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乐天堂】韵母攻略 (78) 【再见昨天】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韵母攻略】 作者:流浪老师 ———————- 第七十八章 …… 和妈妈出门以后,便打车来到了繁华市中心的万科商场,陪着妈妈走走逛逛,在一家照相馆停下了脚步。 “走,进去看看。”妈妈言语了一声,迈步走了进去。 这家商店的装饰比较复古,整间店铺通体呈现着古风的气息,尤其是墙上挂着的那面灰金色铜镜,就像影视剧中贵妃用的那种。 不过,在墙上挂面铜镜,是为了镇店辟邪嘛? 这时,妈妈的注意力集中在了一面相框上,挺精致的一件长方形的木质相框,有着极为协调的花纹边。 注意到妈妈的目光,店员很贴心的将那面相框从货架上拿了下来,“您好,女士,这款相框就剩下这一面了,您可以看一下。” 妈妈点了点头,接过相框,认真端倪起来。 我凑到妈妈的旁边,看着妈妈手里的相框,确实不错。 “就这个吧,我再看下其他的。”妈妈笑了笑,说道。 店员礼貌笑了笑:“您随意看。” 从店里面出来的时候,我的手里多了一个袋子,放着五面相框,都是妈妈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品。 “这就回去啊?”我步步紧跟在妈妈的身后,小声询问。 妈妈回头瞥了我一眼,自顾往前走着,说道:“那不然呢,你还需要买什么?” 我上下打量了几眼妈妈的背影,总觉得妈妈的身上少了点什么,直到走近一家服装店的时候,我才如梦方醒,妈妈今天出门没穿丝袜,而且高跟鞋也没有穿。 以往身着教师制服的威严母亲,自从来到烟台之后,那股严师的气质已经淡了许多,更多是成熟美妇人的气息,我想,这可能与妈妈的心境变化有所关系吧。 这家店铺名字叫女人之家,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专门卖女人的服装,包括一些隐私的内衣内裤,而且店内的门口放着一具假人模特,高挑的假人模特的长腿穿着一双肉色的丝袜,那双塑胶大胸包裹着超薄的肤色内衣,如此成人化的模特放在门口,特别显眼。 我瞅了瞅那具假人模特,又看向妈妈:“您不买身衣服裤子吗?来烟台旅游一次,总不能空着手回去吧?” 妈妈没注意到我的眼神,只是没好气回了句:“我又不缺穿的,不需要买。” “那也可以少买一件两件的啊,再说了,又不是非得买大件,可以买些小件啊,就当是旅游消费了。”一边说着,我一边用余光打量着店铺门口的那具假人模特,在心里和妈妈作比较,如果那条丝袜和那副内衣穿在妈妈的身上,那…… “那你说说,买些什幺小件啊?”妈妈的声音,听着似乎近了许多,我转头一看,妈妈正顺着我余光的视角,打量着那具假人模特。 我愣了几秒钟后,迎上了妈妈那双冷冽的目光。 “就……就小件啊。” 妈妈瞥了眼那具假模特,又上下打量了几眼她身上的丝袜和内衣,妈妈不禁嗤笑了几声,接着看向我:“你脑子里想的什么,我心里跟明镜似的。” 言罢,妈妈伸手给了我后脑勺一巴掌,道:“别想了,回去了。” “诶呀,妈~~~”我一把抓住妈妈的手,缠着说道:“您不觉得您穿上肯定很合适嘛,要不您试试呗。” 妈妈气道:“那要是都合适,我还都买呗?” 我小声嘀咕:“也不是不可以。” “哦?”妈妈凤眼一瞪,“不是你的钱你花起来不心疼是吧?” 呃…… 一说到钱的问题,我就要向妈妈低一头了,毕竟自己的零花钱和生活费,包括自己平常的一切开支都是妈妈和爸爸的钱,没有经济来源,说话都没底气。