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ball迈博体育】逝去的纯真【365天今时之欲】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第一章:白衣黑裙   但愿我是只鸟儿,翺翔在天际。   顺著记忆的残影,飞回到那往日的时光。   用青春的呐喊,呼出我满胸的郁闷与无奈。   我要脱逃,脱逃﹍﹍朷朷但﹍﹍脱逃到哪呢?   什么都不想做了,菁将身体投向沙发,好倦。老公也刚回来,家里事情好多 好多,还有办公室里一天的忙碌,千头万绪。思维开始慢慢飘了开来。   白衣黑裙背著沈重书包的日子已远,但始终却没忘记。快乐的生活永远是在 年少之时。那是一个纯真的年代阿!读书对菁来说始终不算压力,身边死党每天 总有说不完的青春情事,上学途中也总有几个帅帅的男生走过。那时是如此的自 由,一片未来展现在眼前,无限的空间,无限的幻想。   起身看看孩子的功课,身体竟如千斤般沈重,也不是不爱孩子,只是没法忍 受永远教不会的课业。接著洗个澡,上上网收个信,一天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日 复一日。生活被无形的网罗罩住,想脱逃却又无力,脱逃又要去哪呢?却又不甘 心。   这些年身边总有一个情人守著,是个很普通的中年男人,不特殊但却有无比 的爱。想到秦心理一阵暖意,但又有许多无奈,这爱情也慢慢掉落在一个死水般 的漩涡里。当年跟老公也是有著爱情,却被岁月生活折磨到支离破碎。   秦在某一方面是很特殊的,比如他永远有种动力,想打破一切摧毁一切。   但终其一生一事无成,像个落难英雄般,或许就是有这点悲剧性格吸引了菁, 实在说起来秦只不过是一个志大才疏的不务实者,但这等人却总能得到女子欢喜。   处理完琐事,做到电脑前面,漫无目的的等著秦的出现,这已成了一种依赖 性的惯例了。打开信箱,传来两封信件,其中一封是这两周在聊天室里认识的一 位网友﹍﹍李。这人相当有礼,没题到过任何见面或其他非分之想,是个相当好 的聊天对像,让人毫无压力。   看著他信里的话让人笑出声来,这人相当幽默风趣,总是能逗人笑,文笔也 好,隐约在信中可看到这人形像,一个诚实不虚伪的中年精英。就著他的话提笔 回信,突然整个人又掉回到那个无拘束的白衣黑裙时代,文思也流畅了起来,写 著写著心中感觉一种充实。近来慢慢已经养成等他信的习惯,但这人甚忙,不过 三两天内总是会收的到的。   心里有股惆怅,当时跟秦也是这般书雁往返,那时写的尽是一些愉快的事情。   想起秦前数日的抱怨,却是无法拿起心情这样写了。秦的情爱有时像绳索一 般,自己未尝也像藤蔓般在心里依赖著秦?这像是个恶性循环,因为关怀对方的 每件事而争吵,不见时思念不休,见了却又冤家对头。现在几乎无法跟秦写上任 何东西了,除了一些生活外,心中没了那份自由的感觉。当一个人活在生活中是 很难幻想的,没有幻想怎样提笔呢?   想到秦时总是让人情欲高涨,因为爱吧!虽然秦不能算是好情人,但一起做 爱时总是能够感觉到那种生死的爱。每每见到面,下体自然就湿润了起来,有时 光想到他的名字也能如此。认识秦以前未曾有过欲望的困扰,是秦代著体认到性, 却相对也带来了煎熬的苦痛,总是时时盼著秦的进入与冲撞,可是实际见面机会 却是这样少阿!   想著想著秦的身影随同ICQ上的小绿花跳跃了出来,看了下写了一半的信, 心中微微一叹,今夜相会会是在思念中还是争执中结束?无意识边看著李的信边 和秦交谈著,身体的情欲又被挑了起来,说道:「我好想你好想你,你何时要上 来看我?」              第二章:受困的白云   你带来的是痛苦与甜美,丰收及饥荒。   但愿你能将我的人带走,而不是只带去我的心。   空著心的人剩的只是躯壳,要用什么来渡过每个分开的日子?   我要你想我,亲爱的,但我要告诫自己不要想你。   越想你你就会让我越空,空到一无所有。   办公室里的烟味让人受不了,为何总要让这些男人们肆无忌惮呢?