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乐天堂】韵母攻略 (18-20)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韵母攻略】 (18-20) 作者:流浪老师 第十八章 早餐和往常的一样,小米粥、包子、煮鸡蛋,只是炖排骨没有了。 妈妈坐在餐桌前小口的喝着粥,趁她不注意我偷偷看了一眼,上身是黑色的西服工装,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饱满的双乳高高挺起,下身穿着笔筒群,腿上一条薄款的黑色丝袜,性感的美腿又长又直,纤细而不瘦,丰腴而不胖,忍不住我多瞄了几眼,不巧正好就被妈妈看在了眼里。 妈妈直接把手中的勺子重重的扔到了碗里,咬牙切齿的看着我:“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吓的我连忙像只鸵鸟似的耸下脑袋,不停地往嘴里灌汤,以此来缓解自己内心的紧张,妈妈盯了我片刻,也没心情继续吃饭了,收拾了一下桌子,走进了厨房。 不一会,妈妈从厨房出来,催了我句:“赶紧的,吃完换衣服”我有些懵:“做什么?”“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是个学生了?!”“啊?”我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啊什么啊,换校服跟我去学校”我一听,立马就傻眼了,呆呆的说了句:“去学校•••••可我的腿”“坐我的车去,赶紧的,别磨蹭”妈妈不耐烦的打断了我的话。 我心里一凉,看来妈妈这是不放心让我一个人待在家里了。 •••••车内,妈妈面无表情的开着车,我坐在副驾驶悄咪咪的也不敢搭话,从昨天晚上开始,妈妈对我的态度就变了,又变回了以前冷冷的样子,原以为这次挨了顿打,和妈妈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了,却没想到一次意外,又把我和妈妈的关系打回了原地。 心里虽然有些失落,但是面对妈妈,我也万般无奈,妈妈现在完全把我当做一个淫贼来看,甚至我一个人待在家里,妈妈都不放心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你就到这下吧,自己走过去”妈妈把车子停在路边,冷冷的说了一句。 我透过车窗一看,离学校还隔着一条街呢,我还得再绕半圈才能到了学校,不由得苦着一张脸:“妈,这离学校还远着呢,您就打算把我丢这啊?”“五分钟就过去了,赶紧下车”妈妈拿过放在后座的书包,扔给我催着我下车。 我委屈巴巴道:“步行过去迟到了咋办?今天第一节是我们班主任的课”“你不会走快点啊?”“可我的膝盖疼,走不快啊”“那你就慢慢走”“慢慢走迟到了咋办?”我试探道:“要不您提前给我们班主任打个电话?”妈妈皱了皱眉头,脸一沉:“你想什么呢!赶紧下车,你再磨蹭一会校门都进不去了”我拿起腿上的书包,一脸不满的低声嘟囔:“您可真狠心”妈妈转过头来,狐疑道:“你说什么?”“我说您忒狠心了”妈妈一听,立马眯起了丹凤眼,盯着我一字一句道:“你再说一遍”我心一横,梗着脖子大声说道:“您可不狠心嘛,对您的亲生儿子都这样,我的膝盖可是为您受的伤,那天您答应我的话肯定早就忘了”妈妈一愣:“什么话?”“那天下楼梯的时候,您是不是答应我,说不会丢下我不管的?”我目光灼灼的盯着妈妈,大声质问。 不知道妈妈记不记得了,反正妈妈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转头看着车前方,自言自语了一句:“我有说过吗?”“说过!”“说过又怎么了?时间仅限那一下午”“您强词夺理”“赶紧下车”“我不”“是不是又皮痒了?”说着,妈妈就抬起胳膊,做出准备打下来的动作。 “我下车”我急忙喊了一句。 虽心有不甘,但也只能乖乖下车,再不下车妈妈又要揍我了。 唉,好难。 背着书包站在路边,透过挡风玻璃,我看着妈妈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意,怎么越瞅越觉得她得意的不行?妈妈开车绝尘而去,都没有降下车窗看我一眼,我果真是她的亲生儿子啊•••••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都要快迟到了,连忙朝着学校方向一路小跑。 ••••••“顾小暖,宁老师真是你妈啊?”“是啊”“可我们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起过啊?”“我能说我妈不让我说吗?”“也是哈,你妈就跟那火绝•••••”被我凶狠的瞪了一眼,刚刚还在说话的人立马闭上了嘴巴。 “赶紧让开别围着了,马上上课了”我推了推手,驱散围在我课桌旁边的这群人,一个个的好奇心怎么都这么强烈。 这时,郭超隔着讲桌说了句:“下节课是数学吧”然后围在我旁边的同学一哄而散,看来还是老妈的威严比较管用。 “顾小暖?”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下节课是数学诶,你说•••••”“嗯?”郭超犹豫了一番:“你说你妈会不会上课提问刁难我?