我小声嚷道:“一条丝袜又没多少钱。” “没多少钱?那你自己去买。”言罢,妈妈揪着我的耳朵,凶道:“再说了,这是钱的问题吗?嗯?” “不是钱的问题,那又是什么问题?”我明知故问。 闻言,妈妈的脸色随即沉了下来,给了我一巴掌,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这时,旁边路过的路人,已经有奇异的目光朝我和妈妈张望了过来。见状,妈妈也不好意思再对我动手动脚了,甩开我的胳膊,就要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 毕竟,我和妈妈年纪相差这么多,在一块拉拉扯扯,总会让人多想的。 “妈,您等我一下。”我喊了一声,连忙跟上妈妈的步伐。 …… 在外面吃过晚饭,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在我的提议下,换了一身衣服裤子,便拉着妈妈出门,来到了沙滩散步,也随便消消食。 妈妈换了一身宽松的分体式休闲服,将她玲珑的躯体给遮掩了起来,但是挺巧的屁股和饱满的双乳,依旧炫彩夺目,显得十分突出。 不得不赞叹一句,妈妈的身材非常完美,各式各样的衣服都能完美的驾驭。 夜晚的沙滩,显得有些冷清,除了零星的几对情侣,已经见不到什么人了。 和妈妈肩并肩走在沙滩上,迎着海风,踩着细沙,说不出的惬意。 余光撇向妈妈,可以看到妈妈此时的脸庞格外的安静、淡 然,那双明亮的凤眸深邃如水,澈不见底,额前散乱的几缕发丝被海风打乱,有种异样的美感,如果此时有台相机拍下来,那妈妈一定美极了。 想到这,我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我忽然意识到,就算没有相机,那手机也可以拍照啊,我真是笨死了。 “妈,您停一下,站着别动。”我忽然开口,妈妈有些不知所以,下意识的站在原地,皱眉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我想……想给您拍张照片。”我拿出手机,犹豫道。 妈妈闻言,看了看我手里的手机,一时有些愣住了,“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拍照了?” “这不是想给您拍照留个纪念嘛。” 妈妈蹙眉道:“白天不是拍过了吗,今天还拍什么,再说了大晚上黑乎乎看也看不清,拍什么照。” 我急忙反驳:“那能一样嘛,白天是摄影师给您拍的,现在是儿子给您拍。” 妈妈白了我一眼,没好气道:“能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拍照啊。” 言罢,妈妈又瞅了眼我的手里拿着的手机,不屑道:“再说你拿你那破手机拍照,我可信不过,指不定被你拍成什么样呢。” 我…… 我哭笑不得道:“那这破手机可还是您给我买的呢。” “我给你买的怎么了?我给你买手机是让你用来打电话和学习的,又不是让你拿来打游戏玩的,用得着那么好的手机吗?”妈妈立马反驳,并且拿学习这件事出来压我。 听着听着,我忽然觉得,话题怎么跑偏了,不是在讲拍照的事情嘛,怎么又扯到手机和学习的问题上来了,我只好小声拉回话题:“妈,我就是单纯想给您拍个照。” 妈妈闻言,瞬间止声,顿了顿,妈妈又不屑的轻哼一声:“不拍。” 我…… 不拍?您今天不拍也得拍,我心里想道。 “您站好啊,我开始拍了哈。”言罢,不顾妈妈的意见,我便直接举起手机,假装做出拍照的姿势。 “顾小暖!”