想著心里 却浮出秦的影子,秦也抽烟,并且烟瘾极大。他知道菁讨厌烟味,所以见面时总 是忍著。久之菁也主动提起要秦在做爱后抽上几根烟,她看得出秦身体里的尼古 丁在蠢动著。宾馆里小小的空间,菁却不曾厌恶过那烟味。念起秦微带烟味的吻, 身体开始骚动起来。   寂寞吧!跟秦一起后变得更寂寞,应该说是秦让她看到世间竟然有真情真爱, 但却不能日夜相守。吃惯药的孩子,吃一次糖后方知原来糖是如此滋味,日后吃 药就苦了,但是吃糖却是伤身的阿!   下午秦要上来,菁在心中盘算著晚上能混到何时。想著想著思绪又飘到秦终 究还是要走,又伤心了起来。不是秦要走,秦是浮萍般的漂流者,菁知道秦想要 扎根,却是自己拿不定想法,要走的是菁自己,菁的心开始抽痛。   秦的身材并不是吸引人的那型,菁常奇怪自己为何会如此迷恋著他?以老公 的标准来说,秦可说是没任何优点,但就是只想跟秦一起。并不是说身体的快感, 老公也是会给她带来高潮,但好像就是无法满足什么。其实菁也不知道自己要些 什么,面对秦,她身体整个处于崩溃当中,但又好像要的不是身体。   菁自己倒是保养的好,或许天生有些自恋吧!还是女人们的天性?接近中年 的身材丝毫没有走样,菁在宾馆浴室里暗暗的得意起来。胸部依然尖挺,乳头傲 然翘立著,腰仍是如此的纤细。   秦在身后搂著菁,双手不老实的伸到腿间,菁的身体完全无法听候使唤的软 了下来。走回床上的路竟是如此的长,菁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脑海里只有 著秦。   两人做爱不太爱抚的,三年了吧!向来一直都是这样。好像也不是因为秦爱 冒进或不体贴,多时候是菁求著他进入体内的。菁个性腼腆,往往都只敢偷偷瞧 瞧秦的下体。偶然就算吻那,也不敢睁眼看个明白。秦的阴茎不是很粗壮,起码 跟老公比起算是逊色许多了,但菁却能感受出他下体的律动,像是会跟自己心跳 一般同步的悸动著。她爱吻他的阴茎,有种完全占有的感觉,菁用心体会著秦的 身体与他的呻吟。   翻过身来,菁感觉出自己下体整个已经湿透了。她扭身拒绝秦的爱抚,要他 立刻进来她的身体,整个人像是被点燃的火炬一般燃烧著。   进去那一瞬间菁就像昏迷一样,心中满满的甜蜜,不知道是身体的快感还是 心里的爱,只知道勾住秦的肩膀。感觉出秦的身体就在里面,就在里面抽动著, 她忘情的大叫:「吻我,你吻我。」   家里仍是一样宁静,孩子自己安静的玩著电动,老公也专心看著电视。   显然下午老公没打电话去公司,原本想好为何请假的理由也不需要了。心里 有点生气,孩子功课好像不关老公事情一般。   身体里面仍残留著秦的味道,仍感觉秦的精液在子宫里流著流著,流到心底 驻守著。这种感觉就算是沐浴过依然存在,会维持个好些天。但这种感觉并不甜 美,其实带著一种痛楚,一种空虚。想秦也该要到家中了,菁像以往一般坐在电 脑前茫然的看著微软开机画面的白云,自己也同这云般被困在这框框里。   等著秦出现的时间收到了李的来信,已经三天了吧!三天李没信来了。   不过这几天里菁心中一直为著秦即将上来而欢欣著,反没去注意到李一阵子 没信了。李还是一本原样的欢笑著,这让菁感觉心底踏实了些,心中不免又想到 秦。   李是像阳光一样的人吧!秦却总是像满怀心事的孩子要人疼著。   一面写信菁一面笑著,专心到没注意秦ICQ传来的讯息。             第三章:失去记忆的午后   空荡的心走在空荡的午后。   想抓住一些什么,却只抓住满把的空荡。   选择让自己被记忆背叛,好忘记所有的痛苦与欢乐。   身躯里留著的只是空,没有任何残留。   喔!还残留了一丝你指尖的烟味。   秦的时间永远抓不准确,说不见面还好,另人难过的是说要见面了却又见不 到。这让期盼许久的心整个突然被掏空,网路上两个人的火气都越来越大。   每天午休吃自助餐时总会遇到一个男的。这家自助餐店离菁的公司有一段不 算短的距离,菁是爱上中午时分一个人独自往来的感觉。一种孤独,被亏待,被 遗弃的感觉,有点自我逞罚的味道。   