上次要不是因为我,你也•••••” “不会,我妈没那幺小心眼”我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起立!”我连忙站起来,余光一晃,就看到妈妈穿着早上的那身打扮走上了讲台,一件黑色的西服工装,白色的衬衣,直筒裙加一条黑色丝袜,脚踩高跟鞋,尽显熟妇的风情。 之前,班里也有很多男同学在私下讨论过,说我们班的数学老师穿的可真骚啊,那时候听到他们这样说,我恨不得和他们打一架,但师出无名,妈妈不允许让别人知道我是她儿子,我也只能愤愤的丢一句别在私下骂老师,有一次急的还差点动了手。 现在好了,我和妈妈的母子关系在班里曝光,以后谁再敢私底下嚼舌根,我就有理由维护妈妈了。 “顾小暖?”“顾小暖!”一个粉笔头突然朝我丢过来,吓了我一大跳,抬头一看,妈妈正沉着个脸盯着我:“顾小暖,你上台解一下这道题”“郭超!上来解一下另一道题”我和郭超大眼对小眼,相视无言,脸上写满了意外。 妈妈虽有意刁难,但出的题目还不算难,套几个公式一分钟就做出来了,放下粉笔乖乖站在讲台一旁。 妈妈转过来看了看黑板,点了下头冷声说道:“下去吧,以后上课专心听讲,再走神两人都给我搬到教室后头的角落听课!”我知道,妈妈这句话是专门对我说的,至于郭超,完全是个陪衬的,妈妈的气主要还是在我身上。 •••••中午放学,我站在教师办公室外的走廊等着妈妈,心想,可不能像早上那样,让妈妈把我丢在半道上了。 现在班里都已经知道我和妈妈的关系是母子了,又何必在遮遮掩掩的呢,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反正今天中午,不管怎么说也得坐妈妈的车回去。 “哒、哒、哒、哒••••••”一阵异常明显的高跟鞋踩击地板的清脆声由远及近,我抬头看去,正是妈妈,手中拿着一本教材,往教师办公室这边走来,走廊里的学生都是远远的闪开让路,唯恐躲之不及。 妈妈的震慑力实在是太大了,怪不得大家在私底下都称妈妈为火绝~~,若不是有着皓齿朱唇、蛾眉螓首的冰霜容颜,估计得换个称号了。 瘟神•••••看到妈妈走近,我连忙腆着脸走上去,笑着喊道:“妈”妈妈彷若末闻,对我视而不见,直接走进了办公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一下愣在原地,瞬间面红耳赤,尴尬至极,恨不得找个地缝能钻进去,四周的同学也像看笑话似的捂嘴直笑,不知情的还以为我这是现场认妈,妈不认呢。 “呦,你妈这是不认你了吧?”我闻声看去,正是张小敏,在一旁抱着双臂幸灾乐祸的看着我,看到我转过头来看她,还朝我办了个鬼脸,差点把我肺给气炸。 我握紧拳头,气势汹汹的走到她身前,怒视冲冲的盯着她,装作要动手的样子,一言不发。 张小敏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双臂紧紧抱胸,一脸警惕的看着我,战战兢兢的说道:“你•••••你干嘛?你还想打女人啊?”见她这幅被吓作一团的样子,我气急而笑,忍不住逗了句:“当然,可惜你不是女人”张小敏好像没听懂这句话的内涵,立马就仰着脸反驳了句:“你还不是男人呢!”“我怎么不是男人了?要不找个僻静的地方,给你看看?”说着,我就伸出胳膊准备去抓她的手。 “臭流氓!”张小敏拿书包甩开,红着个脸跑下了楼梯。 我哑然一笑,还真没想到这个小辣椒也会脸红,平常都是大大咧咧的,野性十足,今天竟然还学会害羞了。 正想着要不要进办公室找找妈妈,突然又传来蒋悦悦的声音:“小暖,你有看到小敏吗?”蒋悦悦穿着一身天蓝色的校服,匆匆走过来。 “她刚下去”我指了指楼梯口。 “说好了放学一起走的,怎么都不等会我”蒋悦悦小声的埋怨了两句。 我嘿嘿一笑,把她的小手拉过来,“我不是等你了嘛,还管她干嘛?”吓得蒋悦悦连忙挣脱开我的手,退后一步与我隔开距离,看了看办公室关着的门,嗔怒道:“你干嘛!办公室门口呢”说罢,蒋悦悦就准备走。 我连忙把她拉回来,凑到跟前低声说道:“晚上放学记得等我,我送你”蒋悦悦面颊一红,连忙再次与我拉开距离,声若蚊蝇道:“知道了”我心里一乐,还是自己的女朋友最乖了,忍不住想伸手捏一捏蒋悦悦的脸蛋。 手刚碰到她滑嫩的肌肤,就听到办公室的门“吱”的一声打开了,我手一僵,赶紧放了下来,可还是被眼尖的妈妈给看到了。 “顾小暖!”妈妈沉着张脸走过来,朝我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低声怒斥道:“你做什么呢!”“我没做什么啊”我一脸委屈的揉着后脑勺。 “你再说?!一会再跟你算账!”妈妈凶狠的瞪了我一眼,转过头来,又面露和善的笑容,对蒋悦悦温声道:“悦悦,放学了怎么还不回家?”蒋悦悦此时已经紧张的不会说话了,红的发烫的脸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结结巴巴的憋出句:“正•••••正准备回”“那行,赶紧回吧,别回去晚了让你妈妈担心”妈妈笑着说道。 “宁老师再见”蒋悦悦礼貌的丢下一句话,逃也似的转身就走。 看着蒋悦悦那紧张的傻样,我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哎呦•••••”我捂着脑袋委屈的看着妈妈,不满的嘟囔了句:“您怎么又打我”妈妈横眉竖眼的瞪着我:“你说我为什么打你?你自己不知道吗?!”