我,气急之下狠狠的踢了我小腿两下,吼了句:“你讨厌死了!!!”吼完,下了床鞋都没穿,垫着脚尖就跑向了卫生间。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