妈妈闻声,不满的呵斥了一句,看到镜头对准了她,连忙转了个身子,背了过去,嘴里还在警告我:“顾小暖,你再闹小心我揍你啊!” “妈,您让摄影师拍,干嘛不让我拍,难道我连给您拍照的资格都不够吗?”我故作失落的说了一句,缓缓放下了手机。 妈妈闻言,转过身来看着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行行行,拍吧拍吧,随便你。” 我一听到妈妈妥协了,我顿时高兴的蹦了起来,抓起妈妈的手就往不远处的礁石边走。 “妈,咱们换个好点的地。” 妈妈无奈地拍了拍额头,不情不愿的被我拽着往礁石处走。 还是白天的那个地方,还是同样的位置,妈妈静静地站在礁石上,对着手机镜头,脸上露着无奈的表情。 看着相机中一脸无奈的妈妈,没有丁点的微笑,我顿时心情都不好了,站在距妈妈几米远的沙滩处,我朝妈妈喊道:“妈,您笑一笑啊。” 妈妈闻言,勉强翘起嘴角,露出一个不情愿的笑容。 “妈,要不您喊个茄子吧。”我又喊道。 妈妈这次,瞪了我一眼之后,干脆转了下身子,背朝向了我,双手无措的插在裤兜里,留给镜头一个靓丽的背影。 而且,妈妈今晚出门穿着的是一身休闲服,很适合这种酷酷的动作,再搭配上妈妈那一头迎着海风打乱的秀发,窈窕的背影,更是添加了一种极具魅力的神秘感。 找准角度,我一连咔咔咔拍了七八张,都是妈妈的背影照。 而且,半分钟之后,妈妈她竟然主动开始换着姿势,将背影留给了镜头,可能是面朝大海的夜景,让妈妈的心境泛起了涟漪,摆拍的姿势也开始大胆了起来,撩头发、抚摸脖颈、掐腰,身子蹲下抱着膝盖,坐下侧着美腿,各种各样的姿势展现在了镜头里。 为了更好的拍照,我得不停地跑着转换地方,寻找合适的角度。 拍了一会以后,我终于喘着气停了下来,阅览起了刚刚拍下的照片。 不得不说,尽管我的拍照技术不怎样,但是妈妈上镜啊,弥补了拍照技术不足的缺点。 粗略的浏览了一遍,将手机收了起来,毕竟拍的照片太多了,回去以后再慢慢整理吧。 抬头看向妈妈,妈妈此时正安静的站在礁石上面,眺望着远处深邃广阔的大海,高挑的背影略显单薄。 我小跑几步,一跃跳到礁石上面,安安静静地站在了妈妈的旁边。 妈妈余光看了我一眼,并未打断这静谧的氛围,又眺望起了远处的大海。 波澜壮阔的大海,确实能影响到人的心境,她会让你感到自己的渺小,让你产生对大海的畏惧感,当那一个个浪花拍打在礁石上面的时候,犹如浪花撞击在自己的心里。 看着妈妈一副回忆往事的模样,我以为妈妈是想起了和爸爸曾经的往事,伤心了,难过了,抑郁了,本着安慰妈妈的心思,便来到妈妈的身后,双臂将妈妈的纤腰轻轻的抱进了怀里。 妈妈似乎真的在想什么事情,良久,才察觉到我的动作,耳根子莫名的泛起了绯红,紧接着,妈妈有些嫌弃的轻啐了一口,扒了扒我的手,说道:“松开。 我直接双手交叉,用双臂将妈妈的纤腰紧紧地抱在了怀里,脑袋贴在妈妈的脖颈上,蹭了蹭,撒娇似地说道:“不松不松,就是不松。” 妈妈轻哼一声,伸出手直接掐住了我腋下的软肉,然后用力一拧,我顿时痛的龇牙咧嘴,但我仍然强硬的抱着妈妈,任凭妈妈怎么捏我,我都没有轻易的松开手。 僵持了几分钟,妈妈缓了口气,懒得管我了,任由我抱着我,将嘴巴凑在妈妈的脖颈上,吞吐着热息。 妈妈缩了缩脖子,又伸出手在我的腰上掐了一下,我痛的“嘶”了一声,连忙求饶:“错了错了,我错了,您别拧腰啊。” 妈妈闻言,得意的轻哼一声,放开了我腰间的软肉,啐道:“让你再不老实。” 妈妈如此娇嗔的模样,让我乐的直嘿嘿傻笑。 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妈妈尴尬的咳嗽了几声,冷哼一声,又眺望起了大海。 