“我不就是摸了下蒋悦悦的脸嘛,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嘛”我小声嘀咕了一句。 “顾小暖!”妈妈沉声怒吼了一句,揪着我的耳朵厉声道:“这是在学校,你对人家女同学动手动脚的,你看你还有个学生样吗!”“是女朋友”“顾小暖!你是不是想气死你妈我?”我撇了撇嘴:“不敢”“我•••••我真想一巴掌扇死你”气急败坏之下,妈妈直接伸出手用力的掐在了我的腰间软肉,疼得我直在原地打转叫唤,急忙提醒道:“妈,妈,这是在学校呢”妈妈这才松开我,朝我冷哼一声:“回家!”我一听,就知道妈妈这是同意我坐她的车一起回去了。 从学校的教学楼里出来,步行到妈妈停车的位置,却发现拉不开副驾驶的车门,然后就见妈妈降下车窗说了句:“去学校门口等着”“啊?”我睁大眼睛,满是不解,到校园内上车和出了校门再上车,有什么区别吗?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但我还是出了校门,在校门外才上的车。 回到家里,妈妈对我是处处防备,在厨房做饭会关门,上厕所会反锁门,更别提午休了,恨不得把我锁在自己的卧室,我都快麻木了。 “出来吃饭”“来了”一个鲤鱼翻身下床,从卧室出来,妈妈已经盛好饭坐在沙发上了,一身黑色的雪纺连体裙,乌黑的秀发高高盘起,修长皙白的脖颈下,V型领口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和性感的锁骨,坐姿下曼妙的身材,诱人的丰腴曲线,家庭熟妇的韵味十足,还有胸前的那对爆乳••••••“梆梆梆!”妈妈用力的敲了敲桌面,眯着丹凤眼:“顾小暖!你是不是有病?”“没•••••没病”我结巴了一下。 “没病?我看你是病的不轻”“•••••”顿了片刻,妈妈轻叹了口气,看着我语重心长道:“儿子,你要明白你即将就是步入高三的学生了,不能再胡思乱想了,要把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学习上”“高三是你人生中最最重要的一个阶段,你明白吗?”“我明白”低着头,看着桌子下妈妈那双白嫩秀气的美足,我脑子里全是前两天中午,我趴在床沿舔吃妈妈美足的场景,甚至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妈妈的这双美足真是百看不厌,如果再穿上丝袜,那就更完美了,想想都激动,甚至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妈妈穿着丝袜的美足,被我用舌尖轻轻舔舐着,胯下的裆部也不由自由的鼓起了帐篷。 “顾小暖!!”只见妈妈嗖的把脚缩回去,怒目圆睁,对我破口大骂:“你明白个屁!”“每天满脑子黄色思想,你想什么呢!啊?!一个脚有什么什么好看的?!”说着说着,妈妈就开始动手了,不仅动手,还动脚,一只美足用力的蹬了我一下,嘴里骂道:“啊?!有什么好看的?!你就不能把注意力都放在学习上吗?!”“说啊!能不能?!”妈妈又踢了我一脚。 沉默了片刻,我才小声说:“我就是看看,又没•••••没摸”•••••气氛陷入安静中。 妈妈一脸错愣的表情,随后面颊涨的通红,胸脯剧烈起伏,青筋暴起,像一个即将喷发的小火山,看着我咬牙切齿道:“当初就不该把你生下来!”我一听,也不知道脑子想了个啥,直接怼了句:“现在您后悔也塞不回去了”••••• 第十九章 我一听,也不知道脑子想了个啥,直接怼了句:“现在您后悔也塞不回去了。” •••••“我•••••你•••••”妈妈颤颤巍巍的拿手指着我,脸一直红到脖子根,显然被气得不轻,突然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筷子,朝我用力的丢过来,吼了句:“你自己吃吧!”说罢,穿起拖鞋就蹭蹭蹭往卧室走。 “妈。” “砰!”卧室门被重重的关上,发出一声巨响。 我身体跟着颤了一下,心有余悸的看着卧室门,这•••••我是真没想到妈妈的反应会这么大啊。 过了半晌,妈妈还是没有从卧室出来,我过去轻轻地敲了下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妈妈的怒吼声:“别来烦我!”吓得我一个激灵,连忙又坐回了凳子上。 这•••••唉•••••扒拉了几口米饭就没食欲了,妈妈都被我气回卧室了,哪还有心情吃饭啊。 而且妈妈碗里的米饭基本没动,刚刚就只吃了两小口,就被我气回卧室了。 我在心里狠狠的谴责了自己几句,然后默默起身,拿起妈妈的碗,到厨房又换了份热的,两盘菜各样弄了点,端着碗来到妈妈的卧室门口。 “妈,我能进来吗?”“滚。” “妈,我进来了啊?”“•••••”心脏扑通扑通的紧张跳着,我胆颤心惊的把门轻轻推开,探进去个脑袋,看到妈妈背着我的方向侧躺着床左半边,正对着阳台。 一双美腿并拢,微微弯曲着膝盖,宽松的雪纺连体裙半遮半掩,光滑的玉背暴露出一大片春光,冰肌玉骨的香肩上,吊着两根非常显眼的紫色细绳,手中抱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妈,我进来了哈。” 我轻手轻脚的把门带上,踩着拖鞋小心翼翼的端着碗上前,还没等靠近床边,妈妈腾的一下就坐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是不是忘记我跟你说过什么了?”