这男人永远是友善的微微笑著,有时会交谈个几句,菁甚至想不起这男人的 长相,总要见到人才能具体起来。印像中这男人试图邀过菁喝咖啡什么的,但菁 都用微笑挡了回去。   唯一有印像的是这男人的笑容,一种亲切感。还有这人说话没什么内容,想 必不是太有知识之类的,虽然他好像是某大公司的中阶主管。   男人带著惯常的微笑,一屁股坐在菁的旁边自顾著吃了起来。   菁不自觉的将椅子稍微挪开了一下,心里想著今天下午本来都请好假了,秦 不但不来,昨晚还吵了一架。   男人突然说:「下午有空吗?」   菁随口应一句「嗯!」立即被自己吓了一跳,意识清醒起来。   「那一起走走?我下午约的客户临时爽约。」男人说道。   「爽约」两字让菁的心痛起来,突然感觉好空,好想要点什么来填补。   就像是在大海中,抓到一点什么是什么,明知那东西载不了一身的繁重,却 也捞了起来。   车上男人谈著自己的一些丰功伟业,本来菁就不期待这人会谈什么有营养的 话题,但这人把气氛弄得还算融合。菁偷瞧这男人,约中等身材吧!四十来岁, 长的相当普通。想到等等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心里紧张起来。   男人想必是发现菁突然的沉默,说:「找地方休息一下聊聊好吗?」菁没应 话,光只低著头,也不管男人将车开往哪去。   秦是菁的第二个男人,之后菁也曾有跟人幽会过一次,那回让菁的感觉也是 一种填补,并没有丝毫的爱,也没感觉过任何对秦的亏欠。「反正只来一次,这 事秦永远也不会知道的。」菁心底暗暗安慰自己。   男人进房后抱住菁吻了起来,菁的情欲一下被挑逗起来,两人舌头纠缠,菁 感觉要融化了。   男人的手像魔术师一样挑逗著菁,让菁的全身如同被羽毛般拂过,不禁呻吟 起来。他舔著菁的下体,轻轻骚扰著小小的阴核,菁感觉一种湿润穿过下体流了 出来。两脚抵住床菁将下身迎了上去,享受无法抵抗的一波波高潮。   轻轻抚弄著男人的阳具,感觉好坚实,好硬挺,忍不住菁将男人下身拉过来 含住阳具。男人停了下来,闭起眼睛陶醉著。菁突然感觉下身空了,仰首看著男 人,示意要他进来。   男人阴茎算是粗壮吧!戳进来时让菁感觉好满,身体开始发抖晕了起来。   口中喃喃说著:「好强喔!好强喔!戳我,用力点。」   一股热流冲过子宫。   菁是不耐久战的,每回高潮后必定要喘上一下,这男人却是不知,依然努力 卖弄著。菁求著他说:「你停停吧!」,男人停住动作,汗水一滴滴的流到菁的 乳房上,这让菁有些不悦,菁是极爱清爽的。但男人阴茎突然在菁下体跃动了一 下,菁又忘我热了起来。   菁的身体像被海浪般拍打,一阵阵高潮袭来。感觉不出日月星辰,感觉不出 天地方向,只是尖声呼求要男人更多给些。今天的菁跟以往都不同,变得贪婪且 无止境的需求,这是菁这一生中最满足的一次做爱。   男人的精液喷洒出来,喷到菁的的整个胸部,脸上也沾了些。   男人伏在菁的身上,精液跟汗水混合在一起,也分不出来是谁是谁了。菁挣 扎起身要去冲洗一下。   浴室里菁感觉一种饱满,自阴部延伸到脑海中,菁心里想著他还能再给我一 次吗?想著想著轻笑了起来。   回到家里一切都和预期一样,老公没知觉的根本不需要去担心什么。菁和往 常一样忙完琐事坐到电脑前面,突然惊觉自己一整下午都没思念起秦,好像秦完 全不存在一般。又想回想下午发生什么事情,脑海一片空白,只感觉应该是很快 乐的样子,但细节却全然消失。男人的样子,声音都想不起来了,甚至连怎回家 的都忘了。   记忆中残存的只有高潮,汗水,以及那男人的指尖。   菁笑了笑,自己猜自己明日以后还会不会去那家店吃午餐,顺手开了电脑, 心想一夜情不就是只一次吗?这算一夜情还是半日情?还是根本无情?   ICQ跳著,秦说道:「下午我去你公司﹍﹍」菁的神经整个乱了,手抖著 就是打不出字来。   「你怎了?」连续的讯息像海水般传来。   「我身体不舒服回家了。」菁只能尽力挡著。   「你不在家,我去过,你儿子说你一天都不在。」   「你﹍﹍你跑来我家?你太过分了吧!」菁突然感到一阵羞辱。   「我只是担心,我好怕你出事,你放心,我说我是保险公司的人,不会有事 的」   「你追查我?」