我老实的抱着妈妈的纤腰,下巴抵在妈妈的肩膀上,说:“妈,您在看什么呢,要不回去吧?” 妈妈闻言未动,依旧看着大海。 就这样抱着妈妈,感受着妈妈娇软的身子,呼吸间闻着妈妈青丝散发出的芳香,胯下的肉棒早已蠢蠢欲动,双手不安分的慢慢向上挪动,有意无意的去触碰妈妈那双巨乳的边缘。 眺望着宽广的大海,迎着凉丝丝的海风,怀里抱着魂牵梦萦的妈妈,我此时的心里,真的如同海浪拍击礁石,波涛汹涌。 凉凉的海风下,我的身体也在逐渐燥热,高高竖起的肉棒,顶在妈妈弹性十足的肥臀上,双手不老实的攀在妈妈饱满乳房的边缘,由十指交叉分开,慢慢地来回抚摸起来,感受妈妈的巨乳,胯下的肉棒,也在顶着妈妈的肥臀,不停的来回蹭弄。 妈妈感受到我的动作以后,身体慢慢僵硬起来,脸色也变得不再平静,皙白的脖颈在夜色下,也将那片绯红显得醒目。 “顾小暖,你别闹。”妈妈此时言语慌张,双手牢牢抓着我的手,将身子转过来,一双明亮的凤眸有些羞怒的瞪着我,恼怒道:“这是在外边呢,你让人看见怎么办。”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那咱们回去?”我嘿嘿笑道。 “你明白你个大头鬼,每天怎么净想着那点事了,你就不能想着点学习啊?” 我小声嘟囔:“我这都高考结束多久了,大学马上都要开始了,您还说这些。” 妈妈微微蹙眉:“学习,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松,知道吗?” 情到此处,我连忙乖乖点头:“知道了,妈,我一定听您的话,会好好学习的。” 言罢,我对准妈妈的红唇,直接将自己的脑袋凑近,大嘴巴印了上去。 妈妈瞪大眼睛,充满了意外的神色,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大胆,直接吻了上去。 妈妈呆了片刻,立马反抗,双手低着我的双肩,使劲向外推我,红唇发出“唔唔唔”的不满声,凤眸紧紧盯着我,似乎在警告我。 妈妈的红唇香甜软腻,薄薄的唇瓣被我紧紧压着都变了形,舌头挤开妈妈的唇缝,抵在妈妈的牙关上,不停的舔舐滑弄。 妈妈的双手不停拍打着我的肩膀,却发现引不起我的丁点反应,最后,干脆双臂搭在我的肩膀上,任凭我胡来了。 发现这一点之后,我心里一喜,再次将舌头用力朝着妈妈的檀口中顶去,这次妈妈竟然牙关张开,将我的舌头放了进去。 只是,未等我高兴,便乐极生悲,妈妈不轻不重的咬了我的舌尖,痛得我连忙移开嘴巴,不停的发出“嘶嘶嘶”的惨声。 妈妈幸灾乐祸,笑眯眯的看着我,轻哼道:“让你再胆大包天。” 我气呼呼的看着妈妈,气急之下,直接霸道的将妈妈再次抱进了怀里,妈妈反应不及,惊呼一声,双手下意识的扶着我的肩膀。 “你又干什么?”妈妈恼道。 “亲您。”我双眸看着妈妈,大胆的说了出来。 言罢,再次将嘴巴朝着妈妈的红唇印了上去,这次,妈妈凤眼盯着我,“唔唔唔”了一会,竟然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脸庞逐渐平静了下来。 胸膛紧紧贴着妈妈饱满的双乳,感受着那双乳房的弹性与柔软,甚至,还能感受到妈妈剧烈跳动的心脏。 我睁开眼睛,近距离看着妈妈脸颊细腻的肌肤,那不安着不断颤动的长长睫毛,血脉都沸腾了起来,嘴巴压着妈妈薄薄的红唇,舌头疯狂地在妈妈的檀口中来回搅动。 妈妈檀口中柔软的香舌,似乎有些害怕,无措的慌乱的躲着,不停地往檀口的腔壁角落躲避,而我则不断去追着妈妈的香舌,与之纠缠。 尽管妈妈的香舌躲来躲去,但檀口中就那么大点地方,能躲到哪里去,不一会,便被我逮住了,直接与妈妈的香舌缠绕在了一起。 