我连忙跟拨浪鼓似的摇头:“没忘没忘。” 眼神却不自觉的注视在了妈妈的香肩上,甚至,随着衣服的滑落,胸前的那一抹紫色,隐约可见。 妈妈注意到我的眼神不对,顺着我的视线低头一看,才发现宽松的衣服已经滑落到肩膀下了,慌慌张张的把衣服赶紧拽上去,整理好以后发现我还在盯着看,耳根一红,随手抓起身后的枕头就朝我丢过来,恼羞成怒大骂道:“滚!”身子一闪,躲过扔过来的枕头,羞愧的把视线转到一边。 端着碗往前伸了伸,委屈巴巴:“我这不是看您饭都没吃几口嘛。” 妈妈瞥了我一会,冷哼一声:“不吃!”随后又侧着身子躺了下去。 我•••••无奈,我端着碗大胆的走到妈妈的身前,小声说道:“妈,您刚刚都没怎么吃,再吃点吧。” “不吃。” 妈妈翻了个身子,又侧到了对面。 我绕着床沿又来到另一边,远远地看着妈妈,端着碗往前举了举,重复道:“妈,吃点吧。” •••••这次妈妈话也懒得说了,直接翻个身子又侧向了阳台那边。 我无奈叹了口气,又端着碗跑到阳台那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妈妈:“吃点吧。” “哎呀!你怎么这么烦啊!”妈妈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又翻了个身子。 我•••••我也懒得再绕着床边跑了,直接靠着床边坐了下来,把端着的那碗饭放在床头柜子上,耸下脑袋低声说:“妈,我以后再也不惹您生气了,您就吃饭吧,刚刚您都没怎么吃,还有一下午要过呢。” 妈妈头也不回,凶巴巴的回了句:“我气都被你气饱了,还用得着吃饭?!”妈妈话音刚落,下一秒。 “咕咕咕•••••”气氛陷入尴尬,妈妈也是没想到会这么巧,羞愤的耳红面赤,脑袋都快垂到胸口了。 我干笑了两声:“妈,您嘴上说着饱了,但您的胃可没•••••”“闭嘴!”妈妈坐起身子,红着脸抢着说道。 我讪讪一笑,不敢再说话了。 不过妈妈可没打算放过我,直接揪起我的耳朵,无奈又气愤的语气:“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嘛?!注意力不能放在学习上嘛?!跟谁学成这样的?!啊?”我知道妈妈这是还在生我刚才的气,不过是每次一生气,就必定会跟学习挂钩,我都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当前最重要的还是认错,我低着声:“妈,我刚刚就是那么一说,开个玩笑嘛,您别放在心上好不好,我跟您道歉。” 说罢,我站起身恭敬的鞠了一躬,嘴里诚恳道:“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惹您生气了,求求您再吃一碗吧。” 妈妈还是第一次见我这么形式的道歉,忽然之间就怔住了,愣神的看着我。 片刻后,妈妈噗嗤一声,绷不住笑出了声,见妈妈笑了,我挠了挠头,也跟着傻笑了起来。 可能是觉得场合不对,妈妈瞪了我一眼,立马又恢复刚刚那张板着的脸,轻哼一声:“把饭端过来吧。” 只是妈妈上扬着的嘴角,就可以看出来,妈妈不生气了。 我一听,连忙把饭端过来,微微弯腰递过去,谄笑道:“老佛爷,您请用。” 妈妈接过碗,白了我一眼:“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嘿嘿笑了笑,往床边挤了挤坐了下来,妈妈瞥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 妈妈盘着腿,把手机放在膝盖上,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手机,也不搭理我,我心里虽然很想和妈妈聊会天亲近亲近,可妈妈这幅爱答不理的样子,我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半晌。 我没话找话:“妈,饭还可口吧?”妈妈瞅了瞅碗里的饭菜,抬起头像看傻子似的眼神:“这是我做的。” 我尴尬一笑:“哈啊•••••肯定可口,我也这么觉得。” 妈妈看了看我,接着低下头吃饭,隔了一会,疑惑的盯着我:“你还坐在着做什么呢?”一下把我给问住了。 不过突然晃见妈妈的那双美足,我试探道:“我•••••我给您按摩下脚?”妈妈好奇一句:“你还会这个?”“会啊。” 妈妈蹙眉,语气不善:“学的?”“昂。” 我机械似的点了下头,心里却在想,这又是哪不对了,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感情你不好好学习,功夫全用在这乱七八糟的东西上了?!”“没•••••没啊,我就是一时兴起,跟着手机上学了点。” 紧接着又跟了句:“绝对没有耽误学习,这个您放心。” 听我这样说,妈妈这才没继续追究刚刚的问题,但还是警告了句:“以后少学这些乱七八糟的,多把功夫用在学习上。” 我连连点头,满口答应下来,心里却已经激动的受不了了,期待着按摩妈妈那双娇嫩光滑的美足。 “妈,那我给您按会?试试我的手艺?”•••••“您看您上课一站就是一天,脚上还穿着高跟鞋,我给您按一下吧?疏通疏通血脉,这样您也能舒服点。” 妈妈瞥了我一眼,还是没说话。 见此,我做出一脸失落的表情:“妈,您要是不放心我的话,那•••••那就算了吧。” 