菁的情绪开始狂乱,用愤怒来掩饰自己的害怕以及愧疚。   菁眼泪不停的流著,流著﹍﹍手上打出去的字却像刀一般的利,而秦却像断 线般冻结在哪。   久久后菁也停住了,说道:「我只爱你」   秦说:「你知道吗?我从没想过你会如此。我正在哭。」              第四章:唯一的记忆   从未获得什么,所以也未曾失去什么。   所有的梦都停留在纯真时代,其他都被选择遗忘。   那株古木,还有那群短发少女。   拒绝在梦境中继续成长,因为那是我唯一拥有的。   离开哪,纯真已逝。   午后相当闷热,菁换了一个自助餐厅吃饭已经要三年了。三年前的故事像癌 症一般死死缠绕著她,到两败俱伤,到同归于尽为止。   菁永远记得事情发生后次日清晨,当她离家上班时发现秦红著双眼站在对街 骑楼下,显然是连夜赶了上来。前一夜两人几乎是无语到秦主动断了线,菁自己 也是一夜辗转无眠不知要怎样面对秦,谁知道该面对的这样快就来到了眼前,菁 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怎样是好。   秦走过街来,二话不说几乎是半拖著菁上了一部计程车。台北只有清晨是比 较正常的,人人都忙著像赶刑场般的上班,而这两人却进了一家宾馆。   秦吻菁的样子像是没了明天,菁只感觉心痛,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停不下 来。秦将头埋在菁的胸前向孩子般的也哭了起来,菁只能说「对不起,都是我的 错,都是我的错。」,两人就著样抱著哭著。   秦突然起身,头也没回的走出了房间,就这样秦没再出现过了。菁呆呆的坐 在房里,盯著地毯看著,地毯的绣花幻化成无数秦的身影,如此孤独。菁脑袋一 片空白,直到柜台电话来问要不要续房时才警觉的要中午了。起身时发现胸前洋 装上一片泪痕已干,这件洋装菁没再洗过,放在菁衣橱开门处,足足就这样看了 三年。   吃完饭菁回到公司,大楼前机车上坐著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永远忘不了的 痛。岁月并未在秦脸上刻出什么伤痕,或许他本来就一身伤再也无处下刀了吧!   依然颓废的神情,依然驼著永远打不直的腰,依然让人心疼。   两人无语走到隔壁巷里的咖啡厅,秦点起烟,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近来好吗?」秦一脸疲倦的说著。   「嗯!还好,日子就这样过吧!」   「家里呢?」秦有些含意的问到。   「都很好,老公还是老样子。」菁犹豫了一下,停了停,抬起头来直视著秦 接著说:「我现在身边有一个朋友陪我。」   秦又点起一跟烟,这烟味让菁想哭,跟李爱抽的牌子不同吧!为何三年了还 是忘不了这味道呢?为何所有的记忆都淡忘了,只有这呛人的烟味留存?   「喔!我也还好,老样子,今天顺道过来看你。」秦的声音里带著一丝凄凉。   「上班时间要到了吧!我还记得的,呵!」   菁跟在秦的身后走著,秦没回头,菁呆呆看著他的背影。心想:「三年前我 因为欺骗失去他,三年后却又因为诚实再度失去。」想著生命如此的矛盾不禁笑 了起来。夏日的台北阳光依旧,菁却感觉好冷好冷,心想该回办公室加件衣裳了。   菁习惯下班回家前绕去李那转转,有时带点菜去,这人也是个不太会料理自 己的人。近来跟李也是弄得乱七八糟,没事就斗嘴个没完,让人心烦的不得了。   下午市挤满了上班族,传统市场让人有种亲切感,像是回到童年时陪母亲买 菜一样,这是菁近来最爱逛的地方了。看到摊上放著几束滴著水珠青菜,菁脑子 里突然像停电般记不起一切了,只知道这菜是如此熟悉,像是与她命运间存在著 有某种神秘切不开的宿命。   「这﹍﹍这是什么菜?」   卖菜的欧巴桑见怪不怪的回说:「空心菜」                (全文完)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