软绵绵湿糯糯的香舌尴尬触碰在一起的时候,我的灵魂都在颤抖,而妈妈则是不知所措, 香舌被动的在檀口中打转,再看妈妈的面部表情,简直可以拍一部戏出来。 由平静到不安,由不安再到慌乱,又慌乱再到茫然,最后露出羞人的绯红脸色。 难道,妈妈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舌吻过嘛? 看到妈妈这犹如处女般的娇羞和无措,我心中那点男人的征服欲简直爆棚。 在我不断的引导下,妈妈的香舌也渐渐和我的舌头缠绕在了一起,犹如交配的水蛇一般,在妈妈的檀口之中肆意的翻滚,妈妈檀口中甜腻的金津玉液,也逐渐多了起来,在两条舌头的搅动下,发出舌吻时独有的声响。 放在妈妈纤腰上的玉手,也不断下移,放在妈妈那挺翘的臀部上,五指摊开,轻轻的抓着柔软的臀肉,隔着一层棉质的料子,开始揉抓。 下身感受着妈妈的肥臀,上身也不忘记,舌头引导着妈妈的舌头,不断往我的口腔中探索。 只是,妈妈似乎有些不情愿,明亮的凤眸睁开,在夜色下有些幽怨的看了我几眼,又缓缓闭上了眼睛。 我心中乐了乐,没有去强逼着妈妈去做她不情愿的事情,继续像刚才那样,舌头不停搅动妈妈的口腔,然后将妈妈檀口之中大量的金津玉液往自己的嘴巴中吸,然后咽了下去。 妈妈这时候,似乎听到了我喉咙吞咽的声响,睁开眼睛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羞怒,紧接着一把推开我,恼道:“怎么什么都吃,脏不脏啊?” “额。”我不解道:“您的口水有什么脏的?口水不就是唾液嘛?唾液能抗菌和抑菌,好处挺多啊。” 妈妈闻言,险些气乐,但我说的也没错啊。妈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之后,闷哼一声,干脆转了个方向,不理我了。 我嘿嘿笑了笑,从背后将妈妈柔软的娇躯轻轻拥进怀里,下巴抵在妈妈的香肩上,嘴巴在妈妈的脖颈上蹭了蹭,小声道:“妈,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您,一刻也离不开您。” 妈妈闻言,没好气的轻哼了一声。 “妈,您以后不会不理我吧。” 妈妈没有应声,只是笑了笑,伸出手在我的脑袋上轻轻拍了几下,就像小时候哄我睡着那样似的。 夜幕下的大海,深沉,静谧而又充满梦幻,站在礁石之上,迎着海风的吹拂,听着一浪冲击一浪的海浪声,看着漆黑夜幕下的海水中倒映着的那轮明月,和几颗闪烁的星星,这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属于我和妈妈。 …… 【未完待续】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网址发布页(www.btc365.cc)
BTC365币投|币投BTC365官方注册链接(www.bitou8.cc)
幣投BTC365官方博客|幣投BTC365|幣投BTC365官網|最佳虛擬幣投注平台(www.btc365blog.com)
币投BTC365中文网|币投BTC365|币投BTC365官网|币投BTC365博客(www.btc366.com)
乐天堂FUN88|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APP下载-网址发布页(www.f88app.cc)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