妈妈斜视着我,面色冷清,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沉默许久,张了张嘴巴,犹豫道:“你•••••按吧。” 可以了?妈妈允许了?我没听错吧?“诶•••••诶。” 我满脸通红,语气还有些结巴,“我一定好好给您按。” 正准备伸手,妈妈忽然把脚闪开,看着我冷冷警告道:“按摩可以,但你要敢不老实,我明天就把你送学校去住宿。” 就像是突然被泼了盆凉水,心里失落落的,妈妈果然还是对我有顾虑,担心我对她做什么不老实的事情。 不过也还好,这次能摸到妈妈的小脚,下次就能更进一步了。 嗯!加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等妈妈放下碗,靠着被子躺好,把一双秀气的美足搭在床边时,我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了,眼里全是妈妈的那双裸着的美足。 莹白肌肤的小腿下,美足浑然天成,优美婉约的的足部曲线,晶莹玉润的脚趾如同嫩藕芽一般,整齐的排列在一起,煞是可爱,足跟圆润饱满,呈少女一般的粉红色,没有分毫的硬脚质,淡淡的青色血管让这双美丽的玉足看起来又多了几分脆弱,忍人不住想握在手里揉捏一番。 见我站着发呆,妈妈瞥了我一眼,反而她有些急了:“你到底按不按了?不按我要午睡了。” “按•••••按,这就按。” 我浑身微微颤抖着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把手过去,刚刚触碰到妈妈的美足,谁知妈妈就跟条件反射似的,猛地就往后缩,我下意识的一把抓住妈妈的美足。 顿时,就有些尴尬了。 我斜眼往上一瞟,偷偷打量妈妈的反应,她的身体绷的很紧,修长似白天鹅的脖颈,绯红一片,俏脸也像是晚霞般嫣红,双手紧握成拳状,虽然强壮着镇定,但她的这一些列反应,都已经将她内心的慌乱暴露了出来。 我是第一次给妈妈按摩脚,但妈妈同样也是第一次被她的儿子按摩,相比较之下,我觉得妈妈只会比我更紧张,我本来就抱着不纯的目的,所以心里上负担也不是很大,反倒是妈妈,被自己的儿子按摩脚,肌肤相贴,也不知道是什么感受,但目前来看,慌乱和不安是肯定的。 可能是感觉气氛有点怪,妈妈试图调节气氛,红着脸斥道:“你到底会不会按摩?”我连忙点头:“我会我会,这就按。” 说罢,我果断的抓着妈妈的美足,手指颤抖着在足心上轻轻地按了一下。 “嗯•••••”妈妈一个颤声,身体往后一仰,美足就嗖的往回缩。 我呆滞的看着妈妈,那一声颤吟,听的我胯下的肉棒都硬了起来,没想到妈妈的美足会这么敏感,我就那么轻轻地按了一下,妈妈的反应就这么大。 可能妈妈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大了,一脸羞红的瞪了我一眼,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恼怒的低声说了句:“半吊子技术,不按了。” 我一听就急了,连忙把妈妈的另一只美足抓到手里,急道:“这还没刚开始呢,您怎么就断定我是半吊子技术了?”妈妈也急了:“你上来就按脚心,你还说你不是半吊子技术?”“那是您太敏感了,别人都是这么按的。” “敏感更说明我不能按脚,对不对?等晚上你还是给你爸按去吧。” 说着,妈妈就要把脚抽回去。 我紧紧的把妈妈的美足抓在手里,死活不松开,嘴上嘟囔着“不行。” 煮熟的的鸭子给飞掉,那下一次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呢。 妈妈重新板起脸:“松开。” “不松。” “松不松?!”“不。” 妈妈见说话不管用,直接开始蹬脚,用力的往回缩,都这时候了,我也不管不顾了,直接抓着妈妈的美足抱进怀里,圆润的足趾抵在我的胸口,用力的往后蹬我,妈妈蹬一下,我抱着美足就往怀里紧一下。 这时候,妈妈已经不是在拒绝了,反倒像是在跟我赌气,我往怀里抱,她就往外蹬。 对峙到最后,妈妈已经没什么力气了,美足有一下没一下的蹬着,嘴上强撑着:“再不松开,我把你踢出去你信不信?”“我信。” “信还不松开!”“不松,说好了给您按摩,我这还没开始呢。” “我也说了,我不按了,行不行?”“不行。” “你•••••”妈妈又猛的蹬了一下脚,然后我紧跟着就往怀里抱。 此时此刻的我,已经不是蹲着了,而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怀里紧紧抱着妈妈的美足;而妈妈则是双臂支撑在背后,一条腿平铺在床上,另一条腿悬空在床边,美足被我紧紧的抱在怀里,银牙紧咬,美眸怒视着我,与我僵持。 “顾小暖,松开!”我撇了撇嘴,没说话。 “你再这么没大没小,信不信我扇你?!”妈妈抬了抬手,发现一只胳膊支撑不住,反而差点倒向床上,又连忙把手撑了回去。 又开始拿着母亲的威严来吓唬我了,可我现在偏偏不吃这招,闷声道:“我就是想给您按个脚,孝敬孝敬您,您就要扇我,我上哪说理去我•••••”妈妈冷哼一声:“我受不起。” “您是我妈,受的起。” 说着,我伸出手在妈妈的足背上轻轻按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刚刚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妈妈没什么力气了,反正也不拒绝了,脚也不蹬了,就这样双臂撑着身体,一条腿搭在床边,把脑袋扭向一侧,脸颊殷红。 手指在妈妈的足背上轻轻按压,感受着那光滑细腻的肌肤,心中早已浴火升腾,肉棒硬挺,燥热难耐了,可是妈妈看着我,我也不敢有其它的小动作。 半晌。 “妈,我能坐到床上吗?蹲的腿有点困了。” 妈妈冷冷的瞥了我一眼,把脚伸回去,身体往上靠了靠,躺在了被子上。 我咧嘴笑了笑,刚想站起来,却没想到膝盖像是碎了似的使不上力,又一屁股坐回到了地上,差点摔了个底朝天,两瓣屁股像是开了花一样疼。 妈妈连忙起身,伸出手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刚一坐下,膝盖就传来一阵针扎似的剧痛,我“嘶”的一声,面部都有些扭曲了。 “怎么了?哪疼呢?”妈妈担心的问了句,眼中有些焦急。 我指了指膝盖:“很疼。” “我看看。” 妈妈捏着我的裤腿底部,轻轻地把裤子拉上来,就看到膝盖红了一大片,甚至还有些泛青。 妈妈抬头瞪了我眼,责怪道:“你看看你,非要跟我闹,这下好了吧,知道疼了没?”我委屈的点了点头:“是您先跟我闹的。” “还犟嘴。” 妈妈伸手拍了我一下,又看向我的膝盖,小声念叨:“是不是刚刚蹲久,又肿了。” 此时,不管妈妈说什么我仿佛都没听到,目不转睛的盯着妈妈胸前的风光,恨不得眼睛都能钻进去。 由于妈妈是微微弯着腰,都快趴到我腿上了,所以我一目了然的就看到了妈妈衣服里的紫色胸罩,香肩上还束着两根紫色细绳。 而且看起来,胸罩还是那种无钢圈无加垫的,是一层薄如蝉翼的紫色布料,紧紧的绷着妈妈的双乳上,撑的又高又鼓,就像两座隆起的山包,将双乳的轮廓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虽然双乳巨大,但没有丝毫下垂的迹象,反而还是那么直挺挺的耸立着,馋的我真想伸进去摸一把,感受一番妈妈那双硕大的乳房的柔软和紧挺。 不巧的是,妈妈一抬头,就看到了我满脸哈喇子的痴呆样,正盯着她的胸乳看的出神。 第二十章 不巧的是,妈妈一抬头,就看到了我满脸哈喇子的痴呆样,正盯着她的胸部看的出神。 我还没反应过来,妈妈脸色瞬间暴怒,朝着我的脑袋就是一巴掌,破口大骂:“顾小暖!你是不是又欠揍了!”我连忙求饶:“妈,妈,我错了•••••哎呦,别打头,要打傻了。” “你能不能学点好啊?!我真想抽死你!”妈妈一边拍着我的脑袋,一边恨铁不成钢的破口大骂,像是有发泄不完的愤怒,一下又一下的打在我的脑袋上。 “妈•••••哎呦,我真不是故意的,您别打了,真傻了。” 我连忙捂着脑袋,连连求饶。 妈妈终于停下手,喘着粗气,眼神不善的盯着我,“你气死我算了!”说罢,妈妈起身就气呼呼的出了卧室。 “妈,您去哪啊?”我在身后喊了一句,心想,妈妈不会不管我了吧?过了会,正准备起身出去看看的时候,妈妈又怒气冲冲的回来了,朝我丢过来一个盒子,丢下句:“自己抹!”转身就又出去了。 我拿起来一看,正是在医院开的外用药,专治跌打摔伤的。 我笑了笑,妈妈其实还是很心疼我嘛,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打我打的比较凶。 •••••虽然膝盖疼,但下午妈妈还是没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硬是扶着我下了楼,开车把我拉到了学校。 这次没有半道把我丢下,而是直接载着我把车开进了校园。 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我仿佛感受到什么叫高光时刻,周围的男同学有一个算一个,通通向我投来了羡慕的眼神,有些不善的眼神恨不得把我吃掉,因为我身边站着是全校最美的女教师,也就是我的妈妈,宁秋婉。 对此,只能向他们说声理解,还有一声抱歉了,你们下辈子估计都没机会。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作为即将升入高三的学生,可以说这节体育课,是我们最后的快乐时光了。 只是我的膝盖受了伤,只能请假待在教室。 蒋悦悦打了一杯水,放在我的课桌上,安顿了几句,也跟着出了教室。 教室内,只剩下我和张小敏两个人,她不上体育课,这已经是常事了,每次不是肚子疼就是头疼,你要说她真疼吧,谁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你要说装的吧,这谁也不敢保证,万一真出个什么事,体育老师也承担不起。 久而久之,体育老师都懒得管她了。 “顾小暖,你也不去上体育课?”我转过头,瞥了她一眼,只见她梳着个马尾,大大的眼睛,露出两颗小虎牙,两个浅浅的酒窝,煞是可爱,只不过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的性格和这幅可爱的面孔完全不搭,野性,估计是她最有力的标签了。 我头都没回:“不去。” “咋?腿还没好。” “没呢。” 张小敏捂嘴嘲笑:“不会是瘸了吧?”我眉头一扬:“会不会说话?”顺手拿起张草稿纸揉作一团,转身朝她丢了过去。 张小敏身子一侧躲过纸团,咯咯一笑:“跟你开个玩笑嘛,这么小气。” 我哼哼了两声,懒得再理她,从课桌里拿出手机,找了条看起来挺专业的全身按摩视频。 今天中午好不容易才摸到妈妈的美足,却因为自己的按摩功夫不到家,给白白浪费了一次机会,所以我认为,有必要好好学一下,特别是脚部按摩,得着重加强。 等下一次再给妈妈按摩的时候,一定要使出浑身的解数,让妈妈骨软筋酥,飘然若仙。 弓着腰趴在课桌边,看的正起劲呢,身旁就突然多了人影,光线都被遮住了。 还以为是班主任巡查呢,吓了我一大跳,赶紧把手机扔了进去,抬头一看,原来是张小敏,我没好气的说:“你鬼啊?走路没声•••••”“什么叫我走路没声?是你看的太认真了好不好。” 张小敏笑眯眯的盯着我:“看什么呢?让我也看看呗?”我摇摇头:“不行不行,少女不宜。” “我已经成年了!”“你不是还没满十八吗?怎么就成年了?”张小敏一脸傲娇:“马上就满!•••••只差两个月。” 我斜眼瞅她:“差两个月?那不还是末成年吗?”“你•••••”张小敏气呼呼的看着我:“你不是也末成年吗?凭啥你就能看?我就不能看?”“我看啥了?我没看啥呀。” 我摊了摊手,故作不知。 张小敏哼了一声,神秘莫测的看着我,眼睛灵动,弯下腰低头在我耳边小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肯定是在偷看小黄片,对不对?”我扭头睁大眼睛看着她,一脸的惊讶。 张小敏洋洋得意的撅起嘴:“被我猜对了吧?”我没反驳也没肯定,而是先好奇的问了句:“你还知道小黄片啊?”“我不仅知道,我•••••”张小敏说着说着就有些犹豫了。 我笑眯眯的盯着她接下话:“还看过?”“咋滴?不行啊?”“行,当然行了。” 我肯定的点了点头,随之一脸疑惑:“小黄片好看吗?”张小敏立即傻眼了,一脸不相信盯着我:“你•••你没看过?那你刚刚看的什么?”我迷茫的摇了摇头,心里却已经快笑的乐开花了,这傻姑娘逗起来也太好玩了吧。 张小敏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你骗谁呢?骗鬼了吧你?”“没骗你,我真没看过。” 我装作一脸无知的样子,差点自己都相信自己没看过了,更别提她了,不确定的语气问:“真没看过?”“真的。” “那你把手机拿出来给我看看,你敢吗?”“这有什么不敢的?”随即把手机拿出来晃了晃,刚准备给她,可再一想不对啊,她凭什么看我的手机。 于是,我笑眯眯的看着她:“那如果刚刚我看的不是小黄片,怎么说?”张小敏愣了下:“那就证明你确实没看过小黄片呀,还要怎么说?”“那怎么行,我本来就没看过,只是你不相信非要我证明给你看,可给你看了不就侵犯我的隐私了吗?”张小敏迟疑了:“这•••••” “所以嘛,如果打开手机不是小黄片,你总得补偿我点什么吧?”一听补偿这两个字,张小敏立马退后一步,警惕的看着我:“你想干嘛?”我勉强干笑两声:“我说,你用得着这么大的反应吗?”“用得着。” 张小敏用力的点了点头,一脸认真:“你就是个色狼。” “我怎么就色狼了?”“你•••••你就是色狼。” “那请问,我色你哪了?”“你色小悦悦了。” 啥?我睁大眼睛看着她,无语至极,这都能扯到蒋悦悦身上来?难道蒋悦悦还有和别人分享闺房性事的癖好?不可能吧。 “我不跟你说了,越扯越远。” 把手机放进桌兜里,我又重新趴回到课桌上,把头侧向另一边。 只是,张小敏还有些不甘心,推了下我的肩膀,“喂,你还没给我看呢。” 被她吵得都有些烦了,我皱了皱眉:“我凭什么给你看啊?你谁啊?”“你不给我看,我自己拿。” 啥意思?等我转过头来一看,张小敏都已经把手伸进我的桌兜里了,我也急忙把手伸进去拦她。 只不过,手伸进去以后,摸到不是手机,而是一只软乎滑腻的小手。 一开始还没转过神来,手机有这么软吗?手机也有温度吗?我下意识的捏了两下,这才反应过来,不是手机,而是张小敏那只手。 我顿时没敢再动了,而张小敏的手也僵在那,拿着手机一动不动。 片刻后。 “拿开。” “那你先放下手机。” “你不让我看,你就是心虚。” “凭什么要给你看,你又不是我妈。” •••••“你不给我看,我就去告诉宁老师,顾小暖在教室看小黄片。” “那你去呀,我又没拦着你。” “那你放手啊。” “那你先放下手机。” 张小敏不说话了,反正就是这么跟我僵持着,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服谁。 抓着张小敏那只软乎乎温热的小手,我笑眯眯的看着她,心里有些意动,大大的眼睛看起来灵动有神,小巧的鼻子玲珑秀气,白皙的脸蛋上挂着两个浅浅的酒窝,一口樱桃小嘴粉嫩迷人,微微张开着一条细缝,暖暖的呼气迎面洒在我的脖子上,就像是拿着天鹅羽毛的尾尖不断滑过,痒痒的,酥酥麻麻。 我试探着轻轻捏了捏她那只小手,也不知道是她没感觉到,还是装作不知道,脸上的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不服气的瞪着我。 再摸两下?可是,这是不是对蒋悦悦不公平?心里又感觉过不去那关,下不了手。 那我就只摸两下?如果她愤怒了,我立马松手;如果她沉默了或者没有明确拒绝,那我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更何况,我对自己的妈妈都有不轨的心思,还有什么资格谈对得起对不起了呢。 手腕按着她的小手,顺着那只小手的指尖往上,轻轻滑过纤细的手指缝隙之间,温热细腻的触感,让我心里有丝莫名的激动,试着把手指插到她的指缝里去,可张小敏好像有点被吓到了,掌心向内弯曲,握成拳状,肌肤上还能感觉到一层鸡皮疙瘩。 我直接用手包住她的小拳头,试着掰开她的手心,小拇指在一旁不停的揉刮着她的肌肤软肉,正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突然张小敏说话了。 “你放手。” 张小敏像是颤着嗓子,咽声说了一句,一脸快哭的表情,泫然欲泣,看起来令人怜惜。 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我立马呆滞,也不知道该不该放手了,她平常看起来大大咧咧的,这怎么一碰就哭。 “我•••••”我哑口无言。 由于我是手腕按着她的,她使劲拔了下也没把手拔出来,银齿紧咬下唇,一脸极度委屈的表情,泪珠潸然而下,抽噎着出了声:“呜•••••你放开••••呜嗯。” 这一哭,吓得我直接魂不附体,连忙松开了手:“我放开我放开。” 张小敏还在断断续续的抽泣,眼睛红红的,“你欺负人•••••呜呜•••••”一边颤声说,一边拿手擦泪,哭声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她越哭我越慌,这可是教室啊,再这么任由她哭下去,非得把隔壁讲课的老师惊过来不可。 “你先别哭好不好?我给你道歉,给你道歉,为刚刚的行为向你道歉,好不好?”我做出双手合十的动作,不断的讨饶。 就在这个时候,教室外的走廊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我不由得急了:“姑奶奶,我求你别哭行不行?”“我真是怕了你了,求你别哭了。” 张小敏抬起头看着我,脸上挂着泪痕,撅着嘴:“哦。” 她的哭声突然就停了,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可以说:戛然而止。 走廊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急道:“你先回座位上好不?不然待会老师进来,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你本来就是欺负我了。” 张小敏小声念叨了一句。 “我•••••对不起,行了不?你先回座位上可以吗?”“哦。” 张小敏这次还算听话,起身往教室后排走去。 再仔细一看。 不对啊,她怎么把我手机也拿走了?“我手机,你拿我手机做什么?”我压着声音喊道。 张小敏像没听见似的,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她刚坐下,班主任就推开门进来了。 列行外出课的教室检查,转了一圈问了几句就走了。 •••••“看也看了,可以还我手机了吧?”“给,还你。” 一把夺过手机,以后再也不惹她了,这叫什么事嘛,肉没吃到还沾了一身骚。 甚至她刚才那阵子哭,我都不知道是真是假。 她不会是演戏给我看吧?“你•••••你真没看过小黄片?”身后传来张小敏的声音。 “要你管?”呛了她一句,头也不回的回到了座位上。 这小妮子太难缠了,还是少理她比较好。 •••••“嘶~悦•••悦,你嘴再张大点,牙齿磕到了。” “你别说话。” “好•••••嘶•••••啊~!”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酥酥麻麻的舒爽感完全超乎我的想象,蒋悦悦那口樱桃小嘴,温暖湿润,软软的小香舌滑过龟头,刺激的我身体一个激灵,差点四肢酥软的倒在地上。 看到我这么大的反应,蒋悦悦抬起头,一脸好奇:“真有那么舒服吗?”“嗯!”我用力的点了点头,伸手去抚摸蒋悦悦滑腻柔软的脸蛋,另一只手五指展开,插进她的秀发当中,轻轻的拨弄着,时不时的轻按一下她的头皮。 蒋悦悦白了我一眼:“你这是想给我做个头部按摩嘛?”我嘿嘿一笑:“你给我舔鸡巴,我给你按摩,这不是还挺公平的嘛。” “别说脏话。” 蒋悦悦拧了我的大腿一下,小脸发红的嗔了我一眼,虽称不上风情万种,但妩媚撩人还是绰绰有余的,把我眼睛都给看直了。 更何况,蒋悦悦就蹲在我的胯下,红润的嘴唇里含着我的鸡巴,那征服感简直爆棚,险些兴奋的射出来,身体靠着银杏树,身体绷的笔直,缓口气忍下射意。 蒋悦悦还是第一次给我口交,动作有些生疏,只知道嘴唇含着肉棒的前端吞吞吐吐,牙齿还时不时的磕在龟头上。 “悦悦,你再含深一些。” 我伸手向内推了推她的脑袋,蒋悦悦一个没注意,差点把肉棒插到她的喉咙眼。 “咳•••••咳”蒋悦悦连忙推开我,一脸埋怨的仰头看着我,“你弄的我差点吐出来。” “我不是故意的,就是没想到你喉咙眼这么浅。” “是你的这个破玩意太长了好不好?”说着,蒋悦悦还赌气似的伸手拍打了一下湿漉漉的肉棒。 我得意一笑,手握着肉棒根部,重新戳到蒋悦悦的脸前,“长点不好啊?”蒋悦悦脸颊一红,嗔怒道:“我不知道!”“手抓着,含进去,宝贝。” 蒋悦悦仰头娇嗔一眼,撅了噘嘴,伸出纤细的嫩手握住了肉棒,脑袋向前,一条香舌滑出来,试探着舔了下龟头马眼。 “嘶•••••嗬•••••”我手扶着身后的银杏树干,舒爽的发出了呻吟声。 蒋悦悦抬头看向我打量一番,眼珠子转了转,也不着急含进去了,反而用那条灵动的小舌头,在我的龟头处舔舐了起来,绕着龟头马眼,舌尖顺时针在周围滑动,嫩手握着肉棒慢慢撸动,双重的刺激下,我愈发的忍不住射意。 而恰巧这时候,